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后遇上

    她“哼”的一笑,“她承受得起吗?”

    “你别小看你们女人的体,它的包容与承受力是意想不到的大......”他道。

    她不爽的抿了一下嘴,坐直腰,将双峰在他唇边,“那,是她的大,还是我的大?”她自信的问,“是她的好吃还是我的好吃?”

    他看着眼前那巨峰,“其实,大小跟喜好之间,见人见智!”一口噬上那峰尖,在嘴里蹂躏摧残着......

    “嗯......”她又呻吟起来,部自觉一上一下的坐动起来,“可她术肯定没我的好!逦”

    “那倒是实话!”一轮强狠的顶撞。

    “嗯......”她咬着唇享受。

    那上便又是一翻激烈的战役.....疠.

    他一直侵撞她到次,当他抽离她体内时,她已疲惫虚脱。就连那大大张着的两腿也无力闭合,任由敞摆着。

    那腿间嫩已然深红,迹印斑斑,那花瓣残败得不堪入目,期间那口被他侵得分明,幽深的招引着......

    下了的他在边瞥了一眼,摧残的心又起,重又上了,将虚乏得犹如死尸的她一翻,她便如青蛙一样趴在上,一动不动。

    他双膝跪近,稍提起她圆,又从那口进了去,然后强狠的加速抽/插!

    她已虚脱得没有任何的反应,任由他“糟蹋”......

    弄着一动不动的她,他反而更亢奋,不顾一切的“”着她!那摆动的腰,剧烈而高速......

    作为上用/具,她是不错的选择。但作为......

    裴青妤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又是何时回到自己的榻上的。

    当她庸懒的醒来,已是阳光明媚。

    那周的酸痛她早已习惯。她依旧一丝一布不披的下了,直走到铜镜前闲闲的绾那凌乱的发簪。看着镜中昨天轮翻经三个男人侵弄过的妖娆胴/体,她很是引以为傲。

    一直以来,她上的吻痕侵痕都不曾消退过,旧的还没走,新的又来了,如此相接更迭......

    想起昨夜三个男人的轮翻蹂躏,她就一阵!

    “今天,宫里没什么大动静吗?”她闲闲的问,欣赏着镜里的自己。在三个男人的宠滋润下,她容光焕发。

    一旁为她整理着脏衣的饮雪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样问,道:“没有啊......”

    “哼”她心冷发一声,红唇嗤勾,“还以为真是冰清玉洁呢!不一样是贪恋红尘?!”被陌生的男人污了,也不自杀!

    难道,她真是臣服子隼的下了?那她岂不是既跟她争子鸾又跟她争子隼?!成了她的双敌?!

    她暗沉的脸瞬又鸷起来!哼,不怕,她还有后计!定会让她死得更难看!!

    便愉悦的走向浴池,洗去上那战绩......

    辛掬汐换上自己的衣衫,梳洗罢毕便去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安。为了减轻唇明显的肿胀,她梳洗时用冷水敷了些时。

    本就起得迟了,又添了这额外的事儿,她更加快了脚步。

    却说巧不巧,在御花园里遇上了请完安返回的司城子鸾。

    他本就不该也不敢见她。但却让他这样见着了。他心一阵悸动,便不觉想起昨夜对她的侵犯......

    “参见皇上。”辛掬汐一时心涌动,行着礼,为掩饰那红肿的唇,头垂得更低。

    “起来。”他道,刻意也看不到她脸。他扬了扬手,示意所有侍从退去。

    寄月也不得不避退了。

    “皇后子好些了吗?”他问,此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臣妾......好多了......”她想到他昨夜如此侵抚她,脸不觉涨红,“谢皇上昨夜照料了臣妾一夜......”又觉说这话有些“不堪入耳”,更羞了。

    她的子与柔软瞬的又现在他脑海里,惹得他一流乱窜。他略显凌乱的道:“把头抬起来。”他真想看看她脸色,太医说那解药很是伤子的,他放心不下。

    她咬了唇,踌躇不抬。

    他见她不听命,有些不解,以为她子又不适,走前一步,轻问:“皇后怎么了?”

    他声音的温柔直冲她心房,她心怦怦的跳,“没有......”

    “是不是子又不舒服?”他更是温柔,对自己下令伤了她子一事很是内疚自责。

    “没有......”她被他的温柔攻得无力招架,加之他靠近的味道直她鼻腔,令她心跳加剧,意乱不已......

    “让朕看看。”他道,手轻轻托起她下巴。

    她眼不敢抬起,眼睫能垂多低就垂多低,并别开眼珠。那贝齿更咬紧了肿唇。

    他一看便知她为什么不抬头了。唇角似笑又忍住,道:“皇后这样咬着唇,是想它更肿么?然后让人人都看出皇后嘴唇肿了,是被皇上吻了整夜的原故?”

    她一羞一窘,没有说话,却是立即放了唇。

    他看到了他的“罪行”,心虽不舍,却喜欢。那肿嘟嘟的两张唇瓣确是明显,亦可怜。“朕看,皇后还是不要去请安了,不然,会让皇祖母与母后笑话......”

    她一听他这样说,更是窘迫不已。真有这么明显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羞乱的目光不知落在哪里好。

    他拇指轻轻抚着她唇边,“痛吗?”

    她心乱麻了,动了动唇,不知如何回答他,目光却是忍不住看了他一下,瞬的又闪开了。那羞态,那怦乱与含蓄,让他怔了眼。

    他唇凑近她耳边些许,“舌头呢?痛吗?”

    她一震,惊诧的扭脸向他,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吻进她嘴里了?咬她的舌头了?怪不得总觉舌头有点生涩。

    他赤/的接收她的视线,“看来皇后的不痛,可朕的舌头就被皇后咬得痛麻了.....”

    她两眼更是惊异的睁大!什么?她也吻进他嘴里了?也咬他舌头了?!不,不可能......

    “皇上胡说!”她道,声音低低的。

    “朕若戏言,天打雷......”他还没有说完,便被她敏捷的用手捂住了唇。

    他定定的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心乱了,一手拿开他手,一手猛的扣她进怀,吻上她唇!他可是忍了很久的!

    “嗯!”她惊愕得大叫,眼睛睁得大大的。而大叫的另一原因,是他扣得大猛,双峰撞在他膛上,痛得她一下冒汗!

    他虽是激,却是感到了她子的异样发抖,忙松开她唇,紧张的问:“怎么了?”

    她羞于说出口,低别开了脸。

    他看她如此尴尬,又见她另一手本能的横间在他膛与自己双峰之间,他便明了了。他确实知道昨夜他将她的双峰侵成如何!

    “很痛吗?”他问。

    “嗯。”她声音低得不能再低,脸红到耳根。

    他唇靠得她脸那样近,声音那样温柔,“对不起,朕不是故意那么用力的......”又不忙戏弄她,“只是皇后不停的送上来,让朕.............”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