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穿透虚空,震撼驾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嗯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忽然觉得这句话很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宗长空独战七大强者,绝对步步杀机。可是,谈未然等三人在千醉荒界也绝不轻松,更非一帆风顺,陷入了致命的处境之。

    宗长空那边的战斗,是内蕴凶险,暗藏杀机的虚空较量。

    谈未然这边的战斗,是鲜血淋漓,生死一线的生死搏杀。

    将时间往回推移少许,将目光放在千醉荒界。

    必须承认,谈未然对今夜奇袭的安排,意图掩饰的确是奏效了。

    如果谈未然三人流露,哪怕一丝一毫的“营救宗长空”,或者“和宗长空有关”的意思出来。熊成武的表现和选择,绝对和现在截然不同。

    隋枯荣熊成武等八大强者,浑然不知今次不是意外。而宗长空同样丝毫不知,今次的真空锁断裂,是一群来自宗门的晚辈在试图营救他。

    忐忑的谈未然亦不知,他毁掉一个真空锁,已令宗长空所承受的镇压压力,少了八分之一,也许更少,也许更多。

    谈未然是耳闻过,这次是第一次见着无边真空锁,不免有一分不太确认:“成了吗,应该是成了。”

    一端真空锁就此碎裂,化为光滑的一块块碎片,散落在谈未然的眼前。

    “是有变化而我不知,还是没变化?”谈未然的神魂感应,无微不至的扫描着:“嗯,这是什么?”

    不一会,就隐隐察觉一条若隐若现的气息,或者说,是一缕神魂波动。显然,是熊成武的一缕神魂。

    谈未然心绪转动,霍然贯通:“原来如此,无边真空锁的各端,就像是一个转的器具,就是通过这个器具,才能镇压被囚(禁jìn)的人……”

    今次亲眼一见,验证查看一二,谈未然就基本明白了无边真空锁的关窍:“看来是成功了。就是不知道,这无边真空锁分成多少端,是有多少端在镇压宗长空。”

    这东西得看实力,看镇压者的实力,看被囚(禁jìn)者的实力。

    按照许存真的推测,肯定最少有一名渡厄境居策应,其他的能用六七八名破虚境。当然,这是推测,其实道理是明摆着的:宗长空愈强,镇压者就愈多愈强。

    谈未然生怕节外生枝,宁愿顺手将破烂的真空锁碎片一扫而空,确保是真的得手了,这才以最快的度向外赶去。

    方是冲出这一座隐蔽的大(殿diàn),谈未然就听到一声叫得分外凄厉的鬼哭狼嚎。

    “是谁,是谁!给老夫滚出来受死。”

    熊成武的怒号声,像是暴风雨一样铺天盖地的压过来。

    其实镇压者的神魂是和真空锁一道的,用一句形象的话来说,就是系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不论是谁,动了真空锁,熊成武都会第一时间察觉。

    从谈未然一剑斩破真空锁,熊成武就感应了,没人比他更加焦急更加愤怒。

    熊成武如同狂熊发出吼声,倾力一拳,将拳魄尽(情qíng)打爆出去。许存真当下就化为流星坠落,在大地上砸出轰烈的动静,险些当场气绝过去,骇然不已。

    如果熊成武一来,就呈现这种实力,那他早就没命了。半步渡厄,果然名不虚传。

    若是谈未然知其心想,必定洒然一笑。半步灾厄之所以被痛斥为灾厄,不仅仅是因为偏见,也因本(身shēn)多少有一定毛病。熊成武一来的神魂不同步,就是一种毛病,他不是愈打愈强,而是愈打愈正常。

    熊成武不顾一切,转(身shēn)就回。这突然举动,令被重创的许存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伤势之重,都已经准备催化一滴精血来活命了。

    对手眼看就要成功了,居然不闻不问了?

    “老祖!”落霞宗宗主叶子谦险些把眼珠子瞪得掉出去了,脱口大喊:“先杀敌!”

    “老夫就是在杀敌!”熊成武不假思索,叶子谦顿时懵住,这位宗主不知道,熊成武认为破坏真空锁的人是大敌,大家显然思考频率就不在同一条线上。

    谈未然飞快纵跃,一种被神魂扫描的感觉,立刻令他知道:“不好!被盯上了。”

    当熊成武神魂覆盖天地,一刹那扫谈未然一边逃遁一边抓着真空锁碎片。立刻就被一种不可置信的(情qíng)绪,催谷到一种登峰造极的狂怒之:“你该死!”

    云篆穿空术!

    一道恐怖的拳魄,直接挥洒着漫天的霞光,把一座山峰刮成了飞灰。谈未然狼狈不堪的一个闪(身shēn)破空,就悄然无息的闪在十多里外。

    一座山峰((荡dàng)dàng)然无存。

    谈未然从悬空跌落,一把抓住悬崖上的一蓬灌木,惊魂未定的环顾一眼,刹那就见暴怒无比的熊成武以比闪电更快的度,更难以置信,更难以描述的度,疯狂的飞掠过来。

    摔落大地的许存真,神魂感应这一幕,猛然抬头,本来面无血色的脸庞,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几乎绝望:“来不及了。”

    明空比之许存真的处境好不了多少。多亏他有堪比破虚境的战力,更多亏谈未然此前在周天荒界就杀了落霞宗四个强大的神照境,又调虎离山调走了两个,落霞宗目前在宗门的空有数量,缺乏强大战力。

    饶是如此,(身shēn)陷落霞宗人多势众的围攻下,明空勉强自保拖住对方已是极限,想要救援,那是绝对来不及。

    半步渡厄的度,何其迅猛!

    熊成武含怒一击,堪称无与伦比,谈未然毫无悬念的陷入绝境。

    许存真一霎失去光泽和希望,气急之下呕出一口鲜血。明空则是生生挨了一剑,扭头望向那个宗门的希望。

    同时,睚眦(欲yù)裂的在心底怒吼:“不!”

    宗门将将覆灭一年半,所有的悲痛(情qíng)绪还远远来到没有被时光磨灭的地步。令他们振奋起来的最大理由之一,就是谈未然的表现。

    是啊,比起一心一意的只顾着悲痛,抓住那一线曙光,那一缕在谈未然(身shēn)上看见的希望,那会是更重要的。

    谈未然绝不能死!

    邹野能壮烈战死,为宗门保驾护航。许存真也能,为明空,为谈未然,可是,他现在最痛苦的就是,连替死都做不到。

    所有人都吃惊的,望向那个突然不知为何而暴怒,怒指一名年轻人的熊成武!

    轰轰,熊成武狂飙突进的度,激发震耳(欲yù)聋的音爆声。沿途飞掠而过的地方,更加是激起一条条恐怖的气浪,席卷风沙。霎时,飞沙走石,只见那无穷的狂风扑面对谈未然轰击而去。

    强大的半步渡厄,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谈未然一跃而起,站在悬崖上的灌木上边,轻轻的随风起伏,只来得及骂了一句他娘的就被这口气给吹得(身shēn)不由己。

    熊成武人还没到,就一掌横斩,甚至没动用什么拳魄拳意,平凡无奇的一掌,像刀一眼斩下去。

    哗啦啦的一声震爆,谈未然晃(身shēn)一动鬼魅般的消失,云篆穿空术!所呆的地方,整个山崖赫然被这一掌给斩得生生断,裹挟着天崩地裂的声势浩大无比的坠落下去。

    谈未然大汗淋漓,如果不是会云篆穿空术,就是十条命也死得干脆利索了。半步渡厄杀他,最多比杀一只鸡难一点点,也许就是那一点点而已。

    一眨眼,谈未然真真陷入绝境。

    剩下的神魂,充其量够一次云篆穿空术。一旦施展完呢,难道就这么等死?

    再伟大再传奇的抱真境,也绝对不是半步渡厄的对手。裴东来抱真境的时候,碰到破虚境,就算能有十个他联手,只有拔腿就逃的命。

    在所有人看起来,最多数个呼吸间,熊成武就能一拳以绝对的姿态,碾压谈未然。

    没人知道,谈未然已准备好了背水一战,一把精致的小玉剑悄然从掌心冒出来,一滴精血在金府之滴溜溜的打转,随时会补充神魂。

    所有人以为谈未然必死。唯有谈未然心了然,他在背水一战!

    气氛似乎凝固了,沉凝的空气像是压迫在众人的欣赏,一个呼之(欲yù)出的景象就要出现了。

    而此时,宗长空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爆发出凌绝气势,伸手拔住那一条崩断,却被他始终扣在左手的鲜红真空锁!

    拔住!一拖一拽。

    这是能凭一己之力,能短暂冲击隋枯荣等七大强者的宗长空。他此时,专心对付的鲜红真空锁,联通着……熊成武!

    “杀!”

    没声没息的,宗长空蕴藏无边杀意的铿锵一声暴喝,鲜红如血的真空锁顿时就从虚空之被他不可抵挡的力量强行拖拽出来。

    狂飙突进的熊成武突然面容呆滞,宛如被一种莫名力量冲击,竟然口喷鲜血,(身shēn)不由己的化为流星跌落。

    所有人惊得目瞪口呆。

    羊癫疯了?谈未然险些没把持住把无想玉剑放出。

    轰隆!熊成武嚎叫一声,化为光芒从大地上一飞冲天。

    “熊成武!”

    宗长空昂头,傲然之间,流露着一种绝对不会被击败的斗志和自信,遥遥伸手扣着鲜红如血的真空锁,抖动手腕,登峰造极的力量瞬间爆发!

    熊成武(身shēn)子一震,凄厉狂呼:“宗长空!”顿时轰隆一下整个人控制不住方向,就冲撞过山峰一角,整个人撞穿过去喷溅无数石块。

    沿着真空锁,宗长空的力量穿透无穷无尽的虚空,震撼驾临千醉荒界!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