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狂奔3

    他见她这羞惊的样子,着实人又可,唇边温温的一勾,走向她。

    她见他这样走过来,更羞了,心不觉有些慌乱了起来,不自的转过了些。她便成了三分之二的背向着他,这角度让她玉葫芦般的线条映入他眼,特别是圆下那隐藏着的深沟......

    他于她旁坐下,头伸到她侧过去的脸前,手指捏起她下巴,“公主还害羞?”唇轻吻上她唇,“公主全上下,末将哪里没看过吻过侵过?”

    她脸绯红,却也没有拒绝他的吻,并羞羞轻轻回应。

    他另一手便捂上她背腰,游移而下,直探她圆与草杆间的深沟.....逦.

    “嗯!”她一抖,在他嘴里叫道。

    他继续侵犯,另一手松了她下巴,侵向她紧捂着的双峰,强行探进她手间,抓揉着那掌酥软,而那钻探深沟的手已然置于她下,让她“坐”着了,肆意的撩挠着那溪涧.......

    “嗯......”他这一下就三方的侵攻,让她招架无力,“蒙觅......疠”

    他于她下的掌一托,便将她横坐到自己腿上,刚好坐着了那吓人的茁壮。

    她一惊,“嗯!”想逃了。

    他侵弄着她峰与湿涧,“公主说过要赔偿末将的......”他在她嘴里说,又松了她唇,低眼看着她受惊又酡红的样子。

    “可它好大好吓人......”她又羞又惊。

    他唇轻轻一勾,低呵着气道:“它刚才还大还吓人,不一样全进了公主那里?”

    她粉拳猛捶他一下,“你讨厌!我现在就不让它进!”

    “我不会弄痛公主的......”他又咬了她唇。

    “不要!”

    “它第一次进去就是这样吓人的了......”他说服着。

    “不要!不要!”她又捶他。

    “公主是要末将来硬的?”他道。

    “你敢!”她摆出公主的威严。

    他唇一笑,“末将记得,那夜就对公主来过硬的......用裙带反绑了公主的手,强/暴公主多时......”

    “你......”她羞得双拳捶他,却一下被他擒了双腕,反按于后,并被他就地取材用一小缕草杆缚住!“嗯......”她没想到他真会来硬的!

    他双手便轻松的紧紧捧着她脸,肆无忌惮的强侵着她的唇,不让她说出半句抗拒的话!“公主说过好好赔偿我的......”

    许久他才松了她唇,两人均粗喘着息。他道:“公主可知,‘强/暴’你的时候,那感觉有多!”

    “你......”她咬了唇,羞眉低垂,“流氓!”似怒又似

    他唇一抿,瞬又强猎上她唇,“那末将就让它流氓一下!”便将她转向柴火,背对着自己使她骑坐在他腿间,那吓人的茁壮便抵顶在她涧间,随时侵进!

    “啊......”她一吓,挣扎扭动部,不要它进,“不要......”

    他喜欢极了,强行吻着扳过脸的她,双手轻而易举的侵上她因挣扎而前的双峰,两食指专撩着那两棵蓓蕾,惹得她阵阵痉/挛而起......

    “嗯......”她被反绑着的双手阻止不了他的指,只好扭动着子抵抗,然又被这美妙的感觉酥软了全

    他更是加大侵度,各两指捻搓着它们,让她死,茁壮并钻探而进......

    “啊......不要......不要......”她抗拒得很厉害,整个圆扭动得“放”,这让他更是发疯,发狠的顶撞起来!

    他唇侵着她唇,四指捻搓着她两峰尖,茁壮顶撞着她深,将她侵得发软发麻,几几近虚脱!

    “不要......嗯.......”她声音微弱了,挣扎也无力了。

    “它全进去了......全进去了!”他动作不停,“不吓人,是不?”

    “你大胆......你流氓......”她已无气力了。后脑勺后枕在他肩上,任由他侵弄......

    “末将还要流氓很久......公主承受得起吗?”他炙的问,将那指间的粉嫩蓓蕾捻搓得像是想要摧散了它们......

    “嗯......”她虚弱的呻吟着,知道不管自己承不承受得起,他都是要要的,而且她确是喜欢他要她,便羞道:“你轻点就行......”

    “可我轻不了!”他得寸进尺,“那公主是喜欢末将轻点还是粗暴点?”

    “都喜欢......”她羞于出口,被他的侵虐弄得意乱迷蒙......

    “请公主说实话!”竟威起她来。

    “你放肆......”迷乱间,她也不忘使用威严。

    “好!那末将就放肆!”

    “嗯......”她被他剧烈的顶撞抛得子一上一下,“只要是你......怎样本公主都喜欢......本公主也只给你一人......”

    他心汹涌悸动,“灵犀!灵犀!”忙一下解了她的双手,紧紧拥扣着她子,下直往她深处钻......

    她随即扭了子,两臂环上他脖子,与他激烈疯狂,“蒙觅......你不会对别的女人也这样的是不是?不会被别的女色一时迷了心眼的是不是?”

    “不会!绝不会!”他坚定的在她嘴里道。

    “那你要,喜欢怎么要就怎么要......想要多久就要多久......”她害羞的道,接收着他的侵要。

    “我要要你到天荒地老!”说罢,肆无忌惮起来。

    “好!嗯......蒙觅......”她迎合着,享受着他的宠......

    ********************************

    辛掬汐睁眼醒来,便觉子虚泛。并,某些部位有些痛......

    特别是唇与上。而这上,又是那羞人的地方最是生痛。

    她坐起,发觉自己上竟穿着他的龙袍!她懵了,一时迷惑不解。然头又有些虚痛,想不了这之前的事

    难道是寄月给她换的?不可能!私穿龙袍是要杀头的,她怎么犯这错!那......她记得她明明是在萦心下棋的,怎么就回了承恩了呢?

    她走到铜镜前,照了照这唇怎么这么生痛。一看,发现它又红又肿,她更是百般不得其解。难道......她昨天唇撞墙上去了?连带这子也撞上了?所以也这么痛?

    她解开衣襟,往镜子里一看,脸瞬间吓得半死!那平时雪白无暇的双峰怎么......怎么遍布紫红的痕印?!特别是那蓓蕾,平时柔软粉嫩,现在怎么肿胀深红?!

    “寄月!”她惊叫。她......她不会是被人....../污了吧?!不过,下好像也没什么异样......

    寄月听她如此惊呼,担心极了,忙奔了进来走到她面前,问:“怎么了,小姐?”

    辛掬汐心忐忑得脸色苍白,难为的轻轻撩开了些衣襟,让她看,“怎么会这样?”

    寄月一看,脸色也一吓,瞬即又怒了眉,“这皇上,怎么这么流氓!把小姐你弄成这样!”

    “你说什么?”辛掬汐脸色惊愕。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