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造化天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老黯我来了。哦也*****白白嫩嫩的蕊儿靠着墙壁,一言不发的咬住嘴唇。不知为何,她不喜欢这个女子,觉得会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陈瑛的眼神很冷淡,冷淡得令人汗毛耸立,转头道:“她的天赋如何,怎么判断的。”

    “心志坚韧。”丁应龙言简意赅:“其他未测。她不是徐未然的亲妹妹,而是将要被徐未然带回师门,能被徐未然看重带回师门……其天赋不必我来说了。”

    陈瑛神色微动,冷道:“徐未然,可惜了。”

    丁应龙不以为然,又没多说什么。陈瑛上前蹲下,一把抱起蕊儿,任凭蕊儿拼命在怀挣扎,只道:“她既然有天赋,那我就带走了,送回道门慢慢教导。”

    “放开我,我不要你,我不要你们,我要哥哥。”蕊儿尖叫着,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撕咬脚踢。

    陈瑛冷芒一闪,扬起手来一耳光就扇下去。

    啪啦一下清脆耳光声,蕊儿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眼冒金星的呆呆良久,脑子嗡嗡好像有大堆的蜜蜂在飞舞一样。

    丁应龙淡淡道:“师姐,小心把人打傻了,道门就少了一个有天赋的弟子。”

    “有天赋的人多了,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最重要的是,她有天赋,未必能成为我们的同门,何必顾惜。”陈瑛眼神飘动一缕(阴yīn)毒,转(身shēn)带走被一耳光打得脑子呆滞的蕊儿。

    丁应龙伸手拦下来:“你能走,她不能走。”

    陈瑛转头,(阴yīn)冷气息再现:“应龙师弟,你什么意思。”

    “她是我在照料的,我要她还有用。”丁应龙靠住门,轻描淡写道:“你来,不是为她而来,而是办正事。你是师姐,这种小事就不要我来提醒了。”

    陈瑛怒极反笑:“应龙师弟,你若对我不满,那就不妨直言出来。”

    “不满是不敢的。”丁应龙淡淡道:“师姐和杨天琪师弟素来(情qíng)谊深厚,我也知道。若是师姐想找徐未然的麻烦,我举双手双脚赞同。只是,把这孩子交给师姐,我怕她是见不到其他人了。”

    陈瑛眯眼,(阴yīn)寒之气更重:“我若然执意不肯,又…如…何!”说到最后一句,竟是隐隐如毒蛇之信。

    丁应龙(身shēn)子微微一动,几乎是一样的耳光重重的扇在陈瑛脸庞上,迅浮现五条鲜红的肿胀。丁应龙抱着双臂道:“现在,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陈瑛捧着脸庞惊怒交集,丁应龙冷冷道:“醒了吗。莫要忘了你是谁,更莫要忘了你来做什么。”

    “我们是光明道,不是下三滥,我们来是为了干一件轰动大事。”

    …………演武好看,斗武也好看。

    其实,在强大修士眼,演武的表演味道太重了,连切磋都是和和气气。斗武的实战搏杀味道,决定含金量比演武强多了。

    当然,各花入各眼。说起演武第一阶段,包括谈未然在内,除了燕独舞那种恶趣味者,很多人都认为演武第一阶段是公认的无聊乏味。

    演武第一阶段,是为了筛选,规则很简单:连胜十场或守擂一天。

    对剑傲白燕独舞这种人,连胜十场就跟打个哈欠一样易如反掌。第一阶段,基本没有年轻强者的遭遇战,偶尔有,也是互相见猎心喜忍不住提前切磋一下。

    从各地赶来看演武大会的人,当然是想看年轻强者的对决,而不是看抱真境如何蹂躏御气境。

    谈未然是有心转一转,办点事(情qíng)的同时,顺路找一找(情qíng)报上的名字。

    他摆擂之时,连续三天来观战的抱真境和灵游境,烟雨楼把名字基本都录入书册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按着名字轮流找到,挨个甄别出来。

    “我不知道,那家伙在不在这份名单里。但是……”谈未然翘嘴一笑,心想:“如果换了我是他,我肯定会来暗观察,尽量找到对手的致命破绽,或者弱点。”

    谈未然心念转动:“尤其那家伙在暗,我在明。这么重大的优势,那家伙肯定会最大限度利用起来。”

    因参加人太多,演武第一阶段很漫长,为时一个月。谈未然悠然的在这二十个城来来去去的溜达,反正也不急于这一会。

    不论那个蒙面死敌究竟是谁,究竟在不在名单上。以对方实力,对演武第一阶段都不会有多少兴趣,除非是亲自参加演武,不然出现在场地内外的几率很小。

    演武的第二阶段,是各路入选的年轻强者摆擂比试,能连胜五场者,就是脱颖而出,名字将会被收录入锦瑟录当,算是踏上扬名立万的舞台了。

    若然能矗立擂台,始终连胜下去,那就愈能表明其强大。

    从城走过,见几处张贴着通缉图画,其始终有一张是大会组织方通缉“徐未然”的。

    谈未然目光一扫而过,遭到大会通缉,他是心早有意料了。

    其实,在一旁就能找到一份,来自某个本土大势力“徐未然”的单独通缉。倒没要求抓人,而是只要求提供(身shēn)份来历行踪等线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落霞宗的私下手笔,不太方便公布自己的(身shēn)份。

    “通缉……”谈未然扫眼就走过,含着一缕笑意,实有三分忍俊不(禁jìn)。

    被大会通缉,很严重也很轻松,究竟如何,只看大会组织方愿不愿意追究,想要追究到何等地步。比如说发生那种大会组织方散回去之后,各家各派下令通缉追杀,那就不必说,一定是最严重的。

    轻松的,就像谈未然现在的遭遇,摆个漂亮的花架子给外人看,除了落霞宗这个苦主,鲜少有人对此认真。

    大会组织方矛盾重重,落霞宗是苦主,有盟友想支持,奈何浮生宗对此毫无兴趣,摆一个样子出来就搪塞一二就够了,没人会太在意。

    尤其落霞宗之战,作为一个绝对血淋淋的前车之鉴,足够使人引以为鉴了。

    因众所周知的缘故,落霞宗不便于公然自曝(身shēn)份来通缉,是以某一个本土势力为遮掩。其上所标注的各种赏额奖励,令谈未然都颇有点眼红。

    细心的留意,就会发现,这份来自落霞宗主使的通缉,已是谈未然半个来月前,离开周天荒界那几天张贴出来的。

    路川和熊成武(身shēn)殒,落霞宗的怒火和尊严居然没有直接表现在通缉上,这就隐隐透着三分忍气吞声的模样了。

    一次少了一个半步渡厄,一个破虚境,落霞宗受不了这种损失。尤其,此战之后,实力大损的落霞宗,恐怕很难在明心宗这个盟友面前立足,会不会失去盟友都不好说。

    其实很好衡量其利弊,光是一个谈未然没什么,多一个许存真和明空,就是落霞宗基本很难拾掇下来的了。

    最令落霞宗揪心的是,以谈未然所表现的惊人实力和天赋,加上两大强者陪同,必意味着(身shēn)后有一个强大无比的未知势力。这是落霞宗惹不起的。

    这时候,以剑魂为名,找个台阶先自己连滚带爬下来,才是要紧的。

    虽被通缉,谈未然没担心。

    少有人见他的真面目,随着这次改头换面,换了一个朴实的伪装,画像和本人完全就不一样。这次他没用易容丹,而是改变(身shēn)形,稍微对五官和肤色的些许化装。

    就以这个苍白的面孔,谈未然浅淡的到处转悠,看似悠闲,其实在甄别名单上的各个名字。

    偶尔以现在这个苍白的脸孔,去烟雨楼等(情qíng)报组织请人针对姓找人。好在干这一行的不少,虽然这一行最拔尖的就是烟雨楼等寥寥几个,其他也总是会有。

    再不然,就找本地的地头蛇们查找一番。

    此乃一(套tào)行之有效的方法,短短七八天,谈未然就已经将其的名字甄别掉了好几个。

    找人的麻烦,就是这么大。

    就算知道名字,也未必知道长相,就算都知道,也未必把名字和相貌对得上号。何况,谈未然所知道的,仅仅只是名字。

    这份名单上的名字,不算多。当曰能连续两天观看他摆擂的年轻抱真境,有不少,可连续三天的,那就少了。

    排在第一个的,是杜预。

    像杜预这种就容易辨认,也容易找到,谈未然当然就自己找。委托给别人去找的,是那些没听过名字,没见过人,也没参加演武大会的。

    在酒楼临窗的位置,谈未然给自己慢慢倒了杯酒,把火辣辣的烈酒一饮而尽,肚好像快要烧起来一样。

    惬意之余,偶尔一道目光徐徐扫过三名在一起的年轻男女。谈未然仔细听着,观察着一番,暗暗摇头:“这人肯定不是那个蒙面家伙。”

    轻吐了口浊气,谈未然挥去一时的失望,取来那本册子,在名单上一个名字后边画了一个标记:“不论怎么说,又剔除掉一个名字。”

    按照此前种种方法排除,并一一剔除部分明显不是蒙面死敌的人,剩下的名字已经不多了。

    排在第一的,依然是杜预,随后是谈矩,丁应龙……谈未然眯眼,又目光柔和下来,时而浮现一缕精光:“此次在周天荒界逗留这么久,惹来这么多纷纷扰扰,希望能值回。”

    谈未然露出一缕微笑。如果说寂灭篇是意料之外,那么,他此来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造化天晶!”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