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话 杀人犯的标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彩糖籽 书名:炎之操纵师
    空气里一阵死寂般的沉默,以及无声。

    微风轻轻从银契逸耳际飘过,掀起他几丝银发,只是他单膝跪下已经过了半分钟都没听到前面有什么声音,这时他抬起头来,顿时傻了眼,眼前谁也没有啊,只有轻风吹起他撒下的薄薄的樱花瓣,那时他差点还要铺起红地毯呢,只是况紧急,眼看炎有生命危险,于是就来不及铺红地毯出场了。

    “呀――呀――呀――”

    一阵冷风吹过,似乎有乌鸦在他的头顶带有嘲笑的叫声飘过……

    银契逸站起来四处张望,太让他失望了,他自己的表现,炎居然甩都不甩他,消失在他面前了,他可能太激动了,跟炎的见面,行了这么大的礼,内心可能激动过头,而忽略外界的况,于是炎在什么时候悄悄的从他旁溜走都不知道。

    银契逸那庄严的神忽然有点落魄的样子笑了起来。

    ――

    ――

    罗承逃离了现场。

    太让人惊秫的场面了,他依稀记得当时仍在打斗的他余眼却看见半边刺猬头男居然朝那银发男开枪,但是子弹却是进他自己的膛里,可以说,那银发男人很诡异,居然这样无形的杀人了!

    如果真的被警察问话的话,他也不知道怎么说那个形,说突然飘出一个银发男子,并且出场的时候还带樱花……

    濉…他以为这鬼话警察会相信吗?银发男子,樱花,以为这是玩本动漫的COSPLAY吗?

    就在这时候,罗承停下了步伐,眼里仿佛被电击了一般闪逝而过,,他人刚来到公园的路边处,这就瞧见那个银发男子站在他的对面朝他微笑的看过来,他四周围,依旧飘落着几片几片的樱花瓣。

    不对劲!

    罗承转拔腿这就朝公园的反方向跑!

    见鬼了!

    他今天一定是见鬼了!早知道开学的第一天不要去接受别人的挑战,乖乖的上学就好了嘛!并且还不会被哲泽来一顿暴打!

    “炎下!为什么你看见我就要跑?”这种仿佛就像遇见鬼就跑一样的待遇,银契逸看着就觉得伤心啊,只是他表面依旧一脸的微笑,那跑的速度跟罗承持平衡线,跟他一个步伐,在他的旁边齐步,不快也不慢。

    眼看银发男人跑的跟他一样快,并且还是出现在他旁边似乎跑得很轻松的样子的罗承,就咬紧牙关加快了步伐,自己达到极限的跑步速度!

    “你究竟是谁?别跟着我!”罗承一脸厌恶这个漂亮的银发男人像鬼一样跟着他。

    “陛下,在下的名字叫银契逸,在很久很久的时候就一直跟随着陛下,打从陛下出生的那一天,我就得紧紧的跟随着陛下,直到死的那一天……现在请恕我无礼,在跑的过程中不能对陛下行礼……”银契逸依旧保持着微笑的脸,以及他那优雅的跑步姿势,就连说话,在这么极速跑步的动作里,都能说的像平时站着一样,咬字清晰。

    哧――的一声,罗承终于受不了停下来了,他再跑下去就要断气了,沿着大街小巷跑了好几圈,都不见那个银发男人有任何的喘气出汗的样子,只有他自己跑得累的跟一个十天没喝水的老狗似得!

    哈――哈――哈――

    罗承弯着腰,手撑在大腿上拼命的喘气……

    “你……你说的‘陛下’……究竟是谁?”罗承喘了好几口气,这才抬起头来,望着,这高了他半个头的,在阳光下非常闪亮闪亮的银发男子。

    “你。”

    “可是我叫罗承,不叫‘陛下’!……”顿时,罗承报出自己的名字,说出口之后才想咬住自己的舌头,他怎么这么笨,居然在杀人凶手面前自曝名字,这不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么?万一这个杀人凶手拉他落水怎么办?!

    “哎呦,哎呦,这是陛下您为人类时候的名字哦。”银契逸微笑的说着。

    人类……

    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人类”啊,人类会自称自己是人类的吗?

    “等等,你现在的意思是说我……曾经也不是人类?……”

    “是的,陛下,具体这样像要讲布一样那么长的故事,是要找一个很安静很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泡上上等的锡兰高地红茶,然后在下会慢慢的详细的说给您听的。”

    “……那么我现在是?”

    “人类。”

    呼,罗承心里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外表。”

    “……”

    只是外表……

    只是外表……

    那么也就是说白了,他现在并不是人类?

    那他是什么?

    罗承的心里因为银契逸的话纠结了好几秒钟,仅仅只是好几秒而已。

    等等,罗承忽然恍然大悟起来了,不再一脸疑惑。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不是人类呢,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一COSPALY装着奇怪的(虽然感觉人的五官漂亮到不像人间一样)的男子呢!

    并且他现在还是杀人凶手呢!

    似乎用了某种魔术看不出他杀人的手段,简直是秒杀型!

    而且看起来半边刺猬头男人自己拿着枪,开枪的,可是问题就是枪口是对着这个银白发男子啊!

    再来出场奇怪,又有强大的气场存在,只是现在气场消失了,但是出场就必有樱花瓣的撒落。

    这里又不是武汉或者是韶关观光地,怎么可能会出现少之又少见的粉色樱花瓣呢?!

    现在并不是跟这个杀人凶手纠结在一起的时候了,也不需要多问他一些他大脑有问题才说出有问题的话出来。

    现在只需要就是,把这个有问题的变态COSPALY杀人凶手送到警察局就行了!

    罗承决定了!

    现在就是要把他骗到原来的案发现场,这时一定有警察在处理现场的了!

    “啊!如果真的按你这样说的话,那么我现在算是什么呢?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科幻片看多了,哈哈哈……”罗承说完就开始闪人,他觉得这个奇怪的男人一定会跟着他,不跟着他的话,他就好逃脱,跟着他跑的话,那么他就把他带到案发现场!

    “……”

    眼看罗承又逃离在自己视线的银契逸,眉头有点微皱,但是也只是瞬间而已,然后马上又恢复一脸淡淡的微笑,眼神专注的看向前方的那个跑得极快的那个点,那是罗承快要拐弯的影。

    果然依旧把他当作是奇怪的人,然后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看来他是要做出点什么实际行动才行,这样才能更好的证明他的话,以普通人类罗承这样的份来看,是怎么说也不会相信他的片面之词的。

    银契逸瞬间也跟着罗承的背后跑起来,并且动作极其优雅,但很急速!

    ……

    很快的,罗承几转拐弯,花了快十分钟的路程,终于跑回那个案发现场。

    只是,看到案发现场,一下子就让罗承感到极其的震撼起来!

    没有!

    什么也没有!

    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怎么回事?!

    他是不是跑错地方了?!

    那个中枪的半边刺猬头,就连地面上的血液,以及打斗留下的铁棍子,以及刀子,全部都凭空消失了一样。

    什么都不见了。

    依旧是那个死巷,死巷的那堵高墙就在面前,依旧是中间有一大片脱落,露出红砖,然后灰白的墙壁周围长满青苔,像是发霉的物品一样。

    只是这地面,怎么会这么干净?!

    即使是警察的到来也没那么快的速度吧!

    他离开也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罗承感到奇怪的银发男人在他的后,他转看向他就问:“是不是你干的?”

    银契逸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这个场景也让他心里起了一丝怪异,“不是。”

    “难道,是那个刺猬头还没有死?然后他们的兄弟帮忙,但是……地面上没有血,就连你出场的樱花瓣都消失不见,感觉整个场像是被人清理过一样,这是谁干的呢?他们还有这么闲的时间清理现场?”

    “恐怕你的猜想是错误的,那个刺猬头可能已经死了,当时中枪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银契逸指着自己心的位置说明:“他中枪的位置是这里,普通人类的心脏严重受损,即使你们称作的神仙的神人也难以一时之间的救活!”

    整个现场仿佛就像被人变了魔术一样,干净的就像一开始跑到这绝境的地方,如果没有记忆清晰的记得自己曾经参与过现场的打斗的话。

    “……”

    银契逸微微的皱起眉头,一时间陷入沉思。

    “我很难怀疑,除了你,还有谁会有变魔术这样的法戏,因为你杀了那个半边刺猬头,你这个奇怪的家伙!”

    罗承面向银契逸的时候,一下子,巷子窜进风来,吹起银契逸那长至腰间漂亮的银发,也吹动罗承的衣服,以及额前的碎发,罗承那坚定的眼睛,完全就是把银契逸标成是杀人犯的标志!

重要声明:小说《炎之操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