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再上路,新旅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眼前的女子年轻而貌美,充满干练气息。

    从她口,只低低道来两个名字:“林山,袁绿。”

    林山,就是林老。袁绿,就是绿儿。

    谈未然神色一凝,眼神的温度骤然降低到冰冻。这女子不无矜持的昂然取来两件物事,交给他。

    谈未然神色不动,垂首端详,一件是林老的佩刀,前世黄泉战争来临之时,林老就是施展这把佩刀血战掩护他逃离行天宗,刀断人亡。

    一件是他三年前,去行天宗拜师的路上,给绿儿买的碧玉小铃铛。总是被绿儿(套tào)在手腕上,每次奔跑都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这女子低声传音:“永恒武域的那个人,托我转告你……”

    等她把话都娓娓道来,谈未然点点头问道:“就是这些?”这女子点头,谈未然又问:“你是经纶卫的人!”

    这女子明媚的容颜上焕发一缕骄傲,微微(挺tǐng)(胸xiōng),(胸xiōng)脯高耸(诱yòu)人:“不错!”

    谈未然点头,浅笑森然:“很好,那你可以去死了!”

    悠然拈指一弹,宝剑出鞘,横剑而出,刹那的无数紫色光华顿就从这女子(身shēn)上透体而过。

    这女子漂亮的脸蛋上浮现一缕惊愕:“你怎么敢杀我。你不要他们的命了……”

    话音没能说完,这女子的脸孔和(胸xiōng)膛,一刹那就迸发无数道鲜血出来,紫色雷光从其(身shēn)体逐一爆发出来。

    谈未然似乎指头都没动过,淡淡道:“如果有下辈子,记住,不要再帮传递这种要挟人的蠢话了。”

    ……

    随着曲傲天逃遁,辛烷等三大破虚强者战死。

    三生道的惨败,就一点也不意外了。四大破虚境,十二名神照境,仅仅有曲傲天和两名神照强者仅以(身shēn)逃,堪称全军覆没。

    虽遗憾没能宰了曲傲天,谈未然也不以为意,今曰的战绩和损失,足以令人悲喜交集了。

    从何振锋以下,一名老祖,多名长老护法战死,甚至连真传弟子也有数人被波及,防护不及而(身shēn)死。

    剩下来的宋慎行等人,包括陈老祖和辛老祖在内,几乎人人(身shēn)上都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莫说他们,就是许存真等隐脉五大强者,都各自带着相当重的伤势。

    一眼望去,固然处处满目疮痍,也更加到处都是躺着靠着重伤的人们,人人都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谈未然。

    死的,是自我救赎,是求仁得仁。唯有这种方法,才能令心向宗门的他们感到一些轻松,解脱一些负累。

    就是心怀不忿,不愿接纳这些人的明空和林子妤,看着那些为了救赎而拼死一搏的人们,看着满地躺着的尸首和伤者,也不由为之动容。

    封子霜一(身shēn)血淋淋,靠在石块上,面无表(情qíng)看着走来的谈未然道:“很遗憾,我没死。我只问你,见真峰的未来!”

    谈未然眯眼,轻轻打量这个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的师伯。今天,见真峰本来为数寥寥的几个长老和护法,几乎全部战死,唯有封子霜运气好,侥幸活下来了。

    前世封子霜不忿创立支脉失败,在大敌当前之时,率众遁去,最后也没有逃脱黄泉战争席卷万界的浪潮。

    而今,创立支脉成功的封子霜,却从头到尾的一直在为宗门拼杀。

    谈未然冷峻的盯着他,前世的封子霜和眼前的封子霜,两个一样而不同的(身shēn)影在思绪天人交战。是功是过?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封子霜?

    原来,封子霜的差别是在于,今生他有了见真峰的道统要捍卫。

    “给你两条路。”谈未然淡淡道:“要么,你走创立你的宗门,算是宗门的分支。要么,跟隐脉一起走,见真峰具名不传,载入道统。”

    封子霜默然半会,冷冷道:“我选后者。”

    在新宗门,见真峰是绝对不能作为支脉,也绝对无法传承了。哪怕如此,只要名列其,只要道统不灭,见真峰就永远是其不离不弃的一部分,他作为创始人,将会大名永载。

    他拼杀,不惜以命换命,所求的无非如此。

    见德峰的何平战死,剩下的是苏曼长老等为数不多的人,充满希冀的看着谈未然。

    谈未然沉默一会,见德峰是行天宗最安分的,是前世参与最后一战人数最多的。那一战,和今天的这一战,都同样战死不少。对于见德峰,任何人都无从指责。

    于是,谈未然轻柔点头:“见德峰,必载入道统名册。”

    苏曼等人欢呼起来,又流露着苦笑。这一战,实在折损了太多人,想高兴也笑不出来。

    宁如玉掩住心口,指尖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脸色灰败忐忑的看着这位年轻领袖,谈未然怔怔端详见勇峰众人。见勇峰好勇斗狠的传统,是宗门养成的,因为见勇峰永远是宗门对抗外敌的第一线。

    多少年来,行天宗多少次遭遇外敌,往往都是见勇峰强悍的率先战斗冲在前边。

    谈未然点点头,淡淡道:“见勇峰,具名不传。”

    宁如玉挣扎着,微微向前行礼:“多谢!”

    一名见勇峰长老喜悦的笑了起来,笑容渐渐凝固,按着伤口的手缓缓的垂落,露出腰部被贯穿的血窟窿。这一笑,就此永远的凝固在脸上眼!

    宋慎行深吸一口气,面临审判的感觉令他感到不安,按着伤口惨白道:“我本该以死殉道的……”他和封子霜一样,都有以姓命拼搏的决心,只是运气好侥幸没死。

    谈未然淡淡打断道:“既然没死,那就功过再论。”

    宋慎行欣喜若狂,几乎不敢相信的猛然抬头看着谈未然,颤抖得如同老人一样连连点头。

    没人((逼bī)bī)他们战死,也没人强迫他们牺牲。是他们自愿的,为宗门战死,本就是他们当大部分人的自我救赎!

    就像何振锋,若然活着,忠于宗门的何老祖只会毕生陷入极度煎熬。为宗门战死,是何振锋的救赎和解脱。

    不是他们,就永远不会懂得。就像一个家庭,兄弟姐妹互相争斗,弄到家破人亡后的救赎心理。就像一个民族,明争暗斗以至于全面沦陷外敌之手,那种自我救赎。

    隐脉启动之后,最极端的是将宗门赶尽杀绝。最冷酷的却是任凭这些心向宗门,愿意自我救赎的人自(身shēn)自灭,连救赎的机会都不给。

    然后,冷酷的坐视对方在内疚和痛苦永世沉沦,不给对方解脱心灵的机会。

    人可以豁达,但没人能事事都豁达,总有一些会令人患得患失无法豁达的东西,总会有一些令人耿耿于怀一生一世也无法解脱的事。

    就像见真峰之于封子霜。道统罪人之于宋慎行。

    见姓峰之于谈未然!

    ……

    此前,在北海荒界遣散门人,无疑是成功的。

    将若干心思不纯,心有羁绊,心怀去意的那些人门人,都一一遣散掉。将那些无法,或不愿为宗门效力,更加不愿为宗门殉道的人筛选掉。

    剩下的就是宋慎行这数十人,心怀宗门,忠于道统,且大多数都能全心全意为宗门,追随道统。

    数十人,是数千门人当筛选出来的精华。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人数再多,也不如上下一心的少数人。所以,才有今曰的大战和大胜,才有惨烈悲壮的牺牲。

    明空和林子妤不知不觉的扭转了原本的看法,这群人是祸害了宗门。但,归根结底是忠于道统,愿意效死,愿意不惜姓命自我救赎的。

    正因经历过劫难,才能更豁然,更坦然。

    隐脉忠诚,难道就不许其他各峰有人忠诚?断然没有这样的道理。

    明空和林子妤私下拿捏不准,之前的大遣散,是不是谈未然故意的筛选和考验。反而是许存真在一旁点醒:“是不是故意的,都不重要了。他们对宗门有(情qíng)有义,我们就应该接纳他们。”

    一番小憩,给活着的人疗伤之后。

    今次的意外,不影响谈未然原本的安排。为防不测,依然需化整为零,抵达指定的三个大千世界。

    重新将许多事,再陆续的安排下去。将能安排的都安排了,剩下的交给明空等人处理。

    前世当惯了散修,谈未然依然不太适应当首座,不过,经过之前种种,他能坦然以对,不再进退失据束手束脚。

    一如邹野老祖所说,他不必模仿许道宁的风格来当首座,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带领上路就是,不论前路是危险还是绝路,所有人绝无怨言。

    从来没有一条路是平坦无阻的。不论走哪一条路,都必然要趟过危险,越过崎岖。

    ……

    三曰后。明林荒界。

    谈未然一脸悠然来到相城,入城之后,翻(身shēn)牵着牙马在城转悠。很快,便已来到一个酒楼之前。

    “明悦酒楼。”

    谈未然端详招牌,露出一缕不知是讽刺还是嗤笑的淡淡笑意。漫步直上五楼,环顾一眼,大步流星的来到窗边一个桌前坐下。

    桌前已有一人,是一个青年人,微微一笑:“你来得比我想象的更快。”

    谈未然重重的把宝剑拍在桌上,淡淡道:“明理空,少废话,我人已经来了,林老和绿儿呢。”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