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要战就战,一挑四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求票。求会员点击。求安慰,求包养。

    *****

    偶有一会空闲,络绎不绝的历代弟子便过来,拜会宗主首座和长老等等。

    “见过宗主。”“参见莫首座。”“见过宁首座。”“参见何首座。”

    各个辈分的弟子,各种不同的见礼称呼此起彼伏。辈分相当的,宋慎行等人笑纳就是。辈分高的前代弟子过来见礼,是礼敬几人的宗门职务,宋慎行等人也必须回礼。

    好在公事,不必以辈分论礼。不然,比宋慎行高四五个辈分,得喊太师叔祖的,只怕也未必就少。

    公是公。私是私。私下里,宋慎行撞上陈老祖,行磕头礼都是应该。然而,公事之上或公开(情qíng)形,陈老祖辈分再高,按礼也该先向代表宗门的宋慎行见礼。

    宗门的辈分脉络清晰,一目了然。

    好比宁首座,宁如玉得一名辈分高了至少七八辈的长老悉心栽培,可她的辈分并不因此提高,和许道宁仍然是同一个辈分。

    陈老祖青睐谈未然,可就算老祖能把谈未然带在(身shēn)边,完全传承老祖的生平本领,也不过是半师之谊,谈未然依旧是许道宁的弟子,辈分不变。

    礼不可废,就是这道理。

    宗门大比,并非重大典礼,历代弟子来的不算多。即便如此,也令宋慎行等一阵手忙脚乱。

    好在一点,真传弟子没有出师一说,只有内门弟子有此一说。内门弟子成就有限,未必能活到现在,宋慎行等人要见的长辈也不多,多数都是以前同一代的同门。

    少不了就是一通“师兄,好久不见了”之类的寒暄。

    莫飞鹊和何平笑得嘴都合不拢,无它,只因见礼峰和见德峰是回来的弟子最多的。前者外部关系多,后者凝聚力较强。

    唯有一处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唐昕云收回目光,不无艳羡的不屑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就是人多吗。”周大鹏深以为然。

    许道宁注视一会,忽然淡淡道:“又少了。每次宗门典礼和大比,返回的历代弟子愈来愈少了。”

    唐昕云回忆一下,点头道:“见礼峰的王傲,外出十年多了,好像……从来没回来过?”

    她记得王傲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人是出(身shēn)贫寒,乃是公认的天才,一度是真传弟子,为人较为孤傲。因种种缘故,被见礼峰诸多世家子联袂排挤,因而闹出不小的事(情qíng)。当年那事,比谈未然杀上见勇峰之事轰动多了。

    最后,王傲占了道理,然而被莫飞鹊摘下真传的(身shēn)份,沦为普通内门弟子。此后,外出一行,就再没回来过。

    唐昕云忽然遍体生寒,(禁jìn)不住骇然道:“师父,如果每一代出色弟子都渐渐流失,那,那……”她骇然之下竟然说不下去了。

    许道宁神色凝肃道:“王傲再也不会回来。百年来,外出不归,出师不回的弟子,已增加到三成。王傲只是其之一。”

    随着重要比试再次开始,来来往往拜访拉关系的人就少了。

    谈未然以碾压姿态,毫无悬念的攫取通玄第一。御气境之战作为重头戏,也只是将将开始罢了。

    御气境的弟子,是入门十年到三十年之间的弟子。其也有不少名震宗门的老资格杰出弟子,奈何,对于当前的弟子来说,这些御气境年纪大了,修为相差也大,反而有疏离感,不如通玄境和观微境来得(热rè)闹。

    此时,观微八强之战同时开始,其一场赫然是柳乘风对卫汝北。

    谈未然惦记师父的交代,本不在意观微境之战。此时,考虑一挑四的难度,说不得也要亲自过来探探观微四强的底细。

    一路观战,谈未然一边若有所思。隐约想起,似乎前世柳乘风参加大比之时,并未达到观微境,也并未凝练剑意,照样横扫了通玄境。

    “恐怕师兄不太可能摘下观微第一。”谈未然揣测。

    往往来说,观微之战,是靠入门七年的弟子来撑。通玄之战,则靠入门四年的弟子。

    四年前那一批弟子,并没有出现如魏锟一样的出色良材。这次大比的通玄之战,说来含金量不足,被谈未然轻易横扫是理所当然。

    转悠一会,谈未然穿过人山人海回来。场地的卫汝北似乎看见他,本来迟迟未有施展的招法,瞬间爆发弥漫无穷的剑光,宛如化(身shēn)无数!

    无数弟子顿时哗然震惊:“又是剑意!”

    莫飞鹊抚须满意微笑,似乎自言自语道:“汝北不过是一年前修成的剑意,也不过区区三成剑意罢了。”

    修为本来有不小差异,柳乘风剑意又稍弱一线,一招立时不敌,被卫汝北一招击败。

    谈未然敏锐察觉,一道剑光悄然从柳乘风(身shēn)后掠过,(阴yīn)损的将后(身shēn)(臀tún)部的布料给削了一下,露出一小片白溜溜的光(屁pì)股,浸透着一些鲜血。

    “啊!”卫汝北一脸无辜,急忙道歉:“乘风师弟,这是意外,为兄不是故意的。”

    谈未然目光森冷,腾(身shēn)过去,顺势将外衣解下来披挂在柳乘风(臀tún)上,指尖点点卫汝北,对俊脸涨红的柳乘风道:“师兄,先去等着。等一下,我亲手把他扒光。”

    卫汝北急忙露出一派羞怒模样道:“未然小兄弟,你怎能赖在我(身shēn)上,我是一时失手。”

    谈未然转头环顾,安素儿等三人还在交手,他嘴角浮一缕清浅,自言自语:“也好,何必再等。我心有火,那就来!”

    转(身shēn)一个腾空飞掠,宛如苍鹰扑兔,目光森然:“卫汝北,不必再等,我现在就来挑战你们!”

    “拳意!”卫汝北凝住神色,挥洒宝剑,转眼弥漫剑光。

    谈未然如流火坠落,其势凶猛无边,投(身shēn)如剑光之。轰的一下震动,卫汝北闷哼一声,双臂吃受从剑(身shēn)传来的震颤感,(身shēn)不由己的倒飞。

    卫汝北很强。谈未然一个甩手,将麻木感甩掉,一步踏将出去,顿时宛如一头猛虎气息,闪电一样的追赶而去。凌空而起,十指飞腾:“给我飞起来!”

    饶是卫汝北一(身shēn)本事,飞在半空被谈未然追赶上来又是一招巨力无边的土行龙爪手,(身shēn)不由己的再一次飞出去数十丈。

    谈未然森然一笑,追赶上前,再是一招将卫汝北轰走。这一回,卫汝北滑飞数十丈后,终于一个腾空跌落在郑骏交战的场地之。

    郑骏二人各自跳开,诧异不已,却见一个俊美少年横跨半空一步落下来,一招金行龙爪手打出空气撕裂,金辉弥漫。

    “三成拳意!”

    郑骏一霎色变,一剑挥洒光明。谈未然哈哈大笑不已:“明光剑,哈哈,你居然敢用明光剑和我过招。那就活该你倒霉!”

    “木行龙爪手!给我撒手!”

    拳意释放,一霎迸出绵绵暗劲,恰如同生机不绝。透过空气直取郑骏,暗劲蚀骨,郑骏一时吃痛,宝剑顿时脱手。

    “狗(屁pì)东西,连我一招都接不下。哈哈哈。”

    谈未然本想追击,卫汝北却已一脸假笑的凑过来,义正词严道:“未然小弟,我知你一心想挑战我们,不过,你这般出手,分明就是破坏宗门规矩。”

    谈未然振声高亢,一招打得空气爆裂:“废话太多!”

    卫汝北显然早有警惕,一霎就连续挥剑,只见谈未然的金色手指不住和宝剑交集,发出叮叮的声响,宛如金铁交撞之音!

    谈未然纤细的十指,竟丝毫无伤,显得坚不可摧。卫汝北的假笑被谈未然粗暴方式打断,显得生硬不少,不由暗暗骇然谈未然的实力。

    卫汝北和郑骏心恼恨之极,又一心顾及面子,怎都不肯一起上。谈未然见状放声激啸:“何必惺惺作态,你们一起上,我照样打爆你们。”

    话音未落,谈未然如同猛兽一样一通猛攻向前。二人本来一个惺惺作态,一个自诩高手,本不(欲yù)联手,被谈未然气势如虹的一通强攻下来,节节败退之余,也扛不住了。

    “好。好。好!”谈未然欣喜不已,此时,方是有一种战斗快感,仰头一口气息吐出!

    “尤权,安素儿,我谈未然挑战你们,你敢不敢过来与我一战!”

    高亢入云的锐啸激((荡dàng)dàng)不已,在另一个场地交战的尤权闻声而心动,向对手冷笑一下,拂袖转(身shēn):“我先去收拾一个小子,再来和你做完本场!”

    安素儿略有迟疑,听着尤权的啸声,一念而动,也是嫣然一笑:“我先去,等下再回来!”

    尤权和安素儿一前一后的穿梭过来,见谈未然和卫汝北二人缠斗,顿时一怔,双双转(身shēn)就想走:“谈未然,等你打完了,再来挑战我们!”

    谈未然哈哈大笑:“何必再等!就是此刻!”

    “谁借我一把宝剑!”

    正要从众弟子当抢一把宝剑,忽然一声尖锐撕空的呼啸从见知峰上猛烈穿透过来。

    一条飞虹斜斜的在空划拉一条光芒,飞临谈未然头顶。谈未然展颜一笑,一把抓住飞来的宝剑,向见知峰一拜道:“多谢师父!”

    一剑破空,隐隐表达许道宁的意思,本来有心阻拦的护法也无能为力了。

    谈未然弹指一剑,挥洒万道光芒,锐啸震天:“想走?打完再走!”

    一剑挥洒,剑光激((荡dàng)dàng)不绝。引发雷光震音无数,竟有倾覆天地一般的冲霄气息。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