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这就是狩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大螃蟹的巨大钳子抡下,其势堪比地动山摇。

    力量之大绝难想象,如果是平常,糅合六成(肉ròu)(身shēn)力量的丁应龙必定能接下来。

    可丁应龙是刚刚才从神通脱(身shēn),仓促之下硬接,顿时就啪啦爆洒一团血色雾气。地面震动,整个人已被砸入大地之。

    谈未然从天而降,跺足在地上,凝神双拳重击而下,暗劲绵绵的冲击向下。

    大螃蟹更是在一旁兴奋的用巨型钳子一通猛砸,实在是这些曰子憋在兽囊太闷气了,又不带他去逛窑子什么的,太恶劣了,哪里有这么当妖兽主人的。大螃蟹愤愤不平的如是心想。

    “等一等!”谈未然摇摇手,安静聆听一会,皱眉指着一个地点:“铲开!”

    他不相信丁应龙就这么死了,大螃蟹的力量有多大,他心知肚明。可是,寂灭篇能让(肉ròu)(身shēn)淬炼出多大的力量,他更加清楚。

    如果真有这么容易死掉,第一次交手的时候,这个丁应龙就不会((逼bī)bī)得他如此狼狈。如果真有这么容易死掉,第一次交手的时候,谈未然舍命一搏也会施展四成剑魄冒险,看能不能杀掉对方了。

    那时第一次交手,谈未然见事不可为,就没施展四成剑魄,本是暂且作为底牌留待决战。那时,他当然料不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和战斗,令四成剑魄暴露。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次谁都输不起,输不得的战斗,没人会认输,必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没有杀死,并确认对方已死之前,他不会放松警惕,相信哪怕丁应龙也不会。

    大螃蟹立刻兴冲冲,(热rè)火朝天的冲上去,用巨型钳子往地上铲,一铲就是大块的坚硬岩石跟着大片泥土被铲得飞掉。

    显然处于精神亢奋状态的大螃蟹正要再铲,一种强大的气息陡然从地下爆发冲击上来。眼前的一幕惊人无比,就俨然火山喷发滔天火焰,裹挟着焚尽万物的惊人威势。

    轰的一下就将大螃蟹斩得(身shēn)不由己的飞向天空,发出吱吱的惨呼:“救命啊,我快要死了……”叫声充满惨厉味道。

    “是七阶精血符箓,你就死不了。”谈未然扫视一眼就知道了,大螃蟹的壳子太硬了,死不了。蹬踏一下化为一道残影,快无比的双拳凌空一击:“木行龙爪手!”

    “丁应龙,莫要学地老鼠,出来与我一战!”

    十成拳意惊爆,绵绵暗劲催动。从地底冲来一条(身shēn)影,快捷无比的向谈未然扑过来,伴着充满怒意的低沉吼声:“谈未然,你若是条汉子就不要躲闪,敢不敢接我一招。”

    见丁应龙伤势痊愈,谈未然立知是精血功效,飘忽诡异的一边闪躲一边淡然道:“玩激将法?丁应龙,你太嫩了。”此言一出,他没觉得怪异,反是丁应龙觉得古怪非常。

    一个比他年少的少年,居然说他太嫩了。就算嫩,按年纪来看,也是谈未然比他嫩吧。

    “八角锤!”

    丁应龙拳头砸得空气爆裂,一(套tào)八角锤施展出来,端的是直来直去,真个就像是拎了锤子一样凶悍。尤其拳意更是赫赫然的形成一个铁锤的异象,愈是增添浩大声势。

    大螃蟹一(身shēn)被先前的七阶符箓打个正着,惨淡无比的冒着被烤熟的气味轰然落下。本来就奄奄一息的模样,被丁应龙再是一招八角锤,生生是把大螃蟹一拳打飞数十丈。

    跌落在山崖小瀑布之下的水潭,再没了声息。

    将这只伤了自己的大螃蟹打得生死不明,丁应龙心(情qíng)大感快意,振声狂笑不已:“谈未然,现在没了那个被红烧了的螃蟹,我看你能怎么办。”

    先前被打击的信心,又在顷刻之间,重新靠着优势而建立。

    (禁jìn)绝结界的边缘光幕就在三百丈外,没了大螃蟹的牵制,这回谈未然就怎都难以靠近了。每次向那边靠近过去,丁应龙就会凭修为优势将谈未然给拦截下来。

    轰隆!

    丁应龙从天而降,巨锤的异象连连摇曳在空气,轰然落下。

    “土行龙爪手!”

    谈未然扬起手来就是一拳对轰,饶是隔空过招,也被震得手臂麻痹,(身shēn)不由己的倒退。暗暗苦笑不已,不能战决,那就真的会打成拉锯战,甚至拼成持久战。

    必须承认,一样是生死搏杀,大宗派的人生还几率比小宗派高,不仅仅是因武道传承等等,也因装备等外部因素。

    光明道在三千荒界再落魄,终归都是底蕴十足,怎是行天宗能比肩的。

    丁应龙再如何,都是光明道这一代的核心弟子之一,(身shēn)上怎会缺少保命的东西。何况,丁应龙还为此战准备了两个月。

    “再来八角锤,谈未然,(禁jìn)绝法器在发挥作用了,你敢不敢上来和我一战。”丁应龙放声暴喝,如同鬼影子一样始终吊着谈未然。

    谈未然左闪右避,始终不肯正面交手,更在避免给丁应龙近(身shēn)的机会。

    而丁应龙所要做的,就是近(身shēn),以最强击最弱。

    谈未然处于全面下风,并不值得意外。

    以强击弱,是最基本的道理。丁应龙若不想方设法的迫使打近(身shēn)战,那才是愚不可及。

    灵游境修为,(肉ròu)(身shēn)力量糅合流六成,这加在一起会是什么。上一次交手谈未然就已领教了,就是绝对处于下风的滋味。

    (禁jìn)绝法器,就是丁应龙很妙的一步,是克制精魄,把谈未然拉低到丁应龙的程度,最忌惮的五成剑魄丧失威胁。这只是最主要效用,迫使谈未然选择近战,不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这则是其二。

    好比谈未然现在的处境,落入丁应龙眼,振声大笑言辞扰乱,当真是绞尽脑汁在口头上做章放嘴炮。

    “谈未然,你修为不如我,力量不如我,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

    “我知道你想跑到结界外,可是,你觉得你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时而激将,时而贬低,一心一意的刺激谈未然上前一战,可惜谈未然心如磐石不动,根本仿佛充耳不闻。谈未然只淡淡回应道:“是吗,你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丁应龙顿就愣住。

    谈未然嘴角诡异的翘起来,浮动一缕淡淡的森然寒芒:“温思言是我杀的,岳晓倩是我杀的……朱涛也是!”

    “还需要我再提醒你吗。我问你,你想不想杀我,想不想把我凌迟处死。”这是言辞交锋,谈未然最不动声色最尖锐的还击。

    丁应龙想言辞扰乱谈未然的心神,怎都没想到,若说此类手段,谈未然比他经验老道一百倍。闻声,骤然间想起了被他思绪压下去的同门……死去的温思言,岳晓倩等人……血淋淋的死状仿佛重新浮现在他眼前。

    丁应龙的心神陡然剧烈震动不已,今曰在应城所见的一幕幕,压在心头的(情qíng)绪像火山喷发,再也忍不住的冲出来,震怒厉喝:“你放心,谈未然,我一定会抓住你,把你凌迟处死,给我的同门报仇!”

    “想报仇,那就来。莫要忘了,你绑走蕊儿的那笔帐,我也要跟你算一算。”谈未然神色自如,只因他知道丁应龙心浮气躁了。

    尤其是他屡屡闪避,根本不直接硬碰硬的战法,令丁应龙心烦意乱的厉喝不已:“你这无胆匪类,可敢接我一拳!”

    “丁应龙,接你一拳又有何难。”谈未然沉声大笑,尽将心头的炽烈释放。

    凝注心神,谈未然肆意的纵容自己心头的战意沸腾起来,仿佛像火山一样猛然爆发,打出一招最浑厚的土行龙爪手!

    一个触碰之间,一股凌绝力量冲过拳意轰然驾临。

    十重金(身shēn)!

    谈未然一(身shēn)气血震动,(身shēn)不由己的倒飞出去,暗自点头动容不已。没有硬碰硬,果然是最正确的。

    一脚跌在水波上,靠着十重金(身shēn)的强大防御接了一招安然无恙,再不肯直接硬接了。这就好像钓鱼一样,不能太松不能太紧,否则鱼儿会脱钩。

    不能令丁应龙冷静,也不能令他沮丧,要令丁应龙保持怒火攻心的状态,并且令丁应龙始终对胜利怀有信心。否则,这头鱼儿也会脱钩。

    在水波之上飘忽不定,凝神死死的端详着丁应龙,将其眉宇间的每一分神色变化都尽收入眼底。

    各种怒火澎湃的吼声不绝于耳,谈未然心有火焰在跃动,可是,他会努力镇静的克制着同样会炽烈的(情qíng)绪。

    丁应龙的吼声里焦躁味愈来愈浓郁,脑海的冷静愈来愈少……谈未然就知道,他在等待的机会,随时都会来临。

    最好的战斗,就是战决的战斗。

    如果不能,则会演变为多种战斗。而其一种,就是靠耐心磨,一点一滴的磨得对方心浮气躁乃至怒火攻心。

    不论是什么,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一击必杀,只能一击毙命!

    绝对不能在杀死丁应龙之前,令其感到危险!

    因为,要想成功的狩猎猎物,就不能把猎物给吓跑了。

    谈未然嘴角隐隐含着一缕清浅的从容,他很清楚,他的处境绝不是看上去那么危险。

    (禁jìn)绝法器的确克制他了,近战的确绝不是丁应龙的对手。可是,谈未然绝不是表面看来的毫无办法,如果他愿意,云篆穿空术能轻松摆脱眼下的处境。

    谈未然从头到尾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他就是在狩猎,而他的猎物不一般。他的猎物是敏感的,有未知底牌的,能逃走的,也许有帮手的,也许会和他(身shēn)份对换当猎手的。

    所以,必须一击必杀,如果不能,就会失去这个猎物的踪迹下落。

    是的,从头到尾,这就是一次狩猎。

    为了寂灭篇,谈未然已经殚思极虑!

    而这时,当丁应龙拂袖一抹而过,一枚符箓出现在掌心之时!

    谈未然就知道,机会来了。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