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剑魄逞凶,隐脉来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祝大家心(情qíng)愉快。老黯刚起(床chuáng),先求几张月票!

    *****谈未然端坐不动,依然背对江于丘,他轻悠然道:“其实……”

    江于丘冷傲拔剑!

    转动宝剑,宛如飞转的水车,宝剑焕发一丝冷光,刹那迸发恐怖的惊人飞虹!

    一(身shēn)凝聚无比刺眼的光华,一刹那爆发出来,如同怒潮一样澎湃惊人。整个茶肆,宛如在大海孤舟一样,被恐怖的浪潮一下子拍得粉(身shēn)碎骨。

    一眨眼,茶肆就轰然一下已灰飞烟灭。

    谈未然的佩剑忽然一下子弹动,落在掌心,五指柔和的甩动:“你不是……”

    口吐短短三个字,宝剑一转一圈,宛如水纹一样洒出悠然的紫色光晕,像一种水纹形状的波浪,巧妙的将这气势恢弘的一招拦截下来。

    无数的剑气,像是撞击在柔韧的盾牌上,斜斜的被反弹出去。只见这些飞虹一处处的漫天乱飞,或是烟消云散,或是轰道路一旁的石头,将石头斩成粉末。

    江于丘脸色微变!这少年的实力,颇为令他感到惊讶,不过,他依然自信十足。他是明心宗弟子,而不是偏远的所谓的北海荒界的一个所谓大宗派弟子。

    行天宗,是什么?若在外域,谁知道?反正江于丘从来不知道。

    当江于丘剑意稍止,谈未然微笑,悠然继续道:“我的……”说话时,指尖轻弹,佩剑发出惊人脆响。激发一道尖锐的啸声,宛如哨音。

    绚烂紫色从剑尖凝聚,释放出一**的紫色光芒。

    刹那间,天地之间的灵气沸腾起来,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俨然流转不息的奔腾而来。凝聚出气吞山河的滔滔气势!

    谭明浚等人率先色变,几乎心神巨震:“是剑魄!”

    招法精魄,隐隐触及法则边缘,因而剑魄一出,必定引动天地灵气。此乃尤其明显的特征。谭明浚莫说没瞎,就是瞎了,也能辨认出来。

    如斯明显的灵气变化,简直就是最清晰不过。

    他的徒弟!谭明浚大骇(欲yù)绝,脸孔上浮现惊怒之色,一瞬间爆发最快的度,从数百丈外直扑过来!

    来不及了!

    “剑魄!”江于丘容颜充满惊恐,整个(身shēn)子似在横扫千军的紫色风暴战栗扭曲。

    居然是剑魄!江于丘从来没想到,眼前的一个少年,居然能施展出剑魄。爆发最强大的真气,瞬间怒吼出来,奋力施展最为强大的剑意!

    方圆二十丈,紫色雷电狂舞,尤其以其一道又粗又狂暴的紫雷最为惹眼,最为霸道,根本就是沿途所至,将一切都摧毁为齑粉!

    当紫光消散,似乎什么都发生,谈未然依然端坐,依然背对,而佩剑依然安静的放在桌子上,轻轻吐出最后二字:“对手!”

    唯独江于丘从头到脚彻底焦黑,巍然不动,似乎时光也在这一刻凝固了!

    “于丘!”

    谭明浚嘶声狂吼,以快过闪电的度掠下,惊慌失措之下一把碰到江于丘!仅仅轻微的一碰,江于丘便已仰天倒下,赫然是当场气绝(身shēn)亡。

    未来,江于丘将被裴东来一剑斩杀!

    而今,江于丘已被谈未然一剑斩杀!

    谈未然不(禁jìn)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所谓一曰为师终生为父,指的便是真传弟子和师父之间的关系,很多真传弟子和师父之间的感(情qíng),真的和父子没什么分别。

    谭明浚悲愤(欲yù)绝,转眼便是一双怒火犹如实质的目光,杀意沸腾的爆发急,几乎疯狂的咆哮杀过来:“你杀我徒儿,我取你狗命为于丘报仇!”

    见谭明浚双目喷火的发狂模样,谈未然似乎不见不闻,反而嘴角浮现一缕清浅之色,似嘲弄似杀意。索姓都已成为敌人了,他何必给敌人好脸色。

    剑魄虽强,奈何,真气消耗也太大。谈未然而今,也不过是倾尽全力能施展一次剑魄罢了。(身shēn)轮一动,谈未然一口猛烈浊气吐出,一晃闪电退却!

    “给我去死!”谭明浚尖锐怒啸,双拳一轰而出!

    三成拳魄!

    灵游强者!

    谈未然如同风落叶,苦苦的等待着似乎决定命运的一刻。几乎毫不犹豫的凝聚神魂,暗自催动(身shēn)轮,同时死死的捏住精血符箓!

    是现在?是等一等?唯有五阶的十重金(身shēn)恐怕熬不过去。

    电光火石之际,谈未然思绪转过若干念头。怎都发现,摆在眼前的,已无可选择!

    唯有拼了!

    谈未然正(欲yù)激发神魂,吃惊的望向天空!

    九天之上,蓝天白云,分外逍遥,格外悠闲。唯有一点光芒极狂飙而下!

    快逾闪电,其势恢弘万千,气势就如九天星坠!

    谭明浚有感,一眼扫视而去神色狂变,流露惊惧之色,看似平凡无奇的一拳轰出。顿时天崩地裂,一个跺足之下,便似令大地摇晃起来。

    五成拳魄和那一道光辉交撞的刹那,爆发出最灿烂的,也最恐怖的气息。一股子气浪,轰然爆烈,如水波涟漪蔓延四面八方,赫然竟将一条山脉轰得四分五裂。

    山崩,无数碎石化为洪流,飞扬在天空,如礼花一样飞溅。

    “怎么会!”谭明浚自信满满的拳魄,竟然被一点光芒给破去,怒睁双目,震惊不已。

    同时,屹立在山巅的冷羽似乎喜悦,也似乎颇有一些心理准备。双足一跺,霞光萦绕十丈,爆出惊人狂啸,闪电扑击向下!

    那一点金光噗嗤一下,竟然将谭明浚的金(身shēn)一举打破。一点金色打在其(身shēn)上,甚至放缓了,能看见那金光猛然波((荡dàng)dàng)起来。一个充满压迫力的气浪,顿时爆开!

    凭两大灵游强者的联袂,勉强是抵挡住这惊人的一击,互相看了一眼,呕出一口鲜血,震惊脱口:“神照境!”

    二十里外,一名蒙面男子负手而立山脉之巅,低沉道:

    “我见姓峰一脉还没死绝!”

    此人仅仅半空漫步,每一步都能横跨五百丈,短短一会就跨越二十里,落在谈未然(身shēn)旁。双眼似乎在跳跃火焰,扫视远方,朗声激啸:“想杀我见姓峰弟子,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红色袍子飘扬而起,飞舞得犹如血浪,配合口所说,端的是气焰滔天!

    谈未然(身shēn)心宽怀,含笑欠(身shēn)行大礼:“弟子谈未然,参见傅太师叔祖!”

    此人名为傅冲,赫然正是见姓峰的长辈。傅冲的下落和联系方法,是谈未然外出之前,许道宁私下告知的,为的就是以防不测。

    “嗯!”傅冲坚毅的目光,触及这少年弟子,顿柔和不少:“道宁跟我说过你,你一路的表现,我看在眼里。”

    一顿,傅冲抬头目光如铁,道:“你做的不错,杀得好!”

    谈未然泛一缕冷意,沉声道:“师父曾交代,太师叔祖您是本峰十五年前召回的后手,不到最要紧最危险关头,不能请您老人家出马现(身shēn)。此次,请您原谅弟子贸然相召!”

    傅冲气势睥睨,浑然没把谭明浚二人放在眼,眼神流露赞许,又道:“这次,本就是本峰最危险的关头。我这一把年纪的老家伙,能为本峰出力效死,实在不易,倒是我要多谢你。”

    谈未然心酸不已。岂止一个傅冲,凡是入了见姓峰的弟子,多少年来一直在外漂泊。有宗门而不能回,和有家不能回是一样的,那感觉必定很煎熬。

    谈未然和傅冲三言两语,谭明浚和冷羽已然色变连连,互相一个眼神,掩不住惊悚之色,几乎不分先后的一步飞遁而逃去!

    傅冲是神照境,这便足够震慑了。

    “没问过我,就想走?”傅冲从鼻孔喷出一记冷哼,充满睥睨气势,弹指一剑,刹那风平浪静!

    傅冲一剑挥洒,一条恐怖的金色浪潮以无比汹涌的方式,滔滔不绝,转瞬蔓延。赫然剑气已像是一道滔天巨浪,肆虐无限!

    这恢弘的剑气无比可怕,谭明浚和冷羽饶是拼命挣扎逃窜,也不由在这金辉当气息渐渐微弱,被((逼bī)bī)迫得几乎是感到窒息!

    恰是这时,一条纤细的白嫩小手悄然无息的伸出来,手腕上抖动着精致小巧的铃铛,发出令人感到天旋地转的奇妙音浪!

    以这女子之手为原点,在奇妙的音符震动下,音浪无形,却是宛如波浪一样,隐隐化为有形,和傅冲放出的滔滔剑魄抗衡!

    短短数个呼吸便烟消云散,那女子闷哼一声,退后数十丈,随手护住狼狈不堪的谭明浚和冷羽。

    云端之三人踏步而下,落在三个山峰之上。赫然分别是一名须发半灰的老人,一名像铁塔一样的男子,一名相貌(娇jiāo)艳的风(情qíng)女子。

    那女子微微后退,那铁塔男子一步踏上前来,凝肃一拳轰过来!

    竟是地动山摇!

    一拳似乎能把空间都打穿,实在爆裂不已。

    傅冲的红色袍子激烈鼓((荡dàng)dàng),转瞬拦截下来,互相轰轰隆隆的数拳交手,掂量出彼此实力,各自撒手退下。

    此前一番交手,气息震((荡dàng)dàng)太激烈。傅冲的面巾此时无声成为飞灰,已露出真面孔来!

    那老人老脸铁青,发出(阴yīn)冷怒吼:“是你!”

    谭明浚张大嘴,震惊的看着傅冲:“是你!”

    两个“是你”,意思显然截然不同。冷羽等人无不望向谭明浚,谭明浚死死盯着傅冲棱角分明的脸孔,错愕万分:“想不到,真没想到……”

    “国师,原来是你。”

    (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