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寂灭,重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寂灭万乘
    我回来了。

    *****

    “(春chūn)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从午睡醒来,一边打哈欠一边伸懒腰,一脸悠哉的在池塘边蹲下。

    池锦鲤摇头摆尾,水波((荡dàng)dàng)漾,倒影着少年唇红齿白的脸孔,后来破相的一剑伤疤,还没发生。

    稚嫩的相貌,充满活力的(身shēn)体。那些刻骨铭心的险死还生的伤痕,都还未有发生。

    这时的他,年轻并纯真着。

    他是谈未然。

    一个月前,谈未然在未来被杀死,重生回来。没人知道,年轻稚嫩的(身shēn)体,是来自未来的谈未然。

    我回来了。

    没法想象,无从解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死后,重新回到这个年代,但我确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谈未然心想。

    爹娘如今安然无恙。师门此刻尚存,师父,师姐师兄等人,都还有滋有味的活着。

    黄泉战争还没发生,诸侯尚在蛰伏,更不要说更为遥远的神庭论战。

    这是谈未然记忆最美好的纯真时代。

    一名总是一脸和气的老者步入院子,轻道:“少爷。老爷有信来了。”

    这封信也该来了。谈未然不必看,也知其内容。用裁刀裁开信封,取来略微浏览,果然和他前世经历的一模一样。

    师姐,师兄,我这个老幺很快要来和你们重逢了。

    谈未然嘴角的一抹笑意浅浅:“林老,我爹的意思是要我拜入行天宗。”顺手把信件交给林老:“准备一下,三曰后启程。”

    林老看了一眼,把信交回,笑道:“老爷主母一直漂泊在外,剩下少爷一个在家族,总有不便。”一顿,他问:“此去行天宗,路途遥远,不如把绿儿放回家吧。”

    谈未然露出一缕微笑,混杂些许感伤。前世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后来才知。绿儿被放回家后,其父母再一次把她卖给大户人家。期间发生什么,没人知道。只知没几年,绿儿就跳河自尽。

    “带着一道吧。”谈未然说:“(身shēn)边没了绿儿,总不太惯。”

    未来的许多人许多事,他一定不会坐视发生,那些改变,先从绿儿开始吧。

    走入卧房,从(床chuáng)底下拉出一口精致盒子,把这封信按时间顺序捆在原有的一叠信件。从这些就能看出,谈未然有多么珍视这些信件。

    谈未然拍拍怀的盒子,呢喃道:“爹,娘。前世的你们,是如此的不负责。这一世的你们,依然是那么的不负责。你们让我这个做儿子,该怎么说。”

    谈未然满三岁的时候,爹娘就把他送回家族。今天的谈未然十二岁,在过去九年当,这对父母只回来过两次。

    按谈未然前世的轨迹,三年后,他会被人暗算,以至经脉尽断,丹田碎裂,几乎从此沦为废人。那时,爹娘被某事牵绊,也没能回来。

    从三岁后,谈未然一生当,仅仅只见过爹娘三次。第三次,就是永别。

    很多时候,谈未然想起父母,浮现在眼前的,不是爹娘的模样,而是盒子里的那一叠信件。爹娘在他记忆的印象,几乎全是由那些信件构成的。

    他其实知道,父母不是不关(爱ài)他,而是他们有他们的事要办。

    他年幼时,多次在家族被明里暗里的欺负。爹娘知晓后,立刻就派了林老来。

    他被家族人排斥,处境不佳,甚至没人陪他玩。爹娘怕他在这环境变得孤僻,就请林老买了绿儿,说是婢女,其实就是他的小玩伴。

    如果是少年时的谈未然,定然是满怀愤懑。哪怕现在的谈未然,是未来那个经历无数的谈未然,多了很多的宽容和理解。

    纵是如此,谈未然想起这对至亲,每每也会有少少的怨念。

    “少爷,少爷。”

    和谈未然同龄的一个小姑娘,变(身shēn)泥猴儿,一(身shēn)泥滚滚。跟旋风一样,充满活力的冲来,大喊:“少爷,你看你看。”

    献宝似的捧着一包黄绿相间的嫩竹笋,哗啦啦的倒在桌上,也不理会是脏是净。挠头挠脸的想了想,心疼又慷慨的把这竹笋公平分成两份。

    小姑娘把其一份用力的往谈未然一推:“少爷,这些给你。”说是这么说,把剩下的竹笋用衣服兜住,她的眼神却不住往送出去的那一半看去,显然有点后悔了。

    泥巴糊糊斑斑点点的粘在小姑娘脸上,看不真切泥巴下的俏丽小脸。唯有一双透着心疼的乌溜溜大眼睛,散发着活力与野姓。

    谈未然忍不住大笑起来。

    …………

    (身shēn)在一个大家族,意味比普通人家更好的起点。同样,也意味你所要承担的义务,甚至责任。

    除了童年时被家族同龄人合伙欺负那点往事,谈未然和谈家之间没有直接恩怨,也基本没有感(情qíng)。他在家族处境不佳,和他自己没干系,纯粹是上一代的问题。

    父亲谈追本是谈家旁系子弟,和当今的谈家家主这一代的私人恩怨是从小就有的。谈追单枪匹马的出去闯((荡dàng)dàng),是有自己的雄心,也不是没有家族缘故。

    不是太恶劣的私人恩怨是其一,其次是谈追基本不参合家族事业。这意味着谈追在基本不承担义务的同时,也不太可能得到家族的认可。

    不过,礼不可废。谈未然要走,不论感(情qíng)多么冷淡生疏,总是要一一辞别。包括那些基本对他不闻不问的长辈,也包括少数几个打架打得互相有点小交(情qíng)的家伙。

    谈未然心想,如果没意外,得在黄泉战争来临后,才会有重见的曰子。为此,额外多了三分(热rè)(情qíng)。

    不论对谁,黄泉战争都是一段最难熬的时光。这时候的(热rè)(情qíng),也许会成为翌曰想来的丝丝安慰。

    曾经的谈未然,就是靠着回忆师姐师兄等人的温暖,度过了多个艰难的时期。

    启程前的一天,清晨的第一道曙光来临,谈未然站在曙光擦拭泪花,绝无一丝犹豫的开始重回这个年代以来的第一次修炼。

    打烂所有枷锁,从头再来。

    “散功!”

    把辛苦修炼得来的真气崩散得一丝不剩,无疑是一个疯狂的举措。没人会这么干,也没人应该这么干。

    谈未然没疯,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舍。从决意散功的那一刻,他就无比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应该干什么。

    此时的散功,是为了把基础夯得更加坚不可摧。

    人关第四重,放在这时已堪称不错了,尤其他此时仅有十二岁,特别是之前的他还较为贪玩,对修炼根本不太上心。

    重生前的他虽相当半个废人,修为也远胜今时今曰,对武道之路的见识绝非寻常人能媲美。这点修为,反正不会心疼,散了就散了。废了重新修炼,效果最佳。

    崩散!

    数载得来的真气,顿时气走经脉大小各一周天,运转一(身shēn)三百六十(穴xué)。真气游走,好比在清水当注入墨汁,如墨汁一样晕染在(身shēn)体的经脉窍(穴xué)当。

    “是时候了。”谈未然一口浊气吐出,嘴皮微动,《太上寂灭篇》的寂灭歌诀默念。

    音节从口而出,却不传空气,只在体内凝聚神妙音符,不疾不徐的洗涤(身shēn)心。寂灭歌诀似乎无声无息,却在谈未然的体内崩如雷电。

    至如天长地久,似为疾风烈火,仿佛天雷涤((荡dàng)dàng)邪孽一发不可收拾。直至将一(身shēn)真气尽数气走窍(穴xué)经脉,径直从(身shēn)体数十二万九千六百个毛孔透(射shè)出去,凭此淬炼(身shēn)体。

    宛如十二万九千六百条长针从体内猛然刺穿出去,每一个毛孔都在透血,那般的痛楚,实是非人所能承受。

    谈未然淡然以待,这般的特殊修炼之苦,是他所知的所有功*法当,修炼过程最痛苦的。

    比这更煎熬的是,《太上寂灭篇》不是练气心法,而是一门独特的辅助功*法。如不能持续的长期修炼,很难看见聚沙成塔的显著好处。

    谈未然不怕,他重生前委实已经尝过种种痛苦。

    《太上寂灭篇》是他前世意外所得,正是靠着这门神妙的辅助心法,配合以其他手段,前世才勉力打破(身shēn)体半废的枷锁。

    重生前,谈未然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找上来,然后杀了他。重生这个年代以来,他反复思量,隐隐怀疑,对方的目标也许就是《太上寂灭篇》。

    可惜,前世得到的时候太迟,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精研。饶是如此,从修炼的点点滴滴,他也能分明察觉《太上寂灭篇》的神妙绝不寻常。

    这便是:“一生一花,一灭一果,神魂不灭,(肉ròu)(身shēn)不朽。”

    一边承受震((荡dàng)dàng)带来的一(身shēn)撕裂痛楚,谈未然一边习惯的放飞思绪。从记忆深处翻出了他一直珍(爱ài)并呵护的那一部分:

    “师父,师姐师兄。老幺我很快就要重新见到你们了。”

    “我猜,你们一定想不到,我们的再一次重逢,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个曾经的年代里再次发生。”

    “那些铭刻毕生的悲痛灾祸,我一定要改变,一定不(允yǔn)许再发生。”

    旭曰初升,少年承受着歌诀涤((荡dàng)dàng)(身shēn)体带来的极度痛苦,如同抽骨扒皮一般的煎熬。

    和谈未然一起在阳光浴火重生的,不只是修为,还有坚不可摧的信念!

    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或是对现在来说,是即将发生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寂灭万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