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杀杀人讲讲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谈未然缓步前进,度不快。沿途欣赏本地人特色,也是一种见闻。

    见伊小芸焦虑不安,谈未然语气温润道:“索姓闲着,说说吧,你们和庄家之间……”他杀了三波人,至今都没弄明白,庄家怎会无端端针对他。想来,其缘故大概还是在伊家。

    伊小芸黯然低声道来:“这就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谈未然没什么意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听多看多学,总是好事,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你且说。”

    棉城伊家,以前乃是一个势力很大的大家族,有三大灵游境强者。

    等她说到这里,谈未然暗自点头。尽管各个世界的环境不同,总体来说,一个本土世家能有三大灵游境,的确很强大。

    好比北海荒界的谈家,哪怕只有一个灵游境常年在家,也是一州一地的最大家族了。若谈追在家,那就能再发展出去,谈家对谈追的怨念,主要在此。

    后来的事,就差不多能预期了。一个家族也好,一个宗派也好,其衰败主因,主要来自内部。

    伊家比较不走运,强盛了不到三百年。先是因家族内斗,一名灵游境不忿而率其一支远走他乡。没多久,又一名灵游境去外域行走迟迟不归,估计是意外陨落了。

    此消彼长是必然,有时,世家和宗派会干一些蠢事,动辄小事化大,明知能下台阶而死活不肯下。不是人家没头脑看不出,而是形势所迫,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强盛的时候,让步是一种宽容大气的表现。孱弱的时候,让步就是没有底气,周边的各大势力就会变成狼群来围攻。

    行天宗好就好在,作为一个本土宗派太过强大,在北海荒界一枝独秀,哪怕衰败了,哪怕覆灭之时,依然具备本土一等一的实力。所以,没有这种被群起攻之的遭遇。

    目前行天宗是元气大伤,不过,筋骨尚在。谈未然迫不及待启动隐脉,实在是一个绝佳的时机,最大程度上万象更新,又保存实力。

    伊家没有谈未然,面临外力的压制。剩下唯一一个灵游境,年岁较大,没多久就自然老死,从此开始走下坡路。

    伊小芸言简意赅。谈未然很快就大致明白一二,问道:“庄家和伊家?”

    “庄家老祖多年前是伊家的管事。”伊小芸一说,谈未然就恍然了:“其实,我们伊家也是来自外域。”

    谈未然顿足,抬头仰望门匾上描绘的“庄府”二字。

    伊小芸抓紧最后的时间,忐忑道:“庄家有子弟拜入了落霞宗。你打算怎么办?”

    谈未然恍若未闻,步步上前,云淡风轻的抬手就将看门的两名护卫打飞。

    踏上台阶,谈未然露出一缕清欠之色,扬起手来,迸发土黄色光芒。土行龙爪手轰击在大门上,立刻就四分五裂,他回首一笑:“就这么办。”

    庄家三番四次的袭扰他来杀他,这是把他当成泥人儿了。哪怕再逆来顺受的人,也会有火气,哪怕是一个泥人,也是有脾气的。自然是要好好的“讲讲道理”,当然,是谈未然的道理。

    甩手发出一个响指:“跟上,我们好生和庄家讲讲道理。”

    伊小芸懵懂的跟上,看着谈未然大喇喇的踏步而入,心想这世上有这么讲道理的吗。是她太嫩?还是世道变了?

    见数名护卫呵斥着一拥而上,谈未然扬起手,双臂合抱,缓缓推出双拳。

    真气外放,隐隐形成一个磨盘,冲上来的护卫顿时闷哼一声被打退下去。谈未然暗暗摇头,这磨心拳和推磨拳还有待磨砺。

    随手一招金行龙爪手,激((荡dàng)dàng)五成拳意,当场就以雷霆之势,格杀这数人。

    如此动静,自然惊动庄家。多名护卫和庄家的人露出面来,纷纷呵斥怒啸。谈未然听而不闻,专注的凝神重新又是一招磨心拳和推磨拳的初步融合打出。

    威能依然平平。

    谈未然暗暗挠头,思忖:“这两(套tào)拳法,真的就这么难融合?且再来试一试。”

    重新一拳轰击,依然是平平无奇的一拳。真气外放,造就一定威能,然而,多数来自真气,而不是招法本(身shēn)。

    连续几次实战下来,谈未然隐隐有感:“看来,真的是难以融合。兴许,是因这两(套tào)拳法,都还没完善?若是如此,倒不妨单独练一练。或许,先完善,再融合。”

    两(套tào)深浅不知的拳法,一(套tào)是谈追所创,是上一次来看儿子的时候教会儿子的,也不知现在完善了没有。而徐遇自创的,那就一定还没完善。

    护卫多是观微境以下,凭真气的强大,饶是拳法威能平平无奇,谈未然也足以一路碾压过去。

    时而磨心拳,时而推磨拳。拳意在心,拳法在手里。平素的练习,是一种积累,实战,则是另一种磨砺。

    谈未然一拳又一拳的打出,实战带来的感觉,又是隐有三分不同。两(套tào)拳法,乍然一看似乎平凡无奇,没太多的招式,重意不重招。可细心揣摩,毫无花俏的平凡,又似有几分独有的奥妙。

    愈是施展,这份感觉就愈强烈:“若能一直精研领悟,这两(套tào)拳法的提升空间似乎很大,精魄级应该不在话下。兴许,能达到真魂级?”

    谈未然倒也没想过,父亲谈追他不太熟悉了解。可纵横无敌的徐遇,居然始终在精研这(套tào)拳法,并将之当做重要武道传承,可见这拳法的潜力绝对不小。

    此时,庄家的人都盛怒不已的纷纷现(身shēn)出来。

    谈未然继续听而不闻,见人多了,索姓暂缓练拳,弹指一剑。一成剑意,瞬间气息惊爆,一剑横空斩杀数人,被一名抱真境男子给阻挡下来。

    谈未然微微撩眉:“抱真境?不错,正好练剑。”

    悠然抬指,九劫雷音剑的五成剑意,瞬间横扫,恐怖的雷光刹那交织为电,将方圆十丈内的十多名敌人尽数牵扯入其。

    一道粗壮的紫雷狂暴横扫千军,所到之处,几乎当场就有修为太低的数人被雷电轰成焦炭。那抱真境惊骇怒吼,一刀横斩,被风暴瞬间吞没,狂喷鲜血轰然倒下!

    翩若步施展,谈未然(身shēn)形更显翩然,一抓掠过这抱真境的(胸xiōng)膛。砰的一声,顿就如流星一样飞出数十丈,气绝(身shēn)亡。

    伊小芸看着谈未然一路碾压过来,躺下无数尸体,已然麻木。

    “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吧。”谈未然喃喃自语,朗声道:“庄家能做主的人来了没,在下想和你们谈一谈。”

    庄家众人见满地尸体,早已怒发冲冠。庄家六少爷庄卫乃是家族的天才,更加是拜入了落霞宗,亲眼目睹自家父亲被谈未然所杀,睚眦(欲yù)裂怒吼:“杀了你再谈!”

    庄卫能入本土最大的落霞宗,年纪不过三十岁,便有御气境修为,堪称天才了。狂怒的一剑斩来,刹那剑气激((荡dàng)dàng),庄家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却见那杀人如麻的俊美少年信手一剑,一剑落下,就如狂雷。

    赫然,一道紫色闪电掠过,正在飞掠过去的庄卫顿时断裂为两截,鲜血滚滚跌落地上。上半(身shēn)兀自疯狂翻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嚎声,渐渐衰弱而死。

    “且住!”

    家主庄友仁怒吼咆哮,震慑家族众人,心睚眦(欲yù)裂,几乎快要吐血,仍然强打精神,咬牙切齿从牙关挤出一句话:“我庄家和阁下素未谋面,无冤无仇,阁下为何要杀上我庄家!”

    谈未然浅浅一笑:“正好,我也问一问,我是第一次来棉城,也和庄家从未有过节。你们庄家无端端的派人来对我动手,那是什么意思,当我是随便摆弄的泥人儿呢。”

    庄友仁愣住,怒吼:“你这是血口喷人。”

    谈未然笑吟吟,竖起三根指头道:“不是一次,而是三次。我来棉城不到四个时辰,你们庄家就三次派人来杀我了。而第一次,我就提醒过,不要再有下次了。”

    谈未然忽有所感,微微扫视,目光定在远处两名显然旁观的青年男女脸上:“现在我来,只是想证明一下,其实我不是任人摆布的泥人儿。”

    “此外,顺便谈一谈伊家。今曰我在伊家,而他们被我连累。我希望走之前你们庄家承诺,不要对伊家下毒手。”

    从那两名青年男女脸上收回目光,重新打量怒发冲冠的庄家众人,谈未然清浅道:“我话说完。”

    庄友仁喷火的双眼死死盯着伊小芸,冰冷狂笑起来:“老夫还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伊家勾结外人作怪,老夫只恨当初为何念旧留一条生路给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杂碎。”

    庄友仁恶毒得简直能毒死毒蛇的目光扫过来:“你杀我庄家这么多人,你以为你和伊家能走得掉!”

    谈未然耸肩道:“既然讲不通道理,那你们就可以死了。”

    抬手拔剑出鞘,刹那就是恢弘紫色一剑,十成剑意发作。

    紫色剑气如同怒潮一样喷涌而来,赫然威能释放,覆盖方圆二十丈,杀意滔天。

    “朋友,你下手未免太狠毒了。”

    此时,忽然一条(身shēn)影飘然而至,滴溜溜的刀光激((荡dàng)dàng),将恐怖一剑引得激飞天际。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