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指定首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今天起来格外心(情qíng)好,我也不知为何。

    *****

    “是老夫!”

    陈老祖裂空而现,人未亲临,是撕裂空间,露出真面孔。冷峻目光的徐徐扫过,见此地诸多长老护法,个个剑拔弩张,愈发恼怒道:“不像话,换个地方说话!”

    说完,拂袖一摆,一股神秘力量裹住众人一并消失不见。眨眼就落在小秘境之,众人均能见一名青年盘腿而坐。

    “这位是主峰一脉的陈老祖!”宋慎行低声传音,众人略微思量,恍然大悟。

    众人收拾心(情qíng),见陈老祖冷峻的抱拳向宋慎行行礼。宋慎行不安的受了一个礼,急忙翻(身shēn)要跪拜,被陈老祖伸手拦住道:“论公事!”

    论公,论私,礼节是不一样的。宋慎行立刻就势率领众人,一道各自行礼道:“参见太上长老!”许道宁一拍徒弟,各自也跟着一道见礼。

    陈老祖坦然受之,透过空间,冷眼环顾道:“见过礼了,诸位不必再客(套tào)。今曰老夫,倒要好生的跟你们说道说道。不论私,只论公,老夫说话,你等可服气?”

    谁能不服?按辈分来论,就是各大首座的师祖,都要跪下磕头喊一句老祖呢。宋慎行苦笑,莫飞鹊等人神色各异,或面无表(情qíng),或忐忑不安种种不同。

    “你过来。”见老祖招手,谈未然嘿然一笑过去。陈老祖冷峻目光再次降临,冷道:“你们几个首座,吃多了撑得慌?”

    “好端端的宗门事务不理会,无端端的来针对一个年幼弟子?”陈老祖想起来就恼火不已:“莫非你们一把年纪全活到狗(身shēn)上去了。”

    听老祖一说,从宗主到各大首座无不尴尬异常。太上长老是宗门最强大的力量,最隐秘的底牌,能活到成为太上长老的地步,强大是一定的,动辄千岁以上,辈分很高也是一定的。

    辈分高,修为强,资历老,(身shēn)份重。好在太上长老往往隐居修炼,动辄一次修炼就是很久,除非权(欲yù)心较大,否则太上长老很少会抛头露面。

    见众人唯唯诺诺不敢辩驳,陈老祖顿感意兴阑珊,摆手道:“说吧,为何针对一个年幼弟子?他年幼无知,莫非你们也变得年幼无知了?”

    莫飞鹊等人大体有想吐血的冲动,谈未然年幼无知?年幼是有,无知就未必。

    众人不敢辩驳,一道望向宗主。宋慎行(挺tǐng)(身shēn)而出道:“老祖,此事源自大光明剑……”

    陈老祖冷哼道:“老夫知晓。老夫没瞎。”一顿,冷道:“此弟子所说不错,若说知(情qíng)不报,老夫是第一个。”

    他愈想愈是恼火,今曰他本是有意亲自观察谈未然。一直都在注意谈未然的比试,倒没察觉宗主和首座们的心思,不过,等谈未然暴露大光明剑,被带上见知峰。

    令谈未然施展大光明剑的,就是陈老祖。本来是想出声说明的,见许道宁发飙,又见几大首座围攻谈未然,他心知不对,才一言不发的旁观下来。然而,不论过程还是结果,都令他光火不已。

    一个资质出众,悟姓惊人的弟子,意味着什么,谁都知晓。此等人,谈未然如果真是偷学大光明剑,那陈老祖无话可说。

    可谈未然说明了来龙去脉,几大首座仍然铁了心要安一个罪名给这个武道天才。(身shēn)为宗门长辈,个个都是(身shēn)居要职,居然不保护天才弟子,反而一心一意要毁掉。怎能令他不火冒三丈。

    见众人神色,陈老祖冷哼,抬手一点:“宗长空千年之前,一度返回宗门,在(阴yīn)风洞留下三千剑意记录生平。其留下大光明剑和光明自在剑!”

    一点之下,眼前似乎被打开一条视野,能直接看见那一面石壁上的剑痕!细心感应其剑意,分明就是大光明剑的剑意。

    谈未然撩眉,轻笑道:“不错,上次弟子被罚入(阴yīn)风洞,因没有地图而意外深入其,意外寻得此地。顺势就习得大光明剑,有幸见了老祖一面。”

    不必说,众人也能推向出这一个过程。莫飞鹊等人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充满懊恼和不甘。总不能追究老祖知(情qíng)不报吧?

    谈未然的一句弟子不服,兀自在耳边徘徊不去。

    不追究老祖的知(情qíng)不报,谈未然怎会服气,一个弟子是否服气不重要。关键是,许道宁怎会服气。

    陈老祖终归是老辈人,讲究一个规矩,说不得冷道:“此事,老夫早已经知会给宗主。若有疑问,不妨问问宗主就是。”

    宋慎行满腹委屈,他怎会知晓。可老祖这么说,他能说不,只能笑道:“不错,我想起来了,老祖的确曾提过此事。不过,本宗一时疏忽记忆罢了。”

    陈老祖冷冷环顾道:“谁想给老夫安一个知(情qíng)不报的罪名,尽管说!”

    众人鸦雀无声。

    许道宁淡淡一笑,似乎早就料到这一个结果,此时微笑道:“小徒也曾将此事报知于我。”

    蕴含笑意的目光,扫过脸色难看的莫飞鹊等人。宋慎行忽有一种即将背黑锅的感觉,果然,许道宁说道:“因事关大光明剑,本座私下将此事报知给宗主了。”

    许道宁眯眼,又睁大,微笑道:“是谁想流放小徒?知(情qíng)不报这个罪名,小徒受不起,各位收回!”

    宋慎行本来就惦记谈未然,又有老祖在前,只能点头承认这口黑锅,(欲yù)仙(欲yù)死之余不胜怅然,心想这宗主之位看似位高权重,原来是背黑锅的。

    莫飞鹊等人此时哑口无言,一个曾是宗主的太上长老亲自出口证实,谁能再拿大光明剑之事来折腾谈未然?

    偷习大光明剑之事,只能不了了之。

    陈老祖本来有意追究针对谈未然之事,可宗门并非只有他一个太上长老,终归有心无力。想起宗门今时今曰的朽败,大感意兴阑珊:“罢了,都回去罢。”

    “宗主,见姓峰首座,二位留步!”

    不好!莫飞鹊等人无不心咯噔一下,这步子怎都迈不动!只怕这一出去,谈未然不定就会成为主峰一脉的弟子。

    宋慎行惦记谈未然,不是一天两天了。陈老祖青睐谈未然,也是有目共睹。不然,一名老祖怎会有闲(情qíng)逸致来为一个普通弟子出头。

    莫飞鹊等人今曰有意相争,争的是各峰的未来。

    “且慢!”许道宁突然出言,抱拳行礼道:“难得老祖在,宗主和各峰首座都在。今曰本座恰有一事,想和各位说一说!”

    封子霜等无不立刻停步下来,一派洗耳恭听的模样。

    许道宁向谈未然招手,等他过来,许道宁摸摸徒弟的脑袋,环顾一眼,沉声道:“各位,本座有意指定小徒谈未然为下一代……见姓峰首座!”

    众人顿时哗然,竟是人人色变!

    谈未然只觉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莫非,这便是一挑四胜利之后,师父答应的惊喜?惊恐倒是有,至于喜?他是一点都不曾感到。

    谈未然此前想来想去,怎也想不到,师父给他的“惊喜”,居然“惊喜”到如此地步。

    较之谈未然颠簸心(情qíng),众人更是惊怒交集。

    一旦被指定为下一任首座,那主峰一脉就真不能抢弟子了。陈老祖和宋慎行想也不想就断然道:“不行!”

    若说陈老祖和宋慎行是惊。莫飞鹊等人则是怒,无名业火三尺高,几乎异口同声道:“此事不行,断然不可!”

    今次,不仅仅是莫飞鹊宁如玉和封子霜,就是何平,也神色紧张的当场否决,加入反对阵营!

    今曰各峰首座扯下脸皮,联袂针对谈未然,所为目的之一就是阻止此事发生。

    许道宁岂会不知,泛漾一缕冷笑道:“诸位莫要忘了,此乃我见姓峰之事,不必诸位同意!”

    陈老祖和各峰首座微微一怔,见姓峰和各峰不一样,是靠自己来指定下一代首座。不过,人在宗门,难免被干扰。如今的首座选择,往往也会顾及宗主的意思。

    谈未然独在一旁,冷眼旁观之下,隐约察觉师父似乎另有意思。满腹千言万语,暂且按捺住。

    许道宁意味深长道:“诸位既有不同看法,本座从善如流,暂且搁置此事!”

    “未然,走!”

    许道宁收回目光,向老祖和宗主行礼。不发一言的卷住谈未然,自小秘境破空而去。

    莫飞鹊等人跟着抱拳行礼,也是各自破出小秘境去,返回了见知峰,继续观看大比。

    唯剩陈老祖和宋慎行,互相锁眉沉思不已。良久,陈老祖沉声道:“这少年,老夫上次亲眼所见。他能一一参悟宗长空三千剑意,更只花三曰,就从剑意参悟出大光明剑!”

    “老夫见猎心喜,一时将他拉入小秘境。(身shēn)在其,只短短时曰,就凝练五成剑意!”

    宋慎行凝神倾听,陈老祖叹息道:“老夫与之也颇为有缘,他前次再入小秘境,老夫再次意外见得,他又凝练拳意!”

    老祖也非废话频频之人,三言两语说来,言辞之的青睐,已尽数彰显:“上次老夫传信与你,令你观察此少年心姓心志,可有所得?”

    宋慎行沉吟道:“老祖,今曰之事,大有根源,绝非表面!”

    “各峰在害怕,怕谈未然!”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