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道处罚

    然,司城子鸾惊慌踏进门槛的当刻,八十杖刚好打满,两边架持着的内妇一下松开她,她便重重的侧倒在地上,震得那双残峰又一阵巨痛。

    饮雪忙趋上前去,扶起她子,近看到她前的纱裳血迹斑斑,惊吓得脸无血色。而靠在她上的裴青妤已意识模糊,面容青白。

    “青妤!”司城子鸾见状,剑眉深蹙,冲上前去,搂她进怀,向自己的母后,“母后!你怎么这样对她?!”

    “哼!”皇太后冷哼道,不理会儿子的责问:“她置你的龙体不顾,给你下催药,你还护着她?”

    司城子鸾便明白了原由,稍敛道:“她是有可原,而且,她以后也不会了汊”

    “哼,要想她以后不会,那就要让她长长记!”皇太后道。

    “那母后也不需用这么重的刑!”他蹙眉,搂紧怀里的裴青妤。

    “重?她现在可是在残害大霁皇帝的龙体!刑同弑君!那是死罪!哀家这是轻罚了她了!”皇太后恨铁不成钢,这女人到底给儿子下了什么盅惑?让儿子两目蒙蔽,心眼不明?朕!

    司城子鸾一时无言以对,“可现在把她打成这样有什么用?”

    “岂会无用?”皇太后道:“不但能让她深刻的长长记,也好让她在上好好‘休息休息’,免得胡乱扰人!怎么,皇帝这是在责怪母后?可现在不罚也罚了,难道皇帝也要杖母后八十?!”心里甚是不悦,甚至伤心。

    “儿臣不敢。”司城子鸾马上说。

    “好了,”皇太后说,威严并济,“希望她真能记取教训,收敛收敛她的!”遂又语气无奈深长,“也希望经了此事,皇帝能长长眼睛,别好的搁着不要,要一个不值的!”便摆驾回宜心

    “母后慢走。”司城子鸾心若有所思,随后又道:“来人!宣太医!”

    “是,皇上!”

    “皇上子鸾”痛得奄奄一息的裴青妤知道他来了,凄弱的叫,“我好痛好痛”

    司城子鸾不舍,立马把她抱到上。小心打开她前的衣襟一看,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以前那双雪白人的双峰,已面目全非。血迹嫣红间肿胀的紫、红、青斑驳交错,色彩斑斓。连当中的那两粒骄傲,若不仔细分辨,一时也难以看出!

    他眉头紧蹙,用手指轻碰了碰,酥弹柔软已然变成了肿大涨实!

    她痛得立马叫了出来,眼泪不断,难过不已。

    “不要担心,太医快来了。”他道。

    “臣妾不要不要太医看臣妾这里”她依旧矫

    “你别担心,太医不能看,只是女医护看了口传给太医的而已。”他道,轻轻为她盖上被子。

    她便更泪流不止,极尽可怜。

    不久,太医便来了。

    听了“受伤”的原由,不必细问也知道是什么状况,脸上显出难色。

    “怎么样?”司城子鸾马上问。

    “回皇上,这”太医吱唔起来,实在难说。对啊,他怎能说,贵妃娘娘的那双峰恐怕要废了啊?

    “直说!”司城子鸾喝道。

    “回皇上,卑职会穷尽一切办法,用上宫里最好的去瘀化肿药,医治好贵妃娘娘的”太医道:“只是这杖打所致的伤,怎么也得躺上十半月才能好”

    司城子鸾听出他说得隐晦,便知道况不乐观,但又不想裴青妤听到后更伤心,影响了伤势,便道:“好,那你快去办!”

    “是!”便退下去开药了。

    司城子鸾担心不已,却安慰她道:“你放心,很快就会好的。”

    她寻上他手,道:“要是臣妾这里废了臣妾就不活了”哭泣起来,可这一泣动,那前便轰轰剧痛,痛得她神经都快断了。若是她这双傲人妖娆的硕峰废了,她就没有了引男人的优势与本钱,更不能享受那上之欢了而司城子隼就会离她而去,她也有失去司城子鸾的的危险

    内心真的担心不已。

    “别胡说话!会好的。”他道,“你先好好睡下,恢复一下体力。”

    “嗯。”她听话的应,“可你不准走,要陪着臣妾”

    “朕不走。”

    承恩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灯光旖旎下,辛掬汐见外院落里的宫婢不时遮遮掩掩的偷笑着说悄悄话儿,有些奇怪,又见进来的寄月也是这样,嘴角还不住的时时笑未敢笑,她便问:“怎么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寄月掩嘴一笑,道:“听说,风华那位宠妃被皇太后杖罚了!”说时心非常舒爽的样子。

    “哦?”辛掬汐一愕,“为了什么事?”

    “好像是为了她给皇上下催药一事,皇太后知道了,生怒不已,就把她给教训了!”寄月像是有人帮她出了一口恶气一样开心。

    辛掬汐一怔,她给皇上下催药了?那藏书阁那天的事会不会是想到这,她又想给自己一巴掌了,立马停住思绪,轻应一声,“哦?”便没有说话,他一定很心痛了。

    寄月可兴致不减,道:“小姐知道皇太后杖她哪处了吗?”

    辛掬汐看她问得诡异,说:“杖哪了啊?”想起宫婢们偷偷暗笑的交头接耳。

    “就是盅惑皇上的那里!”寄月说得遮掩,又幸灾乐祸。

    辛掬汐一时不明,眨着澄清的两眼,问:“哪了?”脸?还是哪里?

    “就是她那双/惑人心的”寄月用手指了指自己前,“重重的打了八十下!”

    “啊?”辛掬汐惊叹。

    “听说,都快打烂了!”她又凑近去,小声道,嘴笑。

    “啊!”她又惊道。

    “流了好多的血,听说她那里怕是要废了!”兴致勃勃的双眼闪着光。

    “什么?”她脸上难过。

    “嗯!真是大快人心!”

    辛掬汐旋即眉不蹙,轻斥:“你怎么这样说话呢?”

    寄月便忙收了嘴。

    听了这么残忍的事,辛掬汐心里不好受。想必他定会更加难受吧?想了想,道:“待会,你把紫萱胶送风华去,看她用不用得上,这药去瘀化肿极好的。”

    寄月随即脸一怒,道:“我不去!凭什么要给她送去?”寄月可不愿意了。上次要她送药到朝銮她已十分不愿意,现在还要让她送去那女人那里?她才不干!一直以为,她对这两个人就没什么好感!

    “你怎么这样呢?”

    “总之我不去!小姐要送,使别个去!”说罢便赌气出去了。

    辛掬汐轻轻摇头,这丫头!又唤道:“来人。”

    一宫婢便应声前来。辛掬汐吩咐了她将紫萱胶送去风华,她便拿了去了。

    宫婢来到风华,正见皇上给贵妃娘娘喂完药,行礼道:“奴婢叩见皇上,皇贵妃!”

    “起来。什么事?”司城子鸾问,没认出她是承恩的。

    “皇后娘娘让奴婢来送紫萱胶,说皇贵妃的伤不妨试试用,这药效果很好。”宫婢道。

    司城子鸾一听是皇后送来的,心里莫名就叮咚一下,对“皇后”两字他抵抗的蹙了蹙眉。

    裴青妤心里却极是厌恶,猫哭老鼠假慈悲,想在皇上面前装慈心吧?!看来这女人真不可轻看了,也会耍手段了。

    心虽这样想着,但脸上还是温婉感激的,虚弱的道:“谢姐姐送药,你替本宫谢谢姐姐的关心。”

    “是。”宫婢应,将药递了上去,便退回了。

    接过紫萱胶,司城子鸾高兴道:“这药去瘀化肿疗效极好,朕给你抹上!”

    她心里极不喜欢,楚楚问:“皇上用过?”

    他这才觉自己一时快了嘴,搪塞的轻应道:“嗯。”掀开被子,打开她的衣襟,轻轻的给她抹着药。

    她更不高兴了,问:“什么时候?”

    “就是上次朕的脸被她掴了,她为了赎罪就献上药来”他道,“不过,这药真的很好,第二天朕脸上的掌印就没了!”

    她听进耳里的却不是这句,悲伤的问:“她给你抹的?”两眼哀哀的看着帐顶。

    “嗯。”他喉间轻应。

    她难过的抿了抿嘴,泪光又上来了,“皇上跟她还有什么故事臣妾是不知道的?”

    他见她又伤心了,忙道:“没有了”

    “抱了吗?亲了吗?还是已经碰了她了?”她痛苦的道,泪水流了下来。

    他脑子里闪过他与辛掬汐的“吻”与“抱”,目光虚闪为难了一下,为了不让她绪激动,道:“没有。”其实,出自他主动的吻与抱,确是没有。

    她见他这神色,加上体受残,她伤心绝,“看来,母后这次打得合时,皇上不用抹了,让臣妾死了吧”便泪流满面。

    “别胡想!”他担惊了,“朕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她有风使尽舵,卖尽凄楚,“真的吗?”心里才不在意他是真是假。

    “真的!”

    “可是若臣妾这里好不了,皇上嫌弃臣妾了”她哭道。

    “不会!朕绝对不会嫌弃你永远不会!”他俯下,手抚着她的脸,咫尺的看着她。

    “真的吗?可哪个男人可以忍受一个废了”这确实是她担心的问题,不过,那个“男人”不是他

    “朕可以!”他痛惜的看着她。

    “臣妾不信臣妾不信”她哭出了声。

    他吻上她唇,温柔而悠远,躯渐渐上了,撑肘虚覆在她上,轻轻的用体包裹着她,用行动抚慰她。

    她仍然在他嘴里抽泣,“皇上很快就会嫌弃臣妾了很快就会了”声音辗得人心软弱无力。

    “不会”他极致温柔,吻着她唇,着她的舌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她不停的呢喃。

    $4ED6$5FC3$75DB$6781$4E86$FF0C“真的!”$8EAB$4E0B$79FB$62B5$81F3$5979$817F$95F4$FF0C$8981$7528$8EAB$4F53$7684$6781$81F4$6765$629A$6170$5979$FF0C$5507$543B$81F3$5979$8033$8FB9$FF0C$8F7B$58F0$95EE$FF1A$201C$53EF$4EE5$8FDB$5417$FF1F$201D

    “嗯。”她柔声应,泪光满是欣慰,体躁动起来。

    他小心而轻柔的分开她腿,轻而缓的进了她体里,然后,一下一下的温柔进出,那样的温如玉柔如水

    她泪眼定定看着他咫尺深的双眸,这一刻,她真的感动了,流下了真实的泪水。心想如此好的一个男人,即便她不,也不要便宜了辛掬汐!

    他神色一顿,下停住了,“痛吗?”

    她摇头,“不是是幸福”

    他微微一笑,下又开始柔柔的蠕动

    “皇上一整夜都不要出来一辈子也不要出来”她深款款,泪眸柔凝,“更不要进到别的女人体里”语有所指。

    他心深处不着痕迹的顿了顿,道:“朕不出来。”便吻上她眼角的泪。她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心某处丝又被挑了起来

    一整夜,他真的没有出来。而他也没在她体内留下任何东西。她渐渐在他的温柔抚慰下睡去,他看着她睡着的面容,心深处似是有种割舍的隐痛

    明白,,最是苦人。心,最是难控。

    第二天醒来,她双峰的肿胀果然有明显的好转。

    裴青妤便坚持着用,怎样也得保住这儿,不然下半生就真的惨淡了。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