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天涯两相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老黯的病需要长期治疗,因此最近正在考虑什么时候恢复每曰两章更新。哦,苏宜和燕独舞不知道谈未然当初在小不周山拉她们走是救了她们,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所以就没在说。总之,按照她们的修为,就算当曰在场被波及,也应该能逃命的。

    一群妖猴吱吱叫着在悬浮的山峰石头上窜来窜去,在苍茫无边的大雾当,时隐时现的和一头庞大的妖禽激战在一起。

    妖猴妖禽的激烈嘶叫声,时不时飞起的毫毛和羽毛,伴着惨叫声,一头妖猴被抓上天空,眼看妖禽就要没入云雾之。忽然妖猴和妖禽像是炸了毛一样,散发着惊恐(欲yù)绝的嚎叫声。

    瞬息间,一道恢弘霸道的紫色剑气横贯长空。被这粗壮无比的紫色剑气触及,这群妖猴和妖禽就已经凄厉怪叫着变得焦黑,化作一缕缕黑烟。

    紫色剑气横空扫过,从一座高达百丈的山峰拦腰而过。一时间天崩地裂,紫色剑光掠过的山峰部位崩裂,一眨眼整个山峰轰碎为无数飞沙走石。

    剑魄所至,竟是勇猛无匹,无坚不摧。

    也许在妙音谈家,九劫雷音剑是有其他练法和方向。而谈未然现在追求的是最纯粹的雷电力量之路,堪称极端,但又纯粹无比。

    不论九劫雷音剑蕴多少风(情qíng)于其,谈未然只取其最强悍之处,只将这份提纯到极致,将其发挥到淋漓尽致。然后,就演变为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霸道。

    不论敌人怎么招架怎么抵挡,必将一剑斩杀的惊人霸气。

    紫色光辉闪耀,气息惊人绝伦的压迫而来。苏宜神色凝肃掩盖着三分喜色和满意,她早就清楚谈未然实力很强大,依然没想到,亲自面对的时候,所面临的压力比想象要更大一些。

    拳法就罢了,这剑法实在太凶猛霸气了。

    不愧是名动演武,力压群星的“徐未然”。

    也无愧于宗门对他的希冀,难怪许太师叔祖和明空一心一意的维护他,愿意为他保驾护航。难怪能打破隐脉首座的很多规条,并成为宗门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座了。

    的确,这个年轻首座有着值得向往的光明未来。

    一刹那,苏宜转过无数念头,伸手轻飘飘的隔空一掌。空气爆出啵的一声轻响,仿佛整个天空都尽在她的掌握之。

    “镜花手!”

    嗤啦的紫色一剑斩空出现,爆发出惊人无比的锐利啸声。刹那就在这方天空前略微迟滞了一线,爆发的惊人气浪就如水波涟漪猛烈的震((荡dàng)dàng)向四面八方。

    正在飞行的一头小巧妖禽鬼祟的正要猎食,却是突然间被这恐怖的气浪冲击得直接吹走。而无数的花鸟山石,一眨眼间,就被吹得飘零不堪。

    谈未然也(身shēn)不由己的被震得闷哼一声倒飞出去,一口青气吐出。

    “青莲吐息术!”

    紫色云光((荡dàng)dàng)漾将散未散之际,一道青光配合着几乎令人连呼吸的时机都快没有,一眨眼就已经轰击而来。

    四瓣青莲绽放着令人恐惧的光辉,终将苏宜打得闷哼一声,露出吃惊神色,却不掩饰赞许。整个人如流星一样坠落向下。轰在一座山峰上,撞出的碎块和泥土将她给掩盖着。

    先是九劫雷音剑,后是青莲吐息术。不论是战机还是配合,乃至效果,堪称出色。

    最令苏宜暗暗震惊的是,谈未然恰到好处的施展五阶,而不是六阶青莲吐息术。

    她没亲自体验过六阶青莲吐息术的厉害,不过,领教过五阶的威能,她就一清二楚了。如果谈未然施展的是六阶,恐怕她的伤势就不会太轻。

    恰是此细节,最能体现个人的战斗素养了。

    除了天赋战体,很难解释谈未然为何年纪轻轻,却像(身shēn)经百战一样经验老道。

    谈未然不知又一次被误以为是天赋战体了,神魂放出一扫见苏宜无大碍就收回来,思量:“我对神照后期以上的实力,渐渐所知不够详尽了,往后要多留意。”

    正是兵家所说的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看似五阶和六阶的差别,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会不会打伤苏宜的判断,伤势轻重的控制。这种控制和判断真的很不容易,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

    忽而一道腥臭的风伴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谈未然心神一凛,神念一扫:“糟了,是七品妖兽!”

    一股强大的妖兽气息冲天而起,发出尖锐嘶叫。先前还在千丈开外,短短一会,赫然就已出现在距离谈未然仅有不到百丈的云雾。

    一只翼展八丈的黑焰金雕,如同扇动着滚滚黑云,直指谈未然!

    的确糟了!

    先前一招五成剑魄,真气已枯。谈未然凛然不已,一团(阴yīn)影突出云雾,似乎比电光更快,又更加凶猛的扑击过来。

    电光火石之际,纤细的燕独舞快如闪电将谈未然一把扑倒在地上,拖拽着就跳跃而去。几乎同时,这黑焰金雕双爪如钢似铁,将山峰直接抓得裂开来,可谓差之毫厘。

    “是你?”谈未然吐掉一口泥沙,端详这个出手帮他的燕独舞略感意外。拂袖震去(身shēn)上尘土,洒然问道:“为什么出手帮我,我以为按照你的姓子,你会比较想我去死呢。”

    “我第一次见到被鸟儿吓得不敢动的胆小鬼。”燕独舞耻笑不已,心想如果不是师父的同门,她才不管他死活呢,又恶狠狠道:“别以为我师父败了,师父是让你的。”

    咦,什么叫做“按照我的姓子会比较想他去死”?燕独舞想想就恨得牙痒,她才不是那种好杀的人,最多就是别人杀她她才杀人,别人不杀她她为什么要杀别人。

    黑焰金雕论个头不算大,双翼展开却是惊人的宽阔,扇动着狂风在云端之穿梭着。重新旋转一下就再一次的疯狂扑击过来,第一下几乎是断金裂石,抓出数条深深的壕沟。

    当一爪没,黑焰金雕刹那从翅膀上弹(射shè)而出数根羽毛,竟如钢铁一样锐不可当。轻而易举的洞穿山峰,直接发出惊人呼啸取向谈未然和燕独舞。

    展翅一挥,山头轰隆裹挟着庞大的力量狂坠下来。

    莫说谈未然暂时处于真气稀少状态,就算有真气,也未必敢于硬接。黑焰金雕的一(身shēn)本事,主要就在这翅膀上了,双翼的力量奇大无比,妖兽天生(肉ròu)(身shēn)强大无比,黑焰金雕更是以力量闻名,可想而知。

    一个小小山头,换了平时一拳就打崩掉。可这时被黑焰金雕一翅扇下来,灌注其力量,那就堪称可怕了。这是七品妖兽,相当神照境强者。

    谈未然沉声低喝,一把抓住燕独舞:“不要硬接!嗯,是什么?”

    一道璀璨金光从云端快如闪电穿梭抵达,发出嗡嗡低鸣声,眨眼间就打在这坠落压下来的山头上,一下子力量爆发将这小山吹成飞灰。

    是双生金梭,而且是八阶的。

    凶悍的风雷声,苏宜化为一道飞弘横空而至,凝神再是挥洒一拳,厉喝道:“你们走,照顾好自己。这个孽畜,交给我。”

    拳魄凝聚天空大地的无穷灵气,荟萃为一股磅礴的气势,仿佛将整个天空都要穿透了似的。恐怖的拳魄侵蚀而去,隐隐有那狂雷之声始终不断不绝。

    黑焰金雕的(身shēn)体一下子鼓胀,发出凄厉的鸣叫声,像疯了一样扇风甩出庞大的黑云(阴yīn)影。乍看似是黑云,是翅翼的(阴yīn)影,实则是一种秘术之(阴yīn)火,十分恐怖的一种火焰,粘着就**蚀骨,而这就是黑焰金雕之名的来由之一。

    苏宜拂袖一震鼓((荡dàng)dàng)送出狂风,翻手之间,一柄精致小刀从掌心突显,随手一刀斩断虚空,其声扶摇天际:“天涯两相望!”

    谈未然一看就直了眼,赫然是惊人的七成刀魄!

    一刀直如斩入虚空之,又如泥牛入海无消息。以为没声息的时候,却是突然如爆发的洪流一样冲天而现,冲得整个云雾被都挤压,沿途恰如一道无形的力量将所有山石等吞没掉。

    黑焰金雕发出凄惨的鸣叫声,从间一刀两断,爆出一团血花,依旧勉强挣扎着逃窜。却是突然的从云端杀出一头巨鹰将黑焰金雕一举扑杀。

    堪称兔起鹘落的短短一会,就已发生不少的激战。苏宜的强大实力呈现得淋漓尽致,不愧是当年那一代弟子最出色最强大的那个。

    谈未然吐出一口浊气,果然如他所料,在之前的交手里,苏宜果然是让着他的,大概是想((逼bī)bī)他尽全力。

    其实这一直很明显,从头到尾都很清晰,打都打得没头没脑的。交手后,苏宜的高变线(身shēn)法加上镜花手,就能令谈未然防不胜防了,苏宜偏偏没这么运用。

    这头羽毛乌黑如染了墨汁,如人立高大的虎头鹰扑腾扇动翅膀,带着狂风飞回落在苏宜手臂上。谈未然又是大吃一惊!

    苏宜随手从黑焰金雕的尸体里挖出妖丹丢给他,抚摸虎头鹰脑袋上的几撮白毛,出神道:“这头虎头鹰是我继任首座前,师祖送的,那时候它还是一枚没孵化的蛋。”

    “一眨眼,几百年就过去了,师祖没了,师父也去世了……”

    苏宜怔怔的仰望天空,怎奈何只能看见那无边无界的云雾。那些云雾就像时光把背后的东西掩盖起来,非要亲自去趟一趟,才会找到其的千滋百味。

    苏宜回过神来,眼神触及(爱ài)徒燕独舞,最后落在谈未然脸上:“你很不错,的确很出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