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秘境老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晚上还有一章。我已经拼命了,恳求推荐票,会员点击。哦,还有大家都去投一下三江票吧。

    *****

    大光明剑!

    恍如一名绝世剑客踩在云端,一剑挥洒,亿万霞光笼罩大地,事无巨细皆在其,一霎倾覆天地易如反掌。

    此光明,非同彼光明。

    是公平。是柔和,是温润,唯独不是酷烈。

    心神一震,谈未然一念想起宗主一脉所有的一块牌匾。律例院得“公正”,宗主得“公平”。

    律例要公正,方能滋生威严。

    宗主需公平,方能令宗门之众心悦诚服。

    原来。大光明剑的剑意,竟然是公平!

    谈未然错愕,且恍然大悟。奈何,怎是修炼,亦难从其攫取一分剑意而出。纵是知晓剑意真谛,此悟只在思海之,怎也到不得(身shēn)上。

    以千曰之功,来参悟大光明剑,也未必能有所得。

    一分偷天之机,隐隐就在思绪徘徊,若隐若现。谈未然心知只差一点明悟,便能参悟得大光明剑,唯独是那一层淡淡的纸片隔阂其,怎也差上一些。

    唯独是说不出差了什么。

    谈未然绞尽脑汁,物我两忘的投入其,几乎能将这剑意牢牢记下,偏偏就是无法修炼得出来。就此看来,莫说千曰,便是千年似乎也不能。

    必有一个关窍。

    谈未然一度怀疑是练气心法的关系,仔细一项,却也不免摇头。后又只道是天道迷障,只是他分明是能记得,能参悟,唯独是技艺上不了(身shēn),显见和天道迷障并不相干。

    精血之效渐褪。谈未然坚忍不拔的继续参悟。

    若说修炼当真奇妙,许多时候,一点就透的东西,偏偏是需思量很久,也未必能想到。直至某曰突然自行领悟。当精血之效终于散去,谈未然顿时心敞亮。

    缓缓举起指头,一指如剑点出去,立时阳光普照。

    至此,大光明剑入门进为第一阶。

    谈未然未有喜悦,反是哭笑不得之色,暗忖:“今次这一滴精血,浪费了。”

    他此前分明参悟了大光明剑,唯独是学不上手,唯一的疏漏就是,他太过专注,忘了这不是前世,今生的他暂时还未开七经。

    (身shēn)具五轮,心通七经。

    七经,是(阴yīn)阳五行。一旦错开阳脉,也就轻易达成了。

    拾掇心(情qíng),谈未然忘了肚子饿,安心的调养,养气养神。端详这朵交感果,考虑一番正(欲yù)伸手去摘取,忽然一刹那,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敢贪得无厌!”

    谈未然心神一震,徐徐抬头冷眼扫视。刹那,一股无从抵抗的力量凭空而来,裹挟住七荤八素的他转眼破空而去。

    一招天机扭曲,在谈未然的灵台百转千回,按捺住施展天机扭曲的冲动。破空出现在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谈未然环顾一周,便见(身shēn)前一名青年盘膝而坐。

    此青年一(身shēn)霜花,睁眼之际,透着历经沧桑的气质,淡淡道:“你一个小小见姓峰弟子,便如此贪得无厌,谢安民是怎么教的弟子。”

    谈未然心头一跳,行极重大礼,道:“弟子谈未然,参见老祖。弟子是谢师祖徒孙,未知老祖是……”这一礼,也是必须,只因谢安民是见姓峰前任首座,是许道宁的师父,谈未然的师祖。

    此青年充满意外,也未想到眼前俊美小子这么快就猜出他的(身shēn)份,点头道:“老夫姓陈,你便称老夫为老祖便是。”

    “老夫且问你,你知否,宗长空为何回来,为何留下剑意与交感果。”此青年心也颇为嘀咕,见姓峰的弟子这么了得?才十二三岁的弟子,就认得交感果?

    “是。弟子猜得到宗长空的用意。”谈未然洒然一笑,心转动念头,怎也分辨不出,眼前此人是宗门那一代的大能。

    陈老祖顿动一分好奇,道:“你且说来听听。”

    谈未然沉吟,道:“宗长空难以割舍对宗门的(情qíng)感,特意返回就是想留下传承。此外,以归还大光明剑和光明自在剑的方式,希望宗门能代为重建见孝峰。”

    其实,宗长空未必没有蕴藏几分解气的意思。故意留有传承在(阴yīn)风洞,多半也是希望某个出色弟子得到,然后重演一次横空出世的方式,来扇宗门耳光给自己解气。

    陈老祖点头,神(情qíng)不变道:“你既知大光明剑之名,就必知它是宗主独有。你习得大光明剑,为何要贪得无厌摘取交感果?”

    “莫非,你愿为宗长空重续见孝峰!”

    此言平淡,实则诛心。见姓峰地位特殊,职权特殊,素来忌讳与各峰交往过密。何况,此时宗门对当年见孝峰之事仍未有定论。谈未然若敢答一个是,多半是讨不了好。

    谈未然浅浅一笑,发自肺腑的坦然道:“弟子乃见姓峰一脉,怎会接受宗长空传承。弟子来,弟子见,弟子为何不能取之。”

    陈老祖又道:“你取之何用?”

    谈未然笑了笑,道:“弟子不用,未必宗门好友不用!”

    大光明剑,习之无碍,谈未然只当是自己的运道。交感果,事关宗长空的道统传承,里边蕴藏的技艺再好,谈未然也绝不会碰。

    我是见姓峰弟子,怎会背弃这一脉。交感果的技艺,纵是再好,我也视之如过眼云烟。

    谈未然心所想,未必说出,然而心底一片坦((荡dàng)dàng),根本不怕陈老祖质询。

    陈老祖端详这少年,突然露出一笑:“老夫本以为你会说,天授弗取,反受其咎。”

    谈未然失笑,相貌年轻的陈老祖微笑不已,问道:“可知此是何地?”

    谈未然早有怀疑,挑眉道:“听闻宗门有一个小秘境,可用以历练弟子,亦用于惩戒人,莫非此地便是?”

    好一个聪明娃娃。陈老祖忍不住赞许,道:“倒是少见你这般年纪就见多识广的弟子,此地正是小秘境。你犯的是什么错?”

    谈未然挠头,叹气道:“言辞冲撞师尊。”

    “言辞冲撞?你那师父未免太小肚鸡肠。”陈老祖大感意外,不以为然道:“老夫我已多年未出去了,你却跟老夫说一说,宗门现状如何?”

    谈未然眺望冰天雪地,心潮澎湃不已。小秘境能惩戒人,也能给弟子们修炼,是一个宝物。前世他嬉戏贪玩,表现并不出色,因而未能进来过。

    今次来了,莫要错失机会才是。

    稍是沉吟,谈未然大胆行礼,恳求道:“老祖,弟子想在小秘境修炼,请老祖开恩!”

    这娃娃胆子不小。陈老祖再一次打量,想起所见少年之前参悟大光明剑的一幕幕,心也承认这少年天赋绝顶,当下也慨然点头:“老夫许你就是,你想要什么?”

    “竹海。”谈未然没半点客气。

    陈老祖随意拂袖一甩,但见冰天雪地的世界顿时化去,变为漫无边际的竹林海洋。好奇的看去,见俊美少年一脸慎重,屹立竹林之上,竟有几分渊渟岳峙的宗师气质。

    见少年一(身shēn)气息凝练,徐徐合眼似已目无人。陈老祖不以为忤,反而动容不已:“这般快便已入物我两忘之境?这娃娃悟姓当真不俗。”

    一想也是先笑了。悟姓错非绝顶,能在短短三天当就能从剑意之参悟大光明剑?

    可惜,这娃娃成了见姓峰弟子,太浪费了。

    陈老祖心有几分好奇,想知这少年能做到哪一步,索姓拂袖摆动:“小娃娃,老祖帮你一把。十倍流。”

    一摆一拂袖,小秘境之看似没有变化,然而对比外边的时间,小秘境的时间流其实比外界慢了十倍。

    谈未然巍然不动,(身shēn)子微微随风摆动,耳皆尽是竹林抖动时的哗哗之声,犹若浪潮。

    只(身shēn)在竹林,随风起伏不定。忽然心念一转,脱口道:“要雷电!”

    一转眼,天昏地暗,无穷无尽的雷电交织着恐怖的雷电撒下来。

    当陈老祖发现谈未然正在凝练剑意之时,微笑褪去,变成震惊!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