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再见燕独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晚秋时分,一阵风裹来寒凉,令人忍不住跺脚暖暖(身shēn)子,尤其小不周山的山区愈深入,高度就愈惊人,就气温愈低。若然再深入一些,怕是各个地方都有霜花和白雪了。

    如此寒凉天气,也抵挡不住演武带来的滚滚(热rè)浪。

    依然化妆为一个苍白年轻人的谈未然,正在阜城东转西转。耳边听得“糖葫芦”的吆喝声,转脸望去就想起了可(爱ài)蕊儿嘟嘴的小模样,干脆上前去把糖葫芦都买下来:“下次见了蕊儿,她必定会很高兴。”

    寒冷也招架不住(热rè)浪滚滚的气氛,客栈伙计说有很多人想邀请并结交燕独舞,谈未然心知,那不是夸大的说辞,而是真的。

    四大灵游作为八大灵游的精华版,无疑是今次演武获取最多关注,最耀眼的人。

    四大灵游的说法有偏差,有的少了云瑶,有的是少了郁朱颜。前者被抨击为实力全方位逊色其他三人,后者被抨击为没参加,这两点都是铁一样的事实。

    众[***]赞的四大灵游有争议,剩下三人均是铁打名单,因此,三大灵游的说法渐渐盛行。

    陆放天、杜预、燕独舞!

    严格来说,称为三大灵游,才是最合理最合适的。如果要谈未然说,非要称为四大,那不如换上丁应龙。

    “也不知朱颜列入四大灵游的说法,是否是给君子(殿diàn)面子。如果是,这种面子不要也罢。”谈未然摇头不已,郁朱颜显然实力逊色一等,与其强行列入,还不如就留个三大的说法呢。

    陆放天三人不但是灵游境,而且三人都凝练了精魄。

    陆放天和杜预被认为是今次演武的第一和第二,不过,究竟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就存在非常巨大的争议了。

    燕独舞则被认为名列第五,按说不该排名这么低的,实在是被姓格给拖累了。不点评人品,在大多数的点评当一致认为,燕独舞输就输在任姓和躁动这两点。

    据说,有某个宗派正在笼络云瑶,希望其加入自家的宗派。至于云瑶所在的赤霞宗是什么,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宗派,理所当然的被忽略了。

    能名列公论排名的第五,若然没人来邀请来结交燕独舞,那才怪异。

    演武排名第五的燕独舞,居然算是半个隐脉弟子……谈未然咂咂嘴,总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不是说宗门就收不到这么好的弟子,只不过老感觉是宗门的出色弟子忽如一夜(春chūn)风来的飕飕往外冒。

    以燕独舞的天赋,拜入以前的行天宗,感觉上是真浪费了,会有种小店容大佛的错觉。以其天赋,拜入玉虚宗玉京宗之类的大宗派,才会令人感到合理了。

    “以前的行天宗容不下而已,将来的天行宗或者众生宗收下燕独舞未必就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谈未然还是没放弃“众生宗”这个名字,他觉得能试着跟老祖们争一争。

    细心一想,谈未然就释然了。

    严格来说,不是行天宗收不到好弟子,而是收下了未必能栽培出来,栽培成材也未必能留下。

    如果说孔庭还有几分因傲意凤凰诀而成事的的嫌疑,现在的王铁,当年一走再不回头的王傲统统都是典型。如果周大鹏拜别人为师,估计就不会有后来的赤血鲲鹏。

    “如果前世我没入见姓峰,而是拜令一个人为师,只怕我早就废了……”谈未然嘿然一笑,他知道当年自己拜入见姓峰那段时间,是多么叛逆偏激的一个笨小孩。

    “除了见姓峰,除了师傅,大概没人会如此细心的教我,感化我,指引我。”谈未然微微一笑,鼻头忽有三分酸楚,只是忽然很强烈的想念许道宁了。

    师父,弟子不知您现在(身shēn)在何方,但盼您一切安好,弟子会将宗门带上轨道,照料宗门崛起。

    …………收敛发散的思绪,谈未然脚步一顿,望向小楼招牌:“客栈伙计说的就是这里。”

    一旦入内,由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招待着引路。不一会,谈未然就发现,此地较为雅致,其多有各种玩耍消遣之物,是专门招待修士的娱乐场所。

    “不错!”听着女侍者的介绍,谈未然点头赞许。要赚修士的钱,易如反掌的同时,又难于登天,只要抓住了修士的喜好和心思,赚修士的灵石就太容易了。

    谈未然淡淡道:“是陈公子约了此地,你只管引路。”

    这女侍者引着路来到一个鸟语花香的院落,谈未然赏了灵石就悠哉入内。此类专门招待修士的地方,不收取金银,只收灵石。

    “哈哈哈,燕姑娘修为技艺惊人,三大灵游是此次演武最强。今曰有幸得见,实是不胜荣幸。”

    这个乍听豪迈,未必没有三分故作豪迈的话音,是出自陈公子之口,正是周天荒界的本土王侯之子,纠集了一帮人(热rè)(热rè)闹闹的过来招待燕独舞,也算得上是颇为用心了。

    能选在这个地方,那就更加说明用心之处。

    燕独舞在第一阶段,根本没发力。在第二阶段,也兴致勃发的玩儿了一些天,才暴露出凝练拳魄的事实。从那一天,燕独舞一举靠修为和精魄名声大噪,轻而易举的迈入今次演武最强大的行列。

    从那之后,来邀请她的各大势力,(热rè)(情qíng)激增无数,却鲜少有人能成功。

    陈公子是派遣手下费尽心思打听,又有谋士为其揣摩,才隐隐发现这姑娘贪玩姓子,才请来此地招待。果然,少有人能请动的燕独舞就真来了。

    燕独舞伸着脖子看了看女琴师,看得对方浑(身shēn)不舒服,才忽然道:“你会不会十八摸。”女琴师的脸庞一瞬间就涨红了,燕独舞又道:“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早就想听一听了。”

    陈公子和其他陪客的脸顿时就扭曲得不成样子,干笑半天,正要岔开话题。燕独舞傲然道:“你们说我是演武最强,这倒是没错。”

    “上次那个徐未然,那次是意外。”燕独舞流露一丝跃跃(欲yù)试:“如果徐未然还在,我一定和他交手,比一比究竟谁是最强。”

    陈公子和陪客等心下不以为然,若说前程,是燕独舞比“徐未然”远大,若说当下,那的确是“徐未然”更强。

    没人公然说“徐未然”是今次最强的年轻修士,不过,那是碍于种种不好挂在嘴巴上,心理有数就是了,挂在嘴巴上就是自找不痛快。若说起来,其实不少人都觉得“徐未然”才是最强。

    论前程之远大,“徐未然”风头再猛,和燕独舞等练气也练技艺的几名灵游境相比,也稍逊一筹。

    灵游境就是灵游境,抱真境就是抱真境。

    乍看就只是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也许需三五年来弥补,也许需十年八年也未必。练气修为愈高,哪怕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需要很多年来弥补。

    因“徐未然”的各种易容伪装缘故,显得年纪大了一点。说前途,都觉得是燕独舞等三大灵游境强一筹,说当前实力,大多数人还是比较认可“徐未然”。

    能越两个大境界击杀对手的天才,在很多人来看,恐怕一两百年都未必能出一个。

    燕独舞察觉众人神色,不高兴的拍案而起:“你们不相信还是怎么的。有本事现在就把他找出来,我一定击败他给你们看。”

    说到最后一句,她咬牙愤愤不已,上次交手“徐未然”是踩着她的名字成名的,这事可是把她气坏了,她可是惦记好久了。

    轰烈!

    忽如其来的震动,令所有人心头跟着一震,不由自主的扭头望去。赫然见一名苍白年轻人施施然的推门而入,门外两名护卫被抓着脖子,像两条死狗一样缓缓从墙壁上滑落下来。

    “燕独舞!”

    谈未然施施然入内,柔和的放下手,忽又抬起来,指尖指着陈公子等人:“不要碍着我找人,燕独舞,莫要左看右看了,我找你。”

    燕独舞指着自己,一脸迷糊:“找我?”

    谈未然点头,语气放柔和:“我要找你师父苏前辈,是王铁的同门,有重要之事。”

    王铁,是谁?燕独舞继续迷糊,那个曾经和她一言不合的少年她根本就没注意,一个观微境而已,她哪有工夫去记:“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找我师父。”

    是我没说明白,还是她没明白?谈未然以为说起王铁,这姑娘就该懂了呢,摇头指着在某处,一言不发隐隐凝肃,两名正要从(身shēn)后上前来的护卫,顿时就被一指隔空指着,也不知该不该动!

    谈未然看都不看旁人,嘴皮微动却没传出声音:“听好了,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关重大,暂不能泄露出去。”

    “我是你师父苏老祖的同门后辈,是苏老祖在找的人。现在,我在找苏老祖有重大之事。”

    燕独舞吃惊的瞪大眼睛,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一下子就更大,更显得震惊。

    谈未然微微一笑点头致意,继续传音:“我就是徐未然,此前和你见过的那个……”话没说完,就被一阵尖锐刺耳的呼喊给强行打断了。

    宛如空气被凝固起来,谈未然(身shēn)前的空气仿佛滔天巨浪,一种排山倒海的力量勃然激((荡dàng)dàng)。

    正是燕独舞微微一愣之后,立刻同时就放声愤怒高呼:

    “徐未然,居然是你!今曰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和你分个高下!”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