第二十一章 修炼之事,可纳月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那花骨朵亦是异常欣喜的样子,和他东拉西扯了半晌,这才嗖地一声,沉入了水中。

    此时外面月色如水,只不过在这地下洞当中,没有任何月光落入。施然心中揣摩着花骨朵传给自己的功法,却是有些犹豫,是不是要修炼此法。

    先前他没有经李无怨传授《砺锋海中金真法》之时,那是没有选择的。此时已然得了此法,贸然去修炼那花骨朵这等草木精怪的功法,便有些冒失了。

    想了半天,他暗道:“宗主说我资质太差,灵不足,我便先去试试修炼《砺锋海中金真法》效果如何,再做决定吧。”

    此地灵力浓密,手头又刚好有李无怨送的一袋翠玉香米,于是施然坐定下来,开始揣摩《砺锋海中金真法》。

    《砺锋海中金真法》,修炼的是手厥心包经的一部分,灵力自心脉之处蔓延而出,过腋下,入肘中,下臂,行两筋之间,进掌中,终于劳宫。修炼此法的前提,便是要有已然成型的神识。

    施然识海已然破开,神识自然是有的。他此时已然明白,那处荒芜之地,便是他的识海了。而那积在下方的水池,便是他诸识之源当中生出的神识了。明白这一点之时,他曾经震撼于识海的庞大。

    当他问花骨朵:“是否神识积累到最后,会将整个识海填满?”之时,花骨朵言道:“这便不是我能够了解的了。”

    而当他问花骨朵:“那你的识海当中,神识之源有多大呢?”

    花骨朵怔了一怔,一语不发,便钻进了水潭里。

    第二,花骨朵钻出来之时,才道:“最好不要打探其他道友的神识之源,这是很忌讳的事。”

    施然心中暗道:“你这个人面藤,从生下来到现在都在这水潭里,还知道什么忌讳不忌讳的。”

    然而,开始修炼之时,他才真真正正体会到,李无怨所说的,丁等的灵,是一个什么概念了。此间灵力虽然浓密,然而还是没有到达能够直接吸纳的地步。没有服用翠玉香米之前,他仍然需要依靠那类似《乙木淬神诀》一般的法子来收纳灵力,待到灵力入体之后,再催动神识,将涌入体内的灵力尽数集中到《砺锋海中金真法》所修炼的那一道经脉之上。

    此时,吸纳灵力之际,涌入体内的灵力,仍然是被头顶、右以及那玉佩分去了绝大部分,因此,能够凝入经脉的,便只有极少的一部分灵力了。而就是这极少的一部分灵力,在凝入经脉当中时,仍然艰难无比。

    以他此时刚刚破开识海的神识,用花骨朵的话来说,就是只能够用来施展神识响应之法,想要修炼的话,还要再练几年,好好将神识加强一下才行。

    施然有些无奈,头顶及右那两处奇异的所在对灵力的吸纳,是他完全无法控制的。口那玉佩所吸纳的那一成多点的灵力,相对来说便无足轻重了。

    见他在这里折腾了几,花骨朵终于忍不住发声了:“你还是尽快修炼我传你之法,让本命灵种醒转了吧。”

    施然道:“我此时已是人,这本命灵种醒转了,会发生什么事呢?”

    花骨朵便默不作声了。

    半晌,它才嘟囔道:“总归不会是坏事,如你此时用这等凡人的修炼之法,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完成纳灵呢,更不用说通窍了。”

    施然也无语了。

    良久,他一咬牙,道:“反正那什么本命灵种已然钻入我体内了,左右不过是一刀,我就拼了。”

    花骨朵便异常得意,头顶上那花骨朵绽了开来,里面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你早该修炼我给你的法门了,嘿嘿。”

    一开始之时,这花骨朵还有些矜持,待到相处久了,施然才发现这厮竟然是一个话痨加好奇宝宝,好在它每天只有吸纳月光华之时会钻出来,倒也不是无法忍受。

    而后,他自水中潜出,在那河畔寻了一块大石坐了上去,望着天空之中那一轮明月,双眸微闭,运起了花骨朵所传授的法门。

    此法却是绝然迥异于《砺锋海中金真法》,修炼之际,却是要将体舒展开来,让那月光尽数落在躯之上,然后运转神识,将之一点点纳入识海当中。

    花骨朵言道:“月光华进入识海之后,本命灵种便会自行吸纳,无需你再做什么事。这样对本命灵种的好处,可是比你那不入流的吸纳灵力之法要强上太多了。”

    第一次修炼此法之际,施然便感觉到,那月华及体后,在此法的催动下,给他的感觉便犹若修炼《乙木淬神诀》之时的灵力及体一般,而且这月华入体后,却是要更加柔和一些。及体之时,这月光便化为淡白色的流质,犹若流水一般缓缓流淌――这淡白色,乃是他以神识感应之时的一种直觉,睁开眼睛时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他此时的神识还很微弱,因此那流质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能够最终进入识海当中,其余部分却是在体内流淌了半晌,最终尽数消散于无踪。而当这流质淌入识海之时,却见他那神识之源之中一阵波动,那淡绿色种子已然自神识之源之中飞了出来,扫出一道绿光,便将淌入的淡白色流质尽数扫入其中。

    施然灵机一动,暗道:“这月光入体后,可否纳入经脉当中呢?”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便再也无法消弭。在大石上修炼了小半夜后,他终于无法压抑这个冲动,于是在吸纳月华之时,心念一动,将那《乙木淬神诀》也运转了起来。

    他还想着,这《乙木淬神诀》相对比较缓和一般,不是《砺锋海中金真法》那般激烈,结果运转此法之后,却见那流入体内的月华对他眉心诸识之源所释放的吸引力完全没有动静。

    一法不成之际,施然一咬牙,便将《砺锋海中金真法》运转了开来,结果却仍然是一样的,而且因为《砺锋海中金真法》以及花骨朵之法均需要以神识催动,不仅月华没能凝入经脉,而且连原本淌入识海的月华都变少了。

    到得此时,他便终于知道,世间哪有那多取巧之事。若是天上月华可以当成灵力吸纳,那么庚金剑宗之人也不至于专门弄一帮外门弟子天天种植灵谷了。

    而后,他便熄了取巧的心思,老老实实吸纳月华入体,凝入识海当中,滋润那来源不明的本命灵种。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万一这劳什子的本命灵种有一天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识,反过来要侵占自己的躯体,该当怎么办。不过如果这种事会发生的话,那也只是早晚的事,躲是躲不过去的。因此,他干脆光棍一点,不考虑这事了。

    修炼《砺锋海中金真法》以及花骨朵之法时,施然还发觉,他那识海当中的神识之源会有损耗。只不过,或许是他那识海乃是以外力破开的缘故,他自己能够催使的神识极少,因此这点消耗倒是很快便会自行补足了。

    说起神识的补充,他曾经在那识海当中细细观望过,但却始终没有寻出消耗的神识是从什么地方补充的。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