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 择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彩糖籽 书名:炎之操纵师
    “……”银契逸那深邃的浅咖啡色眼瞳看了罗承一眼,然后转过去背对着他,风依旧吹拂起他那银发,“你这样说是错误的说法呢,下……”头微微扬起,能看到小巷上那碧蓝的天空。

    “不要叫我下!我叫罗承!我是人类,不陪你玩什么COSPLAY游戏,你这个……”原本是想说“你这个变态杀人凶手”,可是罗承却停住了口,似乎这样喊出来,也许会让这个银发男发狂也不一定,只是就是喊不出口,于是罗承继续接下去,“乖乖的你就自己去警察局自首吧!”

    虽然他是打架好者,外加未来的梦想是能像“李小龙”那样当一位散打教练师,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人之类的事,今天这个杀人凶手,杀了人不但把人变戏法那样消失了,并且还如此逍遥不害怕的样子。

    “人证,物证,死者,在这里的一切,连我也不知道消失在哪,被谁弄不见的,试问叫我怎么去你们人间的叫警察局的地方自首呢?炎。”

    “……,你不知道?”不是他干的?

    “人也不是我杀的吧,在我们那边的事你有很多不懂,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给你听,就像我之前用鲜花做反物理的事,你却把我看作是变戏,其实不然,用鲜花插进枪口,【假云粒】能起反物理作用,所以即使那刺猬头对着我开枪,其实就是对着他自己开枪而已,我这样简单的说明你听懂吗?他是自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罗承听的一塌糊涂,但是有一点他听懂了,那个刺猬头是自杀,可是自杀的样子是这样的吗?

    “唉……还是听不懂,那么,他一开始拿起枪是要杀你的,这句话听懂了吗?”银契逸叹了口气继续说。

    “他……原本是要杀我?”罗承真的没有注意到,他当时就在跟围着自己的几个人在对打着。

    “嗯,所以,我这算是救你,也算是自救哦。”银契逸转,终于把罗承的思想扭转,不再认为人是他杀的。

    “……,你之前也说刺猬头在中枪的时候死了,那么人现在在哪?为什么会消失?”

    “这个我也不清楚,……也有可能是傀儡师干的好事。”银契逸思考了一下,这才说出来,很早他就知道很多傀儡师潜进人类世界,却迫于炎未成年,于是依旧在等待机会,相反的是,今占卜师说炎会有危险,于是他迅速跑来人类世界这里。

    “傀儡师是谁?”

    “傀儡师就是傀儡师,就像你们人间界里所说的飞机师,老师,建筑师类是这种称号,他是以自己的力量纵事与物,这样说,你听的懂吗?被纵的事与物都是他的傀儡。”银契逸越来越感到这个地方发出一丝丝诡异的气息,他往前走,并且告诫罗承:“先离开这里,现在连傀儡师的真正面目都没看清楚,我可不保证我的鲜花反物理能对真正的傀儡师有多大作用。”

    “……”罗承沉思一会儿,然后跟着走出去。

    说的也对,他也有点感觉这个小巷气息有点诡异,原本没有风的绝境,却在这时候能越来越大的风,起先是微风,现在风的力度能完全伏起他额前的碎发。

    罗承往前走了一会儿,只是拐了一个弯,却发现原本在前面的银契逸不见了!

    罗承疑惑的加快速度往前跑,跑出了小巷,大街上,人来人往,却就是看不见显眼的长长银发的男人。

    消失了!

    不管是左看,右看。

    罗承继续在大街上走,然后过马路,在人潮里,发现之前的发生的事有点像梦一样,只是嘴角被打乌青,结痂,这疼痛的事实才能证明刚刚并不是梦。

    来到回家的路上。

    却突然听见后一阵急促朝自己跑来的脚步声……

    啼嗒啼嗒……

    “啊――罗承!!!!――”

    罗承还来不及转,这人的后脑袋就猛吃了一脚,整个人往前面的地面趴了下去,并且还是四脚朝地!

    砰嗒!

    来人声音是女孩子的声音,她踢了罗承后脑勺一脚还不够,在罗承整个人贴地的时候,还一脚踩在他的背面,“要死了,居然第一天上课都不来学校!我看你是不想活是不是?!”

    “择……择哲……”

    哗啦啦……

    女孩把书包里的书全都倒在罗承的头上去……

    “感谢我吧,我把你的新书带回来了!”

    “……”就连伸手在呼唤那女孩的名字而抬起来,都趴倒在地面了,头部都被多本厚重的书砸了又砸。

    看来,打遍中学无敌手的罗承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在择哲的手上了!

    “你这个……你这个……”罗承用手掌撑着地面想站起来,但是却又被背部的那脚踩压下去,接着他有点恼怒的整个人迅速翻起,站起来,书本从他头上一一掉落,他对眼前眼睛大大一脸朝气可,有着萝莉脸蛋,被他叫择哲的女孩大嚷:

    “你这个暴力女!你这个超级暴力女!我差点要脑震了!有没有搞错啊,这样用力踢我的后脑!万一脑袋笨了怎么办?!万一脑袋积血怎么办?万一失忆了怎么办?万一我记不起爸爸妈妈自己是谁怎么办?万一我忘记我伟大的梦想就是要继承‘李小龙’师傅当散打师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啊?!!!”罗承呲牙咧嘴的大喊大叫,虽然样子很生气,但是心底里却并不是真正愤怒的样子。

    “那就这样呗,”择哲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对罗承扮鬼脸,“当傻子呗!笨蛋罗承!哈哈哈……”她欢快的转往前又蹦又跳的走着,就像欢快的小鸟一样。

    轰啦啦啦……

    罗承愤怒得怒中火烧的环境四周似乎都像地狱火海那样,只是他只能这样表面恼怒,却并不会真正对择哲怎样,他还在愤怒的时候,择哲转就朝他扔过去一个书包,那是他的书包,罗承只能无奈的接住书包然后把掉在地上的书本一一捡起塞进书包里面去。

    就在他差不多捡好了,刚站起来的时候,择哲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她微微拉起一点点那原本很短的短裙,然后面部含羞的样子对罗承说:“第一天上学,我穿了裙子哦,怎样,漂亮吧?”

    罗承看着这样表的择哲顿时吓得倒退一大步,脸上顿时轰啦一声通红了,因为他刚刚想到被择哲踩的时候,他抬头看见今天的择哲穿的是粉红色的小裤裤!

    “你这个暴力女真不要脸,这么粗鲁,居然还这么不要脸穿少女短裙子,又是一个被COSPLAY弄傻的家伙,好可悲,替你父母可悲啊!”

    罗承扶额,想掩饰自己脸红发的困窘的样子,他跟择哲初中就认识了,并且一直到现在,择哲是个暴力女,所以才可以跟他合的来,也算是唯一的一个女朋友,这样算起来已经是认识三四年了,连父母都知道择哲的存在,而择哲的家里也知道他的存在,似乎都想要他们在一起,可是,也许择哲只要不要这么暴力的话,如果是正常的女孩子的话,他也许会……

    “你说什么?!”择哲咬牙切齿的说着这话的同时,抬起*飞踢到罗承的脸上!

    砰嗒!

    “哇啊……”

    罗承正中吃了一个大脚印印在脸蛋上,整个人四脚朝天的样子,手脚微翘僵住抽动,抽动,脸蛋一副哭无泪的样子,鼻孔流鼻血了。

    “粉红色的……粉红色的……哈哈……额……”小裤裤……心想,不可能的了!不可能的了!暴力女就是暴力女,不可能变正常啊……呜呜……(看来罗承怕是被打傻了……)

    择哲转,背着罗承头却偏下去看着他:“记住了,下午要来上课哦,先走啦,拜拜。”

    罗承从地面上爬起来,用手背擦拭掉鼻血,看着择哲往前走那欢快的背影,穿着短裙子脸蛋可的对他叮嘱下午要记得上课这些话,那温柔的样子,让他的心没由来的突然一触!

    真是的,要当暴力女就继续保持着暴力女的形象嘛!感觉突然这样可的表,只是他突然吞了吞口水,额头有点冒冷汗,如果下午没有去上课的话,那么……他又联想到暴力女择哲那恐怖的样子了,可能就是额头长着恶魔红小角,嘴露獠牙,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罗承!你下午又逃课了……看你怎么死……”她的四周都是地狱火海,不对,是愤怒的一片火山爆发!

    唉,看来还是别被她一时之间露出可的样子给迷惑了!

    罗承摇摇头,把地面上的书包捡起来,然后拍了拍书包背面粘上地上的灰尘。

    这时候他朝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

    到家门口,却看见大门虚掩,他推门进去,在玄门关那换鞋子,看着有一双陌生的男人皮鞋,一定是有客人来了,心想,“我回来了。”刚刚被择哲暴打一顿,样子有点疲惫。

    “哎呀,哎呀,罗承回来啦?”罗妈妈一脸欢雀的样子,旋转着子来到罗承面前,一脸慈祥的微笑看着罗承,“第一天在学校开心吗?小承承,你知道吗?今天有一位银发君先生到来哦,那是你的远房远房又远房的表哥哦~”

    “远房……表哥?”罗承愣住。

    接着,罗妈妈用欢迎的手势把那个叫远房的表哥叫出来了,“出来吧,小银银~”

    一下子,那拐角,银契逸就这么闪亮的出现在罗承的面前了。

    !

    罗承的子顿时石化了!

    啪嗒!

    书包也掉在玄关那了!

重要声明:小说《炎之操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