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 跟随者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彩糖籽 书名:炎之操纵师
    “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承恢复鲜活的样子,不再石化,指着那依旧银色长发飘逸,一出场就有鲜花清香气味的银契逸大吼!

    果然是个奇怪COSPLAY变态杀人狂,居然偷跟踪他回到家来了!

    愤怒难当的罗承那不礼貌对人手指指的样子一下子被罗妈妈用力的拍掉那指人的手,“小承承,不许这么没礼貌哦,听你这么说,是一早就认识人家小银银咯?”罗妈妈说完就咯咯咯的掩嘴笑起来。

    “老妈!他并不是我们的亲戚,也并不是我们的什么的远房表哥!他其实是……他其实是……哎呀!痛痛痛……”

    罗承话还没说完,就被温柔的罗妈妈捏起脸蛋来了,“小承承脸上挂彩了哦,不仔细看还不知道呢,嘴角都破损了呢,而且额头有明显的淤青,第一天就在学校跟人打架了吗?嗯?”

    “快放手,老妈,很痛耶!”罗承用手护着被罗妈妈捏起的脸颊。

    罗妈妈一下子放开罗承,这想到有客人在旁边看着,发现自己失礼了:“哎呀,不小心被发现我们家对孩子体罚的行为,小银银真是失礼了,让您见笑。”

    “不,没关系,这是莉莉阿姨的教导,再来说罗承确实是出去在外面打架了……”银契逸一脸迷人的微笑说着。

    !

    “……”一瞬间,罗承感觉被出卖了!

    罗妈妈叫陈莉莉,她看着银契逸的时候是表现的一脸微笑的好妈妈形象,但是听到银契逸说到自己儿子真的在外面打架的这种事,她一转头看着罗承就表现一副十八地狱出来的阿修罗样子,那恐怖的神似乎就在暗示着罗承等下吃饱饭就死定了!

    罗承看着恐怖妈妈脸,不吞了吞口水,背流冷汗。

    说来,罗承这粗鲁的个,打斗功底虽然是自己从小因为膜拜“李小龙”武学大师而自学其成,但是说到底那个多少都是遗传了妈妈的基因,罗妈妈温柔起来可以说是一条街都知道的温柔妈妈,但是只有罗承知道,罗妈妈暴力起来可不是人类能承受的。

    这时候,罗承联想到择哲,妈妈是个大暴力女,而择哲则是小暴力女,妈妈的缩小版,并且暴力还是成长期,越长大越暴力!

    罗妈妈拍了拍手掌,“好啦,要说什么,要做什么,都先吃饭再说吧,来来,小银银,我们进去吃饭吧,小承承也快点进来吧,别愣在玄关那里了。”罗妈妈旋转着子来到银契逸边,挽起他的手臂走。

    “可是,妈妈,他真的不是……”罗承在他们后面伸手想要喊着陈莉莉,并且要说明银契逸这个来历不明,奇怪的变态。

    只是,罗承还没把话说完,罗妈妈回头就朝罗承出“死亡激光”眼神,似乎在告诉罗承,自己都在外面这么不听话的打架,还有脸去说别人的不是吗?!

    罗承只好垂下手臂,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跟着后面到客厅转到厨房那吃饭了。

    ……

    ……

    真的很奇怪,如此一个银色头发,长发飘逸美丽的奇怪男子,爸爸妈妈都不觉得奇怪的吗?他们的家族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亲戚呢。

    但是很明显的就是,爸爸妈妈真的没有觉得奇怪。

    这就是他觉得奇怪的地方了,这个奇怪的银发男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他的爸爸妈妈让他觉得不奇怪,并且还是他们的什么的远房亲戚呢?

    罗承一边想着一边撸起袖子将要洗碗,可走到洗碗盆的时候,却看见那里被银契逸弄得满是洗洁精泡泡溢的到处都是,“喂,喂,你搞什么啊?!”

    银契逸满手是泡泡,连漂亮精致的脸蛋上都沾有泡泡,他回头朝罗承微笑:“炎,我在帮你洗碗啊,只是人间这里的‘手动’洗碗好像有点困难……”

    这个脸蛋精致漂亮的男人即使是在困窘出丑的样子,场面还是这样闪亮啊!

    纾

    “哇啊……痛痛痛……”罗承没由来的突然吃了罗妈妈一个爆粟,捂着后脑勺在一边跳着,叫着。

    “小承承,明明是叫你洗碗的,怎么可以让客人洗碗呢?!”罗妈妈说完,又想拿起平板锅想朝罗承脑袋上敲。

    罗承看了吓得,就往桌子旁边绕着跑,他的妈妈就拿这平板锅绕着追!

    过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把碗洗好,罗承把银契逸拉到自己的房间来,把门关上,原本想用严拷问的方式让银契逸说出他跟踪他到家里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却发现银契逸一脸好奇的观察他房间的四周。

    “喂!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的?!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到我家来?!”

    只是,银契逸却仰起头来往天花板上看,居然连天花板上都贴着一个肌男在叫嚣似得样子的海报,他指了指墙壁上全都是这么一个人的海报问道:“炎,这个人是谁?”

    那些海报似乎贴了很久的样子,有点陈旧了。

    说起海报里的人,那就是李小龙大师了,罗承马上就得意起来了:“哼哼,那可是我的终极偶像!”说着,罗承就用拇指甩了甩鼻子,脚步轻盈跳动,模仿李小龙那经典的动作。

    “偶像?你的恋人?炎,你喜欢的是男人?!”银契逸一脸惊诧的用双手捂住脸颊尖叫!

    砰隆砰隆砰隆……哐当!

    原本还在摆酷的罗承一听到这样的说话,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去了!在摔倒的时候,头部还撞到沿边,痛的罗承捂住头部在地上田螺式的打滚!

    罗承连忙跳起,指着银契逸大喊:“不是!不是!不是!你别乱污蔑我的清白!”

    接着又指着海报说:“这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崇拜的对象,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说你,银契逸别一COSPLAY着装,还说些如此BL的话!”

    银契逸似乎明白COSPALY的意思,但是BL这缩短的字母所代表的意思真的很多,“你说的BL是什么意思?”

    罗承叹了口气,解释道:“就是BOYSLOVE,简称BL。”

    一下子,罗承被银契逸推压到墙壁上,如此近的美男子气息,让罗承顿时困窘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你……你想干什么?!”

    “哦呀,原本炎真的喜欢男人啊,那么为追随者1号的我要为您怎么样的服务呢?”

    “呜哇!我喜欢的是女人!我喜欢的是女人!你给我滚开!”罗承满脸通红的把银契逸愤力的推开!

    “你果然是变态COSPLAY者!”罗承一改脸色,“不要开玩笑了,快点说出你接近我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银契逸也一改儿戏的样子,俯对罗承庄严的鞠了一躬,“是的,我的下。”

    “不是说了,不要叫我下了吗?我叫罗承!”罗承皱着眉头说道,他真的不喜欢跟这个奇怪的男人玩什么仆主关系的游戏,并且在得到他的最终目的之后就把这个奇怪的家伙赶出家门!

    “是的,我以后会注意的了,我的下。”

    “不是说了,后面不要加下了吗?我叫罗承!要说多少遍你才听的明白?”罗承快要抓狂了。

    此时的银契逸依旧保持一脸微笑,朝罗承房间那窗户,伸手一推,打开了窗户。

    让午的阳光进。

    接着他的手上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个大黑箱包。

    他打开黑箱包,从里面拿出纯白色的太阳伞一个,纯白色节节拼成的圆木桌一张,白色椅子一张。

    “你在干什么?”罗承看着这像变戏法的东西,愣住了。

    罗承的房间并不大,银契逸拿出来的东西都只能摆放在罗承的与课桌之间的空位上,摆好后,银契逸从手上带的白手像变戏法那样拉出一条长长的格子桌布,铺到纯白色的桌子上,接着便走出罗承的房间,到楼下的厨房,好一会儿上来的时候,罗承便闻到一股异常香的红茶味传来。

    银契逸让罗承坐到那椅子上,为他泡上一杯上等的锡兰高地红茶,“这是我在格兰多贵族学校拿来的上等锡兰高地红茶,请喝茶吧,炎。”

    “我说,你这是要干什么?”罗承完全不明白银契逸这些举动。

    “你一边喝茶,然后慢慢听我说我之所以会出现在你边的目的。”

    “说吧!”罗承盯着银契逸。

    “先喝一口茶,我就开始说。”

    “……”

    罗承盯了好一会儿银契逸,最终还是妥协,他拿起那漂亮的的杯底,然后另一只手提起杯耳,用鼻子闻了一下红茶的气味,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这故事要从差不多一千年开始讲起……”

    “噗……”罗承听着,把红茶喷出来了,杯子里的红茶因为手抖动的关系而溢出了不少,他连忙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咳咳咳……你说什么?一千年?”

    银契逸拿出白色的手帕擦拭桌子,以及地面茶迹,然后马上站起来回答,“是的。”

    他接着说:“以人类以往的平均寿命大约70岁来说,在下跟了炎十个轮回,现在是第十一个轮世,大约过了差不多八百年左右的时间。”

    “你别跟我说历史故事,我最讨厌了……”罗承一手扶额,另一手往前摆了摆。

    “在下的使命就是保护炎的命不被受到伤害,然后护送炎回到二世界去。”

    “别开玩笑了!”罗承一听了就火,“我只是一个平凡人,而且还只是一个学生,你说的那些鬼扯的东西我都不想听,我只想……”说道一半,罗承觉得奇怪,“话说回来,你怎么不在第一世,就把我送回那个所谓的二世界去?”

    这时候,银契逸面露惭愧之色,“这个,在下……”

    还没开始说就被罗承打断了:“别在下,在下,又下,下的称呼,听了我心里很不舒服耶,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拜托你可不可以现代话一下讲话的方式啊?”

    “我知道了,这件事让我感到很惭愧,因为从第一世到第十世,我都无法变成人类的形式保护炎你,以至于在第十一世终于转世成人了,在下非常的感动,一出生就感动的泪流满面啊……终于变成人类了啊……”

    此时,银契逸也捂着手臂哭泣。

    “……”喂喂,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啊?

    是婴儿,一出生也会哭泣的好不好?

    “那么你第一世到第十世都变成了什么?”罗承好奇的问道,好吧,虽然也觉得他是鬼扯,但是不妨听听他鬼扯下去。

    银契逸叹了口气说:“第一世到第十世不是变成了物品,就是植物或者动物……”

    第一世是罗承边的一个碗……怎么死?被罗承不小心摔破了!

    第二世是罗承边的一个茶杯……怎么死?被生气的罗承摔破了!

    第三世是罗承边一只老鼠……怎么死?被罗承厌恶地打死了!

    第四世是罗承边的一双玉筷……(晕死)怎么死?罗承送人了,于是离开罗承边的银,想找死……

    第五世是罗承边的一只波斯猫……怎么死?老死?不可能,吃老鼠,被毒死!

    第六世是罗承边的一把扇子……被大火烧了……

    第七世是罗承边的一个烟壶……(恶心+变态)罗承想,为什么这妖怪变来变去,都要变成,靠近他嘴边的东西?

    第八世是罗承边的前的蚊帐……

    第九世是罗承边的大树……

    第十世是罗承边的一只猪……不是边,而是即将要被杀来吃的猪……被宰来吃了……

    直到第十一世……终于成人了!!!!!!

    罗承越听越火大,一脸不满的撕开这些想象的画面,“天啊,你怎么这么恶心尽是变成想要靠近我嘴巴的东西!”

    最后,罗承安静下来,然后鄙视了银契逸一眼:“话说,为什么前世你会记得那么清楚,那么多事?孟婆去了哪?她的忘汤你怎么没喝?!”

    “如果有孟婆汤,或者说有地狱使者这些存在的话,我也很想提前让他们把我变成人,而不是等轮世。”银契逸那笑容看起来似乎有点苦。

    “啊?没有的吗?”罗承一直认为有神鬼传说,被银契逸这句话给蜇灭了。

    “并不是没有,只是在下还没有遇到。”

    “这样啊。”

    ……

    ……

    他们似乎聊了很久的样子,这时楼下传来了罗妈妈的声音:“小承,到了上学的时间哦!”

    “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炎之操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