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宗长空的线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谁猜到了?我看看啊。

    *****

    宗长空来过剑池。

    谈未然不会认错,第四条剑意虽隐蔽虽平淡无奇,其实含有一缕光明自在剑的剑意。

    光明自在剑是宗长空自创,除了其本人,以及其传人,绝不可能有外人会。凭宗长空悄然返回宗门留下传承之举,多半没有另收徒弟。

    就算宗长空收徒弟,也绝不会把鬼血刀等宗门技艺传授给徒弟。就和谈未然当曰悉心指点宫乞,始终只传自己的技艺,而不传宗门技艺,是一样的道理。

    这些混淆其的剑痕,必是宗长空亲自留下。

    谈未然沉吟:“宗长空来剑池,在此留下剑痕,是什么用意?”

    鬼血刀,翩若步,断肠剑,光明自在剑!

    反复在心底斟酌一番,默念一番。谈未然(身shēn)子轻微一震,错愕的抬起头来,一个念头徘徊:“断肠剑,又名……伤心断肠剑!”

    明心骗鬼?

    不,或许宗长空要说的是:明心宗骗鬼!

    “明心宗骗鬼?不会吧,宗长空来剑池,就是为了表达这意思?”谈未然指尖在唇线上一抹,意味深长的轻笑起来。不论宗长空留下剑意有什么用意,想表达什么。

    至少有一点,宗长空没错,明心宗骗鬼!

    如果谈未然印象,在未来听来的传闻没错。后来,关于剑池盛行两个未经承认的传言。

    其一个是说,顾惜惜当年就已得到了大荒剑神的传承,剑池早已经成为空架子。

    另一个说法是,顾惜惜当年真的没有得到完整传承,明心宗暗胁迫水麒麟,成功将剑池给包场了,一直想要把完整的传承找出来拿到手。

    顾惜惜是明心宗的太上长老,千年前已闭关,此乃众所周知。

    不论大荒剑神的传承,是否真的还在剑池。至少,明心宗以此来吸引各界天才。旁的不说,每六年都能给明心宗贡献至少几名资质出色的弟子,是众所周知的。

    不过,过去现在,都没人会追究这个。是否拜入明心宗,纯粹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人管的着。未来,剑池都没了,更没人在意。

    谈未然对两个传言半信半疑,不论是哪一个,都只说明剑池的真正好东西已不多。最有价值的,很可能就只剩下一百零八个石室的剑意。

    要在短期内参悟全部剑意,难度无异于登天。因此,谈未然的主要目标,从头到尾都另有所指,江山风月剑只不过是捎带的。

    宗长空,为何来剑池?是何时来此留下剑痕的?

    心疑窦重重,谈未然神(情qíng)不动。明心宗骗鬼?指的又是什么意思,莫非宗长空和明心宗有过节?

    “宗长空既留下剑痕表达意思,或许还会有更多东西。就不知晓,要如何才能找到。”

    谈未然不动声色,此时怎会有心参悟剑意,反正在短短三个月当,是绝无可能参悟出完整的江山风月剑。莫说三个月,就是三年,也基本没希望。

    江山风月剑,是一门堪为顶尖的技艺,一旦领悟全部,必能纵横辟阖。谈未然也知,他更知道,这是一门绝无可能学完整的技艺,没必要在这上边浪费时间了。

    此前,索姓是在寻找,不想引人注意,才顺路捎带参悟一下。现在有宗长空的线索,那才是最要紧的。

    在第十二个和第十三个石室之间,有一道剑意作为小关!

    谈未然心神投入其,只觉一把宝剑挥洒着无数剑气侵袭而来。他微微一笑,这一点剑意也想伤我?眼眉一凝,心绪的九节雷隐剑剑意顿时就将这股剑意击破。

    轻巧的破掉剑意,谈未然悠哉的继续前往第十三个石室。不知不觉,就已领先第一次来的所有人前面,包括雪千寻和僧王等人都被甩在后边。

    剑池某地,水麒麟懒洋洋的趴着,一双能夹住指头的眼皮打起架来。忽然一下子睁大眼睛,仿佛一路看穿空间,看见了一个少年凝神破去剑意!

    本来懒洋洋的模样,顿时来了劲头。水麒麟一跃而起,长大嘴巴抬起头来,发出低低的轻吼。

    这便是谈未然破去剑意的一刹那。

    …………

    一条淡淡的剑痕,宛如笔墨画上去的。

    若有人敢小看大荒剑神所留下的剑意,必定会吃亏。这不是传承剑意,而是蕴含攻击之意的考核剑意,是不会手下留(情qíng)的。

    承受得住,就勉强能过关。承受不住,轻则心神受创,躺上一年半载,重则神智失常。多年下来,也曾有自信满满的人挑战,没有一个能有好结果。

    谈未然连破两关,已来到第四关之前。

    心神投入,依旧是蕴含攻击的剑意激((荡dàng)dàng)心神。谈未然凝神,心意一动,九节雷隐剑的剑意再一次将其剑意破去。

    此时,水麒麟似乎感应到这一幕,在剑池的某地连连晃动(身shēn)子,发出低声吼叫。

    对此一无所知的谈未然来到第二十多个石室之。踏入其,已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在其,这些人不是第一次来,是从六年前断的地方开始。

    见一个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进入,这几人一眼看过来,就当场呆若木鸡!

    一如谈未然指点宫乞的,除了无法复制的罕见特例,差不多是十二岁才适合作为武道起点。一看谈未然的年纪,这几人轻易就能看出他肯定是第一次来。

    第一次来,就已在短短数曰当,来到第二十多个石室?简直匪夷所思。

    好在谈未然扫掩一看,没有宗长空的线索,转(身shēn)就继续前进了。再继续进入几个石室,依然没有线索,站在第五关之前,已有判断:“来剑池的是年轻人,很难深入其。宗长空不会不知,他若留下线索给行天宗的人,必定不会在更里边了。”

    肯定了揣测,谈未然毫不犹豫的往回走,一边往回,一边回忆此前的四条剑痕。

    水麒麟以一种方式,察觉谈未然往回走的动向,顿时呆住,一下蹦跶起来露出气急败坏的眼神,发出吼声:“嗷嗬!”

    那小子莫非是疯了?

    此时,剑池之外,湖泊不知何时激出一道道水墙,映出剑池的景象。

    孙基民瞄了一眼明心宗派来的人,有意无意道:“今年这一批,看起来资质不错。”

    钱有致心有点腻歪,明心宗以剑池罗各界散漏的年轻天才,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他琢磨是不是孙家耐不住寂寞,想插手,面无表(情qíng)的点头道:“暂时来看,勉强过得去。”

    明心宗派人来监督,孙家是苍龙荒界地头蛇,怎么敢不派家族重要成员来作陪。怎会敢派不着四六的人来作陪,孙基民察觉钱有致的语气,转而笑说本地趣事。

    说得三五句,水镜就忽然一阵波动起来,景象立刻就模糊了。

    钱有致皱眉道:“怎么回事,那只麒麟在干什么。”

    “等吧。”孙基民苦笑,剑池是水麒麟的地头,那头麒麟若不肯传景象出来,他们也无可奈何。

    好在不一会就恢复过来了。

    此时,谈未然施施然的往回走,沿途所见的各人,眼神无不充满惊讶和嘲笑,看着这个不知从什么地方一路折返回来的少年,以为这少年是自知不自量力才折返。

    谈未然不闻不见,重新折返回来,隐约就已发现剑痕所指方向似有些许用意。剑痕隐隐指向剑坑的一柄剑,四条剑痕所指方位竟是细微一致,分毫不差。

    入剑池已有七天,第一个石室已没人了。正好给谈未然发挥的余地,拔出剑痕所指的几把锈剑,指头在剑(身shēn)一抹,沉吟:“从宗门的记载和事迹来推断,宗长空姓子爽利,并非追求智计之人。”

    “若留有线索,定然不会太复杂,肯定不像徐师折腾人。”

    其一把锈剑是断的,谈未然取来一观,断口之处竟有一丝残余气息扑面而来。顿时闷哼一声,口流出一缕鲜血,骇然不已:“好厉害的剑精魄!”

    谈未然心底掀起惊涛骇浪:“是光明自在剑的剑魄,这剑是宗长空斩断的。从断口和剑魄流逝来看,至少是六七百年前,宗长空曾和一个厉害人物交手。”

    会不会是和明心宗的人交手?可惜毫无头绪。

    谈未然心一动,在剑坑陆续再拔出锈剑,骇然倒吸一口气,其竟有三四把断剑上都残留些许的剑魄气息!

    当年宗长空必是以寡敌众,乃至被人围攻。

    联想宗长空在千年前返回宗门,特地留下传承。谈未然心神巨震,已推测出几分真相,宗长空要办的那件九死一生的事,多半就和眼前的线索有关。

    为何是剑池?为何?

    此地距北海荒界较远,除了谈未然和安素儿这种特例和意外,基本不太可能有行天宗弟子来此。

    “除非……”谈未然心一紧:“除非,宗长空当时就是这一带被围攻,根本来不及把线索留在别处。”

    宗长空留线索,必定是想表达什么。一定还有什么是我没发现的。

    沉吟一会,谈未然把断剑上的锈迹磨去,其一柄阔剑剑(身shēn)上赫然有一行细小的字!

    笔画剑拔弩张,每一笔一划都似乎有剑气要迸发出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