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十成拳意,乾坤坐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今天把作息调整正常了。哈哈,老黯太得意了。不过刚发现,这两天票好少啊,大家多来几张票庆祝下下吧。

    *****

    五指飘动,如飞絮一样轻飘飘的扬在半空。

    谈未然挥动的五指,酝酿着说不出的轻快写意,怎也难以将之和杀人招法联系在一起,像是在白纸上挥毫作画的美感。

    然而,宝生一霎色变,不敢有半分的掉以轻心,更加不会以为是写意。

    宛如飞龙在天,一跃直上九天,凌然轻柔的扑击下来。五指挥动之际,一条狰狞的青龙腾云驾雾,飞到最高点,无穷无尽的气息排山倒海的轰击下来。

    “木行龙爪手!”

    谈未然一口气息吞吐,似(欲yù)吞天:“木克土。我看你怎么招架!”

    宝生的瞳孔之,那一条青龙看似轻柔,其实暗藏狂风暴雨的扑来,竟是愈来愈是膨胀,愈是惊惧!

    轰隆一霎交撞!

    十成拳意!

    竟然是十成拳意!怎么可能。

    以谈未然的年纪,就是有小秘境加,也鲜少有人在这么年轻就修炼出拳意。遑论,谈未然一拳打出的,赫然是十成圆满拳意!

    十成,就是真意圆满,就是登峰造极。

    年纪轻轻,就已将真意锤炼到登峰造极,那就绝非机缘巧合能描述的,只能说明眼前的少年悟姓太惊人了。

    宝生的眼浮现难以言喻的色彩和惊惧,骇然(欲yù)绝的发现,这恐怖的暗劲已悄然打透入体内!宛如一条海浪,在(身shēn)体激((荡dàng)dàng)蔓延,展开猛烈冲击。

    “噗!”宝生的脸上浮现一道青气,霞光自体内迸发出来,厉喝喷出一口鲜血:“寒山金(身shēn)!”

    谈未然冷酷的揉(身shēn)上前,挥动十指化为狂龙,一下下的锤过去,炸出惊雷滚滚:“原来你是天龙寺的弟子。”

    宝生一口鲜血喷出,一招和谈未然对轰一招,凭修为将谈未然打退,厉声:“我有四阶金(身shēn),我看你怎么跟我打!”

    谈未然闷哼,喉头一甜,闷出一口血丝,冷哼道:“金(身shēn)四阶不过练得筋骨,我就不信你的五脏六腑是铁打的!”

    “再接我一招龙爪手!”

    凌空飞起,一招木行龙爪手轻飘飘的送下,看似写意,实则霸道惊人无比。宛如重锤一样轰下,宝生(身shēn)法和谈未然不相上下,根本闪避不了。

    木行的绵绵暗劲,就一如生机勃勃一样,表面平和暗狂暴的打入体内,一**的搅动起来,五脏六腑都似乎要翻转过来。

    五行龙爪手,本非多么上乘的技艺。能被谈未然看挑定精修,其最大优点就是分为五行,临场轮流施展,应变效果极为杰出。

    宝生的功*法和技艺,显然偏向土行。谈未然以木行龙爪手,恰到好处的形成一定克制效果。

    宝生怒睁双目,端的犹若怒目金刚一般,心叫苦连天,一招招的硬接谈未然(阴yīn)损无比,暗劲连绵的木行龙爪手。

    一招招,就如同重锤一样,打得地面不住的迸裂。好大的声势。

    宝生一口鲜血喷出来,谈未然也不由一口鲜血呕出。宝生见状,电光火石之际已想通,颓丧心(情qíng)((荡dàng)dàng)然无存,狂喜大笑:“你的修为始终是弱点,你不是我的对手!”

    “打下去就知道了!”谈未然丝毫不为之所动,冷冷的又是一招打崩出去。互相一个交错,闷哼一声,又是一丝鲜血浸透出来。

    绝对是硬碰硬的打法!

    高大健壮的宝生,竟然被一个矮了一个半头的少年,一下下的跃起,宛如狂霸的重锤一样轰下来。强壮高大的一方,竟然被轰得步步后退。

    此幕,若落在旁人眼,怕是不可思议之极。

    谈未然吃亏在修为,更吃亏在宝生的特点,((逼bī)bī)得谈未然必须硬碰硬。一旦硬碰硬,修为差的弱点就被放到最大了。

    宝生气急败坏,又一口鲜血激(射shè)出来,怒吼:“你疯了!再这么打下去,会两败俱伤的。不如你我罢手……”

    轰隆!宝生一步后撤,将地面踩得崩裂,才将谈未然轰来的恐怖蛮力卸掉!

    几乎此时,二人同时色变。有人在靠近!不止一个,来意不善。

    眼神交错,谈未然和宝生同时大喝:“罢手!”

    一触即分,谈未然不假思索的翻滚向左侧后撤,半躺半卧的效法兔子蹬鹰,双足一脚弹(射shè)出去。一名正好从山岭下掠上来的灰衣男子被蹬在(胸xiōng)膛上,当场气绝(身shēn)亡。

    谈未然绝无迟疑的一跃而起,半步金(身shēn)护体,吃住其一名灰衣人的一击。气血沸腾之余,一抓将此人的脑袋抓爆,顿就宛如苍鹰划过一条惊人弧度,直接坠落下山岭。

    堪称兔起鹘落,一眨眼的功夫,谈未然就好像早已想好退路一样消失了。

    “他……”宝生错愕不已,思绪转动,此时才想通,为什么谈未然选择在此地和他交手!几乎当场气的吐血:“这小子,简直,简直成精了。”

    灰衣人重重叠叠的围过来。宝生此时才知道,什么是(欲yù)罢不能!

    …………

    苍翠山林,谈未然矮小(身shēn)影从天而降,气血沸腾之际一口鲜血呕出来。

    快要跌落之时,谈未然不慌不忙的一擦嘴巴,认出一株树木:“软银树最柔韧!”

    一个凌空抱住树梢,缓冲掉他坠落之势。再是顺势一个弹动,就被软银树弹飞老远。很快谈未然跌跌撞撞的落下大地,止不住的从一个陡峭山坡上滚下来。

    隐隐听闻山岭上的打斗,谈未然咧嘴一笑,想也不想拔腿就快如利箭的飞掠。

    重新钻入此前的洞口,沿着甬道一路转悠,很快便来到他自己挖出的那一条狭小甬道。稍微深入,便在其一处重新挖开一个容(身shēn)之地。

    将洞口封住,盘腿坐入其。谈未然急忙塞了一枚丹药入口,运转真气,化掉药效,温润的调养内伤,将淤血((逼bī)bī)出来。徐徐吐了口气,才是恢复少许红润。

    “天龙寺!”

    谈未然若有所思,取来一滴灵液。水滴形状的灵液晶莹剔透,放入口,入口就化为凉丝丝的液体流入腹。

    高度浓缩的灵液,化为无穷无尽的灵气滋养(身shēn)体。谈未然默不作声的催化掉,运转心法一点一滴的将其炼化为真气,寂灭歌诀不住的顺应涤((荡dàng)dàng)(身shēn)体。

    莫要小瞧一滴灵液,其蕴藏高度浓缩的灵气,实则非同小可。

    一滴就当得此时谈未然修炼两个月的功效,只一滴内伤就好了七成。下丹田气机蠢蠢(欲yù)动,加之此前的积累,随着心法一发突破达到观微第九重!

    细细一数,还有十三滴灵液。

    灵液真果,是绝对的好东西。可惜,暂时不能单独服用。

    “不急。”谈未然想起宝生大概正在被围攻,顿时露出微笑:“且看!”

    暂在此地藏(身shēn),修炼了三天三夜。谈未然才悄然的破关,一路沿着甬道,深入(阴yīn)寒之地。

    注意甬道没被挖掉,谈未然微微皱眉。一路深入其,飞快来到地底(阴yīn)寒之地,一股股的(阴yīn)寒气息扑面而来。几乎令谈未然一(身shēn)都快要冻僵了。

    谈未然浑然不觉,只错愕万分的细心感应这股(阴yīn)寒之气的某种淡淡气息。脸色渐变,铁青着脸,杀意毕露:

    “冥气!”

    竟然是冥气!此地,竟是(阴yīn)冥之地。此地(阴yīn)寒气息所混杂的一丝丝气息,赫然是与九幽同源的(阴yīn)冥之气。

    谈未然心一沉,冰寒刺骨的环顾一周,神色大变的扑上前,已经辨认出来:“这是,这是……”

    “乾坤道标的牵引坐标!”

    谈未然心神巨震,骇然倒抽一口气,浮现一缕青气。

    前世关于黄泉战争,有种种传言。其最广泛,最可靠的说法。就是说,黄泉道等各大宗派发起黄泉战争,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不朽道统。

    相传,为求不朽道统,黄泉道不惜亲自牵头,联袂三生道和镇魂道等大宗派,酝酿千年才发动了此次席卷万界的黄泉战争。

    从来无人知晓,这是真是假。不过,看上去最有说服力的。

    谈未然深深吸了口气,压住心头的惊涛骇浪。

    说黄泉战争酝酿多年,谈未然绝对相信。不然,黄泉道和三生道为何相隔千山万水的来到北海荒界,收了大赵十三皇子和未来的小明王为徒。

    牵引坐标,就是信号!

    …………

    “我佛慈悲!”

    宝生已无前几曰的狼狈,一(身shēn)干净素净的打扮,冷静的来到这个洞口,低声喃喃几句,大步走入其。

    苍翠远山之巅,和风徐徐吹过,树木缓缓起伏摆动,明理空冷冷的负手而立在树下,凝视钻入山洞的那一条(身shēn)影:“就知道你不会死心!”

    明理空剩下的几名属下,无不用仇恨的目光,望向那个他们其实看不见的僧人(身shēn)影。

    三曰前,那僧人冷酷无比的击杀他们当的大部分,如今已只剩下这几人了。

    明理空面无表(情qíng)的冷静等待良久,仰头望天道:“没人来了。”

    一转(身shēn),明理空冷酷的一剑刺入其一人(胸xiōng)膛,再将另一人的首级摘下。短短一会的功夫,剩下四名属下死不瞑目的倒下在血泊当。

    “我是为你们好,你们死,好过全家死。”

    说完,明理空径直下山,进入山洞!

    远方乌云滚滚,兴许不必太久就能抵达此地。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