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混元功奇效,彩晶菇果(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本章为加更章。[><]月票呢,推荐票呢?向我开火。

    好的练气心法,绝对能影响一个武者的前途。

    心法之间的差距,其效率能相差一倍以上。这个比较,不包括不入流的心法,也不包括法则功法。

    行天宗传授给真传弟子的心法,效率就比内门弟子的心法高两成。内门弟子的心法,又比外门弟子的心法高效一成有余。

    从此,就能看出一二了。

    典故中能令一个世家,在短短数百年中,就蜕变崛起为豪门的五行混元功,究竟有多出sè呢?

    一次体内小周天的循环完成,谈未然含着一缕笑意,若有所思:“难怪,能令杨家在数百年中,就蜕变崛起了。”

    练气心法这东西,是需要时光来沉淀才会出效果,不像灵器和其他器具等宝物,能迅速发挥效用。

    一丝丝的喜悦,令谈未然心痒痒:“我们行天宗的练气心法,已是相当出sè了。这五行混元功,居然更加出sè。[><]”

    “嗯,才修炼一次,不好太快下结论。再试几次。”

    谈未然继续练气,率先运转心法,真气从丹田中第一步游走出来,同时毛孔全开,汲取灵气。

    灵气入体,夹杂着丝丝驳杂之气。

    真气裹挟着,一并一丝丝的把灵气炼化,把驳杂之气过滤掉。说是一丝丝,不过是相对修为来说。其实以谈未然的抱真修为,一百次小周天所炼化得来的真气,就相当人关第一重到第二重的量了,真气jīng纯程度更是天壤之别。

    心障等瓶颈往往很困扰,也许一百年,也许一个片刻就能顿悟贯通。而相比之下,真气的积累是一个旷rì持久的过程。

    武修士讥笑清修士不堪一击。而清修士往往就拿真气积累来嘲讽武修士“坐月子”。

    没办法,清修士追求的jīng神超脱,神魂不灭。恨不得天天顿悟,顿成句号来实现jīng神超脱。武修士同样如此,却多了一个(肉ròu)(身shēn)不朽的追求。这纯粹是理念上的分歧。没有大打出手就不错了,互相嘲讽是一定的。

    各种天材地宝的宝贵之处,就在于能缩短这种真气积累过程。[><]顿悟,同样有类似的莫大好处。

    所以,如果有强者为了天材地宝战得天昏地暗,也不必太惊讶。

    就目前来说,谈未然同样也迫切需要天材地宝,来缩短积累时间。不过,心法这东西,无疑会比虚无缥缈的天材地宝。要更加可靠。

    一次次的修炼下来,几个小周天后,谈未然吐出一口浊气,满意思忖:“没错,五行混元功的效率显然更高很多。”

    细心的回忆一下。衡量对比一番,谈未然就有了大概的结论:“五行混元功的效率,比行天宗的心法,要高了三成。”

    行天宗的真传心法,不是什么大路货,而是一等一的效率。以谈未然的见闻判断。肯定不如玉京宗玉虚宗,但也足以成为一个横跨数十界级的大宗派的真传心法了。

    比行天宗的心法效率都要高三成,可见其五行混元功的出sè之处。

    想到这,谈未然心中一动:“说来也怪,宗门的真传心法,显然堪比大宗派。可是,下一级别的内门心法显然就差了老大一截,就像空白了一段。[><]”

    各大宗派的练气心法很完整,往往效率是呈现阶梯式上升,每个级别心法,效率差距多在半成到一成之间。行天宗的心法,显然就好像少了中间的一段阶梯。

    将这一时的杂念丢掉,谈未然欣喜的默默诵读:“天有五行,金木水火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其神谓之五帝。”

    亲自修炼一番之后,愈读,就愈能读出其中奥妙。

    很快,陷入沉思:“五行混元功,比之法则功法,肯定是不如。”

    “不过,五行类功法虽多,真正称得上顶尖的,实在太少,多数都在各家各派,也轮不到我来染指。何况,那些练气心法,多半不如五行混元功。”

    “就目前来说,五行混元功,未必是最好的。却是最适合我,也作用最大的。”

    法则功法再强,也只强一人。五行混元功,却能强一家一派。考虑谈未然还肩负重建宗门,并帮助宗门崛起的重任,五行混元功才是最好的。

    当然,谈未然丝毫不敢否认法则功法。[><]

    不过,一如他早就察觉的,一如李舟龙亲(身shēn)体会。法则功法绝对顶级,绝对无可比拟。唯独是分解为多部分,需要一点点找到融合,不然就永远得不到进阶功法,这一点太过令人困扰了。

    李舟龙私下就叫苦连天过:“荒界这么大,鬼才知道第三部憾世天龙诀在什么鬼地方,被什么人修炼了。”

    考虑法则功法这个不是缺点的缺点,真要拿一份法则功法在谈未然面前,和五行混元功比较,他还未必舍得放弃五行混元功。

    享受着五行混元功的飞一般的修炼效率,谈未然惬意的一路来到清尘荒界。

    站在界桥外,谈未然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清尘荒界,心cháo起伏,更是心脏澎湃不已。

    这个世界,距离北海荒界已经很远了。而这里,是谈未然和周大鹏曾经活动过的地方,确切的说,是曾经从宗门逃难来此,在此地常年居住过。

    按着心口,洞察强劲的心跳,谈未然哑然失笑,这是一个泛善可陈的世界,基本没有什么特sè,本土最强也只是灵游境。[><]

    曾经,连黄泉道三生道都觉得攻占这里没什么趣味,也没什么成就感。如果不是后来,黄泉道三生道像蝗虫一样将黑sè蔓延覆盖而至,不想留下这一个缺口,大概连占领的兴趣都没有。

    而前世逃难,途经多个世界,是周大鹏一眼看中此地的弱小和没特点,决定在这里暂时定居。

    后来,事实证明周大鹏的决定是多么明智,谈未然叹服道:“师父的评语真没错,四师兄果然是外表憨厚,心里亮堂。”

    悠然的走在界桥城附近,买了一头灵马,牵着慢慢的走动。

    很熟悉,又很陌生。和后来相比,多少是有一定的变化。首先,界桥这一带,就显然少了很多很多的武者定居。

    后来,为了方便逃难,无数的武者就索xìng留在界桥附近,形成了异常畸形的繁华,时常有搏杀打斗。那时,谈未然还是频频尝试重新修炼的废人一只,为了他的安全,周大鹏深入本土定居,而不是在此地。

    那是谈未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行走外域,定居外域,虽然是逃难,尽管居住没有太久,也给他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

    转悠了半天,谈未然翻(身shēn)上灵马,打马深入本土。

    来到本土的一个也叫灵州的地方,谈未然转悠到一个小县城中,他和周大鹏居住过的那一条街,那一个巷子,那一个不大的宅院。

    矗立在屋顶上,谈未然安静的看了很久很久,思绪沸腾着往事。

    想起自己曾因(身shēn)轮经脉破碎,而一蹶不振自暴自弃,林老和四师兄拼命的骂他刺激他,怎都无法令他恢复斗志。

    直到宗门覆灭。眼睁睁的看着三师兄和林老前后为了救他和四师兄,而拼死搏杀断后,葬送了xìng命。然后,像木头人一样被四师兄拖着逃亡的路上,渐渐恢复过来。

    是复仇的力量,也是生死的刺激,更加是灾难发生时无能为力的悲痛懊悔,令他重新燃起修炼的意志。

    “那时,我真的嫩得连菜鸟都不如,又愣又傻。真好笑。”谈未然回忆往事,不知不觉,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眼泪很咸,很苦,也很酸。

    没人知晓,他曾为了重新踏上修炼之路,流下多少汗水多少鲜血,经过多少艰辛多少坎坷多少梦碎时分。

    他曾在此地,一次次的尝试修炼,一次次的收获失败。周大鹏为了不刺激他,而去城外修炼,为他找郎中来看病治疗。

    这,就是见xìng峰弟子之间的深厚感(情qíng),堪比亲人,也许比亲人更亲。

    谈未然安安静静的看着,想起了在这里的无数记忆,那些令他痛苦,令他绝望,令他感动,令他提前体验人生百味的经历。

    良久之后,谈未然安静的飘然而去。

    牵着灵马,悠然的深入连绵数千里的深山老林。

    谈未然驾轻就熟的深入数百里,沿途斩杀不少小妖兽,把妖丹都丢给大螃蟹吃了。

    如同chūn季踏青一样的悠闲,在一个小湖泊的周围转悠。这小湖泊之中的水清凉甘甜,服用之能治疗些许小病,在县城一带小有三分名气,如果不是一路上妖兽不少,不少穷人百姓都(情qíng)愿走几百里来这里喝水治病。

    湖泊的小小名气,也曾引来武者,不过,到底什么都没发现。

    谈未然知道湖泊的秘密是什么,沿着湖泊方圆十里,搜索一会,便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隐蔽泉眼。

    一剑斩开泉眼,沿着挖掘向下,很快便在泉眼中挖出一段如金铁般的朽木。

    谈未然微微一笑,将这段独特朽木破开,一种清香顿时就弥漫开来。

    朽木中赫然生着一朵似花似菇的植物,颜sè浓郁,像是里边的sè彩在流动一样。很少有人认识,这便是彩晶菇果。

    谈未然小心翼翼的把朽木取在手中,找了一个干净干燥的地方,挖开一个洞(穴xué),再封闭起来。

    这时,谈未然才将彩晶菇果裂开一条缝隙,凝出第一滴浆液入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