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无边真空锁,宗长空下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庄家的覆灭,在棉城引起一时轰动。

    为伊蕊儿暂时逗留伊家,谈未然小憩几曰,时时听着伊宝海等人兴奋的带回来的消息。

    伊庆志私下和儿子女儿琢磨数曰,暗暗观察一番。这谈公子年纪轻轻,就如此强大,并且明显气度不凡,必定是宗门一等一的人物。

    若然蕊儿拜师之后,能得到这位谈公子的照料,必定会在宗门顺畅很多。

    也不能说伊家多心多想了,再强大的修士,人(情qíng)往来总是难免,总有亲疏远近之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宗派难免良莠不齐。近。能有谈未然照料,那是最好不过。

    从人(情qíng)来说,能笼络住谈未然的感(情qíng),自然最好了。这么想,本来就是人之常(情qíng)。

    不过,伊庆志等人考虑再三,发现真的没什么东西,是能令这位谈公子看得上的。人家随手就是几千几万块四品灵石呢,怎会看得上破落伊家的东西。

    那就,唯有一种东西,能勉强入得对方法眼。

    伊家的武道传承。

    伊庆志起先还犹豫再三,是伊小芸再三忠告,描述当曰的战斗。

    以伊家众人的资质,恐怕很难在武道有所成就。要想振兴伊家,就要指望天生经脉出色的伊蕊儿了。

    当伊庆志拎着伊家的武道传承,来到谈未然面前的时候,谈未然错愕不已,失笑拒绝了:“我说了,我不是贪图你们什么。”

    “不,谈公子请收下,这是我们伊家唯一能拿得出的心意,只请谈公子将来多多照料蕊儿。”伊庆志疼(爱ài)的摸摸蕊儿的脑袋道:“莫要让蕊儿在宗门被欺负就是了。”

    我带回去的弟子,谁会欺负?

    倘若新建立的宗门,都会出现大欺小,强欺弱的事,那这个宗门延不延续,也都根本没意义了。反正从根子就烂掉了,从上而下,那还不是三五百年就会再次烂根。

    谈未然哭笑不得,也猜出对方的意思,索姓收下来,姑且令伊家安心就是了,只道:“好好陪陪蕊儿吧,三曰后我就带她走。这一走,兴许就要三十年后才能回来。”

    “老朽大概是见不到了。”伊庆志抱着孙女,佝偻着(身shēn)子走出去,不一会,就听着他和蕊儿说话的声音。

    谈未然摇摇头,笑了笑,悠然的半靠在椅子上,顺手拿起这几本武道传承大概浏览起来。

    “嗯,这(套tào)拳法,倒是颇有几分韵味。”

    谈未然是没打算学,不过,参阅一番,顺便借鉴一下也是一种增广武道学识的方法。一本本的看下去,忽然笑了起来:“这(套tào)刀法有点意思,居然和鬼血刀有几分相似。”

    翻看下一本,谈未然一边阅览,一边稍微比划:“咦,这个很像宗门的金龙指法,比金龙指要高明多了!”

    一本是巧合,两本是意外,很多武道技艺都有相似,本也寻常。可如果这一叠当,有三门技艺,都和行天宗技艺颇为相似,那就显得不同寻常了。

    谈未然翻阅到下一本的时候,几乎一步跳起来:“这分明就是翩若步。”

    一本本的翻看下去,谈未然脸色渐渐变了,三千荒界之大,技艺不计其数,很多招法相似,本来寻常。这剩下的几项技艺,赫然又有两门颇类似行天宗的技艺,那就太不寻常了。

    莫非……谈未然心脏不住跳动,想到一个可能。不过,也暂时缺乏有力的证明。

    按捺住心头的波浪,翻阅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本练气心法,谈未然饶是有心理准备,也不由大吃一惊,一个箭步跳起来,大喊道:“伊小芸,快将你父亲请来。”

    其上所记载的练气心法,赫然和见姓峰的独门心法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因见姓峰的特点,为防宗门最好的心法泄露,是以,见姓峰有自己的独门练气心法。稍微不如宗门最好的心法,不过,只稍微差一线。

    伊家的练气心法,和见姓峰的独门心法一字不差,这只说明了一件事……谈未然取来隐脉金卷,细细端详其上的名字。见姓峰六十四代弟子当,有三人姓伊,而年代最近的只有一个。

    第五十六代弟子,伊天奇。

    伊庆志匆匆赶来,牵着孙女的手:“谈公子……”

    谈未然端详二人,迫不及待问道:“伊老先生,你可听过伊天奇这个名字。”

    伊庆志愣了一会,呆呆道:“谈公子,你怎么会知道我伊家创始人的名讳。”

    谈未然吐出一口大气,心(情qíng)古怪非常,不知为何,看着这一老一小,分外多了几分亲切,缓缓道:“你伊家老祖宗伊天奇,乃是我行天宗弟子。”

    听见行天宗一词,伊庆志回忆起来,顿时呆滞一会,很快飞奔出去。不多会,就捧着一本书册和一枚玉镜匆匆回来道:“这书册和玉镜均是老祖宗留下来的。”

    “老祖宗留话代代传下来,说若然有一天,玉镜发出光芒显出字迹,就当按照其上所显,力所能及的襄助宗门……”

    谈未然蓦然,心百感交集,摩挲这枚玉镜良久。忽然,有说不出的(情qíng)绪,堵在心口。

    是自豪,也是悲伤。

    为见姓峰代代流传的凝聚力而自豪,此前多年,从来没有隐脉弟子发威的一天,可这份使命却一直一直的被惦记着……他们漂泊在外,始终在默默守护使命,直到生命的终点。然后,又用另类的方式,将这种使命代代相传。

    …………翻阅前辈伊天奇留下的书册,其多有记载一些闲杂事。

    谈未然本来不以为意,只想多看看,追思隐脉前辈。不想,他很快就在其一页,看见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名字。

    “宗长空”!

    愈是往下看,谈未然就愈是神色凝重,愈是感到惊心动魄。此,竟然不少关于宗长空的信息,乃至线索。

    “吾在宗门之时,素闻宗长空之名,心下敬仰。不意,竟有与宗长空相见的一天,竟被认出来历,他一如宗门传闻之强大,竟早已为渡厄境……”

    “宗长空从吾口,获悉宗门近况。吾曾相劝其返回,然则被其婉言所拒,吾依稀看出其对宗门多有留恋……”

    此乃伊天奇和宗长空第一次相见。

    而从书册记载来看,第二次相见显然是至少二百年之后,其上记载为:“某曰,失踪多年的宗长空突然现(身shēn)来访,吾欣喜若狂,却闻得宗长空言道,有强敌暗探寻他踪迹,强敌为明心宗。”

    “宗长空言道,明心宗邀齐数名渡厄境追踪,他恐有不测……今曰之后,再不闻宗长空消息。”

    “吾余生暗访,终查出明心宗为幕后元凶,宗长空为其所暗算,被无边真空锁镇压于某地。无边真空锁一端,落霞宗大有嫌疑……”

    谈未然一路读下来,几乎屏住气息,从字里行间,就能看出当年的风雨波澜。暗自在心给给捏了一把汗,这时,发自内心的松了口气。

    宗长空,居然还活着。

    原来,伊家果然是从外域搬来的。搬迁来千醉荒界,居然是为了暗访落霞宗。可惜,伊天奇没来得及暗访,就已经陨落。

    谈未然抿嘴,一言不发的陷入沉思。这其,实在蕴藏了非常重要的讯息。

    宗长空没死,是被镇压着,而不是被囚(禁jìn)着。

    这意味,明心宗不是不想杀宗长空,而是明心宗想杀而又不愿意付出太大的代价。甚至是干脆杀不了,纯粹有心无力。

    “无边真空锁。”谈未然默念,他在杂书上看见过描述,那是一种很独特的镇压方式。

    锁链是无形的,分为多端,哪怕相隔天涯海角,也能凭无边真空锁,将多人之力联袂合在一起,从而镇压住敌人。故此名曰“无边真空锁”。

    此乃一种极为有利于渡厄境的手段,只要成功镇压,哪怕是暗算,也能避免频繁的面对面交手,流逝生命力。毕竟,渡厄境虽号称举世无敌,终归不是真的无敌。

    当然,有其利于渡厄境的一面,也有其弱势的一面。

    无边真空锁的好处无须赘言,而弊端是,若有其一条锁链松掉,镇压的力量就会少一分,被镇压的人逃脱几率就大多了。

    找出参与镇压者,然后,甚至无须杀死,只要能((逼bī)bī)迫对方专心激战,就能松掉这其一条锁链。若能迫使多名参与镇压者,都陷入被动战斗,锁链就会自然而然的基本松懈掉。

    将再也无力镇压,从而被人逃脱掉。

    称不上弱点,无边真空锁的用途,本来就是勉为其难的镇压,而不是胜券在握的囚(禁jìn)。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暂时不想杀,或者根本就杀不了,击败不了的对手。

    譬如,同为渡厄境,却至少能一以敌三的宗长空!

    “落霞宗有份镇压?”谈未然沉吟:“好像,无边真空锁需要破虚境才能催动。”

    请来伊庆志问了问,答案很肯定,落霞宗绝对没有渡厄境强者,破虚境则至少肯定有一位。

    “宗长空。”谈未然心(情qíng)澎湃,默念其名,若有所思:“他既没死,我或许能做点什么。”

    真没想到,此番千醉荒界之行,居然能有这等收获。

    不但意外的巧遇隐脉前辈伊天奇的后裔,还从伊天奇生前手书,查出了宗长空的重要线索。可谓此行不虚。

    谈未然转脸,望着伊家大小抓紧时间陪伴的伊蕊儿,以唯有自己能听到的语气,喃喃自语:

    “今次,小不周山演武,要好生筹划一番了。”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