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作

    安静的萦心里,贪婪吻着辛掬汐雪项的司城子隼直起,目光沿着那锦衣的衣襟一直走到她腰间,他一下清除掉那松了的腰束,两指轻轻一剔,那中衣的衣襟便向两边滑落,露出了她最后那件单薄的丝质内裳......

    只要他再拉掉那内裳于腰间的带子,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那衣襟撩开,一睹她处/子的双峰......

    然后,再狠狠的,疯狂的要了她!一直要到落,不管她是愿意的还是挣扎的......

    如此想着就。只是这样的话,她就成了肮脏的女人!对他来说,这“肮脏”也不打紧,只是她会死,会死......

    如此,世上便没有她了逦。

    他目光落回她恬静的脸上,那样安淡如月的脸,他岂能将之变成惊恐与绝望?他手不觉将她中衣衣襟拉好,正要为她系好腰束,她却动了动,看要醒过来。

    他莫名的一乱,不能让她看到他穿着这个样子,忙起隐到了榻后的帐幔间。

    辛掬汐之所以醒来,是因为内生起的莫名的潮/。这阵阵潮像是汇集成一个火球,在她体内乱窜,并越滚越大,弄得她全都发烫发麻,口干舌燥.....疠.

    在迷/药的作用下,她软弱无力,意识一时有些儿迷糊,虚泛的两眼辨不清自已在何处。她吃力的撑坐起,发发涨的头脑让她神智迟钝,全然没觉出自己上衣裳的异常。

    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水......我要喝水......”她艰难的站起,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才忆起这里是萦心,根本没茶水......

    她蹒跚向门外走去,没有想起她为什么明明在外下着棋,而醒来的时候却是在寝榻上,更没有头脑疑惑她怎么全无力,如焚,她只想找水喝......

    扶着门框,她才能有力气跨过门槛。月夜下,燃烧的炙中,她只听到蟋蟀的呜叫与耳边蒸得滚烫的息。就连那外袍滑落在门槛处,她也没察觉......

    内的司城子隼就这样看着她走出宫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全然不知她除被下了迷/药外,还被下了出自他那的强力催药......

    这就是所谓裴青妤说的“惊喜”。

    出了萦心的宫门,她须扶着那宫巷的墙才能走动。那体内的火,越发强劲的冲着她,蒸得那发肤也像快要焦了......

    她飘摇的脚步虚浮的向承恩的方向走着,手不自觉的拉开此衣襟,让自己凉快些。那没有腰束维系的中衣,在她摇晃不稳的走动下,也滑落了在宫巷上。只穿了单薄裳裙的她,不成体统的“游”在宫巷里......

    满足了裴青妤的渴求,司城子鸾披衣下了榻,走出了风华去喘口气。

    若是以往,裴青妤定是不会如此快就足够的。只是她见今夜又是那夜隐侍卫当职,想尝尝他的指功而已......

    “夜隐侍卫能进来一下吗?”榻内,一丝不掩的她道。

    夜隐虽是预料了的,但也不觉皱了一下眉,推门进去。寝外他止住脚步,“皇贵妃娘娘有何吩咐?”

    “夜隐侍卫说呢?”她妖媚的反问,极之撩人。

    夜隐不语。

    “你进来给本宫瞧瞧,皇上刚才是不是把本宫的......某处弄伤了......”言外之意不问而知。

    夜隐本就心系着那佛室,想再看看这寝里还有什么可疑之处的,但走了进去。只见纱帐内玉/体糜,正妖娆的等着他的靠近。

    他撩开那纱帐,便见一丝不挂的她两腿大大的朝口张着,两手肘后撑在上,/人的媚眼勾着他。

    他嘴角冷蔑一笑,把剑一扔,俯覆上她,数指直插那敞口,“皇上满足不了贵妃娘娘么?”

    她媚唇一勾,“人,总是喜欢尝试不同的东西的。”闭上眼享受起来......

    司城子鸾施着轻功游在宫阙间,宣泄着心中的郁闷。又或是,心底里,想望一望那远处的承恩......

    然而,宫巷里的一抹雪白影映入他的眼。不用辨别,尽管这影衣衫不全,仪态异常,他也一眼知道是她。

    居高临下的他,眉宇一皱,她怎么了?是喝醉了吗?

    体内持续上升的火焰,烧得辛掬汐全滚烫,感觉自己像是成了祭祖的烧猪一样,皮脆焦香。意识开始有些浑沌,自已走到哪也不知道了。

    “好......水......”她不觉扯着那衣襟,虚弱呢喃着。

    忽见前面月光下的湖水波光粼粼。她一喜,“水......”便踉跄着奔到湖水里,捧起那清凉的水泼到脸上上......

    屋檐上的司城子鸾看着,有些儿莫名了。

    然而,尽管烈火遇着了水,但却没有多大用处,难受间她一步步向深处走去......

    他一惊,远远飞驰而来,落在湖边,一刻不缓走下水向她奔去。不几步,一把抓住水已及腰的她水下的手腕,向后一拉,怒道:“皇后想寻死?!”目光不觉瞥到她前因衣裳湿贴而凸显的峰尖......

    他忙移开眼,凌乱的看到她绯红的脸上。

    炙浑沌的她转看到他,出口竟是说:“皇上......想要我吗?”便无力的倒在他肩上。

    他一怔!左掌紧紧扣拥住她腰,体内立的一股流乱窜!他忍耐下,才觉出握着的手腕滚烫并脉象纷乱......

    “皇后怎么了?”他不觉温柔的问。

    她哪还能回答他,而且,就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皇上......”肩颈间,她软弱的唤着,“我好......皇上......”

    颈窝间,她的脸那样滚烫,灼着他的皮肤。他眉深蹙,一下横抱起她,上了岸,直往承恩急步而去。

    一路上,她异常不羞涩矜持的往他上黏贴,双臂紧紧勾着他的脖子,“皇上.....我好......好......”

    他更加快了脚步,心里焦急不已。她到底怎么了?

    寄月见他抱着衣衫不整的小姐进来,急匆匆的直往寝室而去,以为他是要跟小姐恩了,便不敢跟进去。

    司城子鸾把她放到上,她却双手缠着他脖不让他远离。他便就势拥她坐起,双掌被她体的滚烫灼得发麻,她软软的伏在他肩上,脸不停的往他凉快的颈间蹭磨,“子鸾......我好......好......”子紧紧黏腻着他,轮廓尽显的双峰顶抵着他急跳的膛......

    他哪经得起一直相思着的她如此的“主动引/”,体内流乱窜。他抬起她的脸,只见眉眼迷蒙的她,两颊酡红,并滚烫......

    “皇后......你怎么了......”他语气不觉灼,双手紧紧捧上她脸。

    “子鸾......我好难受......”她火炙乱,“好难受......抱紧我.....抱紧我......好吗?”她一下紧紧抱住他脖子。

    他双臂也紧紧环抱住她,双掌在她滚烫的背上摩挲......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