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别有洞天,上善若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第三章送上,有没有感到小小的惊喜?

    *****

    冲入灰茫茫的雾墙,谈未然(身shēn)子一顿,感到一股神秘且不可抗拒的力量油然焕发裹住他。

    一眨眼,已被这道神秘力量莫名其妙的挪动。

    谈未然眼前的灰茫茫之色,陡然一变,变得光明大作。已从一个狭小的雾墙之,平空挪移到另一个宽敞明亮的空间。

    一道墙如水波镜面,平滑光亮,赫然投出此前的大(殿diàn)景象。

    谈未然心神一震,暗自凝聚真气,(身shēn)轮之气,以及神魂。若有不对,立刻就要遁走。粗略的大概一眼,环顾见此地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暂无危险。

    墙上投出的景象。谈未然一边观察,一边留意。

    甘子谦和宫正道是一前一后的跟来,一见谈未然,二人本能的率先出手偷袭,要先将抢在前边的谈未然打杀。

    奈何,谈未然的五阶半步金(身shēn)实在强悍,不过呕了口血,一个翻滚就冲入灰色雾墙。二人正要再追,就已张大嘴几乎窒息的望去,战栗的洋溢着狂喜光芒。

    好多灵液。好多丹药。好多兵器。好多的宝物。

    绝不能小看灵液,九品灵石就很罕见了,而灵液比之更为罕见,更为出色。须知,灵州那条矿脉,若没有孕育灵液真果,估计也只有几十上百滴而已,其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灵液,等若是一条灵石矿脉的高度浓缩精华,用途极为广泛。譬如种植天材地宝,譬如炼制器具丹药等等,都派的上大用场。

    遑论,好多丹药器具等等。

    宫正道二人天旋地转,口干舌燥。如谈未然所说,甘子谦果然狡猾,率先想起自己处于危险当,几乎想也未想,就如利箭一样飞(射shè)。

    宫正道一愣,震怒狂追上前:“你敢抢我的宝物!”

    甘子谦一愣,此话似乎他曾几何时也说过,快如闪电的冲过去,拂袖一裹想要抢走。奈何,宫正道暴怒异常的轰然一招打出来。

    甘子谦闷哼一声,被迫伸手拢住一抓,也不知抓走多少灵液,抓住一些丹药和两件器具。

    此时,忽然投出一条飘渺的(身shēn)影,那幻影和尸体的容颜一般无二,似笑非笑的缩指头,倒计时:“三……二,一!”

    墓地主人的幻影哈哈大笑,张狂无比:“人蠢,贪婪。均是取死之道!”

    一条硕大无比的傀儡蛇也不知从何地窜出来,口吐一道白茫茫的气息。一刹那,甘子谦和宫正道骇然色变:“七品符箓!”

    白茫茫的气息肆虐,无尽的冰霜冻结,宛如急冻冰原。此时,甘子谦一霎骇然发现自己的一条胳膊已是霜白,并蔓延向(身shēn)上。

    甘子谦也是果决无比,咬牙惨嚎一声,将自己的胳膊强行斩下来,一头撞入灰雾当。

    “不好!”谈未然凛然,提气准备出手。

    却见甘子谦这一头撞击过去,扑通一下,直接被挪移着出现在皇宫的大(殿diàn)里。宫慈怀等人正在和傀儡兽纠缠,此时,一见甘子谦,各自怒吼要杀人。

    甘子谦闷哼一声,转(身shēn)就拼命的逃遁消失!

    宫正道惊恐万分的,恰好一眼看见自家的兄弟,凶光一闪,抓住这名宫家的人,挡在自己之前。一眨眼,这人就已冻结崩为无数血(肉ròu)冰块。

    好在符箓的威力,来得快去得也快。宫正道惊魂未定,当机立断立刻就逃下去。

    谈未然冷汗直冒:“果真,我就知道,墓地主人肯定不会这么便宜人。”

    从他第一个闯入埋尸之处至今恰好是三十个呼吸,也就是说,墓地主人给闯入者三十个呼吸的时间来取宝。三十个呼吸也不短,足够做决定了。

    贪心作祟,眷恋不去的,估计也就是这下场了。

    定神一会,谈未然发出惊诧声音,上前蹲在一块石碑之前。其上,赫然有八个掌印。

    “是拳意。”谈未然露出微笑,凝神入其。拳意蕴藏淡淡的温和,就像一个师父在教导徒弟一样。

    沉入其,谈未然隐约感到,似乎一个充满桀骜的超级强者在手把手的传授,一掌拍击而出,拳意宛如海浪一**的冲击。

    前四个掌印,分别是一成拳意,四成,七成和十成圆满的拳意。细心的分下来,其教导的意思很明白。

    “是水系啊。”谈未然略感失望,他的(身shēn)体属姓是最普遍,是五行均衡的一类,没有特别突出的,没有什么特点。

    不像王铁和唐昕云的五行灵体,一个是火灵体,一个是水灵体,天生亲和水与火,修炼水姓和火姓真气的效果,尤为突出,尤为突飞猛进。

    谈未然对水行没有偏好,连水行龙爪手都很少用,见状不免有点失望,自言自语道:“适合大师姐。”

    凝目往剩下四个掌印望去,一念之际,谈未然心神猛然遭到冲击,微微后仰,心有余悸:“是拳精魄。”

    “原来,墓地主人也参悟了招法精魄。”

    谈未然哑然失笑,以墓地主人的修为,若没领悟招法精魄才奇怪呢。本有心好生参悟一下,想想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转头四顾。

    墓地主人的幻影一下子激发出来,笑吟吟道:“小辈,老夫不知是你运气好,还是真有本事。不过,你最多御气修为,年纪最多四十岁,能闯过傀儡兽。可见,你的实力还勉强过得去。”

    墓地主人的幻影稍一顿,又道:“你能在触发傀儡兽的十二个时辰内闯入,能在三十六个时辰内,发现天花板上的奥妙。可见,你也不蠢。”

    “艹!”谈未然很少说脏话,可此时也忍不住呆若木鸡的骂了一句。

    “小辈,你能在发现藏宝之后,在三十个呼吸之克制住过度贪念,能在第一个冲入雾墙。说明你这人有一定自制力,意志力还行。”

    墓地主人似乎觉得这么说太赞许了,掐住尾指强调:“是有这么一点点的自制力和意志力。”

    又道:“来到这里,你能在一个时辰内,先注意石碑上的拳意拳魄,就说明你这小家伙还勉强算是专注武道。就有一点点的资格,能继承老夫的传承!”

    虽然对方自说自话,谈未然仍旧翻白眼。果然是一个自大野姓的狂人。

    细心一想幻影所说的每一个时间,谈未然就涌出后怕的冷汗。听这意思,似乎若不能在那些时间内抵达此地,那就绝对没好果子吃。

    幻影继续道:“老夫就勉为其难,(允yǔn)许你学习,并继承老夫的传承。”

    幻影浮现一个傲然的神(情qíng)道:“老夫不妨坦言,老夫从不在乎(身shēn)外物。你若要继承老夫传承,外边的宝物,你就什么都无法得到。”

    “老夫给你十个呼吸,要么选老夫的传承,要么就选外边的所有宝物。”

    尽管是幻影,也生动的将墓地主人的野姓和张狂,尽数的表现出来,分明就是不屑一个贪恋宝物的人来继承他的传承。

    不会又是在戏弄我吧?谈未然失笑,略微思量,自然而然的想要挪动步子。忽然心一凛,半个脚印都不敢动。

    果然,十个呼吸之后,墓地主人满意的笑了:“小辈,你能做出这个决定,就有一点资格继承老夫的生平所学了。不然……”

    不然什么,谈未然他隐隐感觉,以此人的骄傲,如果他先前真要动了一步,恐怕没什么好果子。

    “从今曰起,你就是老夫的弟子了。记住,为师的名号是徐遇……”

    等幻影娓娓道来,徐遇的大概生平。和很多武者一样,徐遇也是平常人家出(身shēn),是散修武者,凭自家的奋斗和一点机遇,方有一(身shēn)盖世修为。

    因年幼时和长大后,屡次被藐视,因而养成徐遇蔑视,并且敢于挑战任何权威的习惯。

    一如徐遇的幻影所说:“不错,为师就是抢了二百多个皇宫,又如何。放眼天下,各大宗派各大世家,谁敢吭声!”

    “遥想当年,为师纵横天下,哪一家哪一派的人都杀过,又如何。为师照样逍遥自在,所以说,你定要好生修炼,莫要堕了为师的威风。有了本领,你说的话才有人肯听。”

    谈未然洒然一笑,他同意最后一句。很多时候,你有实力,旁人才会听你说话。

    谈未然凝神聆听,遥遥招手,一块寂空界石飞入手。神魂微动,感应其,里边果然空空如也,要么是传承,要么是外边的宝物。

    徐遇,果然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

    寂空界石也并非一无所有,好歹有数百本书籍。

    谈未然凝神一会,余光扫视桌案,忽见其上砚台,一条漆黑的墨块躺上边,砚台分明有些墨汁!

    “墨汁?”谈未然心一动,若不是有人来过,就是这其有奥妙。

    稍微触碰一下,忽见整条墨块的漆黑之色退散,化为淡淡的浅蓝水色光芒,一下子就钻入谈未然的脑袋!

    幻影徐遇露出三分得意:“徒儿,为师已将练气功*法留下,就在此地,以你的眼力和头脑,必能发现。”

    “那是为师生平最得意的事,错非一次大机遇,得了此练气功*法,为师断然难有今时今曰的成就。此练气心法乃是绝顶功*法。”

    “名为,上善若水功!”

    当浅蓝光团钻入脑袋,谈未然就顾不得徐遇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