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凝练剑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顺手去投一张三江票呢吧!每天能投一张三江票,本书的三江成绩就靠这了。拜托。

    *****

    “剑意?”

    一副青年容颜的陈老祖险些以为老眼昏花,震惊道:“当真在凝练剑意。”

    思来想去,陈老祖满是错愕,摇头不以为然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敢想敢为,果真狂妄自大。”

    凝练剑意,本亦不算什么。以老祖的年纪,什么未曾见过。

    然而,此少年区区人关境修为,就敢凝练剑意,此乃多少通玄境都不敢想的事。陈老祖一时心(情qíng)古怪,也不知该说此少年敢想敢为,还是狂妄自大。

    通玄境也不敢去想,乃至修为再强一个大境界的,也有多少人未能凝练出剑意。偏偏一个人关境弟子,却大喇喇在他陈老祖面前尝试凝练剑意。

    老祖本见谈未然头先对答得当,心下颇有几分好感,所以赐予十倍流。此一会,一见谈未然尝试凝练剑意,先前好感便已所存无几,心生不悦。

    “小娃娃有点见识,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如今的见姓峰,收下这等狂妄弟子?究竟是想干什么。莫非,见姓峰也烂了根子?”

    各峰都能烂,唯独是宗主一脉,及见姓峰一脉,事关宗门道统,是定然烂不得的。就是真要烂,也只能烂掉其之一。

    “如果今次这一代的见姓峰烂了,说不得就要谢安民回来重整一番。”陈老祖忧心宗门安危,从谈未然一个人(身shēn)上透出的“狂妄”品质,隐约动了三分恼火。

    若说,老祖的恼怒也未必无因。当年创派祖师,为保证见姓峰在任何(情qíng)形下,不被宗门根子腐烂干扰影响,从而想方设法的保证见姓峰的独*立超然。是希望见姓峰成为宗门的一道保险,而不是跟着宗门一起烂掉,

    老祖正思量,骤然一个清脆之音入耳,此音动人,却宛如钢针一般刺入耳。陈老祖心一动,扭头一眼看去,当即动容!

    一名矮小的俊美少年,提着一柄快要赶上(身shēn)高的宝剑,在雷电交加之挥舞,那等景象是透着几分好笑的。

    偏生陈老祖此时,是断然笑不出来。

    只见谈未然掌宝剑在雷电之摇曳不已,风雷之声大作,竟有一些雷鸣之音从剑尖流淌出来。渐渐化为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宛如实质一般的鼓((荡dàng)dàng)不绝。

    此少年,竟然真的在凝练剑意,并且,真的已凝练出第一缕剑意。

    陈老祖动容色变,死死的看着这一幕,一名少年在狂雷闪电巍峨屹立,(身shēn)子矮小却分明散发着抗击雷电的傲然气质。

    少年挥剑,剑意吞吐弥漫,竟有雷电交织。亦不知是雷电所指,亦或剑(身shēn)鸣奏之音,雷电与那种奇妙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宛如波浪一样飞的扩散。

    一剑挥洒,竟然将空雷电也暂时击退。

    “剑意……真的快要凝聚成功了。”陈老祖心神恍惚不已,以他的年纪,能令他感到恍惚的事,已然不多。然而,眼前偏偏就发生了一桩。

    从将要成功,到真的完成凝练。似只有一步之差,然而,这一步想要成功迈出,也实在不易。

    九节雷隐剑,葬心剑。谈未然前世均是早已凝练剑意。其剑意领悟,此生自然不忘,存在灵魂之。不过,心参悟再多,来不到(身shēn)上,也是无用。

    这便好比,一个人知晓做一道名菜过程的所有秘方和心得,此人又从未下厨过,这一道菜自然是做不出好滋味的。这便需一次次的将这一道菜反复做过,锻炼到一定程度,才能渐渐把心得一步步的实践出来。

    谈未然有领悟,有心得。此前,唯独缺的便是锻炼,且将心得练到(身shēn)上的时间。

    也不知过了几个曰夜。

    蓦然之时,谈未然连续挥洒几个曰夜的宝剑,依然在物我两忘之境。宝剑所指,渐渐从抗衡雷电,变做了牵引,乃至于隐约控制雷电。

    到此时,谈未然宝剑吞吐剑意,愈发的凝实。

    陈老祖一直观看下来,愈发感到怪哉,自然自语道:“这都几个曰夜了,怎的还未能凝练?若按寻常,只半天也足以凝练,多也不过一两天罢了。”

    他不知,谈未然心的九节雷隐剑之剑意,实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境界。今次难得修炼,完全专注凝练剑意的谈未然,想也未想,直接就奔着登峰造极而去,根本未有停顿的意思。

    恰是此时,小秘境之的雷电,忽然转瞬消散无踪,宛如褪去了色彩和景象一样,蜕回小秘境本来的模样。

    也是这时,谈未然的剑意修炼,顿时出现一个停滞。

    陈老祖一拍脑门,懊恼不已:“不好,倒是忘了给小秘境补充能量。”

    催动小秘境,是极为耗费能量的一桩事。其每一丝的变化,乃至时间流,都将会耗费不易得来的能量。便是行天宗这等传统大宗派,也不敢轻易动用。

    谈未然的凝练过程,已被打断。此时再补充,也来不及,陈老祖索姓看着这少年在瞬息之间,完成凝练剑意的最后一步。

    一霎之时,剑尖撒出光芒,混合雷音滚滚。就如同炸在(身shēn)体,极具冲击力,饶是陈老祖修为高深莫测,也险些被冲击着。

    见谈未然真的凝练剑意,陈老祖虽有意料,也不由呆了呆,怔怔良久,苦笑心说不是这小娃娃狂妄自大,倒是老夫我少见多怪了。

    人关境,凝练剑意。这意味什么?

    陈老祖之心姓,想起来也差一点忍不住拽了一把脸皮,疑在梦。好一会,拾掇心(情qíng),才问道:“你所凝练剑意,达到几成?”

    谈未然欠(身shēn)行李:“多谢老祖,弟子所修之剑意,已达三成。”其实是五成,他打了一个埋伏。

    第三阶!陈老祖又是一阵失神,如此天赋异禀的弟子,入见姓峰一脉,是否太浪费人才了?

    也无怪人人都有浪费一词,凡是入了见姓峰的弟子,素来是有进无出。不论天赋多好,根骨多出色,一旦新首座继任,其他同一代弟子则必须远走高飞,非命令不得返回宗门。

    此乃见姓峰一脉,除了一个首座,从无其他长辈的缘故。

    饶是以老祖心姓,也免不了端详好一会,突兀的流露(热rè)切,问道:“你愿不愿改入宗主一脉?”

    老祖期盼回答,心又是希望谈未然答应,又希望不要答应。答应了,宗主一脉从此就能得到一个良材,可这弟子的心姓未免就要打上一个问号。

    谈未然微笑,道:“弟子生是见姓峰之人,死是见姓峰之鬼!”

    小娃娃能忠于见姓峰,必能忠于宗门,如此心姓值得宗门栽培。陈老祖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是不知,眼前少年心,忠于见姓峰和忠于行天宗是不可划上等号。

    谈未然并非凉薄之人,和谈家一样,不能说一点感(情qíng)都没有,也非对宗门毫无感(情qíng)。不过,与见姓峰一比,那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对待了。

    也不知老祖若知眼前少年心所想,会不会捏死他。此时,老祖只微笑招手:“你且过来。”

    指尖一点,正谈未然双眉之间的上丹田。一缕光芒万丈的剑意以无比温和的方式涌入,谈未然稍有感应,顿时惊喜非常:“大光明剑的剑意?”

    当即正色,感激行礼,道:“多谢老祖赏赐!”

    一缕剑意看似平凡无奇,实乃极为宝贵,得这一缕剑意,谈未然便可凭此参悟,进而能节省无数时光,提前修炼出剑意。

    尤其大光明剑乃宗主独门绝学,极少授人。老祖不怪谈未然习得大光明剑,反而给了一缕剑意,实在是极大极重的赏赐。

    老祖赞许一笑,道:“你若把大光明剑的剑意凝练到三成,老夫许你再入小秘境。”

    谈未然大喜过望,翻(身shēn)拜倒:“多谢老祖!”

    陈老祖一笑,拂袖一卷,把谈未然裹挟在一股力量,重新放回(阴yīn)风洞:“你且归去,安心修炼!”

    谈未然一合眼一睁眼,便已重新来到(阴yīn)风洞。却不是宗长空所留剑痕之地,而是(阴yīn)风较为缓和之地。谈未然知道是老祖把他放安全地方,当即行礼道:“弟子再谢老祖。”

    老祖声音传来:“(阴yīn)风洞,有几个鬼祟之徒,你去将他们除掉,就当是谢过老夫了。”

    “是!”谈未然恭敬道,纳闷不已,鬼祟之徒,是什么人?

    突然,一朵绚烂的金色花蕾从半空飘落下来,落入掌。

    正是交感果!

    …………

    苏曼怎都忘不了,当曰谈未然的表现,就好似幻影不断在眼前晃动。

    当曰听闻谈未然是见姓峰弟子,他便觉失望。见姓峰收徒的优先权只在宗主一脉之下,除非宗主乐意,不然真的抢不过。

    愈不愿去想,就愈是想起谈未然那堪称可怕的表现。万载以来,对着祖师拳意表现最出色的弟子啊,尚且是人关境。

    此念至此,他再也忍不住了:“不行。见姓峰是属貔貅的,从来只进不出。”

    “如此出色弟子,落在见姓峰,简直是罪行。”

    当下,苏曼就心急火燎的直奔见徳峰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二章 凝练剑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