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黑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刚码完,累惨我了。

    *****

    人在不同的阶段,往往会有不同的迷思。

    一个武者一生当,每一个阶段必定有无数的疑问,无数的迷思。唯心的问题,暂且不说。

    从第一天修炼,然后一直下去,将会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会贯穿很多武者的绝大部分人生,大多数阶段。

    修为和技艺,什么更重要?

    除非长辈本(身shēn)观点有所偏颇,除非本(身shēn)立场和流派不同。否则,几乎每一个年轻人在一开始问出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必定是“都是一般无二的重要”。此乃公论。

    公论,不是定论。首先,清修士一定不会承认。实际上,每一个武者自然而然会有自己的答案,和选择。

    谈未然也问过,一度信以为真。然后,又在后来,和所有年轻武者一样,随着自家的经历,在修为和技艺之间来回的摇摆不定。

    如果,你被一名修为远不如自己的人击败,你会倾向于技艺。就像安素儿,谈未然也曾如此。

    如果,你发现自己的寿命远不如同辈武者,你会倾向修为。就像曾经沉迷技艺,在寿命终点来临前,手忙脚乱急于练气的无数武者。

    答案从来是不一样的。有人,就有不一样的心思,不一样的经历,自然而然就有不一样的答案,和选择。

    修为和技艺,一样重要。是公论,是经验之谈。归根结底,更加是前辈的忠告。

    并非心志不坚。如果你亲眼目睹,一名御气境凭技艺击败灵游境,那么,很多心思都会因此而动摇。在未来那个天才辈出的年代,越两个大境界,一点都不稀罕。

    谈未然曾因(身shēn)轮残破,而被迫走上技艺的道路。和散修相似,只不过,大多数散修是因为缺乏修炼资源,不论主动还是被迫,都只有选择技艺来千锤百炼。

    散修出强者,是不变的老传统。谈未然前世就是散修。

    今时今曰的谈未然,不会再因此而摇摆不定了。修为和技艺,在长生武道这个大前提下,修为是根本,技艺是手段,长生是终极目标,很难分出主次高下。

    莫名其妙的想着往事,想着未来的种种,谈未然微微感叹,亦有按捺不住的冲动。

    能和那些绝世天才,共存在一个时代,也许是悲哀。但,也许是一种激励。他从来没说过,不过,和那些绝世天才站在一个舞台上,是他的追求之一。

    “冰封千里。”

    将秘藏花含在口。谈未然神色不变,凝注气息缓缓的将其炼化。当花瓣一点点的划去,宛如衣裳一样褪去,露出其的花蕊。

    花蕊,犹若凝结的琉璃,泛漾着令人窒息的动人美丽。温柔的化作一股暖流,与此同时自然而然的,清气上升,无数的意念涌入脑海。

    很有力量的篆刻在脑海,令人无法忘怀。

    无穷无尽的感觉,像是徐遇亲自传递过来一样,把种种关于冰封千里的修炼心得和感悟,一应浮现在谈未然的神魂之。

    交感果秘藏花的玄妙,妙就妙在此处。能将一项技艺的所有领悟和心得,融入其,传给另一个人,能够令得另一个人轻而易举的得到传承。

    一幅幅画面,是徐遇施展和修炼冰封千里,那些惊人的感悟杂乱无章的在脑海激((荡dàng)dàng),一页页的来回翻动。

    “想不到,徐师还很细腻。”谈未然微笑,他真怕徐遇粗暴的把秘术封入秘藏花,直接将所有修炼相关统统塞过来,那便糟了。

    一并塞过来,那就不是谈未然自己的感悟,而是徐遇的。意志脆弱的,甚至可能因此被影响未来的路,最坏的结果就是连少部分的姓格都会被影响,乃至改变。

    相传,神通术和金府秘术涉及天地法则,因此无法以正常的方式来传播。所以,没有交感果和秘藏花之类的宝物,哪怕师父也无法传授给弟子。

    此类传承,好就好在有前辈的心得和经验指明方向,不会陷入太多的迷思。

    潜心下来,谈未然花费一天一夜,将种种一应消化,轻松的将冰封千里修炼入门。

    许道宁的双生金梭,徐遇的冰封千里。自己的青莲吐息术。多了应敌手段,谈未然满意又无奈:“要多抽一些时间,来修炼双生金梭和冰封千里。不然,就浪费了。”

    技艺的多少,是次要的。能否专精,才是最重要的。专注少数技艺,会在前期锋芒毕露,专注多数技艺,沉淀到后期会奠定不可一世的实力。

    当然,这一条规律,是对大多数武者。对于少数天才,这条规律并不成立。

    一时的强大,绝非一直的强大。除了少数注定会腾飞的天才,没人能一直的处于强大的领先地位,并且一直领先下去。

    …………

    “好俊的少年。”

    一名英俊的少年一脸悠哉的踏入店铺,谈欢惊讶的打量一眼,不过,长得好看的人多了,又懒洋洋的缩回(身shēn)子,继续打哈欠。

    每一个地方,必定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谈欢的店铺就属于这一种,主要是买卖,从这里把血迹累累的东西卖到远方,再把远方的充满肮脏的东西卖到这里。

    谈欢知道这一行很肮脏,不过,他要修炼,就要赚钱,有些事总是要做的。不论是不是他做,都会有人来做。

    谈未然转悠一会,转(身shēn)扣指敲动:“我找人,杨兴留在这里的那个人。”

    谈欢惊讶的抬头,怀疑的目光一闪:“你是说,巴宏图?”

    看来对方已经知道巴宏图的(身shēn)份了。谈未然微笑道:“不错,东武荒界霸天王的儿子。”他知道这是销赃的地方,对方不怕什么霸天王。

    谈欢摊手,无奈道:“你来晚了。巴宏图已经被人带走。”

    “是谁?”谈未然笑笑,知趣的取了一百块灵石放在案头。

    “行有行规。”谈欢正色,将这些灵石推回去,道:“是天机营的人。”

    谈未然心知肚明,肯定是眼前这人,把巴宏图(身shēn)份弄明白之后,卖给了天机营。不过,他也无心追究这个,转(身shēn)要走,被谈欢喊住。

    “小兄弟,如果你是打算去天机营要人,我免费给你一个忠告,最好不要招惹那帮人。天机营不好惹,哪怕只是本地的分支,也不是你能招惹的。”

    谈未然点头致谢,谈欢声线干涩道:“杨兴死了?”见谈未然的微笑,他立刻就知道答案。

    谈未然心一动,道:“想不想做一笔大生意?”

    谈欢伤感一会,立刻抬头,眼睛放光。谈未然自管自的取出一张地图,道:“此乃剑池地图。我可以送给你们,任凭你们处置。”

    “你要什么。”谈欢精光一闪。

    谈未然微笑道:“天机营暗派遣大量高手,为东武荒界的霸天王征战,我只要你们将这个消息在最短的时间里放出去。顺便派人把这条消息,通知东武侯。”

    “天机营要引火烧(身shēn)了。”谈欢幸灾乐祸,眼神一动道:“你是东武侯的什么人?”

    见谈未然老辣的不动声色,谈欢心嘀咕哪里来的少年居然这么老江湖,他皱眉道:“此事不好办,如果被天机营查出来,那就该我们惹祸上(身shēn)了。”

    谈未然哑然失笑道:“黑楼也会害怕?”

    谈欢心头猛然震动,(胸xiōng)腔惊涛骇浪。这少年怎么会知道“黑楼”,须知,“黑楼”真正的成立,也不过是这数十年。莫说其他,就是“黑楼”分布各地的“黑店”的自己人,也未必知道。

    谈欢震骇(欲yù)绝,须知,此时的“黑楼”成立不久,内部的许多人和事都没有把头绪弄清楚的,此事可谓极为隐秘。遑论一个外人,何况是一个年纪十三四岁的少年。

    被谈欢充满惊疑的眼神盯着,谈未然洒然一笑,这个时代,没人比他更清楚“黑楼”的前世今生。

    把剑池地图留下:“此外,告诉霸天王,要么向东武侯投降,要么就赶紧再生一个儿子。因为他唯一的儿子就在我手上,等若在东武侯手上。”

    谈欢目光一凝,强忍心头震撼,道:“小兄弟很有自信,不过,你这么说,不像是帮东武侯,像是((逼bī)bī)霸天王和东武侯拼命。”

    真正的枭雄,是绝不会为了一个儿子,哪怕是唯一的儿子而毁灭基业。不论霸天王是否真正枭雄,几乎都没可能投降,反而最大可能就是被激怒,和东武侯拼命!

    “拼命不好?”谈未然反问,他本来就是要((逼bī)bī)霸天王拼命。要么败,要么胜,这是他的未雨绸缪。

    谈欢凛然,顿时就知道眼前少年,绝不是没有头脑,凝神道:“小兄弟,你说得出黑楼二字,也就算是半个自己人。我不妨给你一个忠告。”

    “天机营那帮人是真的不好惹,要名声有名声,要实力有实力。不说你有没有实力去惹,就是你成功了,你的名声就坏了,只会踩得一脚狗屎。”

    谈未然转(身shēn)走了,留下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天机营就是这么想的。”

    谈欢愣住半天,猛然一激灵道:“真是后生可畏啊。这小子怎么会知道黑楼?莫非,他是自己人的子孙?”

    “此事太诡异了,必须立刻报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三章 “黑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