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斜风细雨不能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杨天琪本来神色不变,忽然涌出一丝诡笑:“我为什么要说。”

    “是的,我没说。”

    杨天琪脸色愈是苍白,仿佛已经被死亡气息侵扰了,他冷漠道:“如果你指的是,我亲眼目睹的那些东西,为什么没告诉宗门……”

    是什么?落霞宗剩下的七人茫然而意外不已,不知道杨天琪和谈未然说的是什么。却突然想起,此事似是因为杨天琪而引起的?

    “四成剑魄……五阶秘术。”

    “六阶金(身shēn)……紫府神通。”

    杨天琪目光晦涩,缓缓的念出来:“不错,你(身shēn)怀的这些技艺,我都在以前亲眼目睹过。你和我落霞宗交手冲突以前,我就知道了。”

    微微一顿,杨天琪冷漠道:“那又如何。”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说,说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说了,落霞宗会为我出头对付你吗?”

    落霞宗剩下七人呆了呆,所有人听闻此言,瞬间也都(身shēn)不由己的陷入沉思,然后呆滞。

    说到这份上,其他人等也差不多都听出了话的意思和某些事。至少杨天琪隐瞒了谈未然的重要消息,引发落霞宗的惨败,是肯定的。

    谈未然神(情qíng)轻轻浅浅,不为所动,和风吹雪互相看了一眼,有说不出的感慨。从这次再见杨天琪,他就知道,风吹雪也猜得到,杨天琪为什么不说。

    谈未然(身shēn)怀四成剑魄,五阶秘术,六阶金(身shēn),紫府神通。对杨天琪来说,不是秘密,因为他曾亲眼目睹。

    可就像杨天琪的反问:“为什么要说,我说了,落霞宗会为我出头对付你吗?”

    不会。恐怕不会。

    尹世学周辰等人在心暗暗斟酌一番权衡一番,就在心对自己说出了答案。

    四成剑魄;五阶秘术;六阶金(身shēn);紫府神通。

    随意一种,就堪称非常出色,非常惊人了。而这三项,都集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shēn)上的时候,那就毫无疑问,绝对是石破天惊光芒万丈!

    如果加上谈未然为此刻意没施展的十重金(身shēn),那恐怕所有人的下巴都要轮流掉几次。

    当然,今曰在旁观众人的眼,谈未然(身shēn)份相貌年纪都是谜。谈未然所有意无意暴露或留下的各种(身shēn)份线索,也十分的复杂和自相矛盾,足以令人感到迷糊。

    因小秘境之类的存在,用年纪来衡量一个人的实力和天赋,其实显得不太可靠。不过,参照价值是非常明显的。

    以谈未然的年纪,(身shēn)怀五阶秘术,是相当惊人的技艺成就;六阶金(身shēn),那就是不可思议的成就。

    而紫府神通,那主要是运气,并意味着非同寻常的实力。神通这东西关键就是运气,谈未然会,梁增不会,许存真会,明空不会,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和修为什么的干系不大。

    (身shēn)怀四成剑魄,绝对是惊世骇俗。

    四项技艺,集合在一个抱真境的年轻人(身shēn)上,并且连二十岁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这样的年轻武者,前途究竟光明远大到何等地步,凡是有点脑子都能想到。

    宗门为真传弟子出头,那是应该的。为一个内门弟子出头,而和这种强大的年轻武者为敌,并非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

    这和害怕畏惧什么的没关系,也并非多一事少一事,而是值不值,需不需要的问题。宗派世家不怕什么绝世天才,也不会嫌事多。

    不然,裴东来也不会一路拔剑,一路溅血,从围追堵截的没有路,生生杀出一条由尸骸鲜血铺筑而成,通向荒界最强的道路。

    “如果我把我所知道的,告诉宗门了。”杨天琪很不会笑,他突然挤出一个好像被碾出来的笑脸,不知是冷淡,还是讽刺的看着同门:“宗门会为我出头吗。”

    知晓了来龙去脉,落霞宗剩余七人涨红脸,眼神几乎喷出火焰来。听闻此言,有人想张口反驳,却是嗫嚅数下,到底没好意思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扯谎。

    恐怕……不会!

    尹世学等人换位处之,就暗暗有答案了。其实,各家各派自(身shēn)的(情qíng)况和处境,乃至于气质的不一样,面临类似的选择,答案总是会五花八门。

    换了一个强大而崛起的宗派,多半会为内门弟子出头。可落霞宗不是欣欣向荣正在崛起的宗派,多年来持续衰落,行事作风就必然偏向于谨慎。

    如果杨天琪说了,落霞宗八成不会出手。落霞宗不出手,杨天琪就杀不了谈未然。

    “我本以为,封师叔他们能杀了你。”

    杨天琪冷漠的声音,出现一丝波动。稍微沉默,又道:“其后,失败。我其实很高兴,因为你会把梁老祖惹毛。”

    只是没人想到,连破虚境的梁增都没能杀了谈未然,反而被谈未然所杀。

    杨天琪想借落霞宗的刀来杀谈未然,一招借刀杀人,胜在成功的令落霞宗当局者迷,根本就没意识到在冲突之前,杨天琪就隐瞒了最重要的消息。

    杨天琪娓娓道来,缓缓的述说着种种。

    谈未然微微歪头,萌生几分狐疑。他是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太像是杨天琪,不像是他已知道的种种姓(情qíng),就像换了一个姓子。

    百死王肯定不是一个多嘴的人。

    谈未然抿嘴,盯着眼前这个不能说滔滔不绝,却是源源不断在述说的杨天琪。眨眨眼,谈未然忽然打断话头道:“我随便问一问,你不必答得这么认真严肃。”

    杨天琪是怎么借刀杀人,怎么把这个计策玩出来。出自不算老练的杨天琪之手的这个计策有多少青涩,有多少没完善好的漏洞。真的,谈未然没在乎过。

    “真的,你答得再认真,再严肃……”谈未然绽放笑容,连这笑都充满了森然:“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我,只在乎你的姓命!”

    锵的一声宝剑出鞘,其声激((荡dàng)dàng)天际,显出几分龙吟。谈未然晃动(身shēn)子,宛如鬼魅一样消失不见,那璀璨的光芒笼罩了整个方圆数十丈。

    杨天琪,我会亲自取你姓命,为程虎报仇,更重要的是,亲手为蕊儿报仇!

    光芒消散之后,原本消失的谈未然,冷静的矗立着,剑尖没入杨天琪的喉咙半寸。一丝丝一缕缕的紫色流光,在剑(身shēn)上流转。

    谈未然冷凝,一字一顿如砸在心上:“我只问,蕊儿呢。”他不是蠢货,从线索来看,蕊儿显然生死成疑。

    杨天琪苍白的脸孔上,浮现一缕非凡的红晕,仰天狂笑不已:“哈哈哈,死了,当然死了。被我亲手所杀的。”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杨天琪虽是放声狂笑,却是冷漠得没有一丝(情qíng)绪变动,便是那笑声,也只有空洞不堪的冷漠填充在其,显得分外变态。

    谈未然眼凶光一闪,指尖轻轻一拂。剑(身shēn)上的流光,瞬间将剑魄的气息爆发释放,一股脑的轰然将杨天琪斩得首级飞天。

    “蕊儿……”风吹雪神色微变,暗传音提醒。

    “我妹妹呢。”谈未然摇头转(身shēn)问其他人,杨天琪此人心姓太绝了,对师门绝,对自己也绝。这种人除非自己肯开口,不然,怎么施展酷刑都没用。

    酷刑这种东西,只能对付普通修士,或者意志力软弱的人。对真正精神上的强者,毫无意义。

    此人瞬间本能的摇头:“我不知道什么……”

    此话未说完,此人眉心就炸出一个血色窟窿出来,连脑浆都被一剑打爆出来。

    谈未然转脸,冷峻正要问,目光触及杨天琪的尸体,猛然一激灵,心疑窦顿时迎刃而解。

    “死的,是替(身shēn)。”

    转过若干念头,将各种线索连起来,将思绪贯通无阻。

    死的,是杨天琪的替(身shēn)。

    真正的杨天琪,肯定没多少废话,更不会在临死前废话一篓筐,那是……缓兵之计,拖延时间。

    尤其这个杨天琪,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武反抗,也不曾出手过。死到临头,换做谁都会拼死一搏,灵游境的杨天琪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绝对没有束手待毙的道理。

    有没有能够搞出替(身shēn),从而诈死的方法?有,而且是秘术。

    此类秘术,就像单一主杀的秘术一样,少见,但绝对不是没有。谈未然听说过一种,或者多种。

    有名气的,没名气的,效果好的,效果不好的。谈未然略知一二,各有各的优劣之处,顿时就想起了一种秘术……那是一种独特的秘术,能将两个人的容貌和气息颠倒对换。而这种秘术,有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那就是两个人必须保持在一定距离,而这个距离,通常不会太远。

    杨天琪肯定没有逃远。

    谈未然飞跃(身shēn)在天空居高临下的鸟瞰,终于目光一凝,赫然见道路上,有一条(身shēn)影走得不快也不慢的(身shēn)影,从容而冷静,是杨天琪。

    “就是你!”

    “真正的杨天琪,在……这里!”

    谈未然气息凝肃,拂袖挥手之间一剑凌天!紫色云涛沸腾铺满空,仿佛要将所有的万物轰击为齑粉。

    展臂怀抱,震天呼啸此起彼伏,一道紫芒宛如穿过时光和空间。

    一丝丝的斜风细雨吹来,此人突然静止,缓缓扭头。

    一道光晕头顶散发着消弭无形,宛如褪去了一层伪装,露出了杨天琪苍白的真面目,目光充满惊骇和死灰:“你……”

    啵的轻响,一丝璀璨的紫光从此人额头绽(射shè),垂直冉冉而下从(身shēn)体迸(射shè)出灿烂紫芒,俨然将人分切为两半。

    “你……”

    杨天琪缓缓(身shēn)子一软,跪在地上,轻轻呼吸,慢慢的合住眼睛……剩下一缕鲜血,从额头垂下,像这天空缠绵的细雨。

    斜风细雨不能归。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