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衣中他闯进来!

    寄月一脸的冤,谁想到堂堂皇上会来这里啊?

    玄色金丝龙纹靴跨出门槛后停住,冷严的声音道:“皇后到左侧来用晚膳!”便走了。

    “是。”辛掬汐不得不应。

    两人相继走进里,皇太后已经来了。饭案前,也坐了绿雀公主。因驸马说有要事回校场处理,晚上不能陪她用饭,她便没有出宫,留在宜心里陪母后。碰巧皇兄请膳,便一同来了。

    辛掬汐向皇太后行过礼,便静静的坐于司城子鸾旁的饭案边汊。

    皇太后眼利,看到她下巴上的紫伤,问:“皇后下巴怎么了?”

    辛掬汐脸一窘,羞得一时不知如何答。

    太皇太后这才仔细看出,也道:“是啊,这是怎么了?朕”

    “臣媳”她真不知如何去说。而那一旁的司城子鸾却如事不关已一样,一点也没有替她解围的意思。

    “皇嫂是被皇兄咬了,在竹林里”绿雀嘴快的说,满脸笑着。

    太皇太后与皇太后惊诧中眼欢眉喜,不由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嘴里却道:“好。”

    辛掬汐羞窘得垂下了头。

    “要不是绿雀经过打扰了,咬得还不只这样呢!”绿雀又道。

    司城子鸾仍然没有说话,辛掬汐头快垂到口了。

    “这就是你的不该了,扰里竹林里的光。”太皇太后佯装责道:“以后,可要绕道走了。”调戏着这一帝一后,“不过,虽说皇后不用上朝堂,但皇帝你也收敛些儿力度,怎么说皇后在后宫里也是要见人的,别影响了皇后的威仪。”

    “就是,就是。”绿雀今天高兴,“不过,他们男的在那个时候什么都忘了”才觉自己说了不知臊的话,脸红的止了嘴。

    “这膳菜不好吃?你怎么这么多话?”司城子鸾终于说话了,故作冷淡。

    太皇太后慈的笑,“好了,好了,我们快吃。”

    各人便起筷。

    不知是不是因为尴尬局促,还是什么的,一向小心的辛掬汐竟弄翻了汤碗,泼洒了自己一,她吓得大惊失色,顾不上腹上与大腿上的烫痛,忙挪伏下叩罪,“臣妾该死!”那汤烫得她忍蹙着眉。这里除了绿雀,任谁的位份都比她高,她这样众前失议,真是罪大!

    司城子鸾眉愠,不为她的失仪,而是为她的烫伤。

    太皇太后实在喜欢她,温和替她解围,“你看,我们把皇后羞得连碗也抓不稳了,没事,皇后请起。”又道:“哀家后里,存有当皇后时的衣裳,你到那里把这衣裳换了吧。”

    辛掬汐道:“谢皇祖母宽恕!”但没听到司城子鸾的准许,仍不敢起来。

    太皇太后见了,道:“唉,看来我们的皇帝对皇后真狠心啊,不只要咬伤她,还要让她烫伤”

    司城子鸾道:“皇后还不快去!”他早就心不忍了。只是气她这么不小心,将自己弄伤。

    辛掬汐便起来去了。

    数刻仍不见她回来,太皇太后道:“许是烫得严重了!哎呀,忘了叫她把烫伤药拿上了!皇帝,你给皇后送去吧。”

    他担心的心早就随她去了。见太皇太后这样说,龙颜虽是肃淡的,但仍是起去了。

    太皇太后与皇太后笑眼对看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有一抹异样。

    这存放衣物的后并不大,狭长的形状。进是休憩用的正室,左边的侧室存放衣物,右边的侧室存放饰物。

    司城子鸾踏进门槛,转脸看向左侧室,这不看还好,一看便怔了眼移不开!目光穿过侧室的门框,落在铜镜前她一丝不挂的背上——那白玉般的胴/体,盈盈晕着柔光。颀长的后颈,弧美的香肩,纤纤的细腰,圆翘的**,修长的两腿,深深的股沟他脚步忍不住一步步向她走去

    低首查看着小腹与大腿上伤痕的她自镜内瞥见后的明黄衣角,猛的一惊,伸手抓过旁边衣架上要换的衣裳掩住前,花容失色的转过来,便见已走到一臂之近的他危险与“色迷迷”的目光!

    她吸着冷气,然脸又刷红,双手紧紧捂着前,“皇上怎么来了?”

    他见她惊成这个样子,没有再向前,目光落在她因失措害怕而微颤的肩与锁骨上,他不由一阵涌,没有答她的话。

    她眼睛不敢看他,见他不说话,怯怯道:“请皇上先出去,待臣妾换好了衣裳,再”

    “皇后要换就在朕的面前换。”他这次倒是接得快。当然,他不是真要她在他眼前换的,他只是不想她这么快就衣衫整齐而已就这样,就这样在他的眼里就好。

    她顿时羞难不已,不知如何是好。忽想到,君子的他定然不会真这样的,他只是又在为难她而已,便大胆一博,道:“是!”双手就要松开。

    他果真惊乱的立马转过去,心跳如狂草。

    她忙趁机穿衣,可不知是太紧张还是什么的,竟找不到手中衣裳的襟位

    他听到后她忙乱的蟋蟋声,知道自己被她糊弄了!一下转过来,一把将重又惊得捂住前的她扣进怀里,“皇后竟敢糊弄朕?!”掌里,她纤腰上的肌肤细滑盈润

    “臣妾臣妾”她冷气不停的抽,眼不敢对上他危险又愠怒的双眸。

    他目光辗过她鼻梁、唇、下巴、飘过两边的光/香肩、再到被她紧捂得快要挤出遮“丑”裳的半个酥峰,呼息渐起来

    欣赏够了吹弹可破的玉/峰,他抬眼锁着她轻垂的美目,另一手摁上她光/的背,一点点摩挲向上

    她在他前瑟瑟发抖,他掌的,烫得她肌肤跳脱。

    他掌更是不急不迫,似乎就要这样折磨她,最后紧紧扣在她后脑勺上,语气不重亦不轻,“皇后这是料定朕不敢看你的体了?!”见她许久不答,垂瞌的长睫颤抖,“嗯?!”

    “不不是”此刻,她害怕极了“喜怒无常”的他,特别是后那双力度越是发紧,不怀“好意”的掌

    “那是什么?”他唇更凑近,便觉她惊的暗劲后退,知道她又怕他咬她了,但子被他两掌紧锢着,动弹不得。

    她稍抬眼看向他,“臣妾只是只是”

    他迎着她目光,唇忍不住低下,吻上她嘴角边上的一缕发丝,并借故轻着她嘴角来,却不敢再挪到

    她一震,目光怔怔的凝看着他温深的注视,唇不敢动

    “只是什么?”他在她嘴角问。“引/”她说话,希望借她说话时唇的蠕动而占些儿便宜。

    她怔愣中便说了实话,“只是臣妾知道皇上不会想看臣妾的子不屑于看臣妾的子”

    他唇一顿,双眸怒而蕴怜,为她的误解而生怒,他可不要她这样认为!眸光渐凛,唇挪向她耳畔,咬上她耳珠,齿间渐发用力

    “啊”她痛得轻叫,他又咬她了!他炙的呼息拂进她耳里,那美妙的感觉减轻了些儿耳珠上的痛,惹得她又痒又痛

    他咬中又带了,道:“皇后这是在用激将法?那朕就如了皇后的愿,不但看,还”他故意不说后面的字,双眸早已从铜镜里贪婪的看着她人的背体,特别是那两圆间深幽的股沟纤腰上的掌便下移而去

    她一吓,子发抖,“不是皇上”

    他哪听她的,唇齿咬着她耳的同时,眸看着镜中自己的掌缓缓而下,然后中指顺势狭进她深深的股沟,继续行进

    她圆一下抖动,震得他流涌起,看着镜的眸更是炙乱

    “不是的皇上”她害怕极了,又被那陌生的感觉袭得无措,呼息便紊乱发起来,吹拂在颈侧上,让他体内的流更升温

    垂直的线条尽头已到,只要他中指继续沿着那弧线弯进她腿间,便是她

    从没被人碰过体的她炙乱中吓坏了,扭动翘想甩开他的手,然她不知道她这个动作在他眸里是多“妖娆”,本是踌躇的手指便定了意志,探向她腿间

    “不要皇上”她惊坏了,马上腾出一手握住他腕,不让他前进而前风光仅靠那一手来掩捂,岌岌可危

    她从没主动碰过他的,她这一握,让他心怦体而她却还不知好歹的手并使,想摆脱他的“魔爪”!

    看着镜里她“婀娜妖娆”扭动着的光/姿,他竟/火油然而起他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她,惩罚一下她,没想过

    他舍弃她耳,看回她的脸,眼下她已两颊酡红,眼里失措迷弱,呼息轻喘

    他指再进一毫,指尖沾碰到了一点她清软的湿润!

    “不要,皇上!”她惊得急叫。

    她对他有反应!而且,是很大的反应他呼息更急促了,目光炙炙的看着她,“皇后皇后想朕要吗?”气息烫得危险,而那指又进了一毫

    “啊”她随即拧眉吟了一声,艰难的摇着头,“皇上不会要臣妾的不会的”气息虽虚弱,语气都笃定

    他又怒了她的自我认为,下的手,一下将她托起,往室内那张不大的坐榻走去

    她一吓,面容失色,“皇上要干什么?”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他压在坐榻上,“皇后说呢?”咫尺的龙颜愠怒中显着危险,而他的手与膝在分开她的两腿

    她惊惶了双眼,抖道:“不要皇上”两腿拼命的合拢。然她哪是他的力敌?两腿早已“难看”的被他有力的两膝撑开,死死顶在榻沿边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