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力拔山河,长空盖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今天没迟到,因为我是写到凌晨四点,累得跟死狗一样,就冲着,你们怎么都得投推荐票来嘉许一下老黯。

    *****缠绕着宗长空的八条光芒锁链之,其一条鲜红得像火一样的锁链顿时崩断。

    鲜艳的红色迸开,发出的火花,像是一朵朵的鲜血之花,竟显得璀璨。

    断了?!

    这一眨眼,大概是宗长空,隋枯荣等人,毕生当所经历的最神奇,最突如其来的一幕转折之一。

    一眨眼,一条火红的真空锁,就这么绝无一丝一毫的征兆,突如其来的崩断了。

    断了?

    断了的不仅仅是一根真空锁,所有人的思路,一下子就断了线。再清晰的思路,也一下子就断了,眼珠子就像是随时快要踊跃出来一样。

    所有人陷入了呆滞。

    这一刹那给人一种时间凝滞的错觉。很微妙,很错乱。

    始终腰杆笔直,屹立不倒的宗长空,不知是否困在此地太多年了,很少会有其他的表(情qíng)。而此时,宗长空的脸孔上浮现一缕错愕,仿佛天塌了,重新为他打开了通天之路。

    没错。这八条困扰他八百年的锁链之一,宗长空的感觉,就像自己吹一口气的力量……嘣!没了。

    八端无边真空锁,有如附骨之疽缠绕宗长空八百年之久。

    八端之终,各有一名强者坐镇,或是破虚境,或是渡厄境,堪称令人咋舌不已的镇压力量。平素就有八大强者,始终镇压宗长空一头,若然有人暂离,还有各自宗门的人能暂时取而代之。

    八端联在一起,以他宗长空为心点,构成一张,将八个人的力量联系起来,以一种叠加堆积的方式,一层层的密集的锁住,镇压住他。

    堪称非常可怕。

    宗长空曾经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最终也没能怎么样,亦无法找出一条自救的道路。很可悲,一名纵横天下的超级强者,就因了一次埋伏,然后就输掉了全部。

    如隋枯荣所说,他们不是一个人,也不仅仅是八个人,而是明心宗,星斗宗和落霞宗等等。

    这就是散修的悲哀或者幸福,只在怎么看罢了。

    曾经,宗长空试了他能想到的若干种方法,都没能从内部攻破牢笼。

    任何牢笼都有一个特点,从外部容易破开,而从内部那就很难破解。无边真空锁,就是这样的。

    如果无边真空锁真有这么好破,这东西早就不复存在了。能经过历史和先辈们的淘汰,而辗转存在到今天,那就必定有其价值。

    现在,八端真空锁之一,就这么断了。

    是八端之一的一名强者意外(身shēn)死了?

    是八端之一的一方忽然想不通要和他宗长空同流合污了?

    是八大强者背后的宗派之间发生冲突内讧了?

    是发生什么变故,宗长空一概不知,他此时丝毫不去想,也不想知道。他只知,崭新的一次机会摆在眼前了。

    若然抓住机会,对他,对明心宗对很多人,都必将会是全新的一页。

    宗长空(挺tǐng)拔屹立,嗷的一声豪(情qíng)大吼,以力拔山河之势,肌(肉ròu)筋骨顿如精钢铸造一样绷住,将那剩下七条光芒锁链一把拧抓在手。

    顺手一把,将那条快要消失为虚无的火红锁链给抓在左手。

    宗长空那钢铁一样的手把这七条光芒锁链扣住,缓缓的泛漾着一缕充满烈姓的笑意,缓缓的一点一滴的拽动!

    …………无边真空锁的崩断,给宗长空带来的是无边的惊喜,给隋枯荣等八大强者,带来的就是噩梦。

    几乎就是崩断的同时……隋枯荣如遭雷击,瞪大双眼,他心知看不见,却依旧充满震骇的瞪大双眼。

    断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这一条真空锁直指落霞宗的熊成武,毫无疑问,那就一定是出了意外。究竟是谁干的。

    此一幕,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是熊成武来不及交待镇压后事给人,就意外死了。

    要么就是那一端的真空锁,被人破坏了。

    人死了,反而是其次,只要落霞宗换一个人就能继续这项镇压任务,不会影响隋枯荣等人的镇压囚(禁jìn)之举。

    真正令隋枯荣等骇然色变,并感到要命的是后者。如果是一端真空锁被人破坏,那就意味着,从今往后,就真的从八端变成了七端。

    少了一端,就是少了一个能镇压的位置,从八大变成七大。而对付被镇压着,反而磨砺得愈来愈发强大,愈来愈可怕的宗长空,不要说七个,就算是八个,都渐渐令人感到不支了。

    鲜红如血的真空锁,嘣的一声断了。

    隋枯荣等七大强者,虽然分别在天涯海角,依然在同一时间,几乎都忍不住心头的震动,险些惊呼出声。隋枯荣等好几人,干脆是震骇之下,(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就是一步长(身shēn)而起。

    分布在天南地北的七大强者,此时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无法交流令他们心急如焚,奈何远在落霞宗的真相却是一时半会无法得知的。

    究竟是人死,还是锁毁?究竟是谁干的?

    隋枯荣等七大强者经过茫然空白,然后是错愕苍白,随即是惊骇不已,现在则是惊怒交集。

    “究竟是谁干的,是一次意外,还是蓄意为之。”

    隋枯荣想要一个回答,可惜,七大强者都无法交流,想告诉他都不知道怎么说。

    最好是熊成武死,而不是真空锁毁。人多的是,哪怕是破虚境,也能再找得到。第八端真空锁,一旦失去,那就真的少了,再也弥补不上了。

    这是隋枯荣的期望,是注定要绝望收场的希望。

    吱嘎,吱嘎!

    “嗷嗬!”宗长空仰天狂啸,愈是气概凌绝,宛如绝代战神,双手分崩,强行缠绕着把那七条光芒锁链,强行从虚空之拔拽出来。

    一拖,一拽。

    仿佛将整个虚空都要拖动了,将整个天地都拽过来了。

    隋枯荣心神一震,整个神魂发出一种剧烈的痛楚,被一股子来自真空锁的恐怖力量,一点一滴的拖拽着。

    强大如隋枯荣,也险些在这强悍的冲击之下眼前一黑。

    七端的七大强者都在同一时间,被宗长空抓着那七条光芒锁链,将力量透着侵袭冲击而去。虽然分布在各地,七大强者几乎都在这时遭到冲击,眼前一黑的有,险些晕厥的有。

    七大强者无不震骇,尤其是隋枯荣最清楚不过。原来,不是幻觉,宗长空是真的变得更加强大了。

    七大强者联袂在一起,各个疯狂的向着宗长空施加最大压力。没人会在这时偷懒,宗长空一旦活着出来,那对很多人来说,绝对是灾难。

    宗长空嘿的一声朗然之笑,踏步一动,整个人宛如精钢铸造,将那七条光芒锁链绷得死死的,缓缓的拖拽着回来……

    竟然强大至此,凭一人之力,抗衡七大强者不落下风,唯有这等豪(情qíng)之人,方是真正的大气概之人。

    隋枯荣闷哼,呕出一缕鲜血,能感觉眼前一黑,骇然传音给宗主靳红雪:“宗长空作怪,请宗主率人前来驰援。”

    话音未落,宗长空就爆出一声山呼海啸的朗笑,宛如雷霆之音:“给我开!”

    七条绷直,如果不是崩不断,那就真的会崩断掉的七条光芒锁链。被宗长空一个人,竟然死死的拖拽着,爆发着令人肝胆俱裂的气势,将其五条都拖动了。

    “噗嗤!”“噗嗤!”

    饶是相隔很遥远的空间,各地也有数名镇压者,瞬间被爆发力冲击,脸色惨白的喷出鲜血来。

    落霞宗的后山,有一道防御光罩子将其保护好。而这,一点也帮助不了路川,一口鲜血喷出,险些就晕厥过去。

    若然早知道要和宗长空碰撞,路川(情qíng)愿选择和入侵者血战。

    这个宗长空,实在是太可怕了……路川咽咽口水,咽下鲜血,腥腥的。他从没见过,能靠一个人就能抗衡七八个强者的人。

    据说,这是囚(禁jìn)状态,宗长空的实力发挥不完整。如果是那个八百一十七年前的宗长空,会有多恐怖?路川不知道。

    路川只记得,当年熊成武回来的时候,看起来比死还要惨。

    路川不知道,其实在隋枯荣心里的印象里,八百一十七年前那个宗长空恐怕没有今天这么强大。

    虽然被囚(禁jìn),这八百一十七年,宗长空似乎一点都没有浪费。那些年的沉寂,也许只因宗长空在埋头修炼,酝酿着冲破牢笼的一天。

    “总算是扛过去了……”

    隋枯荣擦拭嘴角鲜血,苦苦抵挡宗长空,等待宗主靳红雪率破虚强者赶来支援。

    已绝难再有言辞来描述这一幕了。

    宗长空哈哈振声豪笑,喷呕大口鲜血出来,被囚(禁jìn)实力被压制的(情qíng)况下,凭一己之力抗衡七大强者,堪称举世罕见的壮举。

    只将那满心的豪(情qíng)壮志酣畅淋漓的释放出来,令人艳羡敬佩不已。

    此时,宗长空突然松懈,暂缓和七大强者的冲击对抗。当隋枯荣等人暗自缓了口气的同时,隋枯荣等神魂较强的人,顿时就头皮发麻的想起了一个疏漏的地方。

    糟了!熊成武……宗长空振声长笑不已,此时此刻,更是显得豪气冲天,肃容间杀意沛然,凛冽震天:“杀!”

    抓扣着那一条鲜红如血的真空锁,赫然将其从虚无之的被拖拽出来,重重的扣着一抖,宗长空凝聚的力量瞬间就沿着真空锁,爆发且冲击而去。

    而这条鲜红如血的真空锁,是联向……熊成武!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