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青睐,老祖一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大家早上好,投三江票了没?有没有投推荐票?看书有没有登陆账号?

    *****

    谈未然浑然忘我,自然挥洒五行龙爪手。

    一爪爪轰出,引发噗噗嗖嗖等各种爆裂之音。

    “五行龙爪手,能有这等威力?”周大鹏眼睛都直了,伸手端详,怎也想不通。

    尤其一眼看过去,周大鹏感到招法之,渐渐蕴藏几分独有韵味。一爪爪的施展来,金木水火土五行轮流,各有鲜明特点。

    待得一招土行龙爪手打出,周大鹏一霎汗毛炸直立,赫然有一种错觉。仿佛小师弟的一爪下来,就好似一座小山一样兜头落下来,摄人心神。

    木行龙爪手,一招崩出来,指尖微妙的颤抖,一股独特的振幅力量透过空气传播。周大鹏大骇不已,双臂合抱,只听闻噗嗤一下,退却三步。

    双臂看来无事,可其实皮下肌(肉ròu)筋骨,隐隐生疼。赫然是一股子说不出的(阴yīn)狠劲道。

    修炼技艺,必定先练其势,得其一成之势,即为一阶,得十成则是圆满。直至炉火纯青,其后在势之上再进一步,可得其之意。

    势的要诀,就是一个字“练”。只要勤练,就必定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大圆满。

    意的要诀,则是另一个字“悟”。这需一时的灵机一动,说不清何时来,也不见得就一定和悟姓高低有关,其关窍一言难尽。

    总之,势易练,意难成。此乃公论。不过,一旦练就真意,就能极大提高实力。

    招法真意的领悟,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过是占得一个巧,一个机缘。也许是一次心血来潮,也许是一次福至心临。

    以谈未然的年纪,一次两次的参悟剑意拳意,那就不是一个巧合能解释的,势必是悟姓的关系。

    以陈老祖的心姓和年纪,宗门令他感兴趣的事已不多,发掘一名极为出色的弟子,恰是他的兴趣,也是大多数宗门长辈的兴趣。

    道统传承大多是靠杰出弟子来继承,乃至发扬光大。

    一名杰出弟子,往往令人动心!

    在陈老祖眼,谈未然显然具备这个令他感到动心的条件。

    也恰是谈未然的拳意正在凝练的时候,马护法到来,并艹纵改变环境,将沙漠环境一下子换成了深海。

    宛如从地底冒出来的汪洋,一瞬间就淹没了谈未然二人。

    面临灭顶之灾,再是物我两忘也要苏醒。谈未然一个激灵,本来正在推演的拳意,被迫提前凝练出来。

    一爪轰出,炸出闷雷。谈未然撩眉如刀,饶是心姓洒然,也不由一股怒火滋生:“混蛋!”

    若然不是被打断,他此时顿悟,一直感悟下去,未必就不能一次过凝练出七八成拳意,甚至恢复前世十成拳意也大有可能。而现在,不过是将将凝练出二成拳意罢了。

    亏得是被打断,不然一直凝练下去,不说圆满,就只是七八成。陈老祖八成会当他是妖怪。

    “混账!”

    陈老祖见状错愕之余,见谈未然的凝练过程被打断,怅然若失,失声痛骂:“混账东西!真真是十足混账!”

    也不知是哪一峰的人,行事竟然如此莽撞。陈老祖心怅然若失,揣测如果没被打断,谈未然能凝练多少成拳意。想一想上一次,再想一想这一次,愈发的恼火。

    “得罪我们见礼峰,能有你们好果子吃?想得美。”马护法是知晓颜冰之事的,不好直接动手伤人,不过恶心人顺便添堵发泄点恼怒是不在话下。

    “小秘境潜修快要结束了,差不多该叫王定海他们动手了,好歹也要掂量一下那小子的本事。一个柳乘风就够狠,这小子没散功前,可是比柳乘风狠多了。”

    感应谈未然二人在汪洋大海上漂泊,自得道:“这一次,我看你们怎么修炼!哎,我早该这么干的。”他顿时懊悔不已。

    陈老祖神魂扫过来,想要看看是哪一个混账打断门下弟子的参悟。听闻这几句话,便当即明白,怒意勃然:“混账!”

    饶是陈老祖,想起宗门五峰六脉的错综复杂,不由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任意一个宗门一旦内部出现问题,从来都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曰积月累下来的。

    他当年初坐上宗主之位,何尝不是踌躇满志,想一心一意重振宗门。结果,真正坐上那个位置,真正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几乎不可能。

    下有首座和弟子们,上有长老和护法们。任他本领再大,也只有黯然。

    宗门的问题就是一团解不开的乱麻,除非,有人能快刀斩乱麻。陈老祖眯眼,自言自语:“归根结底,仍旧是那句话!”

    不破不立!

    “要么,启动隐脉。”陈老祖只想一想隐脉,脸就变了。很多隐脉启动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冷酷的斩杀宗门所有人,清扫原本的道统,这就是不破不立。

    “要么,就出现一个像宗长空一样独步宗门的超级强者,以重压万象更新!”

    陈老祖露出一缕微笑。也许,就是谈未然!

    年纪轻轻,就凝练剑意和拳意,此等悟姓十分惊人。如果能在根骨,天赋和经脉,三项当再占一项,那就已值得当做下一代核心悉心栽培了。

    一念转动,陈老祖冷哼一声,吹了一口气在指尖,一指点在虚空当:“封!”

    见谈未然二人漂流海上,马护法自得冷笑不已,暗自佩服自己想了一个好办法。此时,忽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从小秘境之打出来。

    金府秘术!

    马护法顿时大骇(欲yù)绝,魂不附体,根本束手无策的被一指点。一口鲜血喷将出去,脸上的鲜血如潮水一样退去,剩下一脸惨白之色。

    更加惊骇万分的发现,一(身shēn)修为竟然已被封住,沦落为普通人。

    “(身shēn)为长辈,不(爱ài)惜晚辈,反而蓄意加害。老夫罚你做一年凡人!”

    马护法天旋地转,面如死灰。莫说一年,享受过力量的滋味,便是失去一天也令人难以忍受。就是有心申辩,也无能为力。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成就有限的护法,而去挑衅一个辈分极高的老祖的威严。

    习惯的想要一跃逃走,发现一步跳起就狠狠摔下来,马护法两眼呆滞的瘫软在地上,想到失去力量的悲苦处,一时嚎啕起来!

    此时,谈未然和周大鹏郁郁不已的泡在大海,连声大骂不已。

    人在海,怎么修炼?周大鹏气呼呼道:“真没想到见礼峰这么下作!现在我们怎么修炼?”

    谈未然骂了几句消气,不屑道:“师兄,你是没见过更下作的。往后碰到类似的事,你怕不是要气炸。”

    “莫急,我有法子。”谈未然笑眯眯道:“师兄,配合一下,抱住一大团海水!”

    本来想改变环境的陈老祖闻言,心一动,暂时也不急于改变。

    周大鹏不懂,依法炮制,真气灌注,从汪洋抱出一大团的海水悬于半空。

    谈未然嘿然一笑,两根食指交叉在一起,稍微摩擦一下,忽然爆发真气。食指刹那变成霜白色,抡住一指掠过那一团水,嗤啦一下很快变成一大块坚冰。

    有大块坚冰垫脚,就方便多了。

    陈老祖不由失笑道:“很会随机应变,不错。”他没留意,不然一定会发现谈未然这一指蕴藏些许(身shēn)轮五脏之气,是金府开辟之后才能运用的。

    一念扫见王定海等八人醉生梦死的场景,陈老祖气的七窍冒火:“这帮弟子是来享受的,还是来修炼的!”

    毫不犹豫的一个念头直接把王定海八人一道扫入大海之,落得和谈未然二人一样的命运。

    八人正在享受得痛快,没来由的跌落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陈老祖暗稍改天气,变得较为寒冷一下,这一落水个个都痛不(欲yù)生,哭天抢地。

    八人瞎嚷嚷的来回折腾半天,被泡得一(身shēn)哆嗦,见马护法始终没有改善,七嘴八舌的合计半天,到底也没想出谈未然的办法。

    陈老祖气不打一处来,摇头不已:“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也不能真让八人力竭淹死,只好炮制几块浮冰和一个小岛屿,备了点水和食物。

    悄然把位置变一下,谈未然二人也在岛屿附近,周大鹏激动道:“老幺,有小岛。”

    谈未然若有所思,抬头看天:“换人了?”

    见落水八人争先恐后的往小岛杀去,谈未然跺足一跃数十米高,发现岛屿将将容得下八人,又根本伸展不开手脚,显然不适合在上边修炼。与其说是岛屿,不如说是礁石。

    “抢不抢?”周大鹏问。

    “没必要。”谈未然摇头:“我们一人上一块浮冰!”

    浮冰基本只在岛屿一带漂浮。那边礁石上的八人休憩一阵,恢复精力过来,很快就一脸戏谑的对谈未然二人指指点点。

    “做人就要脚踏实地,你们看看,有人是一点上进心都欠奉呢。”

    “怎么能这么说人家,人家是有自知之明,不敢过来自取其辱!”

    王定海站在最高礁石上,夸张道“不能吧,人家是要参加宗门大比的……高手呢!”最后高手二字格外拉长音,谁都听得出嘲讽。

    “瞎说呢。”宁馨苑轻蔑道:“能有多高。个头都没我高,矮矬子一个。”

    “说起散功,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此话一出,立时激怒周大鹏,催动浮冰杀过去,怒道:“你们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一章 青睐,老祖一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