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寂灭篇之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晕了。这两天嘴巴和牙齿痒死了,老是忍不住想要咀嚼东西。这个征兆和传说的那个什么,难道……*****周天荒界。界桥城。

    随着演武大会开始,如今正是最(热rè)烈的时候。要来的人早来了,没来的怎都不会来了,这时候来往周天荒界的人,就比平时少了很多。

    零零落落的人们,或者新来,或者离去。人们不满意的看了一眼那些像鹰眼一样分布的守卫们,没人喜欢被这么监视着,尤其是修士。

    有人不满冷笑:“老子现在就觉得,徐未然干得太漂亮了。”

    “没错,有些人,就是活该。”有人附和。

    众多守卫面无表(情qíng),一个个充耳不闻,已经习惯了。这每天来往界桥城的修士,不计其数,每天这么被骂着,真的会习惯。

    心也不由哀叹,他们也不想每曰在这里被口水洗礼啊。要怪,就怪徐未然。

    徐未然,当然是他。那个因触犯规矩,而被演武大会通缉的年轻天才。

    某个高地上和守卫在一起的男子,眼睛散发一丝气息,像鹰眼一样扫过这些正要离去的人,指着其一人道:“他易容了。”

    数名守卫一跃上前,满不在乎的合围上去,一边还在口头安慰:“兄台莫要紧张,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谈未然率人袭杀落霞宗之事,早已经轰动演武大会了。

    此消息震撼不已,连续几天令演武大会上若干年轻天才黯然失色相形见拙,其万丈光芒,令那些年轻天才就恍如烘托明月的星辰。

    演武大会的无数年轻天才,敌不过一个谈未然的光辉。整个演武大会一度失去话题,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个人的名字。

    当初通缉“徐未然”,摆下大阵仗搜索,又在界桥城摆下这个严密的搜查,就是为了阻止谈未然逃窜,便于关门打狗。不然,一旦跑出周天荒界,那就难找人了。

    而今,落霞宗的遭遇,已经表示谈未然根本早已经悄然离开,就不在周天荒界了。如此一来,这个搜索大阵仗,就没意义了。

    几名守卫是真的没心思,每曰被众多口水嬉笑怒骂洗礼的感觉绝对不好。不过是上头的命令还没收回去,暂时继续站在岗位上罢了。

    被围的劲装男子露出三分紧张之色,垂着脑袋,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会。顿时大吼一声,趁着守卫还没围上来,就拔腿狂窜了。

    几名守卫一脸晦气模样,满脸不(情qíng)愿,又无可奈何的追上去。

    一旁有人道来他们的心声:“那就是个倒霉的,估计是犯事了,心虚了。”

    有好事者点评:“又一个倒霉的被徐未然给连累了。什么时候犯事不好,偏偏要在这光景犯。犯了也就犯了,居然还指望这时离开,可怜倒霉。”

    “要说倒霉,我看,这倒霉的,被徐未然连累的,那可不少。多少年轻天才啊,都给他一个人压在下边。”

    斜剌里一个充满诚恳的声音响起:“二位兄台,在下冒昧,先前听二位一说,在下很是好奇。”

    这两人回(身shēn),打量一眼,此人脸膛苍白,五官周正,也算仪表堂堂,就是有几分风霜。(身shēn)形纤细,披发下来显得凌乱,更透出几分憔悴模样。

    “你是新来的,为演武大会来,没来得及赶上?”

    这人吃惊点头的模样,令这二人大有几分成就感:“好说,这次次演武大会,总会有那么些人赶不上,见多了就没什么了。你是来看的,还是来参加的?”

    一旁的一人补充道:“如果是来参加,那可是来不及了。”

    这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点头又摇头:“是想参加,又觉得自己不够强。”一顿,年轻人充满期待的看着两人:“在下周大鹏,不知二位兄台能否赏脸一起去喝酒……”

    如此期待的目光,令这两人飘飘然,怎能辜负年轻人的期望呢,顿时大喇喇拍(胸xiōng)脯:“大鹏老弟是吗,你想知道什么,咱说给你听。”

    …………谈未然离开周天荒界之后的事,简直就是峰回路转。

    落霞宗的程启英等人,靠盟友们的襄助,以及勾连本土势力,摆出浩大阵仗到处搜索谈未然。当时那几天,堪称轰动不已,也惹来不少怨言。

    随后,演武大会将要开始,因众所周知的缘故,程启英没心思看演武大会,率众返回。接下来的事,就刺激了。

    程启英等返回三天后,谈未然夜袭落霞宗指之事,就震撼传来,令整个演武大会处于一片震惊之。当时,此事说出去,都不知多少人都不相信。

    各方人马的随后动向,统统向所有人表明,那绝非传闻,而是事实。

    是“徐未然”率领两个人夜袭落霞宗,于是,落霞宗之战当,最令人瞩目的剑魂这个焦点,就不其然浮出水面。

    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落霞宗秘而不宣,外人根本无从知晓。唯一能做出的判断,就是当夜激战时,少许震撼姓的气息波动。不过,落霞山脉太大,能察觉气息波动的实在寥寥无几。

    于是,落霞宗之战的内(情qíng),也就基本不为人知。

    为何会有接二连三的剑魂,这许许多多的要命的问题,最要命的是落霞宗发现知道答案,但不能说,难道说自己参与镇压宗长空八百年?

    比这更为尴尬的是,有些东西是连自己都答不上来。譬如,徐未然是谁,是何方神圣,来自哪一家哪一派。

    很多东西答不出,也不能答。落霞宗索姓始终对当夜之战秘而不宣,也只表示死了一个路川,没说熊成武之死,反正也没人知道。

    饶是如此,路川的死,已经令人震撼不已了。

    一时间,谈未然夺走演武大会的光芒,如曰方,令所有年轻天才黯然失色。

    若然谈未然参加演武,必定被认为是演武榜首。当然,若是参加演武,兴许活都活不到那一天。

    落霞宗要杀谈未然,谈未然反过来杀上门去。从封意婷之死开始,此事就诡异的在这种循环,一再的被谈未然打上门去。直到这次落霞宗灰头土脸,损失惨痛,才憋着满肚子的血((舔tiǎn)tiǎn)伤口。

    所有人思来想去,发现其奥妙,最终不由长叹“杨天琪坑人不浅”。忽然都觉得谈未然当初的调侃太对了,杨天琪简直就是跟落霞宗有仇。

    就这么生生的把落霞宗给拖下水了。要命的是,落霞宗至今都不知道“徐未然”究竟是何方神圣。

    今次,是给了各家各派一个血淋淋的提醒,也不知多少长辈声色俱厉的拿出来当做反面教材,对弟子们一再强调。

    重新踏上周天荒界,就请二人喝酒,从这二人口获知不少,令谈未然大为满意。

    尤其这二人显然是来凑(热rè)闹的,好奇心过度,所知消息颇为详细,这就能为他省去大量的时间。

    这两人的讲述,是略微有一点杂乱。不过,告别二人后,又打听了一下,总体来说,大概是弄清楚其的脉络了。

    有一点却令谈未然不太满意,演武大会正在激烈的关头,其光芒吸引了大多数注意,也就令很多其他不相关的消息鲜为人知。

    轻轻的拍拍一本书册,里边是上次请烟雨楼给他搜集的(情qíng)报,谈未然若有所思:“名字我有了,就差下落。找人,甄别人,说来容易,做来难啊。”

    小不周山地区,是一个绝大部分地区完全无法给普通人居住的地方,甚至需要御气境才能居住和生存。当然,演武大会在此地办了多年下来,早已经形成修士为主体的不少大小城了。

    所有来参加,来观看演武大会的人,分布在接近二十个城池当。谈未然要想在这里边找一个人,那和大海捞针是一个概念。

    黑楼可靠,却不擅长找人。烟雨楼善于找人,就是未必可靠。

    安稳心神,谈未然洒然一笑:“不急,反正要做的事(情qíng)多了,也有充分的时间。现在是演武的第一阶段,还有第二阶段,然后才轮到斗武。”

    “寂灭篇,最重要。”谈未然翘嘴,含笑思量:“我知道你没走,没有我的消息之前,你肯定不会走的。”

    那个蒙面死敌肯定没走,肯定要留下来等谈未然。

    莫问为何,谈未然就是敢下断言。

    因为谈未然心了然:“就像我,为了你,为了寂灭篇,特地返回周天荒界。”

    为了寂灭篇,是绝不会轻易离开的。

    谈未然是这么想的,他相信,蒙面死敌肯定相差不大。

    因为三千荒界之大,人海茫茫,一旦错过,那就真的会一辈子见不到。李舟龙一旦发现憾世天龙诀,就拼命的逮着不放,哪怕很可能死在冯家之手。

    他们拥有的,是法则功法。一旦撞上彼此,就注定要成为死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生或死!

    (身shēn)怀法则功法的人,本该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若然不想悔恨一生,那就必须要拼。

    练了法则功法的修士,尝过其强大力量和修炼效率的人,不会逃避不会放弃的,更加不会躲起来庸庸碌碌的蝇营狗苟一辈子。

    而是宁愿轰轰烈烈在长生武道闯出一路锋芒,攀上向往着更高更强的巅峰。

    这就是谈未然的选择,并且,他敢断言,这同样会是蒙面死敌的决定。

    那个蒙面死敌一定就在某个地方等待,或者寻找他,决一死战。

    从而,决定寂灭篇的归属。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