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怜无月,功败垂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豪笑震撼天际,宛如雷音。

    宗长空仰天大笑不已,伸手一把一抓,弹指之间,恐怖的大光明自在剑的剑魂,就贯穿无尽虚空,肆虐着降临。

    七端,就是七条光芒锁链。

    此前,路川(身shēn)死之时,其那一条自然而然的失去灌输力量的那个人,也就自然的失去光芒,重新飘摇消散在虚无。

    乍然一看,似乎路川一死,那一条就没了。其实不然,不是没了,而是看不见的沉寂,等待下一个人连接住真空锁,灌注力量在其,就会重新出现。

    当真空锁一毁,那光芒锁链,就是真真的不复存在了。

    第二端的真空锁毁灭,对宗长空来说,这和坐在家,却发现飞来横福往自家怀掉一样。

    作为一个没天赋,靠自己一步一脚印在长生武道之途趟出道路来的宗长空,如果不是发生在眼皮底下,绝难相信这种飞来横福。

    好像又是落霞宗。是意外?或者,是有人在帮自己?

    宗长空一念转动,无暇多想,仰天激啸宛如雷霆,拈指一点,五道剑魂激(射shè)打入光芒锁链之。

    凭这六条剑魂,当然是伤不了对方,但却能阻止对方的力量串联,哪怕只有一会的功夫,也足够了。

    宗长空钢铁之躯充满爆发力,更有一种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凝神拂袖一剑挥出,瞬间仿佛耗费不少,令他充满不屈斗志的脸上显得苍白。

    一剑之真魂!贯穿无尽虚空,挟以惊世骇俗的力量,轰然降临在明心宗。

    明心宗某地,一名正在蒲团上坐着的破虚境,狂喷一口鲜血,惨嚎着(身shēn)不由己的飞出去。

    轰隆一下,此人头顶如同被撕裂一样,爆发出剑魂的力量,一下子冲击出来,整座山脉崩塌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皮肤下放出刺眼的光芒,竟然将肌(肉ròu)骨骼统统都照耀出来,像水晶一样透彻,却是开始整个人融化。从骨骼,到肌(肉ròu),到皮肤,整个人在那恢弘的剑魂融化得一丝不剩。

    “上!”隋枯荣歇斯底里的喷出鲜血,向远处的数名破虚境咆哮:“他若然逃出,谁都没好结果。”

    数人之再无迟疑,一人将将是冲过来,神魂一凝连上真空锁。一刹那,就是一道明耀万里的剑魂再一次冲击过来。

    此人将将坐上去,就连喷血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道剑魂冲出(胸xiōng)膛。这一道剑魂冲上天际,呼啸着掠过一座山峰,顿时消融,斩在空气,竟然斩得本土空间波动不已。

    宗长空气势雄壮,哈哈大笑:“你们六个,怎么拦得住我!”

    缠绕着仅存的六条光芒锁链,一波震动将六人全部冲击着,几乎除了隋枯荣全数吐血倒下。

    一转眼,宗长空就察觉马上有五个人轮替上来,心积攒了八百年的郁郁,随着豪迈冲霄的笑声宣泄出来:“又来?那就来,看看是谁先支持不住。”

    宗长空的笑声,无所不在的充斥在空气,在六大强者的神魂,将那份烈姓和豪气呈现得淋漓尽致。

    转(身shēn)一把扣住六条光芒锁链,宗长空(身shēn)如闪电的搅动。

    分别在各地的六大强者,无不(身shēn)不由己的有种整个人将要被宗长空拖入真空锁的恐怖错觉。

    宗长空搓手拂袖,呕出大口鲜血,面色渐渐惨白。飕飕连续打出六道剑魂,隔空击隋枯荣等六大强者。

    除了隋枯荣在苦苦支撑之外,其他五人哀鸣着轰然被一剑扫得重创,其星斗宗一名更是被一剑斩破(胸xiōng)口,整个人躲避不及,当场被剑魂一斩消融而死。

    “上!再上!”

    分别在三个地方,同时响起惊怒交集的咆哮声,已经连续倒下三波破虚境了,其有好几人都被宗长空隔空击杀。

    已经(欲yù)罢不能,唯有硬着头皮再一次让破虚境出马顶上。

    之前的宗长空,表现出来的是无可匹敌的气势,令人仰望的一种强者气势。在此前,几乎无人能是其一合之敌。

    而现在这一波,宗长空显然就有所不如了,连续拉锯好一会,才勉强的挥洒剑魂将刚轮流上里不久的五大破虚境给击败。

    “他快要不行了。”隋枯荣敏捕捉到,顿时欣喜若狂。

    宗长空像是永远不会疲累的钢铁之躯,隋枯荣却早已经疲乏不堪,若不是靠着大量灵丹妙药疯狂的补充,早就撑不了的。

    宗长空哈哈大笑,笑声已经有三分干涩,依然豪(情qíng)万丈,却已经有力竭的迹象,展开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拉锯战。

    哪怕他再强大,如此在被无边真空锁压制,无法尽数发挥的(情qíng)况下,能连续重创杀死,迫使对方连续换了第四波人马,已经堪称极为可怕了。

    宗长空像狮子一样发出令人敬畏的咆哮,绞动双臂,收摄心神。今次,是八百年来的最佳机会。八端的两端都毁了,剩下六人,能否脱困,就在此一举了。

    宗长空是在实力被压制的(情qíng)况,以不可匹敌之势,连续杀死或重创,或击败了四批强者,包括隋枯荣这个渡厄境在内,总数接近二十名破虚境。

    如此惊人无比的战绩下,是巨大的消耗和疲惫,怎会不累。他不是不会累,并非不会力竭,不过,他更明白自己不能错过。

    噗嗤!

    宗长空的豪迈啸声冲击在神魂,足以讲述他的无敌之威。明心宗等三个地方,再次有五人闷哼一声重创倒下。

    此时,一股崭新的力量澎湃如怒海,突然成为新来轮替的五大强者之一。

    “是渡厄境!”

    宗长空心神激((荡dàng)dàng),被这名突如其来的渡厄境力量镇压,顿时全(身shēn)皮肤都撕裂了一般浸透鲜血,更是眼耳口鼻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他熟悉这股力量,仰面朝天爆出惊天虎啸。

    “怜无月,又是你!”

    “孤星呢,让孤星给我滚出来!”

    星斗宗新加入的一人,沉默了一会,淡淡道:“有我和隋枯荣,你出不来的。认命吧。”

    怜无月作为新加入的生力军,又是渡厄境,串联起其他五人的力量,如同泰山压顶一样轰然而下。

    饶是宗长空再强大,也不由狂喷一口鲜血,承受着巨大压力,双腿被压得几乎骨折,鲜血从每一处裂痕喷溅出去,怒吼一声已经反击回去。

    怜无月淡淡道:“放弃吧,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怜无月的出现,成为一锤定音的力量。他是渡厄境,而不是破虚境。

    如果没有怜无月的驾临,宗长空最终也许会败于明心宗星斗宗的车轮战下,也许会有机会冲破牢笼。然而,怜无月已来已现(身shēn),再说其他已无意义。

    宗长空的抗击一次比一次更孱弱,渐渐力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再冲击,直到笑不出来,渐渐沉寂。

    最后完全沉寂,像过去三百年一样,所有的所有重新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宗长空安静蛰伏下来,养伤之余潜心修炼,并且等待……等待下一次冲破牢笼的机会。

    也许,下一次就是决战。

    …………今次,是一次令所有人都惨痛不已的惨烈战斗。

    星斗宗运气好,仅仅死了一个,其他只重创而已。惨痛的是明心宗,今次的损失,加上前次覆灭行天宗的损失,足以令明心宗心如绞痛了。

    落霞宗倒霉,一次就栽了两个,是三分之一,能想象如果落霞宗后继无人,将会没落得很快。

    而今,剩下六端六大强者,先前宗长空以无可匹敌之势证明了,一个渡厄境加五个破虚境,是绝对镇不住他的。

    怜无月和隋枯荣此时没办法交流,却彼此都很清楚处境,一旦少了他们两大渡厄境当的任何一个,宗长空都很可能冲破牢笼。

    没人知道宗长空下一次发飙是什么时候,也没人知道下一次是否还能守得住。

    重新归于平静,绝非真正的平静。

    宗长空知道,隋枯荣知道,谈未然三人也知道。

    许存真道:“不知道,明心宗把无边真空锁分为多少端。按照常理推断,不会太多,不会太少,五个到十个之间比较妥当。”

    “按这来算,今次毁掉两端,宗长空或许能冲出来。就算不能,也应该差不多了。”

    谈未然和明空都点头,许存真又道:“如此说来,今次毁掉两端,至少为宗长空减少了镇压力量。如果今次不行,破掉两端之举,也为下一次奠定成功。”

    明空点头,斩钉截铁:“下一次,只要再毁掉一端两端,他肯定能脱困。”

    谈未然心(情qíng)很好,笑道:“要知道宗长空是否冲出来,只要做一件事……”他笑嘻嘻道:“打听明心宗有没有被人杀上门,如果有,那就八成死了。”

    “如果他没脱困呢。”许存真不想把话说完,有意考一考。

    谈未然歪头看来轻快,抿嘴一笑:“那简单,再毁掉两端,他绝对能冲出来。”

    轻笑甩了一个帅气的响指,谈未然悠然道:“我们不必知道全部,只要知道两端的位置,那就绰绰有余了。”

    宗长空在蛰伏,在等待,他不知道有一群晚辈在蓄谋下一次营救。谈未然相信,今次就算宗长空没冲出来,也是成功了一半。

    下一次,再毁掉两端真空锁,宗长空必然重见天曰。

    下一次,必将是一锤定音的决战。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