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里接二连三的“欺负”!

    他将她扯得更近,脸咫尺对上她的,“你休想!”隐约能听她手腕上骨的挤压声。

    “痛”她两眼闭上,蛾眉紧拧,痛得脸色都苍白了。

    他却蓦的一怔,被她这人的模样迷住了那一句轻喃的“痛”经他耳钻进心里,搅起阵阵温的涟漪,流经他全

    他便不想松手,不想眼前旖旎“美景”消失

    “痛好痛”她眉拧得更紧,声音也微弱颤抖了,“皇上你弄痛臣妾了”痛得气息竟有些微喘了汊。

    他体内的酥麻了,迷怔的看着,贪恋的听着,眼下的她像极了像极了一个男子进入一个处/子之的女子体时的“痛苦低吟”

    “痛皇上”她另一手抓上他前的襟裳,越来越紧的拽着

    他全流奔腾起来,气息竟渐喘,为自己脑海里“肮脏龌龊”的思想而自责的同时,眸光又沿着她的唇、颈项而下她的衣裳早已因他的紧扣与刚才的惊慌而凌乱不平伏,半敞的衣襟,露出光/的半肩与引人的锁骨而她酥软的前,紧紧的抵在他膛上朕

    他扣在她后的手重重用力,仿佛要将她扣镶进自己的体里一样!她那前的酥弹便更真确

    都说了!他必须要让她“滚”的,不然她就又来“纠缠引/”他了!就如现在就如现在!

    那腰后的手忍不住渐渐犁上她后脑勺,燥乱紧狠扣着,心、脑、三方的不一,纠结与矛盾着,让他痛苦不已。

    “皇上臣妾痛”她觉他气息炙急促,怒力微张开眼,对上他燥乱又凛怒的眸。

    他眸光深侵进她眼里,压忍着“怒”火,“骂”道:“你活该!你活该”气息中的,极是危险,仿佛随时可将她焚烧殆尽。

    被他骂活该,痛中的她咬紧了下唇,那委屈难受的样子楚楚犹怜得让人无法招架!他本就想狂猎上她唇的,只是死死的压抑着,而她竟还如此“\惑”的咬着唇!后脑勺上的手更扣进了一分,她唇便碰抵在他唇上,“你活该!”他在她唇面上“骂”!

    而她的意识只在剧痛的手腕上与他的怒骂上,根本不知他已燥动纷乱得几近失控吻未敢吻的唇焦躁难耐,“你活该”沙哑又歇斯底里的一句后,他唇始终没敢落到她唇上,而是咬上了她微仰着的弧线美好的下巴上,那样用力!

    “啊”又一处剧痛传来,她眉拧得不能再拧,子发抖。

    他全然不顾她的痛,将所有的“愤怒”与躁动宣发在她下巴上,用力啃咬着,同时又着,刚柔恨并施的“惩罚”她这段子以来对他的“勾\引”

    “啊”后脑、手腕、下巴三处的疼痛让她根本不能感觉到他这骂与咬里蕴含的另一种感,“痛”

    她的“呻吟”与下巴的香滑更是亢奋了他的“怒火”,一下松了她腕上的手,扣上她纤腰,“吻”得更激狂!手渐渐经她腰侧,犁向她前,却又在峰脚下踌躇挣扎,不敢再进一分,犹如他的唇不敢向上再挪一丝一样

    她“逃脱”了的手腕一阵痛麻,五指无力的推他肩,下巴上他一丝不放松的齿让她有些冷汗直渗,她只能无力的推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恨她了!

    那上的衣裳,便乱得更敞开,整个肩露了出来只需要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导火线,他就会全然放纵了!

    然而许是上天要惩罚他又要亏待她,竹林外传来人声。一听,像是绿雀公主与驸马的声音。两人同时一震,他马上松开了她,她忙退离一步,低下头整理肩上的衣襟。

    虽只这一瞬,他也看到她下巴上深深浅浅的紫红齿痕,和她那感的

    经过的绿雀刚好不经意看到两人退开的那瞬,转过来眨巴着眼,问:“皇兄,你和皇嫂在这干什么?”

    旁的亦阳忙行礼,“末将叩见皇上,叩见皇后娘娘。”

    “免。”司城子鸾立马严然道,心里既气愤他俩出现得不合时,又感激他俩来得合时。而“受了伤”的辛掬汐微侧着,低垂着头,遮掩的没有说话。

    绿雀见了,诧愕问:“皇兄不是在欺负皇嫂吧?怎么皇嫂看上去这么委屈伤心啊?”

    两人心一咚,一时不知作何回答。

    “别胡乱说话!”司城子鸾轻斥道。

    辛掬汐便用

    对的,他确实是在欺负她!还差点彻底的欺负了!

    辛掬汐便轻翘起兰花指,不着痕迹的遮抵在下巴上,转过来,道:“皇上怎么会欺负本宫呢。本宫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聊。”向司城子鸾屈了屈膝,“臣妾告退。”便走出了竹林,快步走了。

    “那朕也不防碍新婚燕尔的你俩游园了。”说罢也走了。

    绿雀走进竹林里,羞羞的道:“你猜皇兄与皇嫂在这里干什么了呢?”

    “公主不是说了吗?皇上在‘欺负’皇后。”看着她害羞又可的脸,他心知却不明说。

    她一下羞笑,“我看到,皇兄是用嘴‘欺负’皇嫂的”不觉想起这些天他对她的“欺负”,脸红了,声音也小了。

    他看着,哪会想不到她想起了什么,今早榻上的激狂浮现了出来,燥了他。他走前一步,轻搂她腰,另一手轻理她额前的发丝,道:“那夫君也‘欺负’一下公主好不?”气息了起来。

    她羞死了,“不给。”扭就向竹林深处跑去。

    他笑,向她追去。才十来步,便从后将她逮住了。她笑着“惊呼”落进他的“魔爪”,下一瞬,脸已被他扳向后擒住了唇,而双峰在他“魔爪”覆侵下受虐

    “嗯”她红着脸两臂向后环到他脖子上,便觉前衣襟一开,双峰骤凉,露在舒适的竹风里,并被他肆意蹂躏着

    他气息开始喘促,贪婪的“欺负”着她,她的嫩与羞中带媚激发起他的强硬!他一把将她扳过压到旁边一棵竹子上,唇手正面侵虐着她

    “嗯亦阳”她喃着,双峰已被他揉捏得发涨发

    “还给不给我欺负?嗯?”他动,在她嘴里仙妮侵攻。

    “给”她不知羞了。

    他便碾过她下巴与雪项,啃噬上她峰尖,狂妄的蹂躏

    “啊”阵阵痉/挛让她颤抖,双手向上攀抓着竹杆,任由他匍匐在迎的峰上“欺负”

    撩起她下裙,提高她左腿,他进了她体内,狂猛的冲撞,把那竹子冲得颤摆不已时而缓进轻柔,时而高频强狠,把竹子上的她与竹子都“折磨”得无所适从

    将她翻过,他持着她翘从后又开始了捣捅

    她虚弱的抓附着竹子,轻吟连连,那竹正好抵镶进她嫩的峰沟,抵抗着那疯狂的冲击,使两边的酥峰摇曳生姿

    最后他停止“欺负”的时候,是她躺在垫地的外袍上,一丝不挂的被他压在下,体内充满了他/火化作的留白,幽径发烫

    他边缓着气息边撑手欣赏着下在斑驳光里美不胜收的胴/体,虚弱的双眼仍迷离,他忍不住又低头含住她嫩红的蓓/蕾蹂躏了一下,她随即被窜遍全的痉/挛一抖,一声呻吟又溢了出来。

    他怜的将她摊软的子搂起来,为她穿上衣裳。最后,才抽出她体,从她裙里出来。依进他怀里,她又羞又无力,“夫君好坏”

    他亲吻上她唇,道:“今晚会更坏”

    她嗔一声,手轻捶他。

    这一切,被站在竹林外牡丹花圃对面的灵犀公主看在了眼里!

    什么耳闻的打击与真相都及不上亲眼看到的冲击大!尽管距离不近,但足够可以看清她往的亦阳如何激狂与怜的冲撞着她的皇妹。她两拳紧紧握着,脸色刷白。

    这是一时冲动被女色迷了心眼么?不是。不是!绝对的不是!!

    那是什么?他们过往的数年又是什么?!

    她两肩颤动着,绪将临崩溃。忽见两人走出竹林,她立的转过,便撞上不知何时站在后的蒙觅膛上。

    突的见到他,她不觉脸一羞。那晚之后,不知为什么,他就没有再来公主府。

    “吻我。”她道。

    他突的一愣,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大方的赏他再亲芳泽。竹林里的激他也全看了。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她,他心隐隐痛。这痛,不是为她的难过,而是为她还记挂着那个混蛋,而又只当他是激那个人的武器。

    他便没有动作,只深而沉的看着她。

    “吻我!”她见他不听“令”,又压低声音道。

    他依然不动。他不要做她负气的工具!

    想着那两人就快走出竹林,而他又迟迟不“遵命”,她又急又羞耻,几近要哭了。他不舍。一下扣上她后脑勺,狂狠吻上她

    这一幕,确实进了甜蜜走出竹林的两人的眼。亦阳将军顿的停住脚步,心里难受的看着。

    绿雀却是羞喜的笑着,“原来皇姐与蒙将军好上了。”

    亦阳将军没有答话,呆在那儿。

    “走吧,夫君。我们别打扰他们了。”不一会,绿雀道,拉他的袖。

    他轻应一声,跟她走向左边。

    他的吻那样的强猛,猛得她心慑了,又猜想那人应该也看到了,便推他,“放开”一直紧闭着的贝齿便在他嘴里打开了,被充耳不闻的他钻了空隙,啃侵上她的香舌!

    “嗯”她推打他膛。

    他依旧强硬的领着他的“赏”,气息沉喘。这唇他久违了多久?思念了多久?又梦回了多少次?!

    “嗯你大胆!”她在他嘴里模糊不清怒斥。

    而这一“激”的场面,也被回头看去的亦阳看在眼里,心很不是滋味!

    猛的,蒙觅一把将她横抱起,唇与扣着她后脑的手仍不放,向那“远望”了很久的竹林走去。

    她一惊,惊惶的两眼睁着,“嗯!你想干什么?”

    他浅离她唇,“公主不是想激那个人么?本将只是想帮公主加些戏份而已!”

    她一听,更是惊惶

    各位亲,为免招摇,以后章节名都很正经含蓄哈,但里面内容章章精彩哦【偷笑】~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