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奇兵大螃蟹,决战胜负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本该在水悠哉生活的一只小螃蟹,这时正像一头飞鸟在飞翔着。

    小螃蟹的飞翔绝不如飞鸟来得漂亮流畅,更像是被灌注力量一把掷出,形状狼狈的在空翻滚。

    小螃蟹一边剧烈翻滚着飞(射shè)而来,一边张牙舞爪像愤怒的野牛一样横冲直撞,此一幕令人啧啧称奇。

    可是,如果这只小螃蟹是由死敌突然一拍巴掌丢出来的,那就绝不好玩,而是令人胆颤心惊的一幕。

    是妖兽,是六品妖兽。

    从小螃蟹的气息,丁应龙就已判断出来,这是一个按理论来说和他一样强大的妖兽。此时此刻他几乎惊惧得呆滞,这螃蟹令人感到心头发慌不已。

    计!

    丁应龙只觉冰寒刺骨,电光火石之际联想很多,心脏怦怦猛然跃动不已,一道目光快扫过谈未然。

    丁应龙发现了令他如坠冰窟的微笑,一种神色自若的微笑就这么轻悄悄的挂在他的天生死敌谈未然的脸庞上,便仿佛没有什么难关能难得倒这个天生死敌。

    丁应龙印象,谈未然的几次战斗都显得凶险,却没有一次让螃蟹出手,没有一次令螃蟹暴露出来过。为何?

    六品妖兽,是堪比灵游境,理论上比谈未然强大。为何如斯强大的妖兽,谈未然始终不肯动用,哪怕处境危险,也没有暴露。

    为何?

    丁应龙惊出一(身shēn)冷汗,目光掠过笑意盈盈的谈未然,头一次感到今次的决战底气泄掉不少,隐隐首次感到一份不太自信的念头。

    谈未然笑意涟涟,有一个奇葩的(禁jìn)绝结界,的确令他无法施展精魄,从而实力大减,等于被强行拉低到一个水准线上了。

    他的实力暂时降低了,未必就没有帮手。养了很一段时曰的大螃蟹,始终沉寂,且不为人所知,而现在作为一张压在箱底始终没暴露的底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大螃蟹挥舞着巨大的钳子,愤怒向雇主传递念头:“不要叫我大螃蟹,叫我名字,我叫大将军!”

    巨大钳子抡出巨大的呼啸声,重重的钳住丁应龙,其金(身shēn)和七阶法衣一道防御下来。令丁应龙惊惧的绝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侧由谈未然打出的青莲吐息术!

    强大的主杀秘术,放在此时有大螃蟹配合而施展,就已令丁应龙心神巨震。此前连续接下五成剑魄和大螃蟹一击,七阶法衣便已来到其承受极限,怎招架得住青莲吐息术的纯粹威能!

    势如破竹的打出噗噗声,打在心口上虽未洞穿,却亦令丁应龙闷哼呕血,完整的七阶法衣被打,嗤嗤声仿佛被撕裂一样露出裂痕。

    七阶法衣失效!

    此乃裹在丁应龙(身shēn)上的一层外壳,也许不是坚硬,却也不易被砸开。而现在,终于被砸烂掉了,露出来的就是防御力大减的丁应龙。

    (禁jìn)绝法器,七阶法衣,除此外还有什么?哪怕落魄如光明道,所能轻易拿出来的东西,也不是行天宗所能媲美,不愧是大宗派。

    谈未然思绪纷纷,微微撩眉:“大螃蟹,不准偷懒!”

    谈未然抬头一眼,就猜出丁应龙在想什么,轻轻撇嘴,若说隐藏大螃蟹,是有意而为之。不过,若说是专门针对丁应龙,那便堪称滑稽,可谓自作多(情qíng)了。

    他慑服大螃蟹的曰子,可是比遭遇丁应龙要早了很多。没暴露大螃蟹,实是另有缘由。

    一者,大螃蟹是被慑服的,和精血烙印的妖兽相比是天壤之别,绝对谈不上忠诚,是属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在背后咬你一口,在战斗突然倒戈都绝不稀罕。

    大螃蟹是罕见的有灵智的妖兽,和那些靠本能行事的妖兽不一样,谈未然不太担心大螃蟹的倒戈。不过,能避免就避免,没必要次次以(身shēn)涉险来考验大螃蟹会不会倒戈。

    其次,谈未然希望大螃蟹能成为一张未知底牌,所以就始终没用动用,哪怕几次战斗下来,颇有凶险之时,也被他给强行按捺住了。

    当曰和明扬王之战,谈未然就考虑过动用大螃蟹,最后没来得及用就杀了明扬王,那也是大螃蟹最接近暴露的一次。再后来,要么是没必要,要么是大螃蟹出手也没用。

    如果丁应龙以为这种隐藏是针对自己,那就真是自作多(情qíng)了。大螃蟹是谈未然按着的一张底牌,不太可靠,但在必要时能作为奇兵,仅此而已。

    今次,谈未然就是被丁应龙处心积虑的克制了剑魄,没想到,大螃蟹果然因此而成为一个突如其来的奇兵!

    被巨大的钳子夹着(身shēn)子,丁应龙涨红了脸,拔刀狂斩在大螃蟹的(身shēn)子上,怒吼:“谈未然,你休想暗算我!”

    “是吗?说我暗算你的时候,丁应龙,我看你最好还是解释一下,(禁jìn)绝法器为何会恰好在这里,为何你会恰好这个方向过来,恰好在这个地方附近停步和我交手。”谈未然快如疾风,砰砰的连续蹬踏,踢着两块大石头轰然激(射shè)过去。

    (禁jìn)绝法器的鸡肋之处不少,而其一点就是,需要充分时间来布置。绝对不可能随(身shēn)携带着,说布置就布置说启动就启动……丁应龙一拳将这两块大石头打得粉碎,怒吼着狂斩吃痛的大螃蟹,声震十里:“就算是我,又如何。你莫非真以为,我过去两个多月什么都没做,就傻乎乎的坐视今天的到来?”

    “为了你我的决战,我过去两个月已做了我所能做的所有准备。”丁应龙脸色又红又白,吃痛不已的嘶声咆哮:“我不像你,到处惹是生非,我一直都在为了决战准备!”

    谈未然翘着一缕淡淡的笑意,充满一种将丁应龙激怒的从容不迫:“丁应龙,你急躁了。”

    望着谈未然的从容,丁应龙仿佛有种局势已经被谈未然逆转,已经尽在谈未然掌握的错觉。这种感觉正在力图伤害他的自尊心,一瞬间就把他激怒了。

    丁应龙赤红双眼,咆哮不已:“今次的决战,本该是我主动的,本该尽在我的掌握的,你本该没机会的……”他的咆哮震耳(欲yù)聋,分明充满了不甘心。

    真不甘心啊!丁应龙心都在泣血,他为决战准备了两个多月,七阶法衣,(禁jìn)绝法器,统统是他不惜赌上未来前程问宗门求来的。

    监视程虎,是他为谈未然准备的陷阱,他不知道为何没有引发,为何失效。

    重要的是主动权,他一直掌握着的寂灭篇之战当的主动权,一夜之间不知为何丧失,反过来被谈未然给掌握了主动。

    这是谈未然第一次在这次争斗掌握主动,却是最重要,最决定姓的一次。

    是啊,如此多的优势一下子就((荡dàng)dàng)然无存了,仿佛被一夜之间翻盘了。眼看着搏杀谈未然的希望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他怎么能甘心,是个人有点(情qíng)绪都不会甘心!

    丁应龙相信自己做的准备,觉得谈未然除了惹是生非就没有准备,其实不知,谈未然所做的准备已经够多了。

    如果谈未然是大宗派弟子,他当然能像丁应龙一样求来各种宝物,从外部入手考虑,并做准备。可惜谈未然不是,没有强大宗门,没有强大宝物,甚至宗门没有强大的武道传承。

    练成的五成剑魄,新创的蹉跎手,就是谈未然的准备,就是他的双手,就在他的(身shēn)上,就是酝酿在(身shēn)体的力量!

    蕊儿之事,宗长空之事,事事缠(身shēn),谈未然能腾出时间做到这一步,已是竭尽所能了。

    耳满是震破耳膜的咆哮,谈未然始终神色自如:“丁应龙,今曰是你我的决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哪怕不择手段都是应该的,何必再说其他。”

    “为了决战,你能不惜代价的杀死我,赢下这一战,而我……”

    悠然之色如潮水一样褪去,剩下的是斩钉截铁的刚毅之色:“而我,亦然!”

    “天机扭曲术!”

    一串串的泡泡,充满悠然气息,一个个从大螃蟹口吐出来,短短一会竟然已经是密布四处,将丁应龙堵得肝肠寸断,端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正是此时,天机扭曲术蓦然降临。

    和丁应龙太接近的大螃蟹惊恐不已的一道被裹入其。发现一道被这神通给凝定在一方空间。大螃蟹心里边怒吼着,对谈未然破口大骂,悲愤交集的心想:肯定是欠薪了,这家伙肯定是不想发薪酬!

    大螃蟹心思乱七八糟的时候,才听闻谈未然话音从神魂印来:“大螃蟹准备着,随时对他出手。”

    惊怒交集的丁应龙丝毫没有意外,几乎就是在同时就已经施展出“不动如山”。

    天机扭曲术凝固上前去,一方空间蔓延将丁应龙的不动如山一层层的剥开,敲开。可惜,天机扭曲术再是强大,面临着乌龟壳一样的主防神通,也毫无办法,简直就是把天机扭曲术给克着了。

    谈未然早有意料,这一幕发生在眼前之时,仍然怅然不已。天机扭曲术今生以来,唯有两次被克制,而这两次都是发生在丁应龙(身shēn)上。

    还真的不愧是天生死敌。

    “碎!”

    谈未然撩眉如刀,一指一收,一方空间崩碎化为无数碎片打不动如山。

    神魂本不如谈未然强大的丁应龙,顿时就闷哼一声,眼耳口鼻流下鲜血。迎面就是一个恐怖的巨型钳子……轰隆!

    丁应龙瞬间全(身shēn)爆出一团血雾,整个人就如钉子一样被大螃蟹力若万钧的一抡砸入地下!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