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极速,云端激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苍茫云雾包着悬浮的山峰,阳光从天上洒下,云折(射shè)出丝丝七彩之光,景致有如幻境迷人至极。

    谈未然屹立峰顶,有如踩在软绵绵的云,似乎随时乘风而去,其惊愕之色不加遮掩。

    我有什么居心?

    谁来告诉我,我对燕独舞有什么居心?

    谈未然最担心的事(情qíng)发生了,他就是怕苏宜猜忌从而动摇士气,所以将谈话提前。就是想在把矛盾解决了,然后再回去会合众人,而不是把矛盾带回宗门。

    不是怕苏宜如何,而是怕滕永清云翼林子妤等人夹在间左右为难。

    但真真担心的,是怕把矛盾带回去的同时,把内乱给带回去,动摇士气。宗门涅盘之路,靠的就是凝聚力和一口气,人心一散,那就真的玩完了。

    谈未然深吸一口气,掩面苦笑不已。

    别人不知道他反感燕独舞的真正根源,不过,哪怕不知就里,许存真和明空等都不会胡思乱想。好歹是一道出生入死过,是一起经历过不少。众人对他的信心和了解,绝不是苏宜能比得上的。

    哪怕是云翼滕永清等人,一起参加过从宗门覆灭,到撤退疏散的几次大战,堪称同生共死过,必不会如此轻率的用怀疑目光这么看待他。

    怎奈何,苏宜不是。从某种意义,他和苏宜的陌生是互相的。

    坦率一点的说,作为宗门新领袖的一个年轻天才,无缘无故的排斥另一个实力不如修为却更高的年轻天才,的确十分令人生疑。尤其是以宗门今时今曰的境况而言,实在没道理去排斥燕独舞。

    哪怕换了谈未然是旁观者,大概都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猜忌,是因交流有问题才发生。谈未然转念无数,徐徐转脸扭头望向这位老祖,凝声道:“老祖,说话前,最好想清楚。我说过,要开诚布公,而不是互相猜忌。”

    谈未然指尖抹过唇线,凝声渐利:“老祖,我与你之前形同陌生人,互不相识互不了解。所以,你可以怀疑我居心不良,正如我同样对燕独舞存在偏见。但这些,都是之前发生的。”

    “而现在,你我站在太阳底下,哪怕你对我不满,请说出来。甚至你敌视我,要打要骂也最好现在就做出来。你怀疑我居心不良,那我就洗耳恭听。”

    谈未然语气淡淡却挥之不去,一道目光仿佛夹杂着冷电一样投向苏宜,低沉话音嗡嗡震动:“今次之前,能说是陌生所产生的隔阂和误会。今次之后,若再发生,那就是人出了问题。”

    谈未然目光冷清,等待着苏宜的回应。他已将话坦诚到这个地步,如果苏宜还是不肯表示,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展露真诚,能换回什么?谈未然站在云,浅浅淡淡的一缕笑意混杂着森然。

    …………苏宜后悔了。

    刚才话一出口的同时,苏宜就后悔了,她不该这么说的。

    站在眼前的是她的晚辈,以她的(身shēn)份质疑一下,哪怕谈未然也无话可说。她曾是首座,谈未然是她的嫡传门下,莫说质疑几句,就算找个理由揍谈未然一顿,从礼法来说都是合乎(情qíng)理。

    她能这么质问,不过以她的(身shēn)份对一个晚辈说出那种话,的确显得尖酸刻薄。不论在过去是现在,她都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暗暗懊悔不已。

    谈未然的目光像鞭子一样,话又如钢针刺入苏宜的心脏上,分外的疼痛……和尴尬。(身shēn)为一名年纪老大不小的长辈,竟然不如一名晚辈看得开,的确很令人尴尬。

    谈未然言行举止之间袒露一种真率,其蕴藏着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渲染力,使人容易不知不觉就被这份真率所感染。

    打量这个令她感到心灵一震的年轻首座,她发现自己先入为主的偏见正在持续的动摇。从谈未然(身shēn)上发现的优点越多,这种动摇的幅度就越大。

    苏宜沉默良久,神色变幻一会。忽然绽放着一缕淡淡的笑意,混合着一丝冰冷,一掌按在谈未然的(胸xiōng)膛上,真气吐出。

    “没错,我不喜欢你!”

    强大的十重金(身shēn)防御着,竟没带给谈未然多少震动,几乎是本能的反手一拳:“土行蹉跎手!”

    交错一掌一拳,谈未然振动(身shēn)子拂袖如蝙蝠一样后退而去,踩在云的一块石头上,疑问冷意赫赫:“什么意思?”

    苏宜淡淡晃(身shēn),堪称潇洒的翩若步飘飘然,似乎悬浮在云端之上,轻柔的一步就滑过来,风雷混杂了她的话音:“你想说,那就先认认真真打一场再说!”

    短短一句话的工夫,云端谈未然就和苏宜交手好几下,闷哼着像蝙蝠一样振翅滑翔,选了个落脚点站稳,心意愈是森冷:“老祖,你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苏宜轻轻落足而下,拂袖一摆,宛如风雷狂动,也掩盖不住她平淡的话语:“你说呢。”

    好厉害!谈未然刚刚把轰击过来的一道气劲劈散掉,就见苏宜踏着潇洒而难以捕捉的翩若步,可谓仿佛无处不在一样。谈未然凝神一会,就不由刹那回(身shēn)一拳:“木行蹉跎手!”

    好惊人的实战嗅觉。苏宜神色一变,想起明空曾描述过的,不由心一动,莫非年轻首座真的是天赋战体?

    晃((荡dàng)dàng)一下,一道波纹扭动起来,蹉跎手的气劲轻描淡写的就将山石暗劲震为无数碎石。苏宜再一次消失不见,晃动的同时,就见一条条残影憧憧,令人难以捕捉,时而夹杂着飘忽不定的声音:

    “怎么,你不敢?你害怕?”苏宜(身shēn)子一顿,轻柔一掌隔空按过来,谈未然闷哼一声,当场就被轰飞数百丈。

    来真的?谈未然眼波一闪,飞快的跌落之时一把抓住一根横出来的树枝。踏在这个云的悬空山峰上,轻轻的缩着(身shēn)子,所有的力量凝聚在(身shēn)体蓄势待发。

    来了!

    忽而有感,谈未然凝神扭动,跺足一刹那爆发惊人的力量,赫然竟将这悬空的山峰跺得整个往下一沉,竟有天崩地裂的威势。

    火行蹉跎手!

    双手之间熊熊烈焰滔天,嗤啦声几乎将整个空气都点爆。如果以为火行蹉跎手的特点是如此,那便大错特错了,真正的特点却是宛如吞没了一个小空间。

    一招火行蹉跎手,可谓将时机把握得天衣无缝。苏宜惊骇发现,她显得像是自动撞过来配合,仓促之下一击,顿时就传出狂暴的震动声,闪耀着金(身shēn)霞光就已经倒飞而出。

    这一招堪称妙到极致!

    谈未然昂首按着宝剑环顾四周的云雾,低沉道:“苏老祖,您辈分高,和您交手的确不合适,伤了你,那就更加不合适。不过,既然您挑起战斗,非要和我打一场,那就由我来提醒您一句!”

    “莫要忘了,您是长辈,而我……是当代首座。”

    苏宜的气息瞬间澎湃起来,光影交织的扭动着,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扑击而来:“是吗,那就不妨来尽全力试一试,且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伤到我!”

    “哈哈哈,你若能打赢我,那就凡事都好商量!”

    苏宜气势登峰造极,振臂一挥,带动的气势赫然将云雾都((逼bī)bī)迫得滚滚而退去。

    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谈未然闷哼一声,呕出一缕鲜血。眨眼之间,惊骇不已的望见苏宜以更快的度出现,竟然鬼魅一样穿梭着变线!

    燕独舞的高变线(身shēn)法,居然是苏宜传授的?

    谈未然大吃一惊,神色狂变,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陷入全方位的被动。只短短两三拳下来,十重金(身shēn)就已摇摇(欲yù)坠:“不好,金(身shēn)即将被破!”

    “好厉害的(身shēn)法,真的太厉害了!”谈未然汗流浃背,他早就设想过这种(身shēn)法配合强大的近(身shēn)战法,将会极为恐怖。只是没想到,尽然会是他来面对。

    四面八方全是云山雾罩,根本是视野所看不见的。谈未然轰轰的撞着一个小山峰,直接就将此山峰撞击得支离破碎,就在苏宜再一次高出现的刹那,谈未然一拍兽囊:“蟹将军,去!”

    “看我蟹将军称霸青楼……”大螃蟹兴奋的一下子飞将在半空膨胀体型,挥舞着巨大的钳子不甘愿的吐出泡泡。

    大螃蟹别的本事没有,唯独那个一串串的秘术泡泡实在有趣,作为奇兵突然施展而出,往往会有奇效。

    一如这一次,哪怕苏宜知道他有一头六品妖兽,也不由大吃一惊,被这一串突然出现的泡泡阻挠一线,眼前一道道恐怖的紫色光芒沸腾起来。

    一线之际,谈未然就撞过一个山峰,勉强落脚喘气不已,冷汗嗖嗖不已。这种高变线(身shēn)法,堪称恐怖,尤其是和近(身shēn)战法结合在一起,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谈未然一念转动:“幸亏有大螃蟹这个底牌,为我缓了一口气。这次有大螃蟹,下次则未必,看来,我今后必须要把着重修炼(身shēn)法了。”

    一霎,谈未然眼神光大耀,掌心宝剑出鞘,宝剑似乎化为一条狂龙。迸发一道令人窒息的振鸣之音,如山呼海啸一样的疯狂掠过云骸原半空,恰如一道冲击涟漪,将无数尘埃都冲击得向外膨胀。

    以谈未然为原点,迸发的一道紫色光芒璀璨,声势绝伦。

    “接我一招,九劫雷音剑!”

    一座轻悠悠悬浮,悠闲随风起伏的山峰不知这么过来过了多少个岁月了。忽然一道紫色剑气横扫千军掠过天际,山峰顿时就像炸裂的面粉团。

    转眼间,苍茫云雾之空空如也,仿佛从来不曾有过这么一座山峰。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