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云篆穿空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今天您投三江票了没?求票,求会员点击。

    *****

    一名容颜绝色的妖娆女子,神(情qíng)焦躁的在甬道无声穿梭。

    人呢?

    是谁在暗算那五人?颜冰惊怒交集,她从头到尾一直不屑认为五人是废物。可废物也有用处,那就是找出谈未然。

    (身shēn)为宗门长辈,私下杀一名弟子,是说不过去的。尽管死在(阴yīn)风洞的弟子不胜枚举,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没人会太在意。

    然而,在颜冰心想来,能有五条废物充当替罪羔羊,以防不测,是最好不过。

    颜冰在心默念,浮现一缕冷笑。她从见礼峰职务上退下快要五十年,一直在后山隐居潜修,谈未然这个名字自然是陌生得很。

    见徳峰内门弟子,谈未然!

    一个区区内门弟子被罚入此地,必是犯大错。出去后,也难有前途了。这等弟子死了就死了,事后查上一阵就得收场,没人会太在意。

    杀一个弟子,能换来毕曰盛承诺在朝照顾她的后代,值了。

    况且,见徳峰多是贫家子,见礼峰多是世家子。两大支脉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了,嘴巴上不说,谁不是心里恨不得对方去死。

    莫说杀一个见徳峰内门弟子,就是杀一个见徳峰真传弟子,偶尔也能做上一做。

    “啊!”

    一个凄惨的惨嚎激((荡dàng)dàng)不已。

    “是谁,你滚出来,你滚出来啊!你他娘的是人是鬼是妖,敢不敢滚出来光明正大的和我们一战!”

    管平状若癫狂的胡乱吼叫起来,惊惧万分。陈兵冷静的制止他,沉声道:“对方不是鬼也不是妖,是人。修为肯定不如我们才躲在暗偷袭!”

    “你看!”

    第三名同伴抽搐着渐渐咽气,(身shēn)下鲜血流淌一地。陈兵沉静的翻动,指着伤处:“是剑伤。而不是之前那奇怪的伤势。”

    谈未然悄然如狸猫,看似缓慢,实则脚步快的移动。三番四次目睹陈兵面孔,总有些许相熟的疑惑。

    “这人,怎都有一些似曾相似的感觉。好像是……”

    心里蓦的咯噔一下,谈未然从记忆挖掘出来,惊讶不已:“这个陈兵好像就是暴君王的麾下大将陈兵?”

    “像,真像。”记忆的模糊脸孔和此时的脸孔重叠在一起,竟有七八分相似:“估计就是这个陈兵。”

    谈未然吃惊不已,掐指一算。孔雀王,赤血鲲鹏,小明王,还有相州那位自在天王,一个北海荒界就在未来诞生这几位纵横一时的人物,真不可思议。

    “阁下一直尾随,无非是想暗算我等。头先我们不知,也就罢了。此时,你还想暗算,已经行不通。”

    话音从空旷甬道传播,陈兵沉声道:“管平,我们不走了。且看是他熬不过,还是我们熬不过。”

    此话故意大声说来,陈兵又道:“我若是阁下,暗算已不成,此(情qíng)此景,阁下唯一杀我们的办法,就是露面!”

    说完,果然和管平一道坐着不走了。

    谈未然挑眉,暗忖:“能在未来留名,果然有本事。”

    此时对方不走,暗算已行不通。若说熬,陈兵怕是算准他修为不如,携带不了多少水和食物,熬也难熬得过对方。

    谈未然念头转动,一念通畅,微笑着大步从幽暗甬道之走出去!

    见得一名俊美少年漫步而出,一脸悠哉微笑。陈兵和管平呆滞一会,几乎不敢相信一度把他们吓住的人,就是一个少年。

    重新一眼看去,辨认出来,立刻如临大敌,冷声道:“谈未然!”

    “正是。”谈未然散发战意:“听说你们来杀我,我已在此!来吧!”

    管平眼杀意流露,滑步上前,凭通玄八重修为和谈未然战在一块。剩下陈兵一个怔怔看着谈未然的脸孔出神,管平一边交战一边大喊道:“陈兵,你等什么,这是我们要杀的人!”

    陈兵眼神复杂,抬起头来,陡然大喊:“且慢!都罢手。”

    管平惊怒交集,抽空隙怒道:“你疯了!这是行天宗地界,机会难得。”

    “管平,退下来。”陈兵一咬牙,上前一跃凭观微境修为,一刀将二人((逼bī)bī)得分开。把管平隔在(身shēn)后,仔细打量谈未然的脸孔,渐渐确认了什么,突然抱拳道:“在下陈兵,有事要问!”

    “你是否有一个叫林老的……管家?”

    陈兵回忆往事,也不太确认当年那老人和那小孩的关系,只目不转睛的问道:“七年前,你是否在云州,并让林老从豪门家奴棍棒下救了两位老人!”

    谈未然茫然,我有吗?七年前?我好似只有五岁,怎会记得。心提防,迷惑的摇摇头:“不记得,不过,我(身shēn)边是有一位林老。”

    陈兵心下复杂不已。回忆七年前,若非那路过的世家小孩令(身shēn)边一个叫林老的人出手,他陈兵和老父母就要一道被豪门家奴打死了。

    后来得大将军主持公道,免去灾祸。可陈兵想找那两位路过的恩人,查到周边的世家后,就再也查不到了,想报恩都找不到恩人,不免成为他心里惦记多年的遗憾。

    现在谈未然的相貌和五岁时,肯定有差别,可到底没成年,也没脱了当年的模样。一照面就被陈兵认出当年的恩人。

    一边是大将军的恩(情qíng),一边是往昔的恩人。陈兵手脚冰凉,只觉生平最进退两难不过此时此刻,摇头痛苦道:“你是我的恩人,我不能杀你!”

    管平在一旁听得明白,恨意涌上心头,怒吼一刀劈在陈兵后心:“陈兵,你敢背叛大将军,就去死!”

    一刀劈过去,管平怒火攻心直接向谈未然扑过来:“我杀了你,给公子报仇!”

    谈未然满头雾水,没放下戒备,此时正(欲yù)出手,忽然一种莫大无比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几乎不假思索的拍出监察令牌。

    排山倒海的力量结实的盖在罡气罩上,顿时崩碎,剩余的掌力一下就把谈未然打得喷血飞出去。

    一名女子飘飘如仙子出现,冷峻而不屑:“果然是一群废物!本想,你们总不能连一个人关境弟子都拾掇不下,想不到临场内讧了。”

    “你们就乖乖做替罪羔羊。”颜冰根本不愿多话,纤细素手抬将起来一股强大力量轰过去。管平连张嘴都来不及,就被打得口喷碎裂内脏而气绝(身shēn)亡!

    正要一掌击毙重伤倒地的陈兵,忽然谈未然滴溜溜的一步蹿出来,将人一抢就翻过甬道消失,对惊讶不已的陈兵道:“我不是救你,你是人证,暂时不能死。”

    “一个人关境弟子,也想从我眼皮底下逃走,就怕你没那本事!”颜冰冷哼,(身shēn)形一晃就追了上去。

    转过甬道,扑头扑脸的便是弥漫的剑光!剑光凝聚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颜冰色变,震惊脱口:“剑意!”

    “我被毕曰盛骗了,这少年是真传弟子,不是内门弟子!”

    颜冰惊怒交集察觉被骗的时候,谈未然果断无所保留的将剑意释放:“九节雷隐剑!”

    雷光交织竟如状,看似浅浅淡淡的密集交织出来。一剑,便隐隐有夺人心志之错觉。挥洒之间,剑意沸腾,所向所至,赫然无处不在,怎也是难以抗衡。

    剑意所向,交织的雷光乃至钻入体内的脆音,不住在体外体内搅动,引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震烂似的。

    “五成剑意!”颜冰惊惧色变。一名人关境弟子施展剑意,尤其是五成剑意,这意味着不论这弟子在任意一个支脉,都必是真传弟子。

    必是真传弟子。

    锤炼招法,需循序渐进,从第一阶到大圆满。练会招法之势,才进而精研其招法之意。这是寻常武者的办法。

    总有少数悟姓过人的武者,能跨越招法之势,参悟招法之意。天赋根骨经脉,统统都有办法测试,唯独悟姓这东西太过飘渺,只有时间能验证。

    眼前的少年,一定就是这种人。

    五成剑意之下,颜冰露出的些许肌肤顿时焦黑,如被雷电炙烧过,甚(爱ài)美的她立时被激怒:“不论你是谁,敢伤我,你就去死!”

    剑气化为惊鸿,一刹那横扫而出,方圆百米的甬道顿时分崩离析化为灰烬。

    纵是谈未然逃出百米以外,也被剑气余威波及:“半步金(身shēn)!”

    皮肤焕发淡淡光芒,似从骨髓之透出一般,竟有几分神圣气息!谈未然一边闷哼飞出去,一边充满惊喜,半步金(身shēn)的威力实在超过他的预期了。

    “实力相差太大,完全没有交手的余地。”谈未然穿梭在甬道,冷峻思量对策:“除非,动用天机扭曲!”

    颜冰一剑横扫,席卷正前方,惊鸿无数。谈未然冷静的将师父给的法符激发,轰的一下保护罩瞬间出现,被剑气打得噗噗作响,最终破碎。

    谈未然一口鲜血喷出,一转眼,杀气腾腾的颜冰已追上来,冷厉道:“我看你们能往哪里逃!”

    谈未然忽然轻松,且清澈微笑:“可惜了!”

    “你这老妖婆长得是漂亮,可惜生就一副蛇蝎心肠!”

    颜冰顿时怒火攻心,抬手便是一掌,排山倒海一样轰动猛烈。

    谈未然躺卧,脸色残青,七孔流血的抓住陈兵一个翻(身shēn)!

    “云篆穿空术!”

    竟然一个翻滚,径直破空消失!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