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

    “掬汐......”他大掌不停的搓着她的背,好让她能生些儿,回过神智来。手又抚在她冰冷的脸上,那极寒与掌相碰,渐渐融了那密密的冰沙

    那自她脸上传至掌心的冰寒让他阵阵发凛,他抬头看去,从这里看才觉出那坡有多高多陡!他蹙了眉,带着她,在这积雪深厚中他是很难爬上去的。

    而此时,她最需要的是温!而不是在大雪纷飞中攀山涉水!

    他一把抱起她,往那个他熟知的山洞走去。

    侍卫将寄月背回了行宫,叫宫婢传了太医,就直奔去禀告皇上逦。

    “练公公,奴才有要事禀告皇上!有劳公公通传。”门前,侍卫急道。

    练承书道:“皇上不在里,一个时辰以前皇上跟来报的营大人赶回京里处理要事了。”早在一个多时辰以前,司城子鸾就在夜隐及几名精英护卫下跟营大人冒着风雪快马加鞭的回京城了。

    “什么?”侍卫一愕疠。

    练承书知道他皓王的贴侍卫,见他这反应,以为皓王有什么要事,便问:“不是皓王有什么事吧?”

    “不是皓王,是皇后娘娘。”侍卫道:“皇后娘娘出事了!”

    “什么?”练承书反应颇大。

    “我现在没有时间跟公公细说,我要马上去禀知太皇太后与皇太后了。”侍卫说着,便起步了。

    “好,好,我跟你一起去!”练承书道。

    两人便到了太皇太后里,侍卫禀告了况,太皇太后大惊,立即道:“马上派人去寻找皇后,再使人到京城里通报皇上!”

    “是!”相关人立应,急急去办了。

    侍卫领了人马在风雪中急步赶回高处,可已然连皓王的影也不见了!

    “都给我好好的找!记住,为免马踩着了皇后,必须徒步!一寸一寸的给我扒开雪来找!”领队的道,“找到了,重重有赏!找不到,小心脖子上的人头!”

    “是!”便天罗地网的分散去找了。

    侍卫看了看天,脸色沉了,“必须快点找到,不然天黑了就更麻烦了。”

    “是啊。”领队的道。其实心里清楚,这恶劣的天气下,大多是凶多吉少了。

    侍卫担心自己的主人,也加进了搜寻的队列。

    别看裴青妤是闲闲的看着书的,却是时时刻刻关注着行宫的一动一静。就在侍卫背着寄月踏进宫门那刻,她就知道她们被发现了!

    心虽暗叮咚一下,但仍镇定自如。特别是在得知只找到寄月一人时,她心更定了。忙起前往司城子鸾的,想拖延他去寻找。岂料却听到那侍卫与练承书的对话,得知皇上回京去了。

    她心不觉一乐,真真是天助她也了!

    行宫后门里,一黑色斗篷的她截住了应命往京里通报的奴才。

    “奴才参见皇贵妃娘娘!”那人见是她,下跪行礼。

    裴青妤没有作声,使眼示了示意一旁的饮雪。饮雪便会意的从袖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递在那奴才眼前。

    那奴才一看,呐呐道:“皇贵妃的意思是?”

    “雪大路深难行,你的马跑不快吧?”裴青妤声道。

    “这......”那人顿即明白了内里的意思,一时不敢妄加应对,犹豫道,“可是懿命不可违啊......”看着那厚厚的银票眼睛都花了,内心为难不已。

    “本宫没叫你违。”裴青妤冷道:“只是风雪肆虐,马速慢个三四时辰也是有可原的。再说,皇上他们已经去了一个多时辰,他们的是什么马,你的又是什么马?哪能容易追得上的?”

    那人不说话了,心里挣扎犹豫着。

    “这里的银票足够你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了。”裴青妤又道:“一个人的一生是劳是逸,有时就看他能不能抓住机遇,一把翻了。”她不温不火的道:“当然,这也得他放胆一搏!”

    “皇上与太皇太后是明理的人,这风雪误时自然是理之内的事。”她看着他不时窥看那叠银票,一点一点打消他的顾虑。

    果然,几秒后,他慢慢接过那银票,道:“奴才明白了。”

    “记住,今天你压根就没见过本宫!”裴青妤冷凛道。

    “是!这当然!”那人道,跪着将银票收进了襟内。

    裴青妤快步冷沉而去。

    将辛掬汐抱进山洞,司城子鸾忙不停的搓她的脸,手及背,“掬汐......”不停的叫唤她。

    然她一点意识也没有,全冻得冰冷僵硬。他把了她的脉膊,弱得几乎觉不出!

    “没事的,掬汐,没事的,皇兄很快就会带人来了......你要坚持住......”他道,这山洞虽是偏隐了些,但皇兄是知道它的,小时候他们一到行宫来,就来这玩耍。若是他在外面找不到他们,他一定会想到这里来的。

    他紧紧拥着她,为她输温暖。

    然,一个时辰过去了,天昏了,暗了,仍不见他的皇兄寻来。他急了,是不是有什么况生变?无法,总不能坐以待毙!

    他将她靠在洞壁上,脱下她上的大红斗篷,走到洞外折了一旁树木的枝儿,那湿雪冰得他手生痛无觉,生为三皇子的他还从没吃过这个苦!

    折了树枝,挂上她的大红斗篷,他一跃而起,将它插在高高的洞顶上,用以引人注目。

    回到洞里,他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围上,重又拥紧她等待人来救。他时刻关注着她的气息与脉膊,心急如焚,焦虑不安。

    天已黑了,她的气息越来越不好。他从锦囊里拿出随携带的“药物”人渗片,放嘴里咬烂了,抓一把雪,塞嘴里让它融成水,然后嘴对嘴的喂以她......

    她唇冰冷而发青,让他“吻”得好心痛。又喂了她两口水,他轻轻让她挨在洞壁上,自己在洞里剧烈的运动,好让自己的子腾起来,给她更的温度。

    就这样,他运动得体足够了,就紧紧拥着她将度传与她,等子稍又凉了,他又去剧烈的运动......

    司城子鸾到了京里,已是夜里戌时。待处理完要事,时已亥末。他本想连夜赶回行宫,但一旁大臣劝谕,天黑雪大,路途遥远,留京里一宿明早再回为宜。

    他便打消了念头。

    宫里可是安静得很,所有女人都不在,还真是耳静心靜静。只是,他隐隐的想她了。从袖里拿出那“此刻千金”的小纸盏,他嘴角忍不住绵绵的勾了勾。

    她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也在想着他?那前的疼痛应该很利害吧?他那样不舍,然又觉得还侵得不够,应该更狠更狂更久......瞬的,他脑里嘴里手里全一股儿涌起她唇与酥峰的触感,全都麻了......

    搜寻多时,都一无所获。搜的人惊了,行宫里的各个主子也惊了,担心不已。特别是永太妃,平白的儿子就失踪在茫茫大雪里,可把她给吓得坐也不是立也不是!

    黑夜里,茫茫大雪中,火把无数。那些侍卫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扒着雪,一遍又一遍的搜寻着,那没膝的积雪,让两腿寒得麻木.......

    (注:这两天篱儿生病了,可能是之前做小蜜蜂太“勤劳”了,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的原故,呵呵。第章《侮辱》的重复字数篱儿迟几章再补回,抱歉了。请谅。)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