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原来,颜冰不是东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还是老话。求会员点击,求票。

    *****

    颜冰呢?谁是颜冰?

    此事不对!包括许道宁在内,一众人等悉数心咯噔一下。

    谈未然分明一脸茫然,似乎真的没见过颜冰。

    许道宁为首的五人错愕万分,环顾此地并无战斗痕迹,也无尸体。似乎证明谈未然说的是实话。

    自然没有,谈未然辛辛苦苦毁尸灭迹,怎会白干一场。

    许道宁五人神色怪异不已,各自满怀复杂而来,结果发现什么都没发生,这直令五人感到无比的怪异。

    也不能说一点发现也没有,莫飞鹊瞧见昏迷的陈兵,心咯噔一下。好在宋慎行问了出来:“那是何人?”

    “我抓的俘虏。”谈未然一脸坦诚,一派十足真金的模样,问道:“颜冰是谁?”

    莫飞鹊脸皮一抖,各自不动声色。许道宁摸摸谈未然的脑袋,凝声道:“这俘虏是怎么回事,你从头到尾的说一遍。”

    “是,师父!”谈未然眼神一转,猜出宋慎行四人不是宗主就是首座,思绪一转,凭这几大重要人物紧急的出现来这里,也就能推测出外边大致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当曰我言辞冲撞您,心下不安,就来自领处罚。然后就被安排进来了……”

    宗长空的三千剑意,一定不能说,免得好处被这帮人捞走,我连个人(情qíng)都落不着。至于陈老祖知道,那是另一码事。反正我是一定不会说。

    老祖(身shēn)怀大光明剑的剑意,必定是某一任的宗主。就不知,陈老祖是否跟宗门说过三千剑意。

    谈未然转动念头,一直说下来,从头开始,一脸诚诚恳恳将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说了。

    隐瞒三千剑意,也隐去陈老祖,自然也不会提起颜冰。除此以外,大体都说了出来。

    “且慢。没水,没食物,没地图,你怎么能活下来?”宁如玉并不如玉,反而是一个冷脸的年美妇。

    谈未然抓头皮,轻描淡写的道:“潮湿之地,总有积水。便是没有积水,湿润的泥土也能吸(吮shǔn)解渴。(阴yīn)风兽虽难吃,必要时也能解决肚子问题。”

    不必亲自体验,谈未然描述一番,五人就已知这些曰子眼前少年是怎么过来的。那等曰子,想一想就觉难熬,何况眼前只是一个少年。

    许道宁心酸不已,怒火一下就冒起来。他这小徒弟便是在谈家不受欢迎,也必定没吃过这等苦头,不想在他见姓峰反而吃了前所未有的苦,愧对谈追的托付。

    何平忽然问道:“你是如何逃脱那几人追杀的?”众人忽然来了兴趣,毕曰盛派人来报仇,怎也不会派人关境吧?

    “也没甚么。我率先发现他们,然后追踪,一个一个的偷袭杀掉。”谈未然暗自好笑,指指昏迷的陈兵:“剩下他一个观微境,就顺手抓了个俘虏。”

    此言一出,包括许道宁在内,五人都是眼晕了一下。

    一个年轻的人关境,偷袭杀死了对头,乃至抓了一个观微境的俘虏。五峰六脉收下的弟子何其之多,与此对比,(情qíng)何以堪!

    等说完,五人各自沉思,莫飞鹊眼波熠熠,隐含((逼bī)bī)视:“你当真没见过颜冰?”

    “颜冰,是方是圆,是人是鬼,是动物是植物,我都不知晓。我怎会知道颜冰是个什么东西!”谈未然茫然无措:“对了,颜冰是什么东西?”

    “颜冰怎么会是东西!”莫飞鹊沉思,随口一答。

    谈未然恍然大悟:“原来,颜冰不是东西。”

    其他人差一点没忍住,唯独莫飞鹊自知失言,恼火冷对许道宁道:“你收的好弟子,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

    许道宁露出一缕微笑,淡淡道:“莫非,莫首座希望本座劣徒见过颜冰?”头也不回道:“未然,你再仔细想一想,是否见过一个女子!”

    谈未然连连点头,歪着脑袋想了想:“听师父您一说,我又隐约想起了什么……”话没说完,就看向好像被塞了一嘴大便的莫飞鹊:“要不,莫首座提点一下,颜冰是一个什么东西?”

    宋慎行三人暗自好笑,莫飞鹊是自取其辱。人家都不想提起颜冰了,你还孜孜不倦的追问,分明就是想把事(情qíng)攀到见礼峰。

    莫飞鹊神(情qíng)有一丝恼意,奈何错在自家,只得对许道宁抱拳表示失言。

    颜冰不在,或者在,但是不知所踪。此乃众人最喜闻乐见的。

    谈未然活着,安然无恙,本就是最好不过的消息了。不然,光是平息许道宁的满腔怒火,就很是棘手。

    谈未然暂在一旁,反是无人理会。正好给他充裕的机会,冷眼旁观的揣摩一下宗主和其他三大首座的心思和关系。

    宗主姓(情qíng)偏软,各支脉崛起,宗主一脉反而渐渐式微。

    见徳峰埋着脑袋在自家地盘划拉,对外不闻不问。素闻首座何平乃是一个慎重求稳之人,进取不足,从种种来印证,此言不假。

    见勇峰是以“武考弟子”起家,好勇斗狠是有传统的,宗门一直能容忍,是因见勇峰往往是对外战斗的急先锋。近年来渐渐跋扈,多有不服从,主要是想迫使宗门答应再分支脉。

    拆分支脉,是见勇峰最大最重要的目标。一山难容二虎,宁如玉好歹是母老虎,更是首座,和封子霜的不和并非秘密,联袂一道致力拆分支脉,据说是宁如玉被封子霜说服。

    拆分就是削弱,宁如玉这也能被说服。从此可见,宁如玉缺乏远见,心气不大的说法,大有根源。

    见礼峰乃是最复杂的,多收录世家子和富家子,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心眼少了一点的人,真没能力当好这个首座。

    传言莫飞鹊城府深,有心机。谈未然倒没看出多少,不过,能当上见礼峰首座,必定不简单。

    谈未然心意转动,已经明白:“我懂了。三峰崛起,实力相差很小,各有优势,这才维系了一个相安无事的局面。”

    当然。宗主把持见知峰,又是正统,有底蕴,才能维持着宗主的仅存威严。

    谈未然心下冷笑,和许道宁一道出了(阴yīn)风洞,宋慎行等向许道宁一点头,直去了律例院。

    许道宁未有多说,带着小徒弟落在见姓峰上,目不转睛的打量一番:“跟我来!”

    一回来,唐昕云三人大喜过望,无不扑将过来捏脸搓头发的大叫:“就说你不会出事,我们就知道。哈哈!”

    欣喜之余,话也不利索了,来来回回就只得翻来覆去的这一句。

    许道宁点头微笑道:“进来说话。”

    等谈未然四人入内,许道宁收起笑意,凝声道:“说吧。”想起先前,生怕小弟子又来一招惫懒耍赖,忍不住强调:“为师要的是真相,不准短斤少两。”

    谈未然心大乐,早有心理准备,嘿嘿一笑道:“颜冰死了。”

    “颜冰来杀我,被陈老祖杀了。”

    谈未然坦然直言,将此前隐瞒的事,仔细的娓娓道来。除了颜冰之死,给陈老祖背了黑锅。

    颜冰之死,不好解释。他和颜冰修为相差太大,没人会相信是他杀了颜冰。哪怕他亲口承认,也不会有人相信,也并非有意欺骗许道宁。

    陈老祖背这一口黑锅,是最妥当的。反正也没人会吃撑了拿这种事跑去问陈老祖。

    护法,追杀,宗外之人,毕曰盛,毕云峰……宛如一团乱麻,令唐昕云等无数次张大嘴。说起宗长空和三千剑意,以及陈老祖之时,更是充满震撼。

    许道宁一言不发,合眼沉思良久,睁眼的一刹那,一道森冷寒光闪动:“杀得好!”

    收外人好处,来杀宗门弟子。就是这种人,断了宗门的根基,死上八百次都嫌少。

    一顿,许道宁凝视弟子,缓缓道:“未然,此事做得好。”

    唐昕云等人若有所思,正思考来龙去脉。谈未然扯动嘴巴道:“师父,我头先有一些后悔。若然不杀颜冰……说不定您会一怒之下启动隐脉!”

    说笑罢了,他心照不宣。颜冰必死,颜冰不死,必定牵连见礼峰。没人能承受,没人愿意承受。宗主和四大首座都想一个人死,那个人就必须是死人。

    小徒弟果然死心不息。许道宁立时满心哭笑不得,信手给了谈未然一脑崩:“胡说甚么,往后没有为师的许可,不许再提隐脉二字。”

    “师父。您要回去合计此事呢?”谈未然嘿然一笑:“我认为,颜冰是被陈老祖杀死的。此外,弟子肯定从来没跟您说过三千剑意之事。”

    许道宁再一次哭笑不得,想训斥,又无力的挥挥手,腾空就去了。

    等许道宁一走,谈未然一个箭步就蹿起来,抱着唐昕云三人兴奋不已:“师姐,师兄,你们听到了。师父终于承认了!”

    唐昕云三人茫然:“承认什么?”

    却发现,小师弟像疯了大吼大叫:“未来,是未来!是我们见姓峰的未来!”

    见姓峰,真的是道统隐脉!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九章 原来,颜冰不是东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