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轰动,风波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徐未然”(身shēn)怀紫府神通,杨天琪知晓,知道为什么不说?

    封意婷思绪陷入呆滞。

    此时,谈未然敏锐洞察,封意婷的神魂抵抗,竟然减弱不少。不如明扬王给他带来的抵抗,乃至反击的压力大,这令他显得从容不少。

    一方小天地的凝固。

    令封意婷保持悬空状态,其皮下的微细血管,都似乎最清晰不过。其美艳脸孔上,那一丝丝的怨毒,一丝丝的仇恨,伴着茫然和绝望,再清晰不过了。

    谈未然微微皱眉,低沉道:“你不要告诉我,杨天琪没告诉你们,我早已(身shēn)怀四成剑魄的事?”

    封意婷的眼神立刻填满死灰,此时此刻,如果她能动,如果杨天琪在面前,她绝对会尽全力把那家伙碎尸万段。

    杨天琪从始至终,只说“徐未然”(身shēn)怀剑魄和秘术。没说是五阶秘术,也没说是四成剑魄,更加不要说……紫府神通。

    风吹雪仰天狂笑,险些摔在地上打滚。他敢发誓,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有趣的事。

    此事从任何一个角度,杨天琪的处理方法看来就像跟落霞宗有仇。简直就是挖了一个大坑,令落霞宗“从容不迫”的往下跳。

    好大一个火坑,落霞宗很自觉的就跳了。

    封意婷陷入茫然,为什么杨天琪没说这些。如果说了,至少她不会死,至少王梦达陈琦刘武边等人就不会死。

    也许会死,但绝对不会死得如此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此战,落霞宗折损四大灵游强者,包括她在内一个神照境强者,却只因杨天琪没点出谈未然的实力,就这么毫无价值的栽了天大跟斗。

    杨天琪究竟想干什么,难道真和落霞宗有仇?

    封意婷在心底怒吼尖叫,她从来没有这么仇恨过一个人。甚至,她都不太仇恨谈未然,反而更恨那个刚刚被她救走的杨天琪。

    谈未然收起笑意,冷凝环顾一眼:“我们该走了。”

    凭着些许的感应,都能察觉,周围隐隐约约的有无数气息正在快((逼bī)bī)近此地。以先前一战的激烈,三成乃至四成剑魄的猛烈气息,没道理其他人察觉不到。

    风吹雪抬手一剑配合谈未然一击,一方空间,崩碎的同时,将封意婷(禁jìn)制住。

    互相看了一眼,颌首抓着封意婷,飘忽消失无踪。

    不一会,段书率先从化为一道惊虹,悬浮在这个已经成为废墟和齑粉的别院上空,扫眼一看,就已经陷入震惊之。

    此地,乃是落霞宗来人的主要落脚点之一。

    确切的说,落霞宗配合演武大会派来的人不少,当然,派人来不是来当大爷的,而是由大会组织方分配在周天荒界各地坐镇,并维持秩序。

    落霞宗此次派来的人当,破虚强者就不必说,维持秩序这种事,实在不可能派破虚强者出马。所以,落霞宗今次是三大神照境各自率领一批灵游境,配合坐镇在三个地方。

    封意婷,段书,罗战,就是负责本地秩序的三大神照境。

    演武大会,在不少人眼,乃是一次聚头的好机会。有些宗派世家会凑在一起,处好关系。而封意婷那张尖酸臭嘴和刻薄个姓,自然不为人喜,所以就单独住在这别院。

    严格来说,也真真是封意婷等该死。如果和段书等人是住在一个地方,挠头的就是谈未然了,那就肯定不会死伤惨重。

    令段书震惊的是,别院竟然了无生机,封意婷一个神照境和五大灵游在此地(他不知道杨天琪)。究竟是什么人,能杀光这批人?

    更令段书头皮发麻的是,多少年都不曾发生组织方被攻击的事了,而今次不仅仅是攻击,而是袭杀,乃至杀光了好几个。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段书毛骨悚然,油然抬头,隐隐感到黑暗的一丝丝危险。

    更为重要的是,究竟对方是和落霞宗有过节,还是蓄意和演武大会过不去?

    莫非,演武大会安静了多少年,今次又要闹出事端了?

    段书冷峻的搜索一会,很快就找到端倪,瞠目结舌:“冰雪类剑魄,雷电类剑魄!”

    细心感应,这赫然与前曰深夜所在向天峰找到的剑魄很像,可气息又不对。

    冰雪类剑魄,乃三成,是风吹雪。

    雷电类剑魄,乃四成,如果不是向天峰上和风吹雪一战的神秘对象,会是谁。

    段书冷汗飞快浸透全(身shēn),和封意婷当时的感觉,几乎是一样。风吹雪怎会和对手混在一起,又怎么会跑来杀落霞宗的人?

    最为重要的是,一个风吹雪,三成剑魄。一个神秘人,四成剑魄!

    从目前迹象来看,风吹雪和神秘人,显然就是到目前为止,本次演武大会剑魄最强的两人。而风吹雪年纪不大,神秘人多半也是来参加演武大会的青年武者。

    段书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不知为何,他想起封意婷那张连他也忍不了的臭嘴。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以及丝丝不祥预感……

    罗战气势恢弘的落下,问道:“如何?”

    段书苦涩道:“先通报上边吧。一个是三成剑魄,一个是四成剑魄,我们……处理不来,交给破虚强者来吧。”

    罗战呆了呆:“封意婷那娘们……”

    段书愈是苦涩:“应该是死了。”

    罗战呆住,喃喃自语:“这几年的青年武者,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了,我们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shēn)上了?”

    按正常来说,哪怕一个三成剑魄,一个四成剑魄,可究竟是抱真境,究竟年轻。想杀封意婷这种同样凝练精魄,活了多年的神照境强者,绝对没那么容易。

    显然,那是正常(情qíng)况。而风吹雪和谈未然,一个是后来的白衣剑神,一个是金府神通双开的少年,绝对属于非正常的行列。

    别院一带,隐隐约约已有不少修士赶来,好奇的在这一带观察。

    不一会,此地住的落霞宗的人这个消息很快传出,并有人勉强辨认出风吹雪的残余剑魄气息,顿时所有人都兴奋起来。

    大事,绝对是大事。

    虽说小不周山演武每次人都多,可在各家各派的震慑下,多少年没发生如此刺激的大事了?往上追溯,怎么说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有厉害人物辨认出三成四成剑魄之时,所有人群(情qíng)哗然:“这么说,风吹雪之前的几次战斗,都没用全力?这家伙简直……唉,这几年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厉害?”

    “会不会是今曰来买(情qíng)报那人?”烟雨楼派来的人暗自揣测,再观察一会,就飞返回去。

    谈欢看在眼,留意在心底,不动声色思量:“难道,烟雨楼有消息?”

    细细感应,那正在消散的残余剑魄气息。苏宜暗暗骇然不已:“真是三成剑魄和四成剑魄,居然还能杀了一名神照境。只怕,云儿也有所不如吧。”

    燕独舞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兴奋的到处乱窜。苏宜满腹苦笑,她本以为徒弟已经是最出类拔萃了,可是和这三成四成剑魄相比,似乎……

    (身shēn)怀六阶金(身shēn)的青年武者都有,现在又冒出一个三成四成剑魄……

    苏宜本来相信,徒弟能入今次演武的前十,乃至前五。可现在,她的信心忽然就此动摇。

    裴蓉蓉不动声色,葬月宫长辈来了,于是,她没和郑重南等人在一起,垂首感应剑魄气息,迷惑不已:“这种雷电剑魄,很像上次那个徐未然,可是,气息分明不同。”

    诸多人群,一名青年武者拈住一把泥土,闭眼细心感应其正在快消散的剑魄气息,眼流露一缕凝重,很快又消散化为轻松:“四成剑魄,很像那种剑魄,不过,气息不对,应该不是他。”

    一名蓝衣人抓住一把泥土,感应其残余剑魄,浑(身shēn)一震:“是家族的九劫雷音剑?”

    如果不是“水纹扭息术”,谈未然今次就很难掩盖自己“徐未然”的(身shēn)份了。

    此乃今次演武大会,至今为止最轰动的大事,余波的涟漪正在((荡dàng)dàng)漾开。

    ……

    “多少?有多少凝练了精魄?”

    “就目前来看,不计八大灵游,此外已有十二三人了。其,剑魄最强的,该是前晚向天峰一战的风吹雪和神秘人,一个是三成剑魄,一个是四成剑魄。”

    梁增的(情qíng)绪,绝不是表面看来那么淡定:“往年,能有七八个凝练精魄的青年,就已是相当出色了。今次,居然有十二三名。”

    演武大会还没开始呢,这会儿就发现十二三人了。

    梁增冷哼道:“告诉重南,能赢,必须也要输得起。如果他振奋不起来,那就让他滚回去,换一个弟子来。”

    嘴巴上这么说,梁增心不免苦笑,落霞宗门下三十岁以下弟子当,郑重南是唯一凝练剑魄的。其实,没有选择。

    本来以为,郑重南必能为落霞宗一振雄风,却没人想到,今次演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大。

    梁增暗暗烦恼之余,也幸灾乐祸,恐怕这时头疼的不止他一个,各家各派都有人在头疼吧。

    这时,外边忽然爆发一阵喧嚣声。

    一条满(身shēn)鲜血的(身shēn)影,跌跌撞撞的冲入屋子来,跪在地上放声哀嚎:“老祖,弟子无能……弟子无能,封师叔他们……都没了。”

    梁增心底的盘算瞬间丢到脑后,瞠目结舌站起来,一把抓住这个小家伙,厉声道:“你说什么!”

    素来冷漠的杨天琪声泪俱下:“封师叔他们……都遇难了,只有弟子无能仅以(身shēn)逃!”

    梁增的老脸瞬间染成赤红。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