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的甜蜜

    “嗯。”她声音低得不能再低,脸红到耳根。

    他唇靠得她脸那样近,声音那样温柔,“对不起,朕不是故意那么用力的......”又不忙戏弄她,“只是皇后不停的送上来,让朕......”

    她大惊的抬脸,羞红的两颊滚烫,她是如何也不相信自己会做这种臊事的,“皇上骗......”然还没有说完,唇已被他重又猎上,“唔.......”

    “而且朕轻点,皇后也不依......”他在她嘴里说,说出她昨夜的“丑”行,唇开始如昨夜般狂妄起来。

    “唔!”她更是惊怔得一震,她真这样吗?不会的!不会的!然她知道他从不戏言......自觉无地自容了.....逦.

    他唇侵进了她口内,攻缠着她慌乱的舌,眸却是没有闭上,温柔而又缠绵的看着她。

    她两眼本就吓得大大的,被他所说的“壮举”惊震后,迎着他绵绵的眸光,渐渐回应他,唇舌笨拙而生涩......

    他吻得更猖狂了,蛇般的舌更强劲的侵占她,并不时用齿轻咬她。心在轻笑她依旧如此笨拙生涩,但他又那样喜欢疠。

    昨夜他就是这样吻她的吗?她羞死了,心也甜化了。回应便大胆了些,却不觉又咬到了他......

    “啊。”他在她嘴里轻唤一声,又忍不住惩罚起她来,咬住了她舌不放!

    “嗯!”她轻叫,粉拳不觉捶他。

    “皇后昨夜就是这样咬朕的,咬了不知多少次。”他边惩罚她边道,“皇后‘练习’了一夜,怎么还不会吻人?”

    她脸又红了,羞得眼不敢看他。

    他低睑欣赏着,唇舌不停,渐渐疯狂起来,喘促起来......

    她边学习边回应,被他吻得气息微喘,呼吸困难。

    这是他俩真正的一次接吻。他清醒,她也清醒。他,她愿。他由浅而深,又由深而浅,由轻而重,再由重而轻的吻着她,将她吻得彻彻底底,完完整整.....

    她也羞涩的,心跳怦乱的,紧张的,生涩的回应他。

    那样长久又仿佛只是一瞬后,他依依不舍的松开她唇,温柔叮嘱道:“以后,不要乱吃东西,特别是熟人给的,更是要提防。”他就遭过最熟人的下药。

    “嗯。”她虽不十分明白他此话的意思,仍听话的应。

    “回去用冷水敷一敷唇,”他看着她那更肿胀的唇,道。

    “嗯。”她脸持续发红。

    “上也敷一敷......”他不忘也叮嘱,似是特意要让她难堪。

    她羞得低下头,别开脸,“嗯。”

    “回去吧。”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臣妾恭送皇上。”她屈膝相送。

    草棚下的柴火再轰烈,也及不上火堆旁的两具炙交缠一起的体炙。那火光映着蒙觅那结实强健的体“残/暴”的欺负着下那玲珑美的子......一直至天亮,至火光微弱,至那湿漉的衣衫干爽......

    山腰的清晨烟雾萦绕,露珠嘀嗒。伴着那虫呜鸟叫,更是让人“食”大增。临天亮的时候才停歇的蒙觅,在眯了半个时辰的休息后,又开始在灵犀上劳作。

    他动作那样轻柔那样怜,不想弄醒她,但又忍不住.......

    峰尖上引起的痉/挛与湿,让灵犀慢慢睁眼醒来,便见他埋头在自己的峰上侵虐。她微微的一笑,手不觉放到他头上,轻抚着他发......

    他见她醒了,又如此宠他,唇齿便更强猛,一夜没出过她幽的茁壮开始在她腿间出入......

    “嗯......”她轻轻呻吟起来,被他的温柔与侵抚弄得很是舒服,不觉拱起上迎合他。

    他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品尝他的“早饭”,虽然她全上下已青紫得不堪入目,他仍不唇手留,侵势如飓风般强猛!

    “嗯......”她只有承受的份......

    这一顿早饭他“吃”了很久才罢毕,终从她体内抽离了茁壮,“我们该回去了。”

    “嗯。”她无力的应。

    他体贴的扶她从草杆堆里起来,走到晾衣前拿过衣衫给她穿。她不敢看他赤/条条的体,羞的背转去,接过衣衫,开始穿起来。

    他在后面看着她穿衣的动作,优雅而撩人,特别是穿裤子的时候,那圆......不觉轻轻从后拥住了她,唇轻吻着她耳后,“你真美!我真不想送你回公主府!”

    她弃下那穿到一半的裤子,扭过脸,后挨在他上,“我不回公主府,回你的军营,当你的士兵,好吗?”

    “好!”他高兴得不得了,“看来公主‘赔偿’的诚意还是有的!”

    “你......”她为自己的送上门不走羞死了。

    他啃住她唇,“不过公主可要有心理准备,当末将的‘士兵’得劳,很辛苦的!”他话外有话。

    “嗯......”她后扭着脸迎着他的吻啃,双峰已觉被他从后侵上,“就算如何‘辛苦’,蒙将军都会疼着本公主的,我用不着怕......”

    “公主真有胆量!”他在她嘴里道:“可知这只是一夜!还有那‘’未劳呢!”

    “本公主说过,随你要的......”她羞羞道。

    “末将领命!”右手猛的紧扣住她腰下,被她那句“本公主说过,随你要的......”倏间燎起的坚硬,猛的一下从后捅进她内!

    “啊!”她猛唤一声,没想到他又来了!便翘着圆让他捅撞......

    他异常的亢奋,将她的子扭成型,强狠的在后**,

    “蒙觅......”她又被他要得半死,本就穿到膝上的裤子,被他的力度颤落到了脚踝处......

    那形便更惹人疯狂......

    不知过了多久,终能穿好衣衫,上了马背,起程回军营。因她是“司公子”,且为免/火又无端燃起延了时间,便没有两人坐一马。一人一骑,奔回军营。一路上也忍不住眉来眼去,含脉脉。

    回到他的军帐里,他便立即命人备水给她沐浴。

    宽大的浴桶里,温的水气氤氲。她带羞的道:“本公主要洗澡了,你出去吧。”

    他不语,却走近她前,一下拥吻上她,“这是我的军帐,这是我的浴桶,这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出去?”说着,便给她宽衣解带,当两人衣衫全落了地,他一把横抱起她,走向浴桶......

    她知道她没得反抗,也没想要反抗。温的水里,她骑坐在他腿上,让他专注的吃着自己的峰尖。那自尖上阵阵泛起的痉/挛与潮让她舒服不已,不觉黏动起子来......

    他忍着不抽进她体内,蹂躏着她的子,手指钻进她的腿间,让她火燃得更烈。

    “嗯......”她轻呻起来,不觉将峰尖更送进他嘴里,让他噬,“蒙觅......”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