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第五个,天机诛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票好少,老黯跟大家问好,然后求票!

    *****

    秦泊充满理姓,看着奄奄一息的谈未然,缓缓举剑!

    “很抱歉,杀你,是我的责任。我不恨你,你也不必恨我,我杀人人杀我,未必只因仇恨。”

    “你技不如人,所以你躺着等死!”

    谈未然呕出一口鲜血,眼睁睁的看着宝剑落下来,微微张嘴,气息孱弱道:“不错,很多时候,技不如人,本(身shēn)就是取死之道!”

    “我也忘了告诉你,我还有第二滴精血。青莲吐息术!”

    一道清澈的青光,刹那间从谈未然的口迸发出来。秦泊的眼神凝固,瞳孔折(射shè)这那道代表凶险的青光。三瓣青莲以快于奔雷的度轰击在秦泊的腹部,顿时血(肉ròu)模糊,炸得腹部溃烂。

    秦泊(身shēn)子往后连退三步,说话间源源不断的呕出鲜血,失神道:“我错了,我真的没想到,你竟能攒出两滴精血!”

    剑池外,钱有致眼前一黑,只觉天旋地转,喃喃自语:“我怎么也没想到!”

    奄奄一息的谈未然猛烈的咳嗽数声,(身shēn)体至少有数十条入(肉ròu)一寸多的伤痕,几乎每一处都在流血,按着(情qíng)形,要不了一刻就会丢了小命。

    随着第三滴精血化入皮(肉ròu)筋骨之,这时每一条伤口,都在以(肉ròu)眼可见的度痊愈!一处处剑痕伤口,竟然以飞快的度愈合,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伤口就痊愈了三四成。

    一会的工夫,伤口愈合得一丝伤痕都不复存在,俨然从来没有受伤过似的,便是灰败的脸色都恢复红润,哪里像是大量失血的模样。

    秦泊和钱有致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几乎同时倒抽一口气,寒气从心底滋生出来,语气好似梦呓:“第三滴了!”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已彻底惊呆!

    连续三滴精血,只说明,谈未然是一突破为御气境,就已经开辟金府了。这就绝对惊人,秦泊也不过是抱真境才开辟的金府。

    因谈未然的恐怖(肉ròu)(身shēn)力量,旁人都以为他是御气后期。恰好最多能凝三滴精血。

    上苍是公平的,从古到今,没人能在御气之前开辟金府!

    绝没人想到,谈未然在人关境就已开辟金府。就是现在谈未然主动说,也没人会相信。

    许道宁非要小弟子在小秘境加修炼,达到御气境,才肯放他出来。也是因此,一旦达到御气境,他暴露金府的危险,就不会太震撼了。

    秦泊跌落地上按住腹部大口喘息,血色如同退潮一样消散,瞳孔理姓不失,浮现一丝茫然之色:“我败了!”

    腹部已被打得稀烂,他呼吸愈发急促,眼泛出光芒,坚定道:“我败了,但,死的依然是你!”

    “是吗!”谈未然眼神淡淡,伤势痊愈的感觉真好,用力的握住拳头,根本无心废话,上前就要一拳轰杀!

    这时,秦泊轻飘飘的抬起染红鲜血的指头,一指点出,染着鲜血微笑:“是的!”

    “万物催生术!”

    一指点出,谈未然脚底下的绒绒细草,悉数疯狂的长出来。一条条,一把把坚韧的缠住他的腿。他凝眉:“你以为一阶秘术就挡得住我?”

    “当然不。”秦泊微笑,如果一阶秘术能奏效,他早就施展了。若要秘术对谈未然有一定影响,怎都需要二阶!秦泊轻轻的展开左手,用力的一扣:“一阶秘术自然稍差了一些,能阻止你一会就够了!”

    “可,若然是六阶精血符箓呢!”一枚精血精符,赫然正在秦泊的掌心之。

    糟了!谈未然心神一震,眼波一凝,一刹那转过无数的念头。

    看来,今次是少不得要把底牌一下子掀完了!

    谈未然吐出一口无可奈何的浊气,从容不迫的拂袖挥出一指,同样是云淡风轻的一指点出,一霎七孔流血,分外显得可怖!

    充满玄奥的一指!

    钱有致和孙基民几乎不分先后的脸色狂变,心神巨震,一下子就跳起来,颤声道:“这是……”

    钱有致的嘴皮子抖动得就像风落叶,整个脸庞被死灰色笼罩,嘶哑吐出二字:“神通!”这二字,竟隐约是他生平最为难以说出口的二字。

    钱有致悲从心头来,从来没有这么虔诚的祈祷诸天庇佑:“钱某求诸天庇佑!我明心宗下一代的天才弟子,定然不能夭折在此!”

    精血符箓的威能,比起一般的符箓要强多了。而要激发,也需多几个呼吸的时间。

    秦泊凝神激发,当这枚精血符箓激发到一半的时候,秦泊忽然发现自己的真气流转度变慢了,动作变慢了,他眼的茫然一闪而逝,褪为一缕精光:“这是……神通?”

    以他为心的方圆一丈的空间,变慢,然后变得凝固!犹如冻结在琥珀的蚊子一样。

    缓慢到连他吐出的音节引发的空气波动,都隐隐看见,像涟漪一样艰难的向外((荡dàng)dàng)漾。度愈来愈慢,最终,被凝在一丈空间里。

    竟然把声音都固化了!好可怖的神通术!

    察觉这一点,钱有致一口鲜血就直接涌到喉头!

    秦泊处于一个很奇妙的处境,什么都动不了,似乎连汗毛都凝固了。唯一能动的便是神魂,意念一动,自然而然发现凝固出现了一丝松动!

    谈未然脸色青白,眼耳口鼻缓缓淌下鲜血。察觉秦泊的神魂抵挡,他苦苦的抽动神魂,一点一滴的施加上去!

    一个是抱真境,一个是御气境。

    本以为自己的神魂,定然不如对方。孰料,一会的互相抗衡下来,谈未然惊喜交集的发现,自己的神魂竟比以往强大少许,又凝实少许。这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不是谈未然矜持,也不是有意压着这张王牌不肯动用。

    和其他神通术不一样,天机扭曲术是一门极为凶险的神通。若然对方神魂比他强大,动辄便可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若然对方神魂强大到一定程度,甚至是玉石俱焚。

    上次和颜冰之战就是前车之鉴。若无寂灭金册莫名的出现,他当时就和颜冰玉石俱焚了。关键是寂灭金册根本不听使唤。谈未然都不知晓它什么时候出现。

    天机扭曲术,纯粹是一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终极手段。以谈未然当前的修为,实在还不到能从容施展神通术的地步。

    秦泊犹如困在琥珀的蚊子一样,神魂激((荡dàng)dàng)之余,这一丈的凝固空间出现些许的松动!

    好比拉锯战,当松懈一点点的时候,谈未然就重新施加压力,始终无法达到临界点。

    一种恐怖的压力正在缓缓挤压过来,秦泊仿佛隐约能听到那种被挤压得咯嘣咯嘣的声响。如果达到临界点,他就必死无疑。

    天机扭曲术是很凶险,一旦施展,会留给对方一个短暂的抵抗时间。不过,一旦撑过对方的神魂抵抗,就必定得手。

    谈未然神魂猛然冲击,激出一口鲜血!

    一丈空间,顿如琉璃一样支离破碎。秦泊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空间碎裂的滋味,也是最后一次,五脏六腑瞬间就稀烂。

    谈未然眼前一黑,金星萦绕。急促弯腰撑着(身shēn)子,眼耳口鼻不住的流下鲜血,望着还剩下一口气息的秦泊,一步上前将那枚精血符箓一脚踢飞!

    晕眩的跌落在秦泊(身shēn)旁,谈未然喘息好一会,心想幸亏此前的第三滴精血,把(身shēn)体恢复到全盛状态。不然,就真是两败俱伤了。

    “哎!”秦泊气息急促,脸上泛漾着一种不同寻常的红润,眼神迷惘和复杂,似乎想起了很多很多的往事,嘶声道:“能不能求你,帮我一个忙!”

    “就当……”秦泊眼神充满迷幻色彩:“就当给输家的一个安慰。”

    谈未然扭头凝视此人,就是这个人,几乎将他所有的底牌都已((逼bī)bī)出来,堪称他今生遭遇的最强大,最难缠的对手,也是最短暂却最艰难的一战。

    秦泊微笑道:“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杀人不成反被杀,也屡见不鲜。我不奢求什么同(情qíng),也不需要可怜。长生武道之途,多余的七(情qíng)六(欲yù)毫无意义。”

    谈未然凝视他,道:“你说!”

    秦泊红润之色愈浓,他仿佛看着谈未然,又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只求你,帮我给一个叫阿梅的凡人女子带一句话!”

    “告诉她,我对不起她,我欠她的(情qíng),下辈子再还!”

    谈未然淡淡道:“你们明心宗恨我入骨,我未必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里,更加未必能活下来。”

    “你能。”秦泊微笑道:“我们不知道你的(身shēn)份来历,没有几十年很难追查到你。”

    不愧是雄霸一方的诸侯。谈未然心感慨。秦泊目光开始涣散,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下辈子,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双双厮守。”

    谈未然忽然道:“如果有下辈子,你会不会放弃武道,甘愿做一个普通人?”

    秦泊闻言,回光返照似的亢奋呐喊:“武道如此动人,谁舍得放弃!”

    谈未然露出微笑,蕴藏着说不出的味道,是讽刺,是蔑视,是唾弃:“那么,你认为多余的七(情qíng)六(欲yù)无所意义,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面目对阿梅承诺下辈子?”

    “我……”

    良久,秦泊无言以对,目光涣散的望着某处,气息渐渐衰竭。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零五章 第五个,天机诛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