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金册之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演武大会正在轰轰烈烈,堪称万众瞩目。

    纵使人们私下想过挂在嘴边的,并认为是今次演武最大发现的“徐未然”。此时此刻,也压不住那个风头,也盖不住那份独一无二的星光。

    来自各路强者的点评等等,将这其最出色的那些年轻人给送到众人视线。

    若干枚名为天才的星辰,在众[***]赞,大会推波助澜冉冉升起。

    一个个的年轻天才充满自豪的释放光芒,一鼓作气的冲上了人生的一个小巅峰。

    其最耀眼的,已不再是八大灵游。而是杜预、陆放天、燕独舞、郁朱颜等四大灵游。郁朱颜没参加,不过,偶尔的亮相和出手,加上诸多年轻天才的群星拱月,渐渐名声大噪。

    一系列交手下来,已经证明八大灵游的四个是多练气少练技艺的那种,自然光芒不再。

    来自赤霞宗的云瑶,连续败在燕行空等抱真境之手,其光芒也暗淡下去了。也证明了,云瑶有天赋有实力,奈何所在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宗门,资源有限,传承有限。

    大约两千余名来自三百世界的年轻天才,互相攻守擂台,唯有其佼佼者方能脱颖而出。

    演武至今,已有十五名凝练精魄的抱真境了。

    若然没意外,必是杜预等灵游境,外加这十五名抱真境占领前三十强了。

    不过,输了不要紧,没参加不要紧。

    很多人都会如此安慰亲朋好友,或是晚辈,并且能举例无数。其实,演武大会这么多年来,实在是不缺这种类似的例子,乃至渡厄境都有呢。

    青帝在央荒界输了,照样没能阻止其成为后来的荒界第一人。

    裴东来压根本就没参加,照样成为青帝最头疼最忌惮的生死大敌,后来的荒界最强。

    连谈未然都能轻松的举例,遑论其他人。

    想要说服为此喋喋不休的王铁,谈未然没办法举出这两个例子,却只好想方设法的说服:“没事,真没事,我真的对那个演武兴趣不大。”

    是一半一半。谈未然心承认,他对演武大会最大的兴趣,不是成名,他对成名这种事(情qíng)是抱有无所谓的平常心,实力在自己(身shēn)上,名气那是(身shēn)外物,有或没有,都不影响他。

    如果他需要名气去做一件事,他会不介意找个方法成名。如果不需要,他根本就不关心这个所谓名气。

    谈未然对演武大会的兴趣,是见识年轻天才,和年轻天才们交手,从一次次交手获取能令自己变强大的东西。

    “始终觉得,你没参加的演武大会,是有点名不副实了。”王铁摇头,他尽管在深山,暂时不知道演武大会的现状,他依然感到可惜以及,愤愤不平。

    如果非要一个详细的描述,王铁觉得:“感觉吧,你没参加演武,就觉得那帮人也就不过如此……感觉演武大会,也就是这么回事,有点欺世盗名。”

    见谈未然一脸哭笑不得,王铁急忙道:“绝不是因为你是我朋友才这么想,外边的人都觉得你是这次演武最大发现,也有人说你是这次演武最强。”

    谈未然无语至极:“……”

    演武大会不是年轻武者的目标,而是武道之路上的一个小山峰而已,绝对不是甚么必经之路。

    可若因此而说演武大会欺世盗名,那就过火了,纯粹自虐。尹世学周辰等不少老牌修士,年轻时参加过演武大会,各有各的际遇就是了。

    演武大会不是比赛,多年前各家各派联袂草创演武大会之初,最主要的目的之一,是给各派真传弟子们一个互相认识的机会,在各家各派长辈面前露面一次,意思就是“这是真传弟子,不能动,动了就伤和气”。

    免得年轻弟子们在外边互相误伤彼此,从而引发风波,乃至从小事变成大事。最后一个不留意,就弄不好反目成死敌。

    其次,也是将要外出历练的年轻弟子们一个能磨砺一下,而又不会伤了姓命。

    谈未然嘴角一扯:“就算参加,有什么意思?”

    “证明你是最强的。”王铁不假思索。

    谈未然淡淡道:“如果我想证明自己最强,那我只需去杀了最强的。何必如此麻烦……”

    王铁顿时张口结舌,谈未然拍拍他的肩:“演武大会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王铁想要争论,谈未然泡脚在清澈而冰凉的湖泊,懒洋洋道:“演武大会是表演,还是比赛,只看你怎么看待而已。”

    “有弟子在演武大会输了,有的宗派没当一回事,只当清风拂面。而有的宗派却觉得颜面无光,愤而杀上门来揍你,甚至悄悄的杀了你。”

    王铁若有所思,心底掀起一层层的巨浪,隐隐觉得好像懂了什么,又好像差点什么。

    见王铁的恍惚之状,谈未然微笑,喊了一声。等王铁茫然抬头看过来,谈未然指指心口,轻飘飘的一言点醒:“一件事只在你怎么看待。”

    王铁陷入沉吟,分明是隐隐有所感悟。谈未然为王铁高兴,暗暗点头心想:“这是王铁本该得到的最好嘉许。”

    这些天,谈未然和王铁都互相说了一番彼此的经历。

    王铁知道谈未然是“徐未然”,谈未然也知道王铁是怎么来的周天荒界,在周天荒界又经历了一些什么磨难。

    没钱财没修为的王铁,是如何从外围山区,一路辛辛苦苦的深入小不周山。

    是恳请一些修为强大的修士顺便带一带他,也有王铁自己一路艰难的攀爬深入。没钱财的王铁,露宿街头和野外,就这么在这个险峻的山区前进。

    御气境以下,没有足够的决心和坚持,是很难单独深入,并在各城穿梭的。

    王铁没说,谈未然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磨难。不过,谈未然吃过更多更厉害的苦头,他能想象王铁在这两三个月当,经历了一些什么。

    王铁入门时,在宗门之时,是一个腼腆之极,说话都会不好意思得结结巴巴的少年。

    从被宗门疏散,再到流落外边,听闻宗门覆灭。再是沿途突破,重回宗门,最后发现苏宜,被苏宜一路带走来到这里。

    在周天荒界,王铁一个人闯((荡dàng)dàng),一个人经历磨难。一点一滴的磨砺,已将一块铁矿石给炼化出钢铁的形状胚子了。

    现在的王铁,人如其名。已经焕然一新,隐隐的锋芒已被磨砺出来。

    望着发呆陷入感悟的王铁,谈未然为他高兴,他相信凭王铁这两三个月的经历,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作为。

    “燕独舞……”

    谈未然抿嘴,想起当初交手过的那个活泼少女:“没想到,她既然是苏宜老祖的弟子……”一顿,忍不住喜悦:“希望苏老祖是带她回来归宗的。”

    “如果能有一个如此出色的弟子,那宗门就能多一点期望,多一些未来。”谈未然眉开眼笑:“顺便,也能分担一点老祖们对我的过度关注。”

    谈未然不是矫(情qíng)之人,被宗门长辈们关心,的确很温暖很令人感动。虽然这种关心有点过于无微不至了,有点过火了,可他依然感念这种关心的美好。

    不过,谈未然不希望被这种关心限制,譬如有些事(情qíng)被限制不能做,有些地方被限制不能去。如今这个苗头很清晰了,如果不是(身shēn)怀无想玉剑这个最强王牌,只怕早就被限制活动了。

    他是宗门的希望,宗门对他寄予众望,当然希望他安全而快的成长起来。

    作为长辈们寄予厚望的新领袖,谈未然承受巨大压力。其实他没在乎这个压力,就算有一点什么压力,想一想青帝,想一想裴东来,想一想后来的那些人和事,任凭再大的压力,也都一下子化为乌有了。

    谈未然感念,而享受长辈们的关心,可他不想被这份过度的关心限制住。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会有多少机遇值得把握。

    那些机遇不会从天而降,需要亲自外出去拼搏。

    为宗门的未来,为爹娘的霸业,为自己的武道,拼杀出一个个的机遇!

    想起燕独舞,谈未然就一阵欢欣鼓舞:“等这姑娘归宗,我就自在多了。”

    想了想,谈未然心(情qíng)大好,见乌云滚滚来,将要行雷闪电,慢慢转回临时住的一个山洞。

    等待一会,想要在雷雨参悟一下九劫雷音剑。可惜,只有淅沥沥的雨水,谈未然不想浪费时间,索姓盘膝修炼,在脑海推演一番秘术。

    不知为何,青莲吐息术隐隐就是卡在第五阶,怎都上不去。

    谈未然隐隐有感,似乎是因为上一次修炼之时,对此产生了一丝疑问。正是这一丝疑问,阻碍了青莲吐息术的突破。

    只是,疑问已有,想要挥去,那就需破除心之疑。

    谈未然推演一会青莲吐息术,依然一无所获。索姓放下杂念,凝视大雨一会,平心静气下来。

    “寂灭金册,出来!”

    念头一动,无数的紫金字在神魂冒出来,迅凝结为一部寂灭金册。谈未然心满意足,和以前的千呼万唤不出来相比,如今是真的听使唤了。

    这就是融合第二部太上寂灭篇之后,最明显的变化之一。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