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话 红发女老师出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彩糖籽 书名:炎之操纵师
    下一秒,红发女人不再发癫花痴的样子,她很轻松的把银契逸扶了起来,让他的子搭在她右边的肩膀上,单手支撑着他的体,就像在抱着棉花糖一样轻松。

    站在五层楼顶高的她,微风轻拂起她那漂亮的红色头发以及晕迷着的银契逸那银色的头发,她微微俯视着依旧趴在地面上的罗承,午后的阳光在她那无边的眼镜折出金色的微光,让人看不清眼镜里边她的眼神。

    就连隔壁楼层好不容易爬到楼顶,想要收晒好被子的大姨级的女士喘着气才刚打开那楼顶的铁门,却看见对面红发女站着楼栏边,那种看似要轻生很危险的样子,并且她的手边还扶着一位银色长发的男子。

    两个大娃娃?!0.0这种在大婶心里马上出现的想法,是因为他们实在是,漂亮的不似人间的人类那样!并且衣着奇怪,像是拍戏的!

    天神降临了?!

    亦或者是,拍戏?!

    大婶刚想开口,叫年轻人啊,不要轻生啊,要保重体啊,体发肤可是父母给的啊,不要一个想不开,就一起殉啊……之类云云的……

    却一下子被红发女人手里拿着那厚重的书本朝大婶站着的方向一个比划,瞬间,大婶整个人昏迷被凌空像似有某种力量浮起了整个人的体,接着慢慢的降下,好好的趴在地面上。

    看见他们存在的记忆瞬间就被红发女人抽进在书里边去。

    红发女人响了个拇指,然后云里雾去的,她的子带着银契逸瞬间消失在楼顶栏上。

    ――――――再见红发女分割线――――――

    “小承承,小承承……好啦,好啦,快起来啦,小承承……”

    “……”额……会这样叫他的,只有他那位恶心的妈妈……(不对滴哦,妈妈怎么可以形容恶心这个词语呢,罗承你的想法不想被某鱿鱼偷偷告诉莉莉妈妈的话,就快点抹掉这种想法吧!)

    罗承感觉有人在轻轻摇晃着他的肩膀,这时候他微微的睁开惺忪的睡眼,这种感觉好像是躺在上,那种柔软熟悉的感觉,以及四周围的熟悉的味道,迷迷糊糊间还能看见的侧面有一个大窗子,窗前就是书桌,额,还有白色到有点闪的……太阳伞?!

    罗承一下子清醒过来,这就翻起来,顶着睡变形了的发型看着依旧是一脸温柔微笑端庄娴熟并且还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汤勺的妈妈一眼,问了一句,“妈,现在几点了?”

    “你居然还敢问我现在几点了?你不知道你快要上学迟到了吗?”莉莉妈妈依旧微笑,但是嘴角间露出的虎牙在清晨里亮出丝丝寒光,外加她背后拿着的平板锅也露出了尾巴!

    “……”咕噜!罗承看着这形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背地里默默的流着冷汗,忽然一股浓郁的鲜粥香气味传了上来,外带似乎有烧焦了的味道,“妈,你的粥……”

    “噢!NO!我的海带干贝鲜虾粥啊!啊……”这时候莉莉妈妈也一下子闻到味道了,顿时一阵抓狂的样子风风火火的离开罗承的房间,但是还不忘一边下楼一边对罗承大喊,“罗承,快给我起,你快迟到了,爸爸……爸爸啊,我的海带干贝鲜虾粥啊,快帮我关火啊……爸爸……”

    楼下厨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厨具撞击的声音……

    听到楼下邕玎サ纳音,罗承不摇摇头叹了口气,他把门关上,然后走到桌前,把窗前的窗帘也拉上,然后开始换衣服。

    换好衣服,原本被窗帘拉上而显得有点幽暗的房间,在罗承一把再次把窗帘拉到一旁的时候,窗外的阳光顿时进,房间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

    已经天亮了,又是一天新的开始,窗外上方不远的电线杆上有好几只小鸟飞来飞去的叽叽喳喳的叫着。

    似乎缺少了什么?

    对了!已经是第二天的天亮了么?罗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时间是七点零三分,期是……九月二号!

    是的,已经是第二天了,昨天已经过去了。

    他似乎记得昨天好像跟一个奇怪的漂亮的男人走在大街上,然后……怎么感觉记忆那么奇怪,一段一段的,似乎不完整,最后居然好像记不起什么来了,他最后还有没有上学?

    他不记得了!

    罗承转,就立刻看见那把白晃晃的太阳伞,这种太阳伞很像电视节目那些在高级大酒店内室露天游泳池里面安放着的。

    一般普通在外的沙滩上的太阳上,大都打上广告,五颜六色。

    一瞬间,他仿佛从伞面看见一张脸,那张脸美丽的让人要屏住呼吸,但却是一个男人微笑着的脸,并且还有一头漂亮的银色白发。

    对了!

    是银契逸!

    那个男人说他自己是叫银契逸!

    他原以为昨天的记忆真的消失了,但是现在却一下子记起来了,并且不是一段一段的在脑海里闪逝,而是很清晰的连接起来了!

    那个男人,在他跑在绝境里打斗的时候出现,然后那个刺猬头莫名自杀了,吓跑了那些小混混的时候,他仿佛天神一般降临在他的面前,却单膝跪下,仿佛十八世纪中庭的管家一般,长长的燕尾服,两条燕尾在他跪下的时候也在他后的地面服帖的趴着。

    这一切的行为都让他惊讶不已,只是现在呢?!

    他说他去追那些傀儡师,现在都已经是第二个早上了,他人呢?

    没有回来!

    而只留下这么一把大大的白晃晃的太阳伞。

    “小承承!小承承!快下来吃早餐!”莉莉妈妈在楼梯口叫唤着。

    罗承隔着房门听到了妈妈的叫喊的声音,思绪也回过神来了,他连忙打开书包,发现书包一点也没变动,语文课本,代数课本,英语课本,都是主科,他随便看了一眼,在妈妈没有收到他的回应连续叫喊下,他急忙的拉好书包链子,然后背上,这就打开房门回应妈妈一声:“知道了!现在下来!”

    罗承下了楼,来到厨房的吃饭的桌子前,坐回以往一直坐的位置上,莉莉妈妈正把一大锅粥端了出来,放在垫上了垫子的桌子中央,然后拆下微波炉手,盛好粥放在爸爸面前,再来就放在罗承的面前。

    爸爸也收起报纸。

    “幸好只是焦了一点点,而且只是焦底,还是可以吃的,小承承快吃吧,还能赶得及吧?”妈妈也坐下来然后开始吃粥。

    “嗯。”粥太烫了,罗承拿起桌上盘子里的面包先吃着。

    “昨天你是怎么回事了?”爸爸问道。

    “怎么了?”罗承嘴里咬着面包,含糊的说着,接着看到爸爸那表示没有礼貌的眼神,这就把面包吞进肚子里,然后才清晰的又问一次,“怎么了?”

    “你晕倒在街上了,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我晕倒在街上?”罗承也觉得奇怪了,自己却没有半点记忆记得自己是怎么晕倒在街上的。

    “嗯,被一位邻居家的叔叔认得你是我们的孩子,于是就送回我们的家了,不然不认识的话就会送到医院或者是警察局里,昨天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学校的老师也说你下午没上学,而邻居的叔叔刚好把你送回家我们就接到学校的老师的电话,然后我们就说你突然在上学的路上晕倒了,昨天的事过去了就算了,今天给我要好好的去上学知道了吗?!”

    “……,嗯。”罗承抓起一个面包,然后胡乱的灌了一杯清水,“爸妈,我上学了。”

    “咦?海鲜粥不吃吗?”妈妈声音有点失落。

    “太烫了,来不及了,要迟到了。”罗承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椅子背上挂着的书包。

    “那……路上小心。”

    “知道了!我出去咯!”罗承说着就小跑到玄门关那里,三两下就把鞋子穿好然后出门。

    他走在路上,一路在想,昨天居然晕倒,会不会是傀儡师做的好事?!可是,如果晕倒了,为什么不是像之前两位死者那样,真正的体被带走之类的。

    真的好奇怪!

    经过一些卖青菜,卖鱼的店铺,接着又经过一些卖电器的店铺,这时候,罗承看见隔着橱窗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昨天发生车祸事故的新闻报道。

    画面正是那小妹妹趴在地面上已经没有气息的模样。

    肇事者的车就在那小妹妹趴着的地方距离有两三米,场景有点混乱。

    拍摄机也许一开始是被扛着拍的,都有点摇晃。

    只是!

    画面很清晰的,罗承看见了,那个孩子的体正在开始消失!

    罗承一下子就双手趴紧橱窗认真的看起来,那个死者的体居然在摄像机面前开始消失,接着就呈现出一个人形躯壳的样子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里面。

    瞬间,记忆画面被刷清楚了,昨天关于车祸的记忆也一下子的清晰的呈现在罗承的脑海里,并且,他还记得银契逸就是在那个时候,跟他说,他会去调查关于傀儡师在背地里做的事

    今天却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

    “喂,小孩!居然还不上学,在这里看电视新闻,快要迟到了哦!”对面卖鱼的大叔对罗承一声叫喊。

    回忆一下子被掐断,罗承回神转就对那卖鱼的大叔一阵叫嚣:“要你管!臭大叔!”

    罗承接着优哉游哉的往前走着。

    嘛,反正那个男人又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类,应该不会有事吧。

    哼,他管那么多干嘛,要死要活的都是那个人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最好就是消失在他的面前,他昨天不就是这样期待着的吗?!

    况且,迟到这种小事,他以前经常做了!

    不在乎今天多加一次!

    当罗承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校门依旧是打开着,只是已经没有学生上学的人影了,整个上学的道路上安静的很。

    罗承往校门走进,却发现一材火辣高大的并且还是穿着浅紫色的旗袍女人在懵懂的四处张望着。

    “啊咧,这位少年……”红发女喊住了经过她的罗承。

    “什么?有事?”罗承停下脚步,听着这红发女着不是很准的普通话,很像外国人说中国话不是很标准的声音。

    “这里不是USA的唐人街么?”

    “……,”罗承的心里一下子辶耍哪来的又一个奇怪的女人,“你是老师?”

    “嗯嗯,”红发女点点头说,“我是这里新来的语文老师……”

    “……”罗承额头开始冒黑线了,他们这里的新的语文老师为什么会着不标准的普通话,他还以为她应该是英语老师才对!“这里是学校,而你站着的地方是中国,老师你穿的很奇怪……”

    “唐人街里的潮流衣着不都是这样的吗?”红发女旋转着子,眨着眼睛问罗承。

    “……,老师一把年纪,你就别卖萌了……”罗承横眼说道。

    “啊哈哈哈!这位少年说话还真可,老师好喜欢!”红发女说着就一把拉住罗承把罗承的头紧紧的抱在前!实则是心里在恶魔着脸孔喊着这该死的臭小鬼!

重要声明:小说《炎之操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