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话 只剩下五分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彩糖籽 书名:炎之操纵师
    这时,背着重伤的银契逸的卡姆缓缓的朝水护这边走来,水护一个意念把项羽跟刘邦收回书本里去。

    一时间,在“沉睡”术还未解开,方圆两百米内都是寂静无声。

    两三米之高的卡姆,缓缓的屈膝,趴在地面上,让银契逸慢慢的从它绒毛之背滑落下去,在一旁的水护很快的接抱住浑是血的银契逸,眼神凝重看着虚弱无比的银契逸说:

    “伤的很严重,要马上回去治疗!”

    她所指的“回去”,是回去他们的学校。

    “不行……‘白伞’需要马上更换电池,不然敌人很快就会闻到下的气味,……会有更大批的被纵的‘儡兽’以及‘人形躯壳’袭过来,那样会更加的危险。”即使气息微弱,但是他第一顾及的是罗承之后的安危,银契逸在怀里伸出手臂,张开手掌,里面是占满血迹的五号“劲霸”牌电池,“这是……我在他们这里人类界买的电池,很环保,可以重复充电,就是贵了点……这个重要的任务就交给校长你了……”

    说完,银契逸就闭上眼睛昏迷过去了。

    而原本在战斗里被卡姆甩远一旁的罗承,安放好择哲,就连忙跑过来,还没靠近水护,就被卡姆一个爪子紧紧按趴在地面上,卡姆似乎有报复罗承之前在它迷你状态的时候对它不好的况。

    啪嗒!

    “呜哇……可恶……”这只死猫,他迟早有一天会宰了它!

    瞬间被按趴的罗承扑了满灰尘,抬手仰起头,在水护的脚下,看到满是血的银契逸,这就挣扎着从卡姆的爪子爬出来,卡姆的爪子也没很用力压住罗承,似乎只是跟他玩玩的样子,这时候,罗承站起连忙问道,“银契逸没事吧?”

    眼看银契逸已经混倒在水护的怀里,罗承看着满是伤的银契逸,心里也百感交集,他该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只见水护把带有血迹的电池塞进罗承的手上,交代:“这是你家里‘白伞’的电池,现在我交给你的任务就是在五分钟内换上你手里新的电池,不然,我们这里的人,全都死!”

    “啊?”罗承一时之间懵了,换电池,换什么电池?他家哪来有东西需要换电池,不然他们就会死的说法?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跟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只是水护却没有跟他多说什么,把银契逸放下在地上,夹在她手臂里的厚重书本,一下子被呈现在她的眼前,漂浮起来,翻开的页面发出淡淡的蓝色之光,水护嘴里碎碎念着咒语,“以我水护之名,沉睡之约……五百米……一千米,……一千五百米!……唔……”

    在把“沉睡”术扩张到方圆一千五百米的时候,以书本为中心,一圈圈的光晕扩散开去,只是水护早已透支力量,咬紧牙关,脚因无力而单膝跪了下去,嘴角溢出血迹,额头尽是冷汗流下。

    “喂,你没事吧!”罗承蹲了下去,想要伸手扶起水护,在手掌触碰到水护的手臂的时候,却发现她的体,冰冷的很!

    “快!这里我来撑着,但是也就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五分钟之后,一千五百米之内的‘沉睡’境界就会破开,到时候,因为没有‘白伞’掩护你气味的关系,所有在这镇上的女乌手下的傀儡师,都会跑过来抓你,你现在就是要马上把你家里那个‘白伞’的电池换掉!”

    “可是你说的那个‘白伞’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有没有见过?”他家哪里有见过什么……等等……白伞?!难道就是银契逸在他房间里安放的那把户外纯白色的太阳伞?

    “你应该见过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那把伞,但是我现在跑回去,也要十分钟的时间,五分钟根本来不及!”这时候,罗承的余眼瞄到旁的毛茸茸的大卡姆上去,只见卡姆也对上罗承的眼睛,似乎马上就读出罗承所想的是什么,这就高傲的把头撇到一边去,鼻子还哼气。

    “……”如此高傲的卡姆,气的罗承牙痒痒的!

    这个该死的一脸凤梨样子的死猫!

    水护也注意到他们之间似乎有不太合拍的关系,这时候她语重心长,但长话短说:“罗承,卡姆以后就是你的‘兽宠’,你们的关系要协调起来,现在你要马上学会命令卡姆协助你办事!快!没时间!”水护勉强站了起来,一把把罗承推到早已站起的卡姆的大爪下。

    “什么?老师你居然要我以后照顾这只长得一脸凤梨头的死猫?!”罗承指着卡姆对水护叫嚷。

    话刚说完,就“啪嗒”一声,子又被卡姆的大爪子按倒在地上吃尘!“唔……唔……唔……”

    “卡姆!”水护一个喝厉!

    “呜哇!”卡姆马上会意,这就叼起趴在地上的罗承,一个仰头,甩在它的后背上。

    “没时间在这里儿戏了!你们赶快到家里去换电池,我在这里修复建筑,罗承,如果你不想你的朋友在这里死掉的话,就给我认真点起来!现在是命攸关,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趴在卡姆背上的罗承,抓住卡姆的绒毛站了起来,看着还在‘沉睡’的择哲,还有场里四周趴着的同学们,以及被破坏掉的学校建筑,他咬咬牙,拍了拍卡姆的脖子,并不是命令的口吻,对卡姆说,“喂,凤梨头,现在没有给你选择的时间了,你赶快跟我一起回家!走!”

    “喵呜!”卡姆低鸣了一声,这就顺着罗承所指示的方向,如健豹,飞速奔跑!

    “……”抓住卡姆绒毛趴在它背后的罗承另一只手捏紧了拳头。

    此时,他感觉到自己为人类的无奈!

    只是普通的人类……

    这种存在感,在会法术的水护面前,在会变的凤梨头面前,以及在差点无法保护到的择哲的面前……

    如此,如此的脆弱……

    可恶……

重要声明:小说《炎之操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