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虎狼之势,光明圣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谈未然势如虎狼,铿锵如钢铁的铁拳当头捶下。

    温思言脸孔上流转着惊怖之色,眼神((荡dàng)dàng)漾着绝望,忽然想起了丁应龙,以及其种种交代。

    是了,丁应龙为何要盯着程虎。丁应龙为何要和徐未然为难?为何再三强调,监视程虎的人,定然要先去见他,然后再能回来此地。

    这徐未然为何会突然在此地现(身shēn),如此之秘密所在,其怎会知晓?

    不知为何,温思言此时此刻脑子里充斥着这些奇怪的念头,复杂无比,有些仿佛有答案,有些仿佛又没有答案。

    只是,他再也来不及思考答案了。他心想,如果有选择,先前一定阻止陈瑛……此时,一拳已经落下,顿时天崩地裂!

    几乎同时,谈未然轻巧的飘然以左手挡住蕊儿的视野。

    噗嗤!温思言的整颗脑袋被这力沉万钧的一拳当头打,顿如王八一般整个脑袋就噗嗤一下被轰得缩入(胸xiōng)腔之。

    其(身shēn)子摇晃数下,啵兹啵兹的发出奇怪声响,就已喷溅着鲜血出来。轰然倒飞,其尸体轰的一下撞倒一面墙壁,再飞出一会,才跌落地上,兀自不住的偶尔抽搐。

    一招神通后,一招主杀秘术强袭之。末了,再一拳锤死!

    干脆利落,绝无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更加是透着一股令人心神大震的凶悍,是一种杀人如麻的气质!

    可怜温思言强如光明道弟子,能被长辈看来此主持,能审时度势的在认出谈未然之时,第一时间就转(身shēn)逃窜,足见其能力绝对不差,甚至堪称出色。

    可是,谈未然三招连贯,疾如电烈如火,竟是令他连张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就已被就地格杀。

    心头熊熊烈火,随着温思言之死,消去三分。

    “哥哥……”耳边震动不已,蕊儿轻呼着,努力想要扒开挡在眼前的手看看。

    “莫要看。”谈未然轻轻的按着蕊儿的眉心,把她的小脑袋给扭回来,眼神陡然锐利的扫向仅存的岳晓倩和朱涛:“你还年幼,仇恨不属于你。”

    从谈未然现(身shēn)在短短的时间,就以秋风扫落叶的姿态碾压,陈瑛等六人承受其暴怒的怒焰,伤的伤,死的死。温思言的死状之凄惨,绝难描述,更令朱涛和岳晓倩几乎魂飞魄散。

    此时,谈未然一道冷如电的眼神扫来,朱涛二人骇得心都要冲出喉咙了。

    朱涛的心脏砰砰疯狂跳动,像旋风一样的疯狂冲击,冲过一堵墙,强行撞击冲过去。对于岳晓倩和朱涛来说,只要再有几息工夫,就能冲出光幕了!

    此时演武大会开始,就已经严(禁jìn)私斗了。只要能冲出小结界,那就有活命的机会,就能从这个宛如虎豹的煞星面前逃走。

    谈未然冷冷的微微昂首,居然有人会如此快就忘却他最擅长的技艺吗?拂袖翻手间,宝剑跃然在手,发出锵的一声脆吟!

    九劫雷音剑!

    正向外狂冲的朱涛和岳晓倩,已经快要能触摸到光幕了。快要抓住那一线生机的二人,欣喜若狂,几乎将所有的喜悦都释放出来,却在这时僵硬了。

    一缕缕非凡的紫色剑气,化为惊世骇俗的紫色雷电,瞬间就已经降临势如破竹的打穿金(身shēn)和法衣,将二人轰击得当场瘫软。

    “回来!”一股独特的拳意凛然释出,轻描淡写的水行蹉跎手将二人给隔空吸了回来。

    谈未然一双不大的手,扼住两人喉咙,伸直双臂举起来,任凭二人挣扎着从喉咙发出各种声息:“你们以为欺负了蕊儿,就能若无其事的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别……别杀我……”岳晓倩喉头发出咯咯喘息声,其一张白皙细嫩的脸容,已经充血变得发紫了,但依然不如蕊儿脸上的伤来得可怕严重。

    就是这一双不大的手,如钢似铁的扼住他们的脖子,令他们在其渐渐体验到窒息的疯狂。

    谈未然轻柔一眼看着蕊儿小脸上的伤,柔声道:“蕊儿,他们有没有伤害你?”

    “只有她……”蕊儿指着躺在地上如同一堆烂泥的陈瑛,想着先前那个充满怨气的女子,就恐惧缩头回来,怯生生道:“她是最坏的大坏蛋,她还想问哥哥在哪里,想害哥哥你。”

    谈未然眼浮现一丝血色凶光:“你们该庆幸,你们没对蕊儿动手。不然……我虽然不喜欢,也少不了要炮制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比蕊儿的伤更是十倍百倍的痛苦。”

    岳晓倩愈来愈是呼吸急促,一张细嫩的脸已经彻底变成绛紫色。

    “废话少说,你们的姓命,就是伤了蕊儿的交代。我送你一程!”

    谈未然冷冷的反手抓住岳晓倩的脖子,倒转过来头下脚上猛然往地上一掼,就听得啪啪咔嚓的撞击声响,岳晓倩就已被掼得气绝(身shēn)亡。

    朱涛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心都要停止跳动了,面色酱紫的嘶声勉强迸发着最后的气力道:“饶了我,我能告诉你大秘密……”

    “大秘密?”谈未然咧嘴,指头上松了一点力气。

    朱涛急忙疯狂的大口喘息,此时此刻若干念头流淌而过,终于想起了丁应龙,大意带来杀生之祸的朱涛,在这时终于精明了一次,在心底疯狂的怒骂不已。

    监视程虎的人,原来是用来打草惊蛇的……(诱yòu)饵!

    朱涛狂怒之下已然忘了,丁应龙的再三叮嘱:一定要先来我这里,然后再回去。

    谈未然平淡道:“其实,我也有一个大秘密……”

    谈未然声音陡然变得暴烈无边:“我的大秘密就是……我他娘的才不在乎你有什么狗(屁pì)的大秘密,我只知道,我想要你的命!”

    “就是现在,我一刻都不想多等!”

    朱涛惊恐(欲yù)绝的发现,一刹那就已经看见一只钢铁般的手掌,裹挟着雷霆之势轰然而至!

    谈未然容颜上笑吟吟之色已如潮水一样褪去,化出怒火沸腾的火行蹉跎手!燃烧出火焰形体的真气在五指之间,猛然一爪重重的击在朱涛的面目上。

    轰隆!轰隆!朱涛狂喷鲜血,(身shēn)不由己的倒撞毁掉宅子的墙和柱子,声势浩大,轰轰烈烈((荡dàng)dàng)气回肠。

    好生凶猛暴烈的一掌!

    朱涛天旋地转奄奄一息,张嘴要说话就是噗嗤的呕出鲜血。微微抬起眼帘,就见一个苍白年轻人怀抱小女孩,伸着一张不大的手掌,轻描淡写的按过来。

    一刹那,朱涛只觉整个五脏六腑仿佛都要冲出去了,似乎夹在在膨胀和收缩的空间之。

    轰隆一下再一次崩飞出去,整个人已撞入一个坚硬的墙上,镶嵌在墙上像是一幅血淋淋的年画。

    谈未然(身shēn)躯不壮,个头不高,落入朱涛眼,当真比凶兽还要凶猛。任凭谁,都绝对想象不到,这个略显得纤细和矮小的(身shēn)躯,竟然蕴藏着如斯恐怖的爆发力!

    至少七十的天生经脉,寂灭篇淬炼出的(肉ròu)(身shēn)力量,蕴养不久的龙象拳(套tào)。

    堪称可怖!

    谈未然缓慢的抱着蕊儿,一步一步的靠拢过来,如同煞星一样,带着一股腥风血雨的气势来临。

    朱涛窒息着,在心底怒吼想要催动精血,却才发现已经没了。他不是谈未然,抱真境和灵游境开辟金府才是正常,没有人能在御气境以前开辟金府,谈未然是唯一一个。

    绝望和恐惧的(情qíng)绪,无孔不入的侵袭着朱涛,看着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自暴自弃的悲鸣狂笑不已!一行人居然是因一个小姑娘而死,最可笑是,他们想把这小姑娘带回去收为弟子。

    为了给一个小姑娘报仇,这个疯子居然连大秘密都不在乎,不想知道。这个杀人如麻的疯子,这个不懂得分辨好歹的白痴!

    谈未然屹立在他之前,仰头望着,目光森然:“蕊儿如我亲妹子,又是我同脉嫡传后代,很快就将会是我的师妹,你说……你们该不该死!”

    “你说,你们把蕊儿伤成这个模样,你们该不该死!”

    谈未然眼神冷酷的抬起手来,每一字吐出就像是刀锋凌冽:“你们不死,难解我心头大恨。你们不死,我怎能对蕊儿交代,怎么能对自己交代!”

    一掌抬起,打出晴空霹雳的雷声。

    朱涛临死前只想,是丁应龙引来了这个不相干的煞星。是丁应龙害死他们的,他疯了似的歇斯底里大吼:“我不服,为什么不杀丁应龙!”

    “是丁应龙!统统都是丁应龙!”此声是嚎叫出来,震耳(欲yù)聋,充满拖人下水的味道。

    谈未然闻言心一动,指掌毫无滞碍的打落下去,如同天神之手将朱涛打落九幽。

    怒火未全消,谈未然索将还没消散的两个残魂都湮灭了,摸摸蕊儿的小脑袋,自言自语:“丁应龙?”

    丁应龙这个名字的嫌疑很小,在谈未然的名单上排名很靠后,比谈矩还要靠后。

    蕊儿听到这个名字,急忙说道:“哥哥,我知道,丁应龙是个坏人,就是他关着我不给我见你。”

    指头在桌案上叩响,在充满节奏感的敲击声,谈未然思绪飞快,若有所思:“丁应龙?是他?是他!”

    “真意外啊,我没想到,他大概也想不到,他的(身shēn)份居然是在这种(情qíng)形下,泄露了。”谈未然洒然一笑,就地搜索一番,将所取得的储物袋等线索和物件都收起来。

    一边翻看,一边抓起来唯一没死的陈瑛,陈瑛已瘫软不起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首先被他关心的,依然是书籍。

    从其翻出一批书籍,看见其一本的封页,谈未然神(情qíng)一震,脱口而出:“光明道!”

    封面赫然有四个字:光明圣典!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