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宗长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老黯玩命更新,休息都不要了。只为了求票,求会员点击,在此拜谢你们。

    ******

    “储物空间集体失窃事件”,是未来影响极为巨大,极为深远的大事之一。

    谈未然不肯相信一般储物空间,是绝对有道理的。

    此事说来,极是匪夷所思。

    未来的某一曰,分别(身shēn)处数百个世界的无数武修士,其约莫六分之一的人,所随(身shēn)携带的储物袋储物手镯等等,一夜之间,其所有的物品不翼而飞,消失无踪。谈未然就是其一个受害者。

    此事,堪称震撼无比。

    强大武者普遍使用寂空界石等安全的储物空间,没有出事。不过,事后也有许多超级强者好奇而参与调查,竟然未有一个人能查出真相。

    曾有各种风声谣言。炼制储物空间出售的宗派和世家,也有几家倒霉的被怒火湮灭。可最终,也没人能得出结论和真相。

    此前,从未有人怀疑过储物袋的安全可靠。此后,极大的颠覆了所有修士心目的固定观念。

    说来好笑,也不知是否此事启发某些人。后来断断续续的,居然又发生几次著名的储物空间失窃案,其甚至包括寂空界石等极为可靠的空间。不过,那些统统都是人为的。

    小心翼翼的前进,躲掉一只五品(阴yīn)风兽。谈未然摸摸携带的袋子,里边已装有十来个(阴yīn)风兽妖丹了,察觉(阴yīn)风扑面,他暗忖:“(阴yīn)风又要强烈了一些。看来又兜回来了。”

    “兜来兜去,怎都没法找到路。”谈未然沉吟:“不如,深入试一试?”

    敢于再深入一些,也是因为他昨曰已突破为人关第八重了。他的问题是,练气修为太差,很多技艺手段在思绪,暂时练不到(身shēn)上,很多应具备的实力都因此发挥不了。

    别人的修为强一分,实力也许只强一分。他的修为强一分,能发挥的就多一点,实力能强三分。

    凭金(身shēn)和法衣,谈未然深入得堪比通玄境弟子,愈深入就愈是皱眉,隐隐感觉(阴yīn)风裹挟着一丝丝说不出的气息:“不对劲。”

    寻得一个安全地方,盘膝下来,凝神贯注的等待下一波(阴yīn)风。

    当下一波(阴yīn)风来临,谈未然灵台清明,凝神感应其,一霎隐约捕捉其些许气息,顿时心神巨震不已:“是剑意!”

    “是剑意,剑意上的意念正在消散。”

    谈未然神色巍然,等待(阴yīn)风过去。沿着剑意来源,一路跟了下去,连续过了几波(阴yīn)风。隐隐发现自己快要挡不住(阴yīn)风的时候,无可奈何的盘膝下来。

    重新近距离感应其剑意,此次就要清晰了不少。

    剑意丝丝,谈未然意念沉入其,仿佛见着一名孤傲的剑客屹立在一个洞(穴xué),个头和他一样也不算高,却有着顶天立地的威势。

    剑客拔剑,一刹那,卷住亿万青色光华,几是将天地都撼动。

    谈未然张大嘴,震惊不已:“大光明剑!是宗门长辈!是哪一任宗主?”

    大光明剑是宗门最核心技艺,一般来说,只有宗主会,偶尔才会传授给立下大功之人。

    细细回忆一番,谈未然果断否认:“不是宗主,跟脚是大光明剑。不过,恐怕是基于此而自创的剑法!”

    “若是如此,符合这一条件的,就必是那人。”

    “宗长空!”

    七千年前,宗主处事不公,宗门内讧,外敌来犯。偌大宗门,竟无一人能挡得住,眼见就是宗亡道消的结局。此时,默默无名的宗长空横空出世,八百余剑之后斩杀强敌,力挽狂澜。

    此后,大功难抽,宗门(允yǔn)许宗长空创立见孝峰,并授大光明剑。

    见孝峰一度兴盛无比,一千多年后,宗门在一次对外的大规模战斗,见孝峰一脉高手几乎尽丧。那时宗长空外出,不在宗门。

    待得宗长空返回,见见孝峰凄凄惨惨,肝肠寸断之余,知来龙去脉。其后率先一剑怒斩见孝峰,将一条山脉削平。然后闯上主峰以大光明剑和以此推演出来的光明自在剑斩杀宗主长老护法数十人,竟而毫发无伤,方是悲伤遁走,从此再无音讯。

    宗长空一剑斩断宗门恩(情qíng),此事直接造成宗门有人趁虚而起,创立了见礼峰。

    “宗长空啊!”

    谈未然心潮澎湃,后人难评当年功过是非。不过,(身shēn)为武者,他所向往者,正是这般洒脱,也正是这般的豪(情qíng)盖天。

    “宗长空的剑意,为何会残留在此地?”谈未然心意坚定:“一定要设法上前去,亲眼见见剑意。”

    (阴yīn)风每一个时辰来一次。此间,是谈未然的机会,须得在一个时辰内前去,并返回此地。否则,(阴yīn)风吹起来,他吃不消。

    也不急于一时,谈未然沿着这一条路线,一(身shēn)悠哉的好似来踏青,将四下断断续续的探索一番。分别在几个不同的甬道和方位,感应(阴yīn)风来袭之位。

    在此忙忙碌碌,隔着(阴yīn)风,兜兜转转,花了大约两三天,方凭种种迹象,将剑意残留之地的方位和距离,推论得七七八八。

    “是时候了。”

    等下一波(阴yīn)风过去,谈未然神色毅然,如离弦之箭快深入。

    此洞极大,谈未然迷路之后,已是相当深入了。饶是如此,再深入一个时辰,也未能达到剑意残留之地。无奈在(阴yīn)风即将来临之际,谈未然推算甬道角度位置,挑得一处较为安全的隐蔽之地。

    当(阴yīn)风来临,谈未然潜心感应,颌首心想:“剑意果然强烈了不少。”眼角余光扫见一个淡淡黑影,顿时凛然,收敛气息不敢大意。

    此地深入,隐约已有六七品(阴yīn)风兽的活动迹象。

    谈未然所挑位置,已是安全隐蔽。奈何,风此一物,有缝就钻,辗转吹拂一会,便有(阴yīn)风吹来。

    唇红齿白的谈未然,被吹得脸上皱褶无数。(阴yīn)风可怕之处,却是能浸透(身shēn)体,吹到经脉之,那经脉运转抵抗的真气,就蠢蠢(欲yù)动的快要散掉。

    人关第八重修为,实在不该深入至此。许是多年前,此地乃行天宗给弟子修炼之地,然而如今,早已成为惩罚之地,弟子们避之如虎。莫说谈未然此时修为,便是通玄九重修为,也不敢深入至此。

    (阴yīn)风本就可怕,何况更有在此地出没,愈深入愈强大的(阴yīn)风兽。

    若是战斗,谈未然反而无惧,左右不过是搏杀,左右不过是拼命。心下有感,他真气快要被吹散,从包袱取出一块木牌,赫然正是监察令牌。

    激发令牌,一道罡气护罩油然而生,谈未然抿嘴,端详包袱的物件。其有他自己准备的,也有师姐师兄们给的灵石和丹药,此外还有一枚法符。

    端详法符一会,谈未然认得是师父的手笔,暖洋洋的微笑起来:“师父,您真是嘴硬心软。”

    见姓峰每一个弟子,均能得师父赐下的一枚法符。师父一直没给他,想来是怕他杀心太大,今次这一枚分明和他前世所得一模一样,想必是师父令大师姐转交给他的。

    说见姓峰不好,认为是宗门最差一脉的弟子们,若知见姓峰五弟子的待遇,怕是眼红得和谈未然五人拼命的心思都有。

    监察令牌也非万能。一天半之后,谈未然深入,监察令牌的防御力量便隐有减弱,且在愈来愈猛烈的(阴yīn)风吹拂,颇是飘摇(欲yù)坠。

    此时,剑意残留之地,终于遥遥在望。

    衡量一番,谈未然毅然上前,转过一条漫长的甬道,突然霍然一亮,眼前所见所闻,立时叫他倒抽一口气。

    好恢弘的地下洞(穴xué)!

    眼前赫然是一个辽阔且巨大的地下大洞(穴xué),石壁上处处剑痕,分明是被人为凭宝剑开辟出来的。此也罢了,尤为令谈未然震撼的是,无数剑痕之,一面墙壁上的一条恢弘剑痕,酝着残留剑意。

    “监察令牌,少则连下一波(阴yīn)风也未必能撑过。多,也不过多撑一次。”谈未然眼光彩熠熠:“我只有半个多时辰,最多一个半时辰。”

    届时若不退,便是死路一条。

    细细感应残留剑意,谈未然兜头兜脸就被一股充满豪迈的剑意气息扑面打,可谓惊悚之极。

    此剑意之的残留意识,相当强烈,并极其强大。谈未然心神一霎遭到剑意冲击,几乎难以动摇,骇然不已!

    此一剑,若是真实,便是前世的自己,能否招架?

    一念至此,谈未然汗流浃背,心神被挫。一眨眼,谈未然重新凝练被冲击的心神,意志未有一丝动摇,灵台置入空明之境。

    历代弟子均有讨论。万载以来,行天宗历代之,谁是最强?此事颇有争议。然而,宗长空必位列前三,此乃公论。

    若是旁人在此,只怕便会被这一道残留剑意所吸引,从而疏忽其他。

    然而,谈未然亲眼见过大光明剑,此道剑意虽堪称惊天动地,显然又和大光明剑,乃至光明自在剑都不相符合。

    “此,定有蹊跷。”

    重新仔细观察,石壁之上三千剑痕。谈未然一路从头看,一一感应残留剑意,也显然并非年代太久远。

    “宗长空回来过!”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