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她陪!

    “哦?”他贪婪的看着她,“朕还以为,皇后深谙这四个字呢!”

    她窘羞之极,对他的调戏又羞又气,只好垂下头不答理他。

    在他眼里,这是何等的羞,他心里的喜氤氲而起,迷迷漫漫的弥了他一。这两人间心照不宣与心意抑制的相处,竟是那样美好,比起那/上玉帛相见的激狂要缱绻沉醇,就如沉香

    他收回目,嘴角隐忍的勾了勾,甜甜的,断续悠然的写他的“此刻千金”。

    她见了,仿佛觉得自己的衣衫被一件件扒开露出雪白的子任人看似的,羞得更气了,跪直膝子前倾,两手连带那宽大的袖一下子盖住了他的“调戏”,“不许再写了”手与袖都沾惹上了没干的朱砂汊。

    仍执着笔的他一愕,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圣前失仪,却不怒,心里反而欢喜她的紧张,调侃道:“皇后买了这几个字?”

    她才觉自己失礼,顿时窘糗不已。可自己前倾的与盖下的手已如泼出去的水,即使收得回,也是无用了。

    她一时寻不着字句回答,又下不了“台”。只好就那样趴在他眼前案上,羞耻难当朕。

    他“好笑”的看着她,那低垂窘羞的侧脸在几缕发丝的垂掩下缱绻勾人,他目光不觉沿着她的侧肩一直看向她趴伏着的腰,尽管宽袍大袖,亦能看出她玲珑的腰线,他不觉一下搂上她腰将她扣进怀里,让她下了“台”。

    脸再次与他咫尺相对,她一吓,两手忙撑在他膛上,掌上的朱砂便蹭了些在他前龙袍上。

    他眸光深怔痴迷的欣赏着她的“花容失色”,让她有那么一刻的迷乱了,以为他眸里的是深

    一旁的练承书看了,忙偷喜着退出了外。

    她的清羞那样好看,他双眸地毯式的一寸不落的收纳着,问,“敢问皇后,此刻几金?”

    她见他此刻仍在调戏她,老羞成气,握起粉拳就要打他,可拳到了半空又停住了。

    他眼梢瞥了眼她捶未捶的粉拳,道:“皇后怎么不打了?”

    她羞怒的别开眼,两脸持续的绯红,垂下拳,咬着唇不语。

    “嗯?”他看极了她这个模样,脸更凑前些。

    她吓的脸敏捷后退,以为他又要咬她了。

    他看着她被他练就而成的敏捷,心暗笑,“不舍得?”

    她心怦怦的跳,又羞又乱,“臣妾不敢。”便犯了“罪”,然她却仍没察觉。

    他眉瞬的一蹙,龙颜不悦了,不知是不悦她忘了他不许她说“不敢”的警告,还是不悦她的回答——不敢?是不敢打他,还是不敢不舍?而不敢不舍就是不会不舍了?!

    他一下扣住她后脑勺,语气已然显怒,“皇后看来记不太好!这罪罚朕迟些再跟你计较!”

    她这才觉起自己刚犯了“罪”。然她“悔罪”的神色,谁叫他一味的调戏她呢!

    “现在皇后给朕听好了!”他接着说,扣捏得她后脑勺发痛,“以后,除了不许说‘不敢’,皇后还要不许‘好看’的对着朕笑,不许在朕面前哭,不许再写那种小纸盏,不许在朕的面前晃,更不许再提搬打入冷宫的事,不许在朕的”他立的收住“梦”字,并其后的“里勾/引朕!”

    “不如”他对她的“喜怒无常”与霸道击伤了她,她哀伤的道:“皇上也不许臣妾活在这世上,让臣妾再变成一块牌位”

    他心一抽,惊得愤怒了,“你敢!”他凛目盯着她,不知怎的怕得咬牙切齿,“你要是敢,朕铲平了你辛氏一族!”

    她愕得不轻,一向明君的他怎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也觉出自己因她的话而吓得说了疯话,更怒的用力甩离她,“退下!”面容冷若冰霜。

    她跌趴在他旁,心里难受之极,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她?为什么?!说了句“臣妾告退”,便站起逃也似的走了。

    他一把拿起案上那张“此刻千金”,恼怒的搓成一团,扔到前地上。

    门外的练承书全听到了,见此收场,步进里,去捡那纸团。

    “不许捡!”司城子鸾怒喝。

    他却不听,依旧捡起语重心长的道:“皇上怎么欺负皇后了呢。”

    司城子鸾心一抽,冷道:“朕欺负她了吗?”

    “是啊。”练承书眨着眼道:“要是奴才有这样一个妻子,才不舍得这样欺负她。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揣在怀里,融在嘴里”

    司城子鸾斜眼看向他,“哼,你这一老内监的,还真不知臊!等下辈子吧!”将气发在他上。

    “是,是”

    ..........................................

    整理好了衣裳,灵犀头也不回的走出竹林。

    蒙觅心痛得很,接着也出了竹林。看着她向前方走去的影,他眸光揉满了痛惜,转向左边方向走去。

    才穿过十来米远的拱形隔门,便听后一个声音道:“何是开始的?”

    蒙觅向声音转过去,看见站在墙边的上司,冷蔑的一笑,“亦阳将军问的是末将与她开始相恋的时间,还是末将首次上她的时间?”

    亦阳脸色一黑,“你上了她了?!”依他对灵犀的了解,她不会轻易把子给人就算刚才那样,他也只认为他们在竹林里打骂俏一下,亲吻一下而已,不会

    “怎么?难道只有亦阳将军可以上大霁的公主,其他人就不可以?还是,大霁的两位公主,亦将军都想收归下?!又或是,绿雀公主满足不了将军的‘一时冲动’?!”蒙觅用尽难听的说话激他。真不知廉耻,竟还有脸来质问他!

    “你”亦阳将军气闷得不成。

    蒙觅心里痛快不已,接着道:“末将告诉亦阳将军吧,是在你大婚的那夜!地上、浴池里、上我把她上得仙,彻夜不息!”他脸冷的凑近他,一字一句的说得郑重清晰,“属下还真没想到,公主竟还是处/子之这意外的收获,让属下享受不已!”

    亦阳将军听着,脸由黑转青,又由青转黑,握起“咯咯”响的拳向他脸上抡去,“你!”

    蒙觅一手包挡住,痛恨的用力捏着,“这还得感谢亦阳将军你,把这么好的东西留着,让属下我来享用!”

    “你”

    “也感谢刚才亦阳将军在竹林里体力行的‘冲动’示范,让属下在同一棵竹子上于灵犀公主上活学活用了一翻!果真让她承欢得要了又要”他继续刺激着他,“不过说实话,绿雀公主的材没灵犀公主的好!”

    “你”$4EA6$9633$5C06$519B$8138$77AC$7684$94C1$9752$FF0C$6012$76EE$76F8$5BF9$3002

    蒙觅一丝不惧的回视他凶怒的目光,轻蔑道:“敢问将军用什么资格与份来怒目瞪着末将?”一把甩开他的手,见他还瞪着不走,又道:“亦阳将军是想听更详细些吗?”

    亦阳愤的摔袖而去。

    蒙觅正乐着为灵犀出了一口恶气,转眸间却看见不知何时折了回来站在拱门前的灵犀!他脸色一惊,忙心痛的走向她。然才走了两步,便听脸色难看得苍白的她冷沉道:“滚!”转就走。

    他赫然止住脚步,望着她远去。

    一路直腰板回到公主府的灵犀公主,关上门便颓然了子,无力的走向寝。脚下虚浮的她嘴角扯着自我嘲弄的笑,两眼无光。

    原来,天下间的男子都是一样,都只把女人作上玩/弄的物体!而她堂堂一个大霁的公主,严守了二十多年的玉,只成了供给一个副将玩弄、肆意上的具!

    哈哈!她想仰头大笑,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开。她以为,尽管她不他,/体是赏给他的,但他也是因而要她的,从他那深的眼神、时而凶猛时而温柔的对她体内的持可以感受得出原来,她错了。体感受错了,眼睛看错了,心想错了,耳朵才是听对了!

    他那曾撩动她心弦一瞬的目光与那夜的温柔体贴、刚才竹林里的用心良苦突的没了,她心像是被什么掏去了一块似的,虚空得难受

    “公主,蒙将军求见。”门外,侍婢报。

    她唇角扯了扯,冷道:“让他进来!”

    门便沉重的“吖吱”开了,一面难受不舍的蒙觅走进来,缓缓走向她。

    她嘲弄的笑,“怎么?蒙将军又来上大霁的公主了?”面容冷寒。

    他心一揪,脸色难看,“不是那样的”他解释。

    “不然是怎样?”她根本不让他解释,“是上了大霁的公主很有成就感那样吗?”

    “不是!”他心痛着,“那些话不是我心里所想的,那只是为了气那个人才说的”

    “哦,是吗?”她轻淡道:“那上着大霁的公主时真的那么享受吗?!”

    他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他确实很享受,但不是为上了大霁的公主,而是为正真拥有了心的女子

    她轻蔑的笑,转不紧不慢的向榻走去。坐于边,她一下一下的解着衣裳。

    他蹙着眉看着,有些茫然不解。

    最后一件脱尽,她光/子一览无遗于他目中。她扯着冷魅自弃的嘴角,两手撑向后,子后倾,两腿大开,将脚跟搁在榻边沿上,极尽“不知羞耻”的大大敞开深幽粉嫩的溪涧,道:“来,蒙将军想怎么上?想怎么玩弄于你下?随你享受!”

    他眉宇紧拧,见她如此自我羞辱自己,心痛极了!尽管/火蠢动,他急步走上前去,用那些衣裳将她掩上,“不要这样”

    她冷蔑的看着他,掀掉他盖上来的衣物,“怎么?蒙将军不想上了?是上腻了?还是觉得本公主廉价了?又或是,觉得本公主下女”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