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火之劫,无忌身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但见天空之中,黑漆漆的劫云陡然凝聚起来,须臾之间,已然有一道红彤彤的火光自那劫云之中涌出,向赵无忌当头落了下来。

    施然等外门弟子不明白这火光代表着什么,李无怨却是面色大变,惊道:“居然是异劫之中的火劫,这一番却是有些麻烦了。”

    长着一张国字脸的谢无言也是一脸铁青,旁边那相貌颇为秀气的季无垢更是满脸焦急,问道:“宗主,那你看无忌有多大把握渡劫?”

    李无怨捋了捋长长的胡子,点头道:“按这第一道火劫的威力,以无忌的修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说话之间,那团火光已然从半空卷了下来,即将落向赵无忌之时,却是陡然一闪,似是被狂风吹动一般,化为一团卷着的火焰,直直朝赵无忌撞去。

    啪地一声,李无怨手中把玩着的两颗玉球掉在地上,摔地粉碎。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满脸惊骇绝:“居然是,居然是风火劫!这,怎么会这样,无忌平行事颇为正直,怎么会遇到这等天劫的?”

    看样子,是这风火劫比普通的火劫要强上很多,难怪李无怨如此失态了。

    却见那赵无忌不慌不忙,手中长剑之上金色剑光暴涨,居然一剑劈在那火团正中央,将那火团直接劈散,化为漫天火屑消散。

    李无怨喃喃地道:“一切都要看无忌的造化了。”

    随后,一道道火焰在狂风席卷下漫天向赵无忌撞去,却见赵无忌在漫天风火之中岿然不动,手中长剑化为一道金光,将所有的火光尽数斩碎。不多时,前八道风火劫已然尽数落下,眼看着只要在渡过最后一道风火劫,这百年小劫,便是渡过了。

    李无怨长长舒了一口气,道:“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无忌的手段,比我想的还要强一些。”

    话音未落,却见天空之中,那浓劫云陡然向内中收缩了一下,便似是有双大手在劫云上方挤压了一番似地,让那劫云变得更加浓密起来。

    下一刻,无尽的毁灭之意当中,一道连绵不断地火光化为一只数丈长短的火龙,自劫云之中咆哮而下,鲜红的大口张着,浑上下火光四,一口向赵无忌噬咬而来。

    众人立刻尽数呆在了当场。

    那赵无忌亦是大惊,心中焦急,浑灵力尽数涌动,手中长剑之上金光大盛,迎着那火龙便斩了过去――天劫之下,只能硬抗,不能躲闪。

    却见那火龙大口一张,将那长剑直接咬住。赵无忌一用力,金光一抖,将火龙下颚削去了大半,然而他那长剑之上的金光也便尽数消散。

    火龙的躯再无滞碍,直接撞在了赵无忌躯之上。

    金光一亮、一敛,赵无忌上最后的灵力屏障被这火龙撞破,而后赵无忌的直接暴露在这风火劫化成的火龙当中,瞬间便被燃成飞灰。

    咣当一声,他那手中长剑才掉落在地上,没有人掌控的长剑在那烈焰焚烧下已然变形,可见风火劫威势之猛烈。

    李无怨脸上诸般神色变幻,口却是剧烈地上下起伏着,他后一众人等,没有人敢发出分毫声音,到得最后,却见李无怨嘴巴一张,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他厉声对着天空喝道:“便是天要亡我庚金剑宗,我也不会束手待毙。”

    说罢,他袖子一甩,回头道:“从即起,我闭死关修炼,宗门事宜,尽数交由你们两人处理。”

    说着,他躯飞起,化为一道光华,瞬间消失不见。

    谢无言叹了口气,望了季无垢一眼,回对清和道:“你们先散了吧。”

    他虽然名为无言,但显然并不是真的从来不说话,只是沉默寡言而已。

    一众外门弟子俱都跟着清和散去,施然走在最后,心中还在震惊于今所看到的那风火天劫。昔极小之时,他虽然见过大猫渡劫,但是当时他实在太小,到得现在,当的记忆都已然保留不多了。因此对于天劫的直观印象,还是此次更强烈一些。

    赵无忌渡劫不成,死之后,对其他人没有什么影响,对于施然却是有着非常直接的影响。第二之时,清和便喊了施然过去,指使他做了一上午的杂事譬如砍柴挑水之类,并且还告诉施然,以后每天上午都要前去她那里做这些事

    施然中雪亮,自然明白是赵无忌死,他可能的后台彻底没有了,于是他这年岁最小、修为最低的人自然而然便成了被欺凌的对象。

    忙碌了一上午,从清和的住处走出来,正要回去吃饭之时,却见两人晃晃悠悠自一旁走了出来,拦在了他面前。

    施然认得这两人,他们乃是兄弟二人,一人名为钱不离,一人名为钱不少,据说乃是一名商人的子嗣。施然同他们平里几乎没打过什么交道,因此问道:“两位钱大哥拦住我有什么事?”

    他自然不知,上一次他得到灵谷灵草之后,便是这两人想要下手对付自己,只不过被清和拦住了。此时眼见清和都懒得再去照顾施然,这钱家兄弟自是不会再和他客气了。

    钱不离高高扬起下巴,下巴上一颗核桃大小的胎记分外刺眼:“钱大哥也是你叫的?小子(zei音),大爷我把《乙木淬神诀》修炼完毕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听说你最近很闲啊,大爷这里有些事,便赏你个脸,你每天上午帮清和大姐做事,下午便来我们这里帮忙吧。”

    施然只觉中一股怒火涌起,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好吧,就听两位大哥的。”

    见到施然如此上道,对于施然仍然将自己二人唤作“大哥”的行为,钱家兄弟便懒得多说什么了,只是高傲地点点头,道:“那么现在便跟我们来吧。”

    钱家兄弟的活计也不外乎是些砍柴打水的杂事,一些比较精细的譬如照顾灵谷灵草这样的事,他们也不敢让施然来做。

    忙碌了一下午,天色将暗之际,施然才一脸无奈地出了村子,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被清和和钱家兄弟这么一折腾,施然的修炼进度又拉了下来。不过好的一点是清和同钱家兄弟抓了施然做事,其余的外门弟子便也没有人再折腾施然了。

    饶是如此,当这一年走到年末,宗门的除夕庆典结束之时,施然那《乙木淬神诀》的第四层耳识,已然走到了濒临突破的边缘。

    除夕庆典――便是众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结束后,宗门外门弟子,每人都发到了五斤黄芽米,十片凝香草叶作为年礼,眼见施然拎着灵谷灵草离去,钱家兄弟对视了一眼,冷笑声中,跟着施然便追了上去。

    清和看到这一幕,眸光微微一滞,却是未说什么。

    即将行到自己住处之时,钱家兄弟追上了施然,拦在了他前面。

    钱不离阳怪气地道:“我说小施啊,你这资质,啧啧啧,是我这些年来所见过最差的了。那黄芽米和凝香草给了你也是浪费,不如这样,我给你些好处,你把黄芽米和凝香草给了我们兄弟二人吧。”

    施然心中暗怒,道:“钱大哥能给我什么好处?”

    钱不离干咳一声,手掌一晃,摸出一卷残破不堪地木简来,道:“这是我兄弟二人无意之中得来的修仙秘法,只不过我们研究多年,却是发现我们资质不佳,无法参透。你虽然修炼《乙木淬神诀》进境缓慢,但是说不定这竹简上的功法便和你极为契合,这便给了你,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