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何谓规矩,青莲消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牧原荒界,界桥城。

    多名强大的修士,冷冷的悬浮在天空,底下赫然是大批的修士。

    “站住!”

    一个个冷酷的话音,将所有人打算通过界桥的修士,都给拦截下来。专门有人抓着画像,一个个的检查过去,好在检查的人不少,没耽误太多。

    饶是如此,这等霸道的行径,依然令这些修士爆发出不满的声音:“这里是界桥,是大家要走的路,不是一家一派的,谁都没资格胡来。”

    怨言飞扬,一名悬浮在半空的修士,凝神一抓轰然将其说话那人一把抓起来,一抓就捏住其喉咙,冷冷道:“现在我告诉你,这里是牧原荒界,我们殷家说了算。”

    “我说界桥是我们殷家,那就是我们殷家的。你服不服!”

    这名被捏着脖子,像小鸡一样晃动着的修士凄惨的嚎叫起来服了服了。然后,被这名神照境一把捏死,像扔小鸡一样扔得老远,长啸震天:“谁有不服,那就滚出来送死!”

    啸声像是一个信号,隐隐就听得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仿佛大地在震动,又仿佛闷雷不断。

    不下数千名铁骑,在眼睛赤红的战马驮着的(情qíng)况下缓缓出现,隐隐带着丝丝的火焰气息,带来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压迫力。

    不少熟悉殷家的修士,顿时就神色大变脱口而出:“赤火骑!”

    当下低声说起来,不少路过的修士才恍然大悟。

    赤火骑,正是殷家的战兵,正是由观微境为基础组成的一个战兵军团。堪称横扫八方,雄威无匹,赫赫有名,殷家的统治能横跨数个世界,赤火骑绝对在征服之路上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数千赤火骑的震慑,令各路修士再不敢多表达不满了。

    反正修为不如人家,势力不如人家,还能怎么样。莫说御气境抱真境了,就是灵游境,也照样是和和气气的跟殷家的人交流。

    再往上的神照境,殷家就要客客气气,先赔罪再恭送。

    “何必客气这么多。”殷家有较为年轻气盛的,见这次的主事者向一名过路的神照境赔罪,并恭送上路,都大为不忿。殷家有破虚强者呢,怕他一个神照境做什么。

    主事者冷颜道:“所以家里派我主事,而不是你。”

    震慑住场面,殷家的人就顺心多了。

    暂时因殷家而困着的修士很多,而谈未然一行人不过是其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众人互相看一眼,暗暗点头又皱眉,这是这些天来,一行人第一次被小不周山之战的相关各家各派的人给截着。在这之前,因谈未然催促得快,走得早,是以没有经历类似的搜查。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从小不周山传向四面八方的消息,已经追上谈未然等赶路的度了。

    “果然疯魔了。”

    唐昕云眉开眼笑,拍拍化装后的谈未然:“老幺,做得好,下次要努力哦,我请你吃糖呢。”

    谈未然差点哭了:“师姐,我快十八岁了。”

    “你就算八十岁,也是师弟,怎么,你还想当我师兄不成。”唐昕云撩眉,谈未然立刻就缩脖子了,引得王铁等人低笑不已。

    周大鹏疑惑问道:“书上不是说不准干扰界桥吗,为什么……”

    “尽信书不如无书。”谈未然失笑,书上和现实岂能一致:“殷家统治这边的几个世界,做了就做了,又没当真毁坏了界桥,谁会来追究他们。”

    “可是,立下规矩,却不遵守,规矩要来有什么用。”周大鹏有点气恼有点迷惑。

    “不准做的事多了。可真能执行下来的,又有多少呢。”谈未然轻轻的拍拍师兄:“所谓规矩,就是少数人用来约束多数人的。”

    那要规矩有什么用,周大鹏望向老幺,见老幺将指头指着心口:“真正的规矩,在这里。”

    “也在这里。”谈未然轻柔的指指脑袋。

    周大鹏好像懂了点什么,又好像差了一点什么,隐隐的叹了口气,将老幺的这些话记下来。然后,将来再拿出来反复的品读。

    和师姐师兄老幺他们比,他不够聪明,是见姓峰五弟子最弱的。可是,他有自己的笨办法。

    听着弟子们的交谈,许存真心的欣慰,膨胀为喜悦,真是一个很出色的弟子啊,不仅仅是武道:“苏小语,你听见了?”

    苏宜轻轻叹了口气,端详着年轻首座的背影,陷入沉思。

    这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她将会有充分的时间去考虑。

    等待对谈未然来说,是一点都不辛苦一点都不难熬,在等待的时候,他打量着威风凛凛的赤火骑,思忖:“不知爹娘麾下有没有类似的战兵,有的话是多强大。如果不够强大,那可不好打江山。”

    “如果没有,那我倒是逮着理由,能劝说爹娘放弃江山了。”谈未然腹深深叹息,不是他非要阻挠爹娘,而是他很明白争天下不是儿戏。

    严格的说,和接下来的诸侯争霸相比较,以前的争天下就是儿戏。

    “爹娘,不是我非要阻挠,而是,这活计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谈未然在心底轻叹:“那可是要跟青帝对上啊。”

    谈未然早早就有心和青帝裴东来等在武道一较高下,心无所畏惧。不过,不等于他能蠢到不明白青帝背后不但有玉虚宗,还有无量道。

    是否劝说爹娘放弃,谈未然暂时没决定,等亲眼见了爹娘再做决断。

    放弃也好,做个散修逍遥自在。不放弃,那就是一条艰难重重的道路。不过,想必也会很有趣,很有挑战。

    谈未然了然于心,如果想会尽天下俊杰,有一条捷径。

    只要爹娘不放弃基业,迟早会遭遇绝世天才们。不是他们挑战他,就是他去挑战他们。

    裴东来、青帝、夜(春chūn)秋、卓倚天……那是一串令谈未然心潮澎湃的名字,一个个的名字历数下去,仿佛带着那些非凡的传奇,一一出现在眼前。

    他和那些天才,迟早将会有一次次的激战。

    …………如果说旁人还有一点紧张,谈未然堪称轻松自如的通过殷家的排查。

    从殷家的排查,谈未然一行人就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了。然而,这一路一个个界桥的赶路下去,居然在界桥频繁的被截下来好几次。

    沿途细心观察一下,许多势力像发疯了一样,沿途不住的拦截排查,搜索的主要是光明道,捎带的才是谈未然。

    光明道在找一个年轻人,浮生宗等几个宗派世家,也在暗调查同一个年轻人。

    脸色苍白,抱真修为,略显纤瘦的一名年轻人。哪怕绞尽脑汁,所能找到的线索也堪称寥寥无几,少得有点可怜。

    整个周天荒界见过谈未然本来面目的人,堪称绝对不多,而且几乎都是闲杂人等。这时,谈未然恢复本来面目,哪里还有人能认得他。

    最可靠的无疑就是个人气息,如果说神魂就像个人基因,气息这就有点像是血型指纹等稍微次之的独有认人方法。

    可惜,想靠个人气息来辨认谈未然,那也完全误入歧途,整个就被带入沟里了。谈未然在周天荒界的活动,基本上一直是施展“水纹扭息术”,个人气息陌生得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呢。

    风吹雪赠送的“水纹扭息术”,虽没有战力,却是谈未然这些曰子在周天荒界活动的最重要王牌。

    “不知风吹雪现在人在何处。”

    谈未然微微一笑,这次的收获真不小。严格来说,这次的收获不是一般的丰盛:“能认识,并结交风吹雪,大概也是一个不错的收获呢。”

    谈未然轻轻叹息:“可惜,就是走之前,始终是没来得及和郁朱颜见上一面。”

    默默在山峰上盘膝修炼,嗅着寒风,吞下一枚丹药。

    是草叶大师用来交换三生造化石的丹药,乃是天材地宝所炼制,一枚能抵得过抱真境一年的修炼。

    徐徐催化药效,一点点的灵气如同膨胀起来一样,钻入(身shēn)体之。谈未然默运五行混元功,将心法催动起来,把灵气炼为真气,游走在经脉,最后抵达丹田。

    丹药不是葵花籽,不能随意磕着玩,频繁的服用同一种丹药,药效发挥不了全部是其一,其次很伤(身shēn)。此处所说的伤(身shēn),是真的会伤害(身shēn)体。

    就像谈未然现在炼化的丹药,草叶大师就说过是三个月才能服用一枚,这是他服用的第二枚。

    “效果真好。”感觉(身shēn)体充盈的灵气,谈未然就欢欣鼓舞:“这种以天心莲炼制的丹药,瓶子里还有五枚,足够我练到抱真境后期还有多出来的。”

    暂没修炼瓶颈,就是好啊。

    谈未然感叹不已,能清晰的发现修为与曰俱增,并节节突破的滋味,实在太惬意了。

    练气结束,谈未然舒展一下筋骨,练了一下(身shēn)法拳法剑法,将一(身shēn)筋骨舒展,才重新盘坐默默推演青莲吐息术。

    不知为何,青莲吐息术卡在五阶,已经卡了很久。

    谈未然在思绪推演着,仿佛一朵青莲从思绪打将出去。

    一次再一次,青莲轻柔的将要绽出第五片花瓣的时候,快要在思绪形成的时候,却总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想起那句话:“究竟我有没有练岔?”

    有吗?有吗?没有吗?

    谈未然冷汗嗖嗖而下,将要形成的第五片花瓣,有如冰雪消融。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